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表示,现在将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私有化“已不可能”,但 SpaceX 的星链互联网业务可能在合适时机上市。 特斯拉股票 21 日被纳入标准普尔 500 指数(S&P 500),其股价今年迄今已飙升 7 倍。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今年马斯克的净资产增加了 1322 亿美元,达到 1597 亿美元,令其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富豪。 与此同时,马斯克表示,当星链太空互联网业务的收入增长变得“合理并可预测”时,可能在合适的时机选择上市,这与该公司总裁格温·肖特维尔(Gwynne Shotwel...... Last article READ

文章是造谣抹黑 特斯拉准备起诉!媒体回应:承认纰漏 还能写续集

  自国产 Model 3 在国内交付以来,并且不断降价,特斯拉在国内的销量也是屡创新高,11 月份的销量已经突破 2 万辆大关,甚至超过不少同价位燃油车的销量。

  不过树大招风,特斯拉也一直受到媒体更多的关注,同时因为品控、管理等问题,特斯拉也受到了不少媒体的曝光与质疑。

  近日,品玩发布的一篇文章,因为曝光了特斯拉质量标准下降,使用次品零件装车,整车品控标准下调;管理方式过于粗暴,充满“包工头”文化,上海特斯拉工厂,已经沦落为“血泪工厂”。

  对于此篇文章中所列事项,特斯拉方面自然是十分不满。特斯拉负责对外事务的副总裁陶琳,已通过个人微博发声,称“文章编织的离谱,槽点太多”,同时举例称“Model S 并非上海工厂生产,而是美国进口”,并认定文章为造谣抹黑,将准备起诉品玩。

  对陶琳的此番言论,品玩官方日前也已在微博进行了回应:“特斯拉中国行径的离谱,已经超出我们的想象力了,槽点多到不知从哪说起,唯一能做的就是进行后续跟进。”

  今日,品玩又在网络平台上,对于特斯拉陶琳的言论,品玩各自回应,以及一些网友的转发和评论信息,补充了更多的回应细节。

  品玩共列出了 15 条补充细节,认可特斯拉在中国的投资正确性,而且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是一家值得尊敬和学习的企业。

  针对文章部分,品玩承认一些细节纰漏,Model S 并非在上海工厂生产,而是美国进口。

  在文章发出 1 小时后,就已进行修改。而陶琳的回应,仅用“槽点太多”笼统盖过,却找不出文章的 Bug,也不能让读者信服。

  对于起诉品玩,品玩也并不期待,只能等待。不过有网友说,“上一个正面起诉品玩的公司是乐视,现在坟头已经两尺高了”。也有网友说“上一家跟品玩正面刚的公司是乐视,品玩上一次正面刚的公司是瑞幸”;

  对此,品玩想说,我们不想跟谁“刚”,我们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更有建设性。我们也不是每次“刚”都赢。但是,品玩相信上海的法治环境。

  此外,文章中的内容,都是基于他们所掌握的资料和事实来撰写。而且文章发出后,又有更多的来自特斯拉员工、前员工和业内人士提供的资料信息,品玩甚至还能写出两篇《特斯拉中国乱象揭蛊第三季》这样的文章。

  以下为回应全文:

  ​​针对品玩的文章《特斯拉中国乱象揭蛊第三季》,特斯拉负责对外事务的副总裁陶琳女士已通过其个人微博进行了回应。品玩的官方微博也已经针对陶琳女士的回应进行了回应,具体内容如下图:

  基于陶琳女士和品玩各自的回应,以及一些网友的转发和评论信息,品玩补充回应如下:

  0. 特斯拉是一家极具创新力的科技公司,是世界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技术和清洁能源设备的开拓者,是值得尊敬和学习的企业。

  1. 特斯拉超级工厂落户上海,发生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经济与社会发展注重速度、更注重质量的新时代背景之下,体现了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提高对外开放质量的格局和气魄,也彰显了上海市优化产业布局,推动产业结构升级的前瞻和远见。无论是从特斯拉还是上海市的角度,这都是一个完全正确的决定。

  2. 作为特斯拉在中国的分支机构,特斯拉中国理应完整地具备特斯拉在技术创新、工艺领先和环境保护等领域的特质,在享受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政策红利和制度红利的同时,为中国的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做一些实在的事,而不是为了短期利益,将中国当成密集型劳动力的集散地和冰冷的利润机器,且制造某些不良的企业文化和职场风气。

  3. 我们还是要承认这篇文章的一些细节瑕疵。Model S 并非在上海工厂生产,我们意识到疏漏,在文章发出后的一个多小时内立即进行了修改。针对这个疏漏,品玩向看到这篇文章的所有人致歉。尽管这个地方的疏漏,与我们访谈和了解到的情况与细节无关,但我们还是得认账。

  4. 同时,我们注意到了特斯拉官方在 12 月 25 日的首次回应,也着力提到上述的这点瑕疵,并未具体提及其它的“槽点”和“错误”。

  12 月 26 日,在陶琳女士个人微博的回应中,陶琳女士声称“直到昨天晚上,我们几个人才有时间把这篇冗长的文章看完”,接着表示“槽点太多不知道从哪里说”。

  品玩觉得好奇的是:身为公司对外事务的负责人,如果 12 月 25 日白天没有通读全文,那么官方的首度对媒体的回应,是在陶琳女士不知情或不了解具体情况的情况下发出的么?

  5. 如果是,那看来陶琳女士是一个心很大,且对自己的工作不能实际负责的高管。

  如果不是,那么当时能迅速找出文章这处 bug,并极力证明自己没错的人,为什么在第二次回应中仅仅用“槽点太多不知道从哪里说”虚晃一枪呢?

  摆事实,讲道理,无论是陶琳女士亲自在微博上说“我从没有叫员工从父亲葬礼上回来上班”,还是朱晓彤先生公开地讲“我从来没公开指责鼻子骂过同事”,或是其它的问题,我们都是欢迎的。

  6. 当然,也可以到法庭上再说。举证是双方的权利和责任,对特斯拉中国是,对品玩也是。

  7. 说到“起诉品玩”,我们并不期待,只能等待。有网友说“上一个正面起诉品玩的公司是乐视,现在坟头已经两尺高了”,也有网友说“上一家跟品玩正面刚的公司是乐视,品玩上一次正面刚的公司是瑞幸”;

  对此,我们想说:我们不想跟谁“刚”,我们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更有建设性。我们也不是每次“刚”都赢:半年之前,根据苏州市工业园区法院的判决,我们向一家注册在当地的软件公司——思杰马克丁——因为一篇文章的内容公开道过歉,而且赔了钱。

  所以,我们真的不清楚:我们届时是不是需要向特斯拉中国道歉;我们也真的不太清楚:特斯拉中国是不是一家与思杰马克丁声誉齐名的公司。

  8. 不过,我们充分信任上海的法治环境。

  9. 我们能依靠的东西不多,只有我们所掌握的资料和事实,以及在文章发出后,我们陆续收到的更多来自特斯拉员工、特斯拉前员工和业内人士提供的资料和信息,还有媒体和社交网络上对特斯拉产品和特斯拉中国公司的评价。

  基于我们掌握的更多的资料,以及非常严格的信息交叉验证和筛选,我们应该还能再写出两篇像《特斯拉中国乱象揭蛊第三季》这样的文章。

  10.   我们并不排除这么做,但我们对写文章这件事非常严肃。严格地说,品玩并不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新闻媒体,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科技创新内容机构”和“科技创新服务提供商”,但作为一家生产与传播与科技创新相关的内容的机构,我们一直致力于在信息获取和内容创作的质量上,向严肃主流的新闻媒体看齐。

  陶琳女士在微博上说品玩的文章是“劣币驱逐良币”,那么也不妨请陶琳女士展示一些自己心目中的,被我们“驱逐”了“良币”长什么样。是不是陶琳女士微博下面的评论里,就若隐若现着这么一些对特斯拉忠诚不二的“良币”,要不要我们帮着找出来?

  11. 陶琳女士微博公开引用的匿名言论,说我们“收了黑钱”,这句话和这个引用,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当然得到法庭上再说,举证和质证,一样都不能少。

  12. 关于“黑钱”,似乎是一向是特斯拉中国的高管们表面上最深恶痛绝的。在上一次特斯拉中国陷入的涉及某电商平台的舆论风波中,陶琳女士也用“我们没有媒体投放预算”来博得同情。对特斯拉中国有没有“投放预算”用来建立舆论统一战线的问题,品玩倒是很有兴趣在不远的将来,做一些更深入的探讨。

  因为雁过留痕,风过留声,做过的事总也抹不干净,包括在这次处理《特斯拉中国乱象揭蛊第三季》的“负面新闻”的过程中,我们也捕获到了一些离“钱”很近的元素。

  当然,无论特斯拉有没有预算,以前、现在和今后,也都不会和我们有任何关系。就像乐视和瑞幸的预算,在任何一个时期,以任何一种姿势,品玩都未曾建立过半毛钱的关系一样。

  13. 基于上面的问题,我们还是得友善地提醒特斯拉中国,切不可做法律法规不允许的事。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运营,一定要不折不扣地遵守中国的法律和法规,尊重中国的文化传统和中国人的感情,尊重中国的员工和合作伙伴。我们在看着,很多人都在看着。

  14. 还是那句话,品玩一点都不“刚”,我们在处理有关和特斯拉中国相关事务的同时,也会做好其它的事,并竭尽全力保护品玩这个品牌的安全,和我们每一位同事的安全。

以上。

  文/伊页   来源:科技新知(ID:kejixinzhi)   黄喆患上了“30 岁焦虑”,从北京回到三四线的家乡小城。本想逃离北上广放松身心一下,求职的压力却不会轻易放过他,尤其是最近还遭遇了一件怪事。   希望找个轻松点的工作,一边打工一边考编,黄喆却频频受到一个风头正劲的互联网教育大厂“骚扰”。   “他们的 HR 感觉跟销售一样,在 Boss 直聘上天天问我,要不要去面试什么辅导老师,我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压根儿没做过老师呀。”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黄喆还是试探性地加了一位 HR 微信,因为头像是他喜欢的类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