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万左右suv的车哪款好(想买个4、5万的suv汽车,哪款车好?) 你这个预算想买SUV,说实话可选择空间还是有点儿小,不太好选择,除了奇瑞,其他都不建议了,轿车的话,还有几款可以选择,您这边可以参考一下 ================================ 瑞虎3 ================================ ================================ 5万左右的SUV,长安欧尚X70A 厂家指导价:4.99-7.29万元 优惠幅度:0.5万元 外观方面,长安欧尚X70A大量采用平直线条,整体造型硬派,彰显出硬汉气质。车头处粗壮的六边形...... Last article READ

一枚2.8万美元的比特币 多少人为它“死去活来”

  推风口的人喊话马斯克将千亿美元 All IN 比特币,手中仍持币的人开始疑惑,留着会不会再被割一波韭菜,在这个风口背后,挖矿越来越难,矿工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当比特币以总市值 5000 亿美元,一举超过美国强生、Visa 和沃尔玛等巨头市值,徘徊在全球十大资产边缘时,围城中的人不知道,到底比特币会最终实现“一币一别墅”的梦想,还是一场又将再次破灭的“郁金香泡沫”。

  12 月 16 日,比特币价格站上 2 万美元。这一刻,韩青(化名)等了 3 年。

  2017 年底,仍是大学生的他拿出所有的 5000 元入场,等待币价在 1.98 万美元新高后再创辉煌。涨势熄火,转头相继跌破 1.5 万美元、1 万美元等多个关口,韩青开始煎熬。该不该割肉,要不要补仓?此后币价也回升过,但投资者仍在纠结是否回光返照,比特币的下一站在哪里?

  如今,面对比特币行情,韩青变得“佛系”。不纠结,不难过,币安稳躺着,有时一周都不会看一眼。12 月 20 日,比特币再度刷新历史高位至 24298 美元。几小时后,韩青还是从朋友圈得知了这一消息。

  就在 12 月 27 日,比特币一度攀升至 28360 美元,再创记录。

  或许是被伤过心,早期炒币者开始麻木和沉默。“破新高了,没人说话?”一个几十人的炒币微信群中,有网友问道。互动不过两三人。略显悲观的他们商讨更多的是个沉重的话题:“一旦(机构)抛售,就是血雨腥风。”

  中国政府并不鼓励炒币,而在国外交易所获取的利益不受法规保护。另一方面为了监管潜在不法资金,在交易所炒币还可能遇到资金冻结,无法转回支付宝、银行卡等情况。

  奔跑的币价背后有一群逐利的矿工在追赶。今年 5 月份,比特币区块奖励减半,此后挖矿难度更高。电脑显卡早已无法胜任“挖矿”重任。浙江某区块链公司 CEO 李泉(化名)告诉《IT 时报》记者,现在矿业已专业化,要“挖”比特币必须用专业矿机。

  当比特币以总市值 5000 亿美元,一举超过美国强生、Visa 和沃尔玛等巨头市值,徘徊在全球十大资产边缘时,在一些人眼中呈现的是一座涂着金色梦想的城堡,只是围城中的人有焦虑、有迷茫,他们不知道,到底比特币会最终实现“一币一别墅”的梦想,还是一场又将再次破灭的“郁金香泡沫”。

  01

  推风口的人

  喊话马斯克:千亿美元 All IN 比特币

  拥护者眼中,比特币是一种比黄金更好的价值储存方式。华尔街投行杰弗瑞集团的全球策略主管 Chris Wood 曾表示,未来几年将逐渐降低黄金投资 5 个百分点用于投资比特币。如果比特币价格在突破 2 万美元后出现大跌,他们将做多比特币。

  12 月 23 日,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微策投资(MSTR)创始人兼 CEO Micheal Saylor(迈克尔·塞勒)晒图称,近 12 个月黄金的投资回报率为-60%,而比特币数据为 217.1%。

  投资比特币,塞勒堪称激进。根据 12 月 12 日公告,微策投资已完成 6.5 亿美元可转债发行,该债券的净收益正是用于投资比特币。

  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微策投资以总计 4.25 亿美元购入 38250 枚比特币,平均购买价格为 11111 美元。截至 12 月 28 日 11 时,比特币报 2.7 万美元。如果不计手续费,这笔投资净赚一倍多。

  塞勒还有更大的野望。12 月 20 日,塞勒在推特上给特斯拉 CEO 马斯克一个疯狂的建议:把特斯拉的资产负债从美元转化为比特币。“届时其他标普 500 的大公司都会效仿,(这 1000 亿美元)会涨至 1 兆美元。”

  马斯克仍在疑惑如此大笔交易的可行性,但塞勒早已给出 Yes 的答案。塞勒表示,今年 11 月份他已经花了 13 亿美元购入比特币,可以线下传授马斯克玩法心得。马斯克没有回复。

  作为既得利益者,比特币投资者自然希望更多资金流入,更多玩家入场,不断推高币价,令他们高位套现,赚得盆满钵满。

  塞勒的疯狂建议正和刺激比特币币价有关。目前比特币的获取方式主要有挖矿和交易,后者价格波动更大。比特币总量恒定为 2100 万枚,目前只剩不到 250 万枚比特币未被挖出。如果马斯克不想被“中间商”赚差价,通过挖矿玩比特币,可行吗?答案是否定的。

  《IT 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以目前最高价 2.8 万美元算,替换 1000 亿美元至少需要 352.61 万枚比特币。这意味着为了填补 100 多万枚比特币缺口,马斯克需要通过交易所获得,变成高币价的接盘侠。

  如果以收购挖矿 250 万枚比特币算,那么替换 1000 亿美元意味着每枚币价至少为 4 万美元。塞勒又能坐收渔翁之利,手上的币价几乎又能翻了一番。

  多位网友留言劝阻马斯克。“1000 亿美元变 1 兆美元?这不是货币,这是传销!”一位网友称。击鼓传花,推高价格,找下一个“傻子”,无论是郁金香还是 P2P,似乎套路颇为熟悉。

  这场对数字货币的讨论最终以马斯克一句“比特币快和法币一样胡扯”告终。

  02

  炒风口的人

  调动情绪的配方,割新韭菜?

  新的投资者开始涌入这个风口。

  12 月 21 日晚间,币安发声明称,平台要进行临时维护,期间将暂停充值、提现、现货及杠杆交易等,在恢复交易前,会预留 30 分钟给用户进行撤单、充值、提现、资金划转。

  如今回想,韩青还有一丝侥幸。此次 404 长达十多分钟,错过币价实时波动,难免有投资者无法得到预想的利益。

  币安临时维护导致许多用户错过出售机会图源/推特

  这不是币安近期第一次出现故障。12 月 16 日,正是比特币突破 2 万美元大关之际,币安、火币等多家交易所出现卡顿或宕机情况。为此,币安 CEO 赵长鹏在社交媒体声明称,比特币上涨5%,交易所流量翻了 30 倍。

  暴涨的币价和流量,对应着一群对金钱充满渴望的玩家。“和 3 年前草寇庄相比,华尔街机构更猛”。一位资深比特币玩家认为,无论是推高币价的风格和牛市的持续度,似乎意味着比特币走牛,也可能还有一波更疯狂的收割。

  韩青自嘲是一名“资深韭菜”。和比特币新玩家一样,匆匆进场,高位入局。甚至偶然间看到炒币群中的话术,他感到似曾相识。

  由于缺乏经验,很多新手看到币价起伏容易一惊一乍,需要一个专业人士来解答。“但群里很多自称为布道者的投资者通过调动新人们的情绪,为庄家、机构套利做反向引导。”韩青表示。

  即使币价仍在高位,做多派鼓吹着未来不是梦,提升币价,为出仓做准备。而在多个炒币群中,《IT 时报》记者发现“做空派”都在转发一张比特币“春难”的图片。图片显示,从 2014 年起到 2019 年,春节前 24 天比特币价格都会崩盘,跌幅从 15%-63.96% 不等。但文字表述颇为含糊,并未指明崩盘是累计跌幅、当天跌幅还是期间最大跌幅。

  只是这一魔咒到了 2020 年便破功。《IT 时报》记者发现,今年春节前 24 天比特币累计涨幅超过 17%。而发布者只字未提。

  但币圈新人林恒对于魔咒还是深信不疑。2021 年除夕为 2 月 11 日,他决定明年 1 月中旬前清仓一波。“只买了 1 万元左右,亏钱当交学费。”

  事实上,今年的崩盘发生在 3 月 12 日,彼时比特币跌幅接近 40%。杠杆炒币,韩青损失惨重。这次暴跌回吐了原先五六倍的盈利。更糟的是,正值疫情期间,韩青因为被失业,一下子没了生活费用,更别提抄底。他清空了大部分币。

  为了避免账户资金因被监管冻结导致无法提现,韩青不得不用多张卡、多个提现,每笔金额低于 1 万。

  韩青还有 1 万多元市值的数字货币仍在交易所,投资回报率在 80% 左右。如果币价从最高点回调 20%-30%,他计划落袋为安。但他更想看到未来币价翻五六倍的那天。

  一位币圈资深玩家自嘲,谁都认为自己可以从资本市场赚到钱,坚信在崩盘前自己不是最后的接盘者。但现实往往打脸。

  03

  风口后的人

  挖矿不易,矿工“死去活来”

  Sadiq 对比特币爱恨交加,称之为“七年之痒”。2013 年秋天,他从朋友口中听说比特币,开始挖矿人生。

  用电脑的闲置算力就可以挖到币,刨除电费几乎是一项无本的生意。但是每隔 4 年,区块奖励币数量减半,越到后期越难挖矿,挖矿要趁早。

  2013 年 12 月,受央行等五部委印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影响,比特币价格从 1200 美元高位滑落,价格几近拦腰。而在 2014 年 2 月,比特币价格一度失守 100 美元大关。挖矿还不到半年,币价只剩1/12,英国挖矿小伙 Sadiq 慌了。能送人的送人,能抛售的抛售,提现 400 多美元后,他远离了纷争。

  谁能想到 7 年后一枚比特币意味着 2 万多美元,如果当时他坚持,或许早已实现财富自由。近期伦敦新冠爆发,居家隔离的他又打开了电脑。矿机时代,他的 GPU 挖矿法已无法跟上世道。一个晚上,除了电脑发烫、发响,他一无所获。

  远在英国的他甚至无法买到一台合适的矿机。

  挖一枚比特币,现在有多难?以蚂蚁矿机 T19(算力 84TH/S)为例,其功率为 3150W(±5%),挖币网数据显示,该矿机日产出 0.00065016 个比特币,相当于要不断挖足 1538 天(4.21 年)才挖到一枚比特币。11.63 万度电费支出约 7.87 万元(以北京市大工业用电 0.677 元/度算)。而矿机成本为 1.43 万元。

  假设 4 年间区块奖励不减半,没有算力更强的矿机入场,矿机日夜正常工作,挖一个币净赚不到 6 万元。

  高能耗、高投入,比特币究竟能给人们带来什么?这是风口外的一群人仍在困惑的问题。一位资深财经评论员告诉《IT 时报》记者,比特币挖矿没有太多实质的意义,这更像一种癌细胞,浪费耗尽能源,除了记账外,却无法承担规模化的作用。

  为了控制成本,矿场往往被安排于偏远地区,为了获得当地政府的电力补贴。也有的矿场被安置在水电站、风电站里,争夺优惠电费。不过,去年 4 月份,国家发改委曾将“虚拟货币挖矿”列入未标淘汰期限或淘汰计划的条目,为国家产业政策已明令淘汰或立即淘汰的产业。

  此后,隆隆的矿场几近绝迹,直到去年 11 月,才又见一线生机,该条目从计划中被删除。

  记者手记:比特币的故事一直在重复

  在这座 5000 亿美元市值构成的比特币之城中有什么?一个不断上涨的数字货币,一场投资者的狂欢,如同一颗无止境的膨胀的星球,最终坍塌成为一个黑洞。

  似乎保守者对比特币依旧持观望态度,如果没有国家信用背书,仅仅依靠一群人的信仰,是否终成一场自嗨?

  激进者仍在掘金的路上。他们包装成布道者的形象,讲述着比特币的信仰。这种信仰是去中心的去信任机制,还是相信下一个接盘者,似乎仍难判断。

  矿工们也在枯燥中度过。一位矿工群里直言,如果不是看着好像能挣快钱,他本对比特币并没有太多的认知。

  的确,相比黄金,比特币具有匿名、易于携带、可分割等特性。但神坛阴影处,还有恐怖主义融资、洗钱等行为的可能。低效的 POS 机制,决定了并发量受限。日常高频场景,我们可以拥有区块链,但并不一定需要比特币。

  回顾比特币的历史,一个个故事在漩涡中共振。新的高位吸引入场逐利的追高者,新的期待又牵引出同样热烈的野望,甚至高回报收益下的承诺和展示依旧存在。这依旧需要法律的规范和约束。

  近期大连一男子因炒作比特币导致 2000 多万家底被掏空,弑妻杀女后跳海自杀未遂的新闻刷屏。那是 2020 年 6 月 18 日的故事。有网友评论如果他能持币留到现在,可能不会有这样的惨案。但记者想的是,如果他没有进入数字货币交易所……

  DeepMind 亏损仍在继续。   近日,这家世界顶级明星公司向英国公司注册局备案提交了最新财务报告,报告显示,DeepMind 2019 亏损达 4.77 亿英镑(约合 42 亿人民币)。   相比于 2018 年的 4.70 亿英镑亏损,增长了 1.5%。   DeepMind 是一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成立 10 年来研发了众多明星产品,例如,前不久刚刚推出的 AlpaFold,用 AI 预测蛋白质三维结构,攻克生物科学 50 年挑战;2014 年推出的人工智能围棋选手 AlphaGo,2016 年击败了世界围棋冠军、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2017 年击败了当今围棋第一人柯洁。   但......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