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智能相对论作者/离离如果有一只不掉毛、无异味、不需每天带牠出门散步、身体强健不易生病、活泼好动、反应敏捷、忠心耿耿、聪明听话的狗狗出现在面前,喜爱动物的你,愿意饲养它吗?相信大多数爱狗者会点头。那,如果“牠”不是真的狗呢?从电子玩具到AI宠物上个世纪起,电子机器宠物就开始代替活生生的动物,一直陪伴着那些想要饲养宠物,却因为时间、金钱等各种原因而不得不放弃这个心愿的人们。不同于活在屏幕中,看得见摸不着的虚拟宠物;机器宠物虽然也没有生命,但作为拥有实体触感、“真实存在”的玩伴,也陪伴了不少小朋友度过快乐的童年,并为感到孤独的大人们带来慰藉。像是1998年风靡欧美地区的菲比小精灵(Furby),...... Last article READ

一文读懂2020年大厂如何调整组织架构

  文/谭丽平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战略需要与组织架构相匹配,不平凡的 2020 年,大厂都是如何调整组织架构的。

  时值年底,很多互联网大企都开始了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12 月 11 日,阿里巴巴发布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调整主要针对核心电商业务和本地生活服务;12 月 14 日,京东零售集团完成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12 月 18 日,美团公布了公司新一轮组织调整……

  这一幕又让人想起组织架构调整浪潮席卷的 2018 年。2020 年,旧世界在下沉,新世界在上升,大厂调整组织架构背后又透露出哪些信号?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梳理了各家互联网大厂有关组织架构调整的新动态,一图在手,天下你有。

   1、进攻与求稳

  截止目前,除了腾讯自 2018 年 918 变革后没有改变以外,绝大多数互联网大厂大都已经至少经历了一轮调整。

2020 年各大互联网企业组织架构调整表,制图盒饭财经

  从时间来看,调整大多集中在年前、年中和年末。

  调整最多的是常常被认为落后的百度,1 月 8 日,百度升级 AI 体系。原来 AIG (AI 技术平台体系)、TG (基础技术体系)、ACG (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整体整合为“百度人工智能体系”(AI Group、缩写为 AIG)。新 AIG 包含技术中台群组(TPG)和智能云事业群组(ACG)两大群组,继续由百度 CTO 王海峰负责。

  2020 年 3 月 13 日,百度再度围绕对云业务进行架构调整,CTO 王海峰发内部邮件称,百度智能云的云计算、智能金融、智能客服、渠道生态等业务的负责人直接向王海峰汇报,尹世明、张志琦将另作安排。

  百度表示,这次组织架构调整是内部资源优化整合。从 2019 年起进行的一系列调整显示智能云战略地位一直在升级。

  2019 年 9 月 2 日,李彦宏发出全员内部信,宣布进一步升级“云 +AI”战略,百度智能云与 CTO 体系高效融合,要用更高效的方式发挥 AI 优势。2018 年 12 月 18 日,百度内部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同时承载人工智能 toB 业务和云业务,这是百度智能云此轮调整的关键起点。

  组织架构的变化,需要从历史沿革中寻找规律,2017 年陆奇的加入,百度迎来“决胜 AI 时代”,直接将部分与人工智能无关的业务被边缘化。并对组织架构前后进行了多次调整,而后形成了六大事业群平行的基本架构。然而,2018 年 5 月,陆奇离开百度,百度的转型和调整止步。它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虽然陆奇作为“关键先生”也未发挥关键作用,但是,他的策略并没有被完全推翻,百度希望希望通过李彦宏版的“智能云”扳回一城。

  阿里、京东、美团、滴滴、字节、小米、快手等大厂也已经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

  从调整方式来看,它们普遍整合了相关业务并将核心的部门升级事业部门为事业群,这种组织方法以部门、产品组为单位,有其边界简明和利于快速尝试的优点。

  比如,京东升级零售企业业务事业部升级为京东零售企业业务事业群,继续由宋春正负责,向徐雷汇报。此外,据 36 氪报道,主攻下沉市场的京喜也完成新一轮调整,由事业部直接升级为京喜事业群。

  为了追赶社区团购业务短板,京东通过架构调整以快速响应。它成立了单独的社区团购事业部,整合了京东原有的社区团购业务。新成立的社区团购事业部、原京东零售集团大商超全渠道事业群旗下新通路事业部以及 1 号店业务均全部整合进京喜事业群。据媒体报道,京东内部员工透露,该调整没有发布任何内部邮件,“只是开了一个面向集团的宣讲会,主题则是‘挖人’”。与美团、拼多多类似,京东目前也在挖掘各部门精兵强将组建社区团购团队,并由刘强东亲自带队。

  除此之外,8 月,京东物流 CEO 王振辉通过全员信宣布,京东物流将进行使命愿景、组织架构和品牌形象三大升级,以更年轻、更科技、更开放的形象开启下一个征程。

  王振辉表示,京东物流使命将升级为“技术驱动,引领全球高效流通和可持续发展”,愿景将升级为“成为全球最值得信赖的供应链基础设施服务商”;组织架构将升级为“梦想 787”:即全国 7 大区域、8 个前台和 7 个中后台;品牌形象将更新为“JDL”,其中 JD 即京东,是京东物流发展的根源和价值观指引,L是 Logistics(物流),也是 Lead(引领)、Link(链接)、Less(简洁)和 Love(爱)。

  12 月 10 日,媒体报道,滴滴正式开启新一轮架构调整。其中,整合两轮车、代驾、跑腿、货运等业务成立城市运输与服务事业群,任命付强担任新事业群 CEO 兼事业群安委会主任,直接向程维汇报。

  除了进攻性动作,通过组织架构调整,大厂也正在求稳。

  12 月 11 日,阿里淘宝天猫总裁蒋凡发出全员公开信,宣布已针对核心“电商业务”和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进行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此次调整主要针对核心电商业务和本地生活多个高管职位作出调整。

图片来源于无冕财经

  这两次调整均由上述两大业务的负责人(蒋凡和王磊)发布内部信告知全员,而非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 CEO 张勇发布。这意味着,备受外界关注的蒋凡和王磊仍留在原位,均未发生调动。此次调整的重点是,天猫此前不同行业有不同负责人,现在统一归杨光负责;搜索合并进产品,才加入阿里一年的汤兴权责扩大;阿里妈妈原先归蒋凡直接管理,现在归刘博负责。淘系三员大将位置更为稳固,分别是杨光、汤兴、刘博。

  本地生活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后,事业群和事业部调整后都有一号位,打法更会聚焦。此外,本年度阿里本地生活也将与支付宝有更强的联合,利用流量变现。

  阿里以善于调整组织架构著称,往往每年都要进行几轮调整,今年,调整姗姗来迟,且只是局部布局;腾讯经历过 2018 年的大调整之后,再未有新的变动;百度虽然动作频频,但发力点依旧聚焦“AI+ 云”。相较之下,小米上市后一年内调整了 7 次,12 月,新成立三个互联网一级部门;滴滴频频整合升级网约车、出租车、橙心优选等;快手也在不断调整中,直面自己的困难。

  2、对抗熵增

  熵增过程是一个自发的由有序向无序发展的过程,对大厂而言,组织架构调整是为对抗熵增。

  一般来说,影响组织架构的设置和调整的因素大都包括:企业战略、业务发展、发展阶段、管控模式、组织规模、组织文化、外部环境等。

  比如,2016 年 5 月,小米进行了创办以来最大规模的人事调整。那一年,小米手机销量大幅下滑,全年出货量大跌 36%,甚至一度跌出全球前五,狂飙突进后,小米暴露出诸多问题。

  为重振小米,雷军将原先负责研发和供应链的周光平调离,亲自负责研发和供应链,渠道方面则由林斌大规模开展线下店,发力印度市场。经历一年蛰伏,小米触底反弹。2017 年 7 月,雷军在公开信中称二季度手机单季出货量为 2316 万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2017 年小米又接连发布了小米6、MIX2 等产品。

  自此,小米经常就持续进行组织架构和人员的调整,上市后的一年内进行了 7 次调整,在 2020 年的第三季度,时隔 4 年重回全球手机出货量第三。

  雷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早期的小米有点像游击队或者特战队,但今天(2018 年)小米营收过千亿、员工近两万,就必须要从‘游击队’变成正规军、集团军。未来团队还会继续扩大,建设不好组织体系就是风险管控远远不足,“这事关企业的生死存亡”。

  快手也正在加快变革以避免增长降速。

  今年 5 月,快手发布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主要涉及商业化、运营、产品等多个核心部门。具体组织架构调整为:原运营负责人马宏彬将与原商业化负责人严强调换岗位;原产品负责人之一徐欣,将调任负责用户体验中心;原产品负责人之一王剑伟,将收拢产品和直播业务汇报线,成为产品最高负责人。

  对此,快手直言,组织架构调整有多方面考量。目前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快手每个干部都需要有更加丰富和多元的业务经验;希望通过干部个人的经验积累,使得团队之间的协作变得更加顺畅;通过架构调整,也能看到每个干部更多发展的可能性;希望加强干部团队对于用户价值和客户价值的重视。

  12 月,快手进行了年内的第二次调整,撤销 2019 届经营管理委员会,并宣布新一届的名单。可见,2020 年的短视频风口也正对快手内部组织结构进行着考验,如何在频频调整中找准定位,是快手接下来需要做的。

  从小米和快手的例子来看,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如果不进行变革,将会进入不协调的发展。雷军曾说,组织架构调整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哪有一劳永逸、一步到位的组织调整。未来 2 年内,小米肯定还会陆续进行一系列调整和优化。

  海尔张瑞敏曾提出“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企业要变革加速的时代背景下,保持持续的竞争力,组织架构的设置与调整要随政治、经济、技术、行业、竞争对手等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企业组织结构调整除了满足公司的战略要求,还包括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

  以阿里为例,无论是在电商领域,还是本地生活领域,2020 年都让阿里感受到了新增的压力。从今年电商行业整体发展态势来看,虽然阿里系电商依然是国内最大龙头,可竞争对手拼多多、京东变阵,抖音和快手从侧翼发动进攻,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又继续受到美团加深服务半径的进攻。

  除此之外,因反垄断法及蚂蚁上市延期影响,其舆论环境也大不比往年,特别是到年末,应对风险,对阿里可能是比创造新增长更重要的话题。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BiMBA 商学院院长陈春花表示,“今天我们的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即使是阿里、腾讯、京东这样的互联网巨头,都不得不调整自己的组织结构。”陈春花认为,今天的企业组织一定是动态的,组织一定要变得越来越网络化。

  创业之初,往往追求针尖扎破天,进入成熟期,很多公司更追求横向扩张,进入无限的游戏,这也是反垄断提上议程的原因之一。

  虽然受到疫情,以及中美关系影响,但短期的逆流,不会影响全球化的大趋势。大厂依然在为国际业务积极布局,另一方面,也是国内赛道拥挤,希望能享受海外增长的红利。今年年初,京东全球售和京东国际物流合并,成立欧美业务部,之后欧美业务部又与东南亚业务部合并,成立了京东业务部。

  全面负责国际业务部负责人的闫小兵 2012 年加入京东,2018 年初的架构调整中,闫小兵出任 3C 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总裁,同时兼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后在年中大调整中,其他两大事业群总裁王笑松和胡胜利纷纷被调整,而闫小兵依然受到重用。

  根据员工透露,在国际业务调整后,京东的国际业务分成了跨境、商物流和本地站三个团队,三个团队均向闫小兵汇报。

  今年对国际业务的调整,加上闫小兵担任京东国际业务部负责人,可见京东已经对国际业务展开新一轮布局。

  除此之外,今年 3 月,字节跳动组织变动,张利东担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作为中国职能总负责人,抖音 CEO 张楠将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作为中国业务总负责人两人向张一鸣汇报。而张一鸣则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更专注于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包括全球化企业管理研究,企业社会责任,以及教育等新业务方向。

  此外,今年 7 月,报道称,有消息人士向其透露,字节跳动目前有意在海外设立一个新总部或者建立一个独立领导的 TikTok 管理委员会。

  今年,社区团购是最热的赛道之一,拼多多、滴滴、美团、阿里等火药味十足,也向此方向排兵布阵。

  除了前文写到的刘强东亲自下场带队打社区团购一仗,滴滴在 9 月下旬,也推出了橙心优选。在人员调整中,滴滴多次将网约车精锐部队调至橙心优选项目,可见滴滴对于这一新业务的重视程度,此前程维曾表示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

  在新一轮组织变革中,流行的中台模式,正面临全新挑战。

  纵向来看,互联网巨头这几年组织调整都逐步围绕打造前台、中台和后台的管控模式。前台重在围绕客户和需求整合资源,快速响应和满足客户需求,为客户持续创造和提升价值;中台为前台业务运营和创新提供通用专业能力共享平台,实现专业化、系统化、组件化、开放化;后台为整个公司提供基础管理、职能服务支持、和风险管控等,旨在实现专业化支持与服务的能力。

  中台为阿里最先提出,如今此趋势似乎正在发生改变。

  2015 年,张勇推出“大中台、小前台”战略。最初希望打造统一技术架构、产品支撑体系、数据共享平台、安全体系等等。把整个组织“横”过来,支撑上面多种多样的业务形态。之后,在 2018 年,成为了百度、美团、京东、滴滴等大厂相继使用的战略。

  不过,近期有消息传出张勇在阿里内网发布文章表示,他对目前阿里的中台并不满意,认为现在阿里的业务发展太慢,要把中台变薄,变得敏捷和快速。

  阿里的一位中台架构师透露,“现在是要求我们把最抽象的部分留在中台,这样中台就剩下很薄的一层,通过这几年沉淀下来的通用能力来提高效率,可以大大减少人力,释放出来的人去前台做个性化的改造。”

  那么,中台过后,下一个“中台战略”在哪里?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表示,现在将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私有化“已不可能”,但 SpaceX 的星链互联网业务可能在合适时机上市。 特斯拉股票 21 日被纳入标准普尔 500 指数(S&P 500),其股价今年迄今已飙升 7 倍。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今年马斯克的净资产增加了 1322 亿美元,达到 1597 亿美元,令其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富豪。 与此同时,马斯克表示,当星链太空互联网业务的收入增长变得“合理并可预测”时,可能在合适的时机选择上市,这与该公司总裁格温·肖特维尔(Gwynne Shotwel......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