:http服务器(一次完整的http请求过程是怎样的?) “我是哟哟吼说科技,专注于数据网络的回答,欢迎大家与我交流数据网络的问题” 如题,一个完整的HTTP过程是怎样的? 一个完整的HTTP过程包括建立连接、数据传输、断开连接等七个步骤。 下面哟哟来详细介绍一下每一步: 1、TCP建立连接 HTTP协议是基于TCP协议来实现的,因此首先就是要通过TCP三次握手与服务器端建立连接,一般HTTP默认的端口号为80; 2、浏览器发送请求命令 在与服务器建立连接后,Web浏览器会想服务器发送请求命令 3、浏览器发送请求头消息 在浏览器发送请求命令后,还会发送一些其它信息,最后...... Last article READ

学霸君创始人回应"破产":"没跑路没转移 这么干要杀头的"

学霸君创始人兼 CEO 张凯磊

  文/李程程  

  来源:钛媒体(ID:taimeiti)

  钛媒体详细还原学霸君“破产”疑云。

  原标题:学霸君创始人独家回应钛媒体:“没跑路没转移,这么干要杀头的”

  “统一回复一句:有下家有工作。”面对近日来受到破产传闻影响,而不断发出质疑且群情激奋的员工,学霸君创始人兼 CEO 张凯磊把自己公司内部的钉钉签名改成了统一回复。

  钛媒体获知,本月 27 日,他现身钉钉群内试图安抚员工情绪,并且给出了初步的解决方案。在北京,会留下两位高管处理办理离职相关事宜,“为了大家自己的社保,不要辱骂 HR 的小伙伴哈”,“辱骂了动手了,人跑了就没人办理社保了”。

  舆论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发酵之际,学霸君及其教师团队已经组织各种渠道维权。而其中有员工对钛媒体表示,学霸君这一次“破产计划”,实际上是有长达半年的“预谋期”。他称,早在半年前,学霸君就开始陆续转移公司资产,“家长的钱、代理的钱、还有员工的工资、政府的投资等,都没有了”。

  而就在年底“双 11”“双 12”大促期间,学霸君仍在开启疯狂的销售优惠,套取大量家长学费,但是已经给老师停发工资,以至于当前很多学员的课程陷入了停滞的状态。

  针对上述传言,张凯磊独家回应钛媒体称,“我又不跑路,转移什么?有警察管的,这么干就要杀头的。”

  那么,学霸君究破产竟是传闻中的经营不善而烧光了融资款导致资金链断裂?还是公司早有预谋,为转移资金而刻意为之的策略?

  01

  “破产”传闻最新进展

  当前,学霸君共有 3000 名左右员工。其中,一位学霸君员工告诉钛媒体,已经有大量要求退费的家长在学霸君北京总部维权,导致员工已经无法正常上班。而张凯磊本人目前常驻上海,“大概身边有 10 多位保镖吧,以防家长或者员工的过激行为”。

  另一位学霸君在职员工向钛媒体透露称,就在上周,他们查询得知,公司社保和公积金已经断缴了,影响面涉及到公司全体员工,而公司并未给出明确的理由。

  他们称,有的学霸君平台上的兼职老师,已经有超过两个月没有拿到报酬,而公司内部一些全职老师已经欠薪一个多月了,公司当时给出的理由是,工资发放的银行端口有问题。

  在岁末年初之际,面对员工的关于失业和薪酬等问题的焦虑和质疑,一位员工表示,他的领导还用颇带威胁的口吻对其说,只要乖乖的,不闹事,就会继续给发工资,否则就没有。

  就在外界为学霸君疑似资金断裂而走向破产一事唏嘘不已的时候,多名内部员工联系到钛媒体,称外界只是说资金断裂,但并未说明资金为何断裂,以及今年实际上获得了投资款项的去向。

  一位要求匿名的内部员工告诉钛媒体,今年 4 月左右,学霸君已经拿到了与张家港政府相关的投资款项,并且达成了一项关于拟用地 80 亩,建设“学霸君总部产业园”的合作计划,这项计划初步估计约 15 亿元的总投资,但是学霸君很可能把这笔钱陆续转移,挪作他用。

钛媒体从学霸君员工获得的投资意向书截图

学霸君员工提供给钛媒体的投资意向书部分内容截图

  该员工称,学霸君自从上半年起,就将投资款项陆续从北京和上海的公司主体,转移到了苏州的主体“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该主体当前正在运营名为“优学小班”的在线小班业务课。

银行转账回单

  这名内部员工还表示,在这期间,政府对资金的使用去向有过怀疑,还要求一家事务所就资金的去向做出调查报告,“但这个事务所一直与学霸君有合作关系,最后调查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不仅是政府的投资款项,该员工称,他认为学霸君转移的还有家长的学费。此外,就在今年“双 11”,以及不久前的“双 12”的大促节点,学霸君还在以 1 对 1 业务招生,这里可能涉及到了学员上亿的学费。(张凯磊在钉钉群透露,公司公司目前 1 对 1 有 5 万用户,小班课有 15 万用户。)

  但是,关于涉嫌转移家长学费等资产一事,钛媒体追问是否有实锤时,该员工表示,目前只从公司频繁转账的举措上有怀疑,并没有直接的证据。

钛媒体从学霸君员工处获得的公司钉钉群聊天截图(1)

  据内部员工透露,学霸君当前 1 对 1 业务大概有3-5 万名学员,主营业务 1 对 1 课程的客单价在 2 万元以上,其中有很多是刚报名的学员,课程消耗率并不高。由于客单价不便宜,部分学员的学费是以消费贷的形式缴费,并且现在已经有催收公司开始上门围攻公司财务办公室。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公司内部已经传言破产,截至发稿,钛媒体登陆学霸君 1 对 1 官方网站,依旧在提供课程销售,并未有任何提示。

截至发稿,学霸君官网依旧在进行寒假班大促

  此外,受到损害的可能还有加盟商。一位员工告诉钛媒体,这些加盟商多以 20-30 万元的费用加盟,公司与加盟商对于学员学费的分成比例在六四,而流程是先将款项全部打给公司,公司再进行资金分配。假如公司选择破产清算,加盟商这笔钱则打水漂。

  他们还向钛媒体表示,大概 2021 年 1 月的时候,公司方面就会正式官宣公司破产,理由可能是经营不善和资金断裂。

  目前,张凯磊的钉钉签名已经改为了“统一回复一句:有下家有公司”。

  一位员工拿出公司群内的钉钉截图告诉钛媒体,27 日,张凯磊在公司钉钉群回应称,合肥学管和办公室由 51Talk 接手,会支付 12 月工资和社保,其次,会有类似这样的方案协助大家拿到工资,有工作,此外,面对学生正在尽一切努力来保障课能上下去,还需要有两周的时间去协调资源。

钛媒体从学霸君员工处获得的公司钉钉群聊天截图(2),截图显示,员工已经被禁言中

  他还向员工发出倡议:1、能帮忙说服家长稳定的请帮帮忙,更多的助力会让我们尽快恢复稳定,恢复上课。2、觉得很难面对家长的最起码不要煽动家长,请家长等一下公司的公告。

  “我们正在全力以赴解决问题。”张凯磊如此表态。

钛媒体从学霸君员工处获得的公司钉钉群聊天截图(3)

  他还称,“我现在最简单的就是破产,破产了我就解脱了,家长呢?学生呢?老师的工资呢?你们的工资呢?”

  面对公司员工关于破产、社保和公积金欠缴和涉嫌资金转移等严肃问题,以及员工愤怒的情绪,张凯磊在钉钉群内回复了一句:“哈哈哈,你们居然会信有人能挪资产出去,来吧,看你们怎么被这个社会毒打的。”(见截图1)

  02

  公司生死或是“人”的问题

  学霸君的公司主体“问吧科技”成立于 2012 年。2013 年,其推出了拍照搜题类产品,并以此起家。当前定位在中小学生在线 1 对 1 辅导、人工智能、拍照搜题的综合学习平台。

  学霸君拍搜产品上线第二年之后,学霸君就获得了淡马锡集团全资子公司祥峰投资的 500 万美元投资。次年,获得了启明创投、挚信资本、好未来等B轮 5000 万美元的融资。在在线教育 1 对 1 风口之下,学霸君以此商业变现。2018 年,张凯磊称,公司已经实现总流水超过 10 亿元。在公司 TO C 业务风生水起之际,学霸君的 TO B 业务还在当年传闻被字节跳动收购。

  产品取名学霸君,张凯磊本人就是一名“学霸”。在 2017 年,他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称,以高考数学和物理满分成绩考入南开大学数学基地班。

  有接近张凯磊的员工向钛媒体表示,张凯磊本人性格做事不够坚决,对于行业未来发展的预期下错注,一心 All in “1 对1”,连品牌名称都改了,但随着 1 对 1 模式难以为继的时候,却没有及时调整方向。

  K12 在线教育 1 对 1 模式,打破了时间和地域的藩篱。一方面,它满足了学生和家长对于教学的个性化的期待和需求,也某种程度上,解决教育资源不平均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让一些期待提升教学技能或者赚取额外收入的师生,有了一份新的收入来源。

  但事实上,在线 K12 领域中 1 对 1 模式早已不被各方看好。两年前,在研究 K12 在线教育一对一模式后,钛媒体发现,在线教育一对一虽然火热,但面临极大的危机。除了模式本身面临“规模不经济”的魔咒之外,在行业野蛮生长时期,普遍存在平台数据放水,以及疯狂复制“名师”等现象。

  除了商业模型不被看好之外,1 对 1 模式的另一重风险来自于行业监管和政策。就在钛媒体上述文章发布后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布文件指出,校外培训机构“必须有相对稳定的师资队伍,从事相关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

  然而表面上看,学霸君似乎是倒在了押错了“1 对1”模式上是的问题上,但这或许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有离职员工对钛媒体表示,公司内部管理一直存在问题,创始团队成员已经逐一离职。

  而有学霸君离职员工告诉钛媒体,选择离开是因为,“没什么发展空间,工资都发不出来,考核制度说变就变,公司说什么是什么”。

  一位学霸君员工告诉钛媒体,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在他就职期间,学霸君的招聘过来的高管就没有通过试用期的,而且感觉高层对下面员工非常不信任。

  而今年以来,除了强制全员实行“大小周”之外,公司的薪酬制度说变就变,更有人对钛媒体表示,“只要主管一个不满意或者心情不好,当月绩效就没有了”。

  03

  被“烧死”在资本火热之下

  有行业内人士对钛媒体感叹,学霸君不缺钱,但是都被烧光了。

  今年以来,疫情的促使下,在线教育迎来了一波红利发展期。资本也在此时疯狂追逐优质在线教育项目,导致在线教育公司的无论是融资规模,还是融资速度和频次,都超越了以往任何时期,这在钛媒体 PRO 教育行业创业投资月报中均有体现。

  在技术重塑各个行业的时期,在线教育是有前景的,这是可确定的。毕竟,我们都希望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金钱将效果最大化必然就是选择最优质的师资,然而优质的人才也有集群效应,多数倾向于聚集在一线城市。人才的集聚化,技术可以将智力输出到偏远地区。这些都是传统的线下培训机构难以实现的。

  在可确定的赛道里,资本试图追求确定性。尤其是在疫情的大环境下,未来一切尚不明朗,投资人的心态更加趋于保守。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今年绝大多数资金流向了头部大公司,有人统计,今年 80% 上的教育投资资金流向了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家公司,而一些中小项目很难拿到钱。

  拿不到钱,或许不可怕。但是可怕的是,头部玩家拿到钱了之后,迅速拉高了整个行业的获客成本。在今年,钛媒体接触到的一些中小型早期项目的教育玩家,均对钛媒体表达了比较悲观的态度,在他们看来,钱不断流向了头部公司,就像是一场零和游戏,已经没法玩下去了。

  学霸君也在这场营销大战中未能幸免。除了通过各种效果广告获客之外,他们还在之前找到了明星海清代言产品。而当前海清个人微博下已经挤满了关于学霸君的评论,其工作室不得不在 28 日发出了一则声明,因为学霸君拖欠消费款项且消极应对等问题,代言合同早已终止,并且,截止当前,学霸君仍拖欠代言期间的款项。

海清工作室关于代言学霸君一事的回应

  就在学霸君传来破产的消息之际,昔日竞争对手猿辅导和作业帮,先后传出来了融资消息。市场传言,猿辅导宣布获得 3 亿美元融资,而作业帮官宣获得了E+ 轮超 16 亿美元融资。而当年在线 1 对 1 业务最头部的公司掌门 1 对1(现已更名“掌门教育”)还传出来即将上市辅导的消息。

  值得思考的是,曾以题库类产品起家,并且与猿辅导和作业帮并驾齐驱、不分伯仲的学霸君,为何走向了破产这条路?或许,某种程度上而言,学霸君是在线教育在各方因素冲击下的一个缩影,其“破产”一事后续进展,钛媒体也将持续关注。

  B 站的跨年晚会自从去年豆瓣评分高达 9.1 分之后一直备受关注,今年B站的跨年晚会主题是“2020 最美的夜”,延续去年的班底,原创团队和百人交响乐团携手归来,共同陪伴大家过新年。   今年的B站跨年晚会将在北京、武汉、香港、台北这四座城市设立会场,于 12 月 31 日晚 20:00 正式对外上线,并在B站和央视频同步播出。   今年B站的主持人邀请了国家一级演员何冰,双语主持最美“书记官”陈超和网上被誉为“凡尔赛鼻祖”的撒贝宁,去年朱广权今年撒贝宁,B站也是用心了。   嘉宾真容也非常强大:嘉宾:周深、崔健、彭昱......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