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创业故事(80后该怎么创业?) 您描述的“80后,已婚,有小孩,目前有房贷要供”是您的物质状态/经济情况,这当中并没有您想要创业的初衷。毕竟一个创业项目合不合适,要看您本身的动机、能力、经验。您口中的经济条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对于创业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部分。 创业的领域很多,各行各业都有创业的机会,实际上也有很多创业者的项目都五花八门。有专卖做提供家畜饲料的、做奶牛SaaS的、电竞社区的、网红经济的、自媒体、企业服务、消费升级、金融、区块链、幼儿教育、成人培训等等等。 但隔行如隔山,做奶牛SaaS的创始人很难进入电竞行业,做网红经济的也不了解家畜饲料。所以...... Last article READ

林奇之死与远去的游戏江湖

文丨巨潮商业评论,作者丨杨旭然,编辑丨王方玉,出品丨 Tide-Biz

因为被同事投毒而入院的林奇终于还是走了。

游族网络(SZ:002174)以《三体》中那句“给岁月以文明”作为悼词,怀念他们的董事长。这时的林奇,还不到 40 岁。

林奇去世的同一天,另外一家A股上市游戏公司恺英网络(SZ:002517)宣布,收到了前任董事长王悦家属送达的《通知函》,因为操纵证券市场罪,王悦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而在这之前两年,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遭证监会调查并黯然辞职,100% 股权被司法冻结。他出名的原因,更多是因为高价拍下了与巴菲特的午餐。

如今,天神娱乐已经变成了*ST 天神(SZ:002354),市值仅剩 40 亿元,股价 3 元不到。

2013 年,从中青宝的上涨开始,到游族网络借壳梅花伞上市,再到掌趣科技飙到千亿市值,科冕木业变成天神娱乐,我们眼看着网络游戏行业从无到有,从小众到发达。

曾经风光无限的游戏股,沦落至今已经只能在董事长被查/入狱/被毒的时候,才能被人们所想起。从万众瞩目到沦为资本市场的角落,不过 5 年时间。

这未免是一个过于迅速的转折,以至于仍然有很多人惯性地认为,游戏还是那个满是朝气的“新兴产业”。但实际上,随着林奇之死,随着王悦入狱,随着朱晔的销声匿迹,游戏企业们早已经回不去,那个夹杂着青春热血与财富气息的江湖。

其兴也勃焉

有更多的人开始明白过来:游戏是个超级赚钱、现金流好到爆炸的行业。

说到网络游戏,总是从盛大和陈天桥开始。

2001 年,陈天桥的盛大网络成为了韩国网络游戏《传奇》的中国运营商,当时为此花费了 30 万美元可谓豪赌,但换来的却是数以亿计的收入与利润。

几乎同时,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灰头土脸的网易,也开始转型做网络游戏。到 2004 年其游戏业务大获成功,占到整体营收八成。

两家是中国最早成事的游戏公司,这让不少创业者、企业都看到了网络游戏强大的吸金能力和造富机会。

2003 年,腾讯游戏成立。同一年,中青宝(300052.SZ)前身深圳宝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成立,第二年,即打造了一款名为《大清帝国》的“3D 网络游戏”。

这时的网络游戏基本都是“端游”,即用户需要在 PC 端下载客户端安装,并购买点卡才能开始玩,很多年里,此类游戏一直是游戏主战场。

但有一个“异类”早早的出现了:2004 年,掌趣科技股成立。从一开始,其主营业务就是移动游戏。到 2012 年,掌趣科技成了A股最早上市、业务最纯正的手游上市公司。

2008 年,从 51.com 游戏业务总监位置上离职的王悦创办了恺英网络。第二年,他带着一个前端、一个后端和一个美工,只用了三个月就开发出名为《楼一幢》的社交小游戏,放在了人人网、腾讯等平台上,很快突破了一亿玩家。

2009 年,原本创业经营一家广告公司的林奇看准了网页游戏的前景,创办游族网络,第一款游戏的名字是《三十六计》,上市即受到热捧,一炮而红。

还是在这一年,同样从创办广告公司开始的朱晔,也盯上了网页游戏,快速推出武侠网游《傲剑》,第二年还被评为了“中国游戏产业十大新锐人物”。

端游需要下载、安装,流程复杂。网页游戏虽然也在 PC 端,但无需安装,切换方便,同样支持多人在线,这类游戏随着技术的成熟而迅速爆红。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适应了很多人——特别是上班族们碎片化的时间。

此后几年,游族、天神娱乐的页游项目不断推出,题材不同但形式类似:都是免费玩,花钱买道具装备。到 2012 年,林奇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前八个月收入 200 亿元”。

不管这 200 亿里面有多少水分,起码到这时,又有更多的人开始明白过来:游戏(特别是当时的网页游戏)是个超级赚钱、现金流好到爆炸的行业。

顶着“手游第一股”名号上市的掌趣科技,在 3G 时代的成长能力非常一般。自 2010 年开始营收、净利润增速快速下降,到 2012 年已经“仅剩”22.72% 和 47.79%,上市第一年股价表现平平。

掌趣科技 2013 年两次收购前后的股价表现

2012 年 12 月 3 日,掌趣科技停牌,直到第二年 2 月 5 日宣布,将以 8.1 亿元收购“动网先锋”,这家公司 2012 年网页游戏业务收入 1.47 亿元。从那之后,掌趣股价就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并购,开始了飙升之旅。

几个月后,另外一家早早上市的游戏公司中青宝发布了 2013 年一季报,净利润同比去年暴涨了 111.27%,虽然这样也仅有区区 384.8 万元,但仍然引爆了股价,几个月内股价直接窜了 8 倍,比掌趣科技还要猛得多。

两家上市公司疯狂的股价表演,严重刺激了各路资本与创业者。从那之后,无数人开始寻找相关的投资和创业机会,而林奇、朱晔们,则开始寻求登陆资本市场,到更大的舞台上表现自己。

借壳潮

在网页游戏行情最火爆的时候,A股市场里却并没有足够多的游戏公司,可供炒作的标的很少。游族网络、天神娱乐们作为纯正的游戏公司,恰逢其时地出现了。

2013 年 8 月 26 日,梅花伞股价收在了 20 元/股,总市值不过 7.74 亿元。

这是梅花伞在中小板上市的第六年,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主营业务仍然毫无长进,虽然试图做些黄金采选、饰品之类的跨界转型,但都毫无进展。

林奇找到了这家小得不能再小的上市公司,在 10 月 24 日发布了借壳的公告。业绩低迷的冷门股梅花伞,突然变成了市场上最炙手可热的游戏股,股价一度冲上了 80 元。

林奇和游族网络出现在资本市场中的时机,可谓恰到好处。当时市场虽然普遍认可游戏公司的投资价值,但无奈可供选择的标的太少,特别是主营业务是网页游戏、主营收入和利润来源纯正的游戏公司少之又少。

林奇很快从一个创业者变成了上市公司的掌舵人,身价直翻若干倍。

游族网络借壳上市后股价表现

2013 年 9 月,另一家无人问津的上市公司“科冕木业”停牌了,背后运作的人正是天神娱乐的创始人朱晔。天神娱乐在此前一年的净利润是 1.19 亿元,占据网页游戏市场 6.2% 的市场份额。

但就是这 1.19 亿的利润,让科冕木业拉起了 13 个涨停,成为了当年继三七互娱(时名顺荣股份,SZ:002555)、游族网络之后,市面上第三家借壳上市的游戏公司。

最早上市的掌趣科技,到年底已经成为了创业板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之一,市值 200 亿以上,市盈率 160 倍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游戏股的上涨并非A股独有,在港股、美股上市的游戏公司同样出现了大幅度的上涨,涨幅最大的 5 只游戏概念股分别为,中国手游全年上涨 497.9%、金山网络全年上涨 309.3%、YY 全年上涨 247.1%、腾讯控股全年上涨 98.6%。

这一年的 12 月 30 日星期一,上海老八股之一爱使股份停牌,成为了当年最后一家参与借壳的上市公司,背后运作的,是另一家游戏公司游久游戏。几年之后,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刘亮靠“48 亿元的婚礼费用”出了名。

而当时,他也是借壳上市登陆A股的弄潮儿之一。

游久游戏上市后的股价表现

2013 年,是属于游戏行业彻彻底底的财富盛宴。全年,A股共有 20 家上市公司发起 22 次有关网游的并购,其中 14 次为手游收购,涉及并购金额 194.69 亿元。

这一年,热情的投资者用手里的现金,给了林奇、朱晔、刘亮们以无数的赞美和追捧,以期待一个更大规模成长的开始。以至于梅花伞的创始人王安邦,仅靠卖壳给游族网络就赚到了 50 亿元的身家。

如果要靠造伞继续赚出这些利润,需要上百年。

2013 年底,一则在游戏圈里算不上新闻的新闻出现了。12 月 4 日,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发放了 TD-LTE 制式的牌照,4G 网络的建设正式开始。

这是移动互联网的开端肇始。同时,这也悄悄地宣告了,从 2011 年开始快速发展的网页游戏正式见顶。2013 年,成了页游市场最后的辉煌。

中国版协游戏工委(GPC)发布的《2014 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3 年,页游市占率为 15.4%,移动游戏仅占 13.5%。而仅一年之后,移动游戏市场占比就达到了 24.014%,超过了页游的 17.706%。相比创业者的热血,数据是无情的。

这是一个更大的市场。包括天神娱乐、三七互娱、游族网络在内的的几乎所有上市游戏公司,都将其视为必争的阵地。但在这个阵地上,这些年轻的企业家们,开始遇到两个前所未有的劲敌:腾讯与网易。

喧嚣与嘈杂

如果仔细观察几家企业的财务数据,却能发现事情却在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

早在林奇与朱晔们创业的 2009 年,腾讯就已经成为了网游行业的龙头老大。

来自社交网络的深度赋能,让腾讯从一开始,就在游戏行业里显示出了卓然的市场地位。

2007 年被视为腾讯游戏的关键转折点。在这一年,腾讯下定决心大举开拓游戏业务,大规模进军市场。当然也有一些人认为,这得益于腾讯特别能抄袭,以至于每一个以“QQ”开头的游戏背后,都是一家被整破产的小企业。

青腾大学的课程中提到:

回顾 2007 年的市场格局和细分品类分布,中国市场的主导品类是 RPG(角色扮演游戏),而反观以美国市场为代表的全球成熟游戏市场,其实品类很丰富,有体育、赛车、音乐、射击等各种不同类型。当时,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市场为什么和其他市场不同,难道是中国市场就是不同的吗?

腾讯从跳出传统的 RPG 游戏开始,走休闲路线。2009 年开始,腾讯也开始开发一系列的页游产品,包括抢车位、QQ 农场等等,都因为高互动性而火爆过一段时间。到 2011 年,腾讯在 RPG 以外的游戏市场中,几乎都取得了细分市场的领先位置。

游戏业务的大获成功,让腾讯股价在 2007 年暴涨 360%,2009 年,赚到大钱的腾讯股价涨幅更加凶猛:月K线 10 连阳,全年几乎从未下跌,涨幅超过 11 倍。

2012 年下半年,在A股市场火爆的游戏行情起步之前,腾讯团队开始研究手机游戏的布局问题。那时手机游戏在国内的市场份额还非常小。但腾讯已经认定,这将是一个超过 PC 的巨大市场空间。

林奇们也察觉到了移动终端快速增长的情况。2014 年,游族就开始积极布局手机游戏,《女神联盟》、《四大萌捕头》、《少年三国志》在内的一系列手游先后推出。

但这时林奇最看重的并非是手机游戏,而是“影游联动”,以 IP 为核心,进行最大化的利用,去获得影视、游戏(包括端游、页游、手游的多重产品布局)双方面的收益。

简单地说,就是游戏公司要向上游掌控 IP,要进军影视业,2014 年,林奇创立游族影业,并很快花大价钱拿下了《三体》的版权。

朱晔也认定了这个观点,甚至更加激进:2015 年以 13 亿元收购儒意影业 49% 的股权(但很快获利转卖),全面进军 IP 影视领域,做泛娱乐战略。

相比游族,天神娱乐的“泛娱乐”战略步子更大,手法也更加激进。从 2015 年开始,这家公司就发起了不间断的大规模激进并购,仅上市公司直接并购的就有 9 家公司,包括了手游、休闲游戏、影视、数字营销等等,累计斥资 68.28 亿元,其中以现金方式支付的金额就超过 50 亿元。

这些高溢价并购而来的企业,一度成为了天神娱乐的主要利润来源,但最终成为了拖垮这家企业的毒药。

天神娱乐的收购大多以现金进行,且估值颇高

2015 年 5 月,王悦的恺英网络姗姗来迟,但也赶上了一个好时候: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A股进入了 2014-2015 年科技牛市的癫疯时刻。

恺英网络在上市不后不久,就达到了 70.01 亿元的历史最高价;游族网络在收购了掌淘科技之后,股价飙升到 160 元以上,林奇的身价达到了最巅峰;12 月,不断并购、不断增发的天神娱乐股价涨到 125.2 元;游久游戏上市之后月线五连阳,直蹿 36.87 元的历史最高峰。

这一年游戏股疯狂的顶点,出现在2015 年 5 月,掌趣科技市值突破了千亿元大关,成为A股市场中市值最高的科技股之一。

然而,如果仔细观察几家企业的财务数据,却能发现事情却在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2014 年的一片喧嚣中,游族网络总收入同比增长仅为 27.2%,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 36.62%,天神娱乐收入增长 54.29%,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 41.85%,这样的数据,显然完全无法支撑动辄 150 倍以上的市盈率。

减持与落幕

曾经意气风发的创业者们,在腾讯与网易面前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在资本市场的一片喧嚣之中,林奇继续推动自己影游联动的战略,器重作家孔二狗,并希望逐步推动《三体》版权的商业化。

2015 年 2 月,导演张番番发布了在东北取景的照片,电影很快在小兴安岭开拍。4 月底,游族影业召开了媒体发布会,官宣将定档 2016 年 7 月。

2015 年 11 月,两位副国级大人物突然出现在了游族网络的上海总部,与林奇交谈并询问《三体》电影的拍摄情况,林奇作为一名创业者的社会声望达到了巅峰。

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系列不满的声音。有人爆料张番番导演拍摄的素材被全部放弃,影片拍摄烂尾。最终,电影拍摄停滞,游族影业 CEO 孔二狗最终离职。

林奇“影游联动”的策略,至此基本宣告失败。实际上,即便是在《三体》之外,游族影业也几乎没有拍出任何一部像样的作品。

这意味着,从游戏切入到影视、泛娱乐的升级方向基本是失败的。而失败的升级会让企业面对一个更加窘迫的难题:作为成长型的行业,企业们迷失了继续成长的方向,找不到未来的利润来源。

与此同时,腾讯、网易在手游市场高歌猛进。2015 年,网易凭借《梦幻西游》、《大话西游》等手游产品拿下全球 iOS 收入冠军的位置,市值随之飙升;

腾讯的网络游戏则获得了高达 568.87 亿元的收入,其中手游业务收入高达 213 亿元,而这一年全国手机游戏的市场收入总规模不过 500 亿元。

在 2015 年,腾讯一家切走了中国手机游戏市场五分之二的蛋糕。

2016 年,腾讯手机游戏收入继续增长,达到 382 亿元,占全国手机游戏 46.4% 的市场份额。网易的在线游戏收入约 280 亿元。《梦幻西游》、《王者荣耀》成为了这一年游戏玩家最喜爱的产品。

腾讯与网易不断挤压其他游戏公司的市场

这一年,国内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 819.2 亿元,历史上首次超过了 PC 客户端游戏市场,腾讯、网易的竞争优势越发稳固,这对于A股上市的游戏公司来说绝非好消息。

掌趣科技的成长性几乎跌入了谷底。营业收入增长从 2014 年的 103.62% 直接降到了 2016 年的 8.12%,扣非净利润增长从 100.49% 降到了 7.95%;

靠着不间断的并购,天神娱乐在 2014-2016 年间维持了相对高的成长速度,2016 年的成长数据仍然比较好看,但相对应的,是产生了高达 45.53 亿元的商誉,并在 2017 年继续增长到 65.41 亿元,并最终引爆;

经营能力尚好的游族网络 2016 年收入同比增长 64.86%,但扣非净利润的增长已经降至 14.65%,泯然众人;赶了晚集的恺英网络数据更加难看,2016 年收入同比增长 16.29%,扣非净利润增长 1.66%。

整个市场的用户、收入、财富与声望,从 2015 年开始,迅速向腾讯和网易两家巨头企业汇集。而在这个过程中,林奇、朱晔、王悦们,除了提出了一个失败的“影游联动”或“泛娱乐”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抵抗的力气。

年龄最大的创业者、70 年出生的掌趣科技董事长姚文彬率先认清现实。2016 年 8 月 2 日,掌趣科技发布公告称,收到董事长姚文彬的辞呈,辞去董事会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将不在掌趣科技担任任何职务。

而在此之前,仅在 2016 年,姚文彬就分六次减持掌趣科技,累计套现 12.36 亿元。2017 年,姚文彬再次向腾讯出让2% 股份,获得 4.8 亿元。

朱晔虽然没有减持过,但是也不断用质押的方式套取现金。王悦更加直接,质押了自己所持有的几乎所有恺英网络的股份,质押率接近 100%。

2019 年,王悦“失联”,并被确定刑事拘留。这一年,恺英网络扣非净利润亏损 20.83 亿元,超过了 2016、2017、2018 三年扣非净利润的总和。

王悦的归宿是法律惩罚

游族网络的 2019 年同样窘迫。全年账面利润 2.57 亿元,但扣非净利润亏损 1.7 亿元,各类增长指标全方位下滑。也是在这一年开始,林奇开始了大规模的减持股票,到 2020 年去世之前,用非常快的速度,累计套现 16 亿元。

曾经意气风发的创业者们,在腾讯与网易面前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却成为了资本市场里锋利的镰刀。整个 2020 年,中国资本市场结构性牛市不断推高,网易与腾讯的股价也不断上涨。但这样的行情中,再也看不见其他游戏股的身影出现。

写在最后

林奇死了。有人怀念他,说他是成功的创业者,也有人说他是天才少年,有圈里人用最唯美动听的词汇怀念他。

不能否认的是,他是中国做游戏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在这个行业里,只有足够年轻,才能知道玩家所喜爱的是什么。也正是因为年轻,这个领域中每个创业者都不完美。

甚至可以说,以朱晔、王悦为代表的一些创业者,在企业经营方面所表现出来的缺点与问题之多,早早就超过了他们的聪明与成就。林奇只是这个江湖中,一个努力尝试过却又最终失败的商人。相比其他人,多了一分勤奋。

知名投资人冯柳重仓参与的世纪华通(SZ:002602),成为了 2020 年资本市场里游戏行业唯一的亮点,有不少人因此对游戏领域一度心生期待。但最终的结果是,世纪华通灾难式的表现,断绝了投资者对于游戏股仅有的幻想。

注:文中K线图均来源于东方财富。

  文/Amelie   来源:硅兔赛跑(ID:sv_race)   经济寒冬时节,对于创业者而言,需要更超凡的勇气。   虽然创业的形态各异,有些人起初只是摸着石头过河,有些人则索性随大流,跟着时代的各种风口踩着流行趋势走。但有一点是,创业者的字典里并没有容易二字,只有找对方向,顺应时代的创业才能事半功倍。   上篇我们梳理了 2020 年那些陨落的大小企业,今天我们来盘点下这一年中那些崛起的新星们。   明星独角兽们,抢道年末最强科技新股   尽管北美疫情愈发严峻,众多行业被颠覆,但在科技圈里还是热闹非凡。   根据追踪 IPO 的 Renaissance Capital 数据,今年一系列......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