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表示,现在将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私有化“已不可能”,但 SpaceX 的星链互联网业务可能在合适时机上市。 特斯拉股票 21 日被纳入标准普尔 500 指数(S&P 500),其股价今年迄今已飙升 7 倍。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今年马斯克的净资产增加了 1322 亿美元,达到 1597 亿美元,令其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富豪。 与此同时,马斯克表示,当星链太空互联网业务的收入增长变得“合理并可预测”时,可能在合适的时机选择上市,这与该公司总裁格温·肖特维尔(Gwynne Shotwel...... Last article READ

三体魔咒:流浪的版权,扑街的影视化

  文/姚赟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缅怀过后,林奇遇害一案的关注点逐渐聚焦到了《三体》这一顶级 IP 上。

  12 月 25 日晚间,上市公司游族网络(002174.SZ)发布公告称,当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暨总经理、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林奇先生家属的通知,林奇因病救治无效于 2020 年 12 月 25 日逝世。

  公告发布不久,游族官方公众号发布《再见少年》。全文不过百字,配上了一张图,图中誊写的是《三体》名句“给岁月以文明”下,落款人为林奇。企业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往往关乎着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对于林奇而言,死亡是“给岁月以文明”的荡气落幕,而对于游族来说,这场风波刚刚开始。

  投毒的作案动机等待警方侦查结果,但可以确认的是,游族的这场无妄之灾与《三体》这一顶级 IP 版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林奇的去世相关消息下,有网友评论到:看似是一个大 IP 制作时的波折,实际上背后的较量快比电影本身精彩了。

  从张番番夫妇低价收购版权而后执意当《三体》导演被全网骂,到孔二狗退居二线、团队四高管离职,电影版《三体》烂尾跳票,再到如今的林奇被害一案,手握《三体》这一大 IP 的人,似乎都没绕开这个“魔咒”。

  01 三体宇宙中的路人许垚

  今年 9 月的第一天,或许是许垚的高光时刻,也是《三体》IP 开发 11 年来,前路最清晰明亮的一刻。

  在经历了数年的跳票、等待又跳票后,《三体》终于敲定了一家世界级的影视合作方——奈飞。据报道,中国著名科幻作品《三体》三部曲的版权方,游族旗下的三体宇宙与全球最大付费流媒体平台 Netflix 共同宣布,已达成协议联合开发制作《三体》英文系列剧集。

  而打造的主创班底,也是豪华异常。

  许垚作为三体宇宙的 CEO,高调出席了本场活动,并与不少媒体进行了直接互动和采访。在此之前,许垚与《三体》的前尘往事鲜少在公众场合被提及。

  根据上海警方通报消息,2020 年 12 月 17 日 17 时许,警方接到报警称,某医院在诊疗时发现病患林某(男,39 岁)疑似中毒。接报后,警方立即开展侦查。经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发现林某的同事许某(男,39 岁)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许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央视财经报道:据记者了解,警方通报的林某为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

  同事关系、许姓,且同为 39 岁,这三项信息推测下,舆论已直接将许某认定为三体宇宙 CEO 许垚。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 9 月,许垚曾以三体宇宙 CEO 的身份亮相除夕与奈飞的合作活动,11 月许垚还以 CEO 的身份出现在采访中,截止发稿前,许垚为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且无该企业的任何股权。

  企查查显示,上海奇歆咏岩投资有限公司持股 59.15%、苏州三体执剑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 17.1%、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苏州三体引力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 4.5%、林奇持股 14.25%。

  林奇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受益股份为 70.7383%。

  2018 年 12 月,游族组建了新公司“三体宇宙”,专门开发《三体》IP。“三体宇宙”发布时,大刘为此站台。

  “三体宇宙”的意思是,你可以写三体世界观里任何故事,想要商业化运作,得经过“三体宇宙”同意,其实是需要游族同意。就是告诉同人粉们:你们有组织了,你们可以随便玩,但想得到利益的时候,就必须要跟资本方进行分账。互联网怪盗团《电影难产背后,三体为什么“流浪”》一文中这样写到。

  从股权穿透图中能窥得“三体宇宙”的一隅。

  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股 60% 北京三体宇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股 20% 上海三体动漫有限公司,持股 15.9942%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上海果阅文化又持股 35% 北京三体宇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这些企业的投资方中,不乏B站、网易、果壳这样的明星企业。

  但这些企业的股东信息中,不见 CEO 许垚的身影。

  02 流浪的版权,扑街的影视化

  如果没有这场投毒,舆论和大众很难知道许垚在游族获得《三体》版权这件事中,扮演着怎么样的角色。

  第三部死神永生还未出版,《三体》的版权就已经不在作者大刘的手上了。2009 年,编剧宋春雨在读完《三体》后,迅速意识到它巨大的改编价值,于是辗转找到刘慈欣,提出购买影视改编权。

  于是,宋春雨和她的丈夫张番番,一起买下了《三体》的版权。张番番参与买下《三体》版权,还有另一重身份,开始尝试商业类型片创作的导演。1999 年,张番番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拍过四部电影和两部电视剧,主要作品有《天使不寂寞》《与你相约》《信箱》以及密室两部曲:《密室之不可告人》《密室之不可靠岸》。

  当时,整个影视行业中,科幻题材并没有太大的市场。

  有报道称:2009 年,张番番和宋春雨以“并不高的价格”从刘慈欣手中买断了《三体》,将五年期限的改编权、后续影视剧和游戏开发版权打包买走,据说这个并不高的价格为 10 万元。

  但这个不高的价格一直成谜。2018 年,3 月刘慈欣接受采访,驳斥了《三体》版权只有 10 万元的谣言。刘慈欣称:“谁告诉你只有 10 万元?”并称造谣者“不知羞耻”,至于价格具体多少,刘慈欣并未透露。

  2013 年 9 月,张番番夫妇到电影局给《三体》立项。2014 年,为此注册了一家名为百星社的影视工作室,注册资本 10 万元。

  而后便是漫长的寻求投资的过程。据晚点报道:2014 年初,张番番在北京盘古七星酒店召开了一场见面会,为《三体》电影项目寻找投资方,国内叫得出名的影视公司都受到了邀请。会上,张番番夫妇除了继续坚持自己主导创作之外,还提出电影总投资至少需 2 个亿。

  就在此时,林奇和游族网络出现了。

  2014 年 8 月 26 日游族影业成立,成立第三天,宣布参与电影《三体》的拍摄。事实上,游族影业便是林奇为拿下三体 IP 版权而设。

  据资料显示:成立于 2014 年的游族影业系著名游戏上市公司游族网络的关联公司,由游族网络董事长兼 CEO 林奇与影视圈著名编剧、作家孔祥照(笔名孔二狗)共同发起创立,孔二狗任游族影业 CEO。

  2015 年 8 月,因夺得雨果奖的第 73 届雨果奖最佳长篇,雨果奖作为世界科幻小说界最高奖之一,让《三体》从科幻圈直接出圈,成为自己流量、备受关注的大 IP。

  据报道,在获得高关注前,《三体》电影已经进入后期制作环节,同时也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而从张番番、孔二狗、林奇及背后的游族网络的资历上来看,都没有操刀此类顶级 IP 的经验和能力。

  据了解,《三体》电影 2015 年 3 月 18 日开机,实拍部分于 7 月底全部杀青。影片杀青之后才开始寻找特效团队,进入后期制作阶段。当时不少科幻迷质疑:作为一部特效占比如此庞大的影片,怎么可能在一年内完成全部的后期?

  外行的地方不止如此。

  张番番曾经踌躇满志地表示,为了《三体》项目,自己学了几年的绿幕技术。对此,三体粉留言吐槽到:“从‘绿幕技术’这几个字就可以知道,张番番对特效的了解还在怎样的阶段。”

  在一位电影后期制作人员看来,特效协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技术流程,也是最考验特效公司能力的。如何在规定时间交出规定质量和数量的镜头,是最难的。而真正意义上的特效大片,需要在影片拍摄过程中就开始介入。“这种前期拍摄潦草,后期指望特效来弥补,影片是要出问题的。”(《三体跳票背后:孔二狗退居二线 4 位前高管离职》娱乐资本论)

  外行或许只是表面。新浪娱乐曾因此事向当事人进行了了解,据报道:张番番早在与高军合作时期,就已经与特效公司接触,并有了一些构想,高军告诉我们,他还没有退出的时候,就曾看到过一些设计图还有精美的画册。

  甚至后来传出的 50 人编剧团队等匪夷所思的问题,游族和张番番都各执一词。

  2015 年,片方宣称电影《三体》的拍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转入后期制作,当时公布电影将于 2016 年上映,海报有着“2016 coming soon”的字样。2016 年跳票之后,制片人曾经声称上映时间不会晚于 2017 年。

  这部前期拍摄潦草、后期特效没钱、主创团队内部拉扯的《三体》,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03 拯救三体计划

  “三体宇宙”在原有商业剧本的设定中,应当扮演的是拯救者——版权控制权博弈、产品运营宣发、盈利成本等问题都等待着天降神兵。

  之前的游族影业证明,孔二狗和张番番的合作模式不行。2014 年 11 月,《三体》开机前夕,网上发起了一波恳请游族、孔二狗和导演张番番放过的呼声。

  “我的微博有上千条评论,都是求别拍,但是求的时候都特别不真诚。这么不真诚!我想还是拍吧,有钱就是这么任性。”孔二狗郑重地放出了这条消息。

  张番番夫妻对《三体》的执念更深。张番番作为《三体》版权的持有者,让自己导演,让老婆合作当编剧是与投资方谈判的核心。

  一位游族前高管曾在媒体采访中说过:“他们(张番番团队)很强势,带着两个律师和你谈,要改哪里还可以谈,一旦谈到导演的问题,就立马走人,一点余地也没有。之前张番番和很多电影公司谈过,但都没有结果。而当时刚成立的游族影业,作为一个电影行业的创业公司,最终魄力比较大地拿下了。”

  新浪娱乐在《独家调查:揭三体延期背后的权力拉锯战》一文中,详细描述了其中张番番夫妻与游族之间的博弈和拉锯。

  因为不满意张番番与其妻子宋春雨打造的版本,孔二狗在接手该项目之后,还曾亲自撰写了另一版剧本。由于剧本并不完善、前期准备不足,第一笔投资很快用完,实拍部分就出现了超支的情况。

  这才有了之前提到的后期制作费用不够的问题。

  2015 年 5 月,加盟游族仅半年的副总裁肖飞离职,创立向上影业并担任 CEO 职务,11 月,副总裁杨璐离职创立元力影业,也是在这一月份,游族影业前任 CEO 韩薇创立熙颐影业,并全资收购游族美国公司。

  游族影业名存实亡,三年里连续换了 4 任 CEO。直到 2018 年 1 月 31 日,游族正式收购张番番和宋春雨的百星社,以 1.2 亿元将《三体》完全卖给游族网络,《三体》的局面才开始明朗起来。据媒体统计,至张番番出局时,游族、参投的光线传媒和一些其他资方已经投入了 2 亿多元。

  今年 11 月,微信公众号“智合”发白了一篇《三体宇宙 CEO 许垚:探索法律人的更多可能》的文章,文中提到了许垚来到三体宇宙的缘由。

  许垚希望探索职业发展中更多可能性,“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游族的核心管理层,让我看到了一些职业上更多变化的可能性,我想加入游族可能会给我职业发展带来一些探索机会。”

  在上述文章中还提及了许垚在游族网络的经历。加入游族后,许垚帮助集团快速搭建了完善的风控体系和法律风控团队,并解决了包括业界闻名的《三体》版权在内的多项历史遗留问题。

  2019 年 1 月,许垚因个人原因辞任上市公司董事,在三体宇宙担任董事及 CEO,负责刘慈欣所著长篇科幻小说《三体》项目。而后,《三体》才开始有条理地动起来。

  2019 年 4 月 26 日,《三体》漫画官博透露新《三体》电影即将开拍;光线传媒 2019 年年报中,提及 2020 年将发力新《三体》电影;2019 年 6 月,B站宣布正式企业《三体》3D 项目;2020 年 8 月,腾讯视频在年度发布会上公布《三体》中文电视剧开拍。

  直到今年 9 月,奈飞成功 PK 掉了迪士尼和亚马逊,也让三体粉第一次觉得翻拍值得期待。

  这些合作中作为 CEO 的许垚扮演了怎么样的角色,外界不得而知。

  04 游到哪里

  顶级 IP 运营+游戏影视联动,是游族一贯的战略。而林奇和游族对《三体》所表现出的执着,也并非热血和坚持。

  在拥有了游戏主业后,林奇在上市公司以外成立游族影业以谋求向上游影视进军。在游族影业成立之初,林奇就曾对外界表示,游戏与影视的跨界融合是双赢,必须要重视 IP 的作用。游族影业做电影将会是“F3 模式”,即“互联网电影(Films)、粉丝经济(Fans)、免费模式(Free)”的三大融合。

  林奇曾表示,游族要试图打造“轻迪士尼模式”,根源就在于优质 IP,即使单款产品表现不尽如人意,但整个企业可以依靠 IP 继续推陈出新,优质 IP 可以成为一个企业的品牌。

  游族网络 2019 年年报开篇讲的便是战略,年报中提到:公司专注于网络游戏的研发、发行及运营,并在“精品化、全球化、大 IP”三个方面形成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从游族主要产品来看,为大 IP 战略,费尽了心机——2016 年 3 月,通过收购 BP 公司,将《权力的游戏》IP 纳入其中。

  财报显示:公司于报告期内先后上线《Game of Thrones Winter is Coming》页游以及《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国内手游。其中,《Game of Thrones Winter is Coming》页游海外已上线英德法葡等 14 种语言,并五次获得 Facebook 全球推荐;《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手游未上线即得苹果官方首页推荐。公司于报告期内分别在港澳台、东南亚、韩国以及欧美市场发行由车田正美工作室正版授权的策略卡牌手游《圣斗士星矢:觉醒》,该产品成为 2019 年度海外各区域市场最受欢迎日系策略卡牌手游之一,并获得外媒“ 2019 最佳动漫改编游戏”“最佳 IP 授权手游”等荣誉。

  最初负责《三体》开发的是游族影业,而后变为三体宇宙,在经营上与游族网络分离,游戏归游戏,影视归影视。但从游族对大 IP 的渴求,以及三体宇宙的构成来看,野心不止于此。

  据此前媒体报道,许垚曾在专访中表示,目前已开发《我的三体》系列动画、《三体》广播剧、与腾讯合作的真人超级网剧、与奈飞合作国际版剧集,《三体》系列电影计划也已经进入到前期开发阶段。

  只是,不知林奇之后,游族将带着这个投入已超 2 亿的“三体宇宙”游到哪里去。

  文/伊页   来源:科技新知(ID:kejixinzhi)   黄喆患上了“30 岁焦虑”,从北京回到三四线的家乡小城。本想逃离北上广放松身心一下,求职的压力却不会轻易放过他,尤其是最近还遭遇了一件怪事。   希望找个轻松点的工作,一边打工一边考编,黄喆却频频受到一个风头正劲的互联网教育大厂“骚扰”。   “他们的 HR 感觉跟销售一样,在 Boss 直聘上天天问我,要不要去面试什么辅导老师,我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压根儿没做过老师呀。”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黄喆还是试探性地加了一位 HR 微信,因为头像是他喜欢的类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