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曾响铃来源 | 科技向令说三年前,李彦宏撰写《智能革命》一书时,还是“将来时”。2020年的岁末,当我们回头审视即将过去的一年时,猛然发现人工智能已经在交通、金融、能源、制造等行业应用开来,在我们生活中的大量场景渗透进来。我们惊诧于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站在“新基建”、“十四五”规划等国家战略的时代背景之下,产业智能化大潮的翻涌之中,我们同时也在思考,发展与落地的速度还会更快,越来越快吗?百度首席技术官王海峰在12月20日召开的“WAVE SUMMIT+2020”深度学习开发者峰会上演讲时表示,“开源开放的精神内涵,已不仅是技术开发领域的协作机制,更是驱动技术创新和加速产业发展的核心动能...... Last article READ

牛津推出“零排放”航空燃料:由二氧化碳转化而来

  长久以来,温室气体排放所导致的全球变暖已成为制约人类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障碍,而航空产业也成为碳排“大户”,备受环保人士诟病。美国科技杂志《连线》(wired)日前发布新闻称,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团队已经找到了抑制碳排的新方法。

  在过去几年里,将二氧化碳转化为燃料和高附加值化学品引起了世界各国的极大兴趣。据《连线》杂志报道,牛津研究团队已经找到方法,能够成功将将二氧化碳转化为航空燃料,不仅提高了传统动力飞机净零排放的可能性,还能在纯电动飞机技术尚未落地的现在减少航空旅行对环境的影响。

  航空燃料的主要成分为直链烷烃和支链烷烃,其典型碳链长度分布为 C8 到 C18,其中理想碳链长度为 C8-C16。牛津的研究团队使用廉价的铁基作为催化剂,在一个小反应室中对其新催化剂进行了测试,该反应室设置为 300 摄氏度,并加压到海平面气压的 10 倍左右。在 20 个小时内,催化剂将反应室内 38% 的二氧化碳转化为新的航空燃料。该转化反应还可生产乙烯、丙烯和丁烯等轻质烯烃。

  由于二氧化碳是从空气中提取出来的,在飞行过程中燃料燃烧后又重新排放出来,所以从总体效果来看它是一种清洁的燃料,可使飞机实现“净零排放”,这与传统的航空燃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科学界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液态碳氢化合物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间接法,先将二氧化碳转为为一氧化碳或者甲醇,然后再和氢反应生成液态碳氢化合物。第二种方法是直接往二氧化碳加氢生成液态碳氢化合物,然后经过工业上的处理,如蒸馏或氢化异构化,就可以从这些产品中获得航空燃料。

  这种直接的方法被普遍认为更经济和环保,因为它涉及较少的化学过程步骤,整个过程的整体能源消耗较低。但是,它的难度相对较高,如何使二氧化碳和氢气直接进行化学反应是一个问题。

  目前业内有个大部分人都赞同的观点:网络相比较 15 年前速度更慢,而且错误更多。由于不断增加的 JavaScript、框架、Webfonts 和 polyfills,已经抵消了更快的计算性能、网络和协议带来的优势。那么实际情况真的如此吗?   开发者 Lars Eidnes 加载了全球排行前 100 万的网站,追踪每个量化指标,并记录了每个错误、关注每个请求的 URL。他创建首个将网络性能、错误和库联系起来的数据库。而在本文中,他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分析,并帮助站长找到创建高性能网站的合适方法。   为什么要加载 100 万个网页?   正如文章开头所提及的,当前网络真的要比 15 年前更慢了......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