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在上海浦东机场降落的时候,透过云层能看到伸向海洋的陆地尖角;再低一些,陆地尖角前端独特的环形湖泊滴水湖区隐约可见。这里就是上海临港的主城区。从这里向西南方向走 20 公里,就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在一片广阔而待开发的农田包围下,占地 86 万平米的特斯拉工厂昼夜不停地运转着,一辆辆重型卡车载满不同颜色的刚刚下线的特斯拉轿车,从这里驶向全中国和全世界。   2018 年 7 月 13 日,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签约,宣布“超级工厂”落户上海临港。2019 年 1 月,工厂正式投建,同年 12 月,首批上海工厂生产的 Model 3 交...... Last article READ

自动驾驶大步向前,安全员成了第一个被拿掉的对象

文 |魏启扬

来源|智能相对论

2020年的疫情是一块试金石,也是一针催化剂。

自动驾驶的泡沫本已被戳破过多次,然而,2020年残酷的市场环境之下,行业再次经受历练,有离开的,有彷徨的,当然,也有风光无两,高歌猛进的。

从Robotaxi全面开放测试,到安全员被请出驾驶室;从4.6亿智能交通超级项目落地,到智能汽车大批量产……

自动驾驶在2020年取得的商业成绩超过以往任何一年,我们可以将其视为技术精进之后的必然爆发;也可以视为跨越最初的险阻,完成从0到1的积累之后,开始有闲暇心情欣赏攀登珠峰沿途的风光。

有初创企业持续融资,也有明星公司陨落

2019年,我们为Drive.ai、RoadStar这样的明星公司陨落而唏嘘不已,也为Argo AI、Cruise等公司拿到巨额融资而兴奋。

自动驾驶行业的冷暖两面在2020年依然延续。

先是3月份,首家公开测试自动驾驶卡车的明星公司Starsky Robotics毫无征兆的直接破产,接着6月份时,累计融资超过70亿元的自动驾驶公司Zoox因“资金链断裂”而卖身亚马逊,但其收购标价还不及上一轮融资估值的一半。

与此同时,Cruise、Kodiak、Ike、Starship等自动驾驶公司也先后曝出裁员消息。

是疫情的原因压垮了这些企业吗?相反,无人驾驶“无接触服务”的特点让其在抗疫前线成为现象级的存在,特别是低速无人车迎来爆发,活跃在大量的抗疫场景中,它们在社区中取代快递小哥负责配送,在医院病区化身消毒能手,在隔离区里是送餐员,也是协助医护的问诊员……

资料来源:未来汽车日报

其中,百度Apollo通过开放自动驾驶套件的方式让合作伙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开发出自动驾驶产品,新石器、智行者、悟牛智能等公司借助Apollo的低速微型车套件仅几天时间就开发出无人物流车、无人清洁消毒车等无人防疫产品。

像智行者基于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研发而成的无人驾驶清扫车蜗小白,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复旦大学耳鼻喉医院等医院场景中运营,疫情爆发之后,智行者又突击研发了无人配送车、无人诊疗机器人等多个无人产品。

新石器的无人消毒车在上海张江岛上,实现了对全路面进行常态化的消毒作业;悟牛智能则对青岛青大附院等医疗机构无偿捐赠并部署了近30台自动驾驶喷洒消毒机器人。

低速无人驾驶在疫情中的表现,让行业对无人驾驶的现实意义有了更深的理解,让普通民众对自动驾驶的前景有了更清楚的认识,也引来了资本的迅速跟进。

在2月26日到3月11日,国内疫情形势最为吃紧的时候,短短半个月时间驭势科技、白犀牛、慧拓智能和新石器4个企业先后宣布获得新的融资,融资规模从千万级到数亿不等,4家公司融资总额近10亿。

此后Waymo、嬴彻科技、小马智行Pony.ai、智行者、希迪智驾、文远知行等企业在年内仍然持续获得融资,且融资规模都是以亿元为单位。

低速无人驾驶看似是特殊背景下推动的偶然爆发,但其背后技术积累的深度也是不容忽视的,百度Apollo甚至向行业开放自动驾驶套件,足以说明低速无人驾驶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缺乏的只是对场景的理解,以及商用落地的临门一脚。

另外一面,资本仍然对自动驾驶有极大的热情,只是资源更倾向于向头部集中,上述拿到融资的企业,无一不是在垂直赛道有过硬能力的实力玩家。比如驭势科技、智行者的强项在封闭园区;赢彻科技、希迪智驾专注重卡;小马智行Pony.ai、文远知行的Robotaxi车队运营在行业内也位居前列。

自动驾驶大步向前,安全员成了第一个被拿掉的对象

如果说低速无人驾驶的爆发有疫情外因的推动,那么Robotaxi的快步向前,则是技术进步下的自然演进,距离商业落地只差最后一层窗户纸了。

10月8日,Waymo宣布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启动全自动无人驾驶出租车(Robotaxi)服务,计划在几周时间内将权限开放给凤凰城50平方英里范围内所有下载其职能手机应用程序的用户。

拿掉安全员,Waymo迈出了第一步,但中国的自动驾驶企业奔跑的步伐也并不慢。

百度Apollo几乎以一己之力推动着中国Robotaxi的进化进程。

4月19日,百度宣布长沙的Apollo Robotaxi服务上线百度地图及百度APP智能小程序,Robotaxi全面向公众开放;

8月21日,Apollo的Robotaxi车队拓展至沧州,在第二个城市上线常态化的打车服务。

10月10日,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服务Apollo Go在北京全面上线,一时间成为北京的网红打卡项目,Apollo Robotaxi“一车难求”。

当然,百度Apollo 2020年在自动驾驶上最大的引爆点莫过于在9月15日“百度世界2020”的直播中,百度集团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与央视新闻主播宝晓峰共同向外界展示主驾无人全自动驾驶的测试演示,也就在同一天,长沙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向湖南阿波罗智行科技有限公司发放了全国首批试运营示范通知书和无驾驶人测试通知书。

Robotaxi开放运营引发了行业的跟风潮流,滴滴、AutoX、小马智行、元戎启行、文远知行等自动驾驶企业先后宣布各自在上海、深圳、广州等城市运营的Robotaxi车队对公众全面开放。

将安全员“请”出驾驶室,则让行业看到了对自动驾驶商业模式探索的多种可能,同时也推动着行业向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驶向场景的深水区,挑战更多的长尾场景。

像文远知行就将Robotaxi开进了充斥着海量动态障碍物数据、没有可识别交通标志、无法事先定义的城中村,并且做到了全程安全无接管;阿波罗智行则将测试范围拓展到长沙的环线快速路上,让Robotaxi去面对更高的车速、更复杂的路况和更多的不确定性。

在另外一面,Apollo引爆主驾无人的“真”无人驾驶之后,也引发了一些企业的焦虑,12月3日,AutoX公布了一段无驾驶员和安全员的Robotaxi在城市公开道路行驶的视频,并宣布其在深圳已做到车内全无人、无远程遥控的测试运营。

然而一天之后,AutoX即遭到深圳交管局的“打脸”,AutoX并未取得深圳的路测资格,且“深圳也并未允许任何无人驾驶出租车在测试区内开展试运营,更没有批准过任何完全无人驾驶的车辆在道路上行驶。”

AutoX冒着即便被监管处罚的风险,也要“硬上”,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出拿掉安全员对于自动驾驶的巨大意义,以及自动驾驶企业对商业化的渴望。

窗户纸已经吹弹可破了,但就是这层薄纱韧性极大,其中仍然需要付出巨大努力进行探索,以及像低速无人驾驶一样,耐心等待时机的来临。

技术外溢,智能交通和智能汽车成为最大受益方

Robotaxi的窗户纸还没捅破,但自动驾驶技术降维下沉,智能交通和智能汽车在2020年迎来了春天。

“交通强国”、“新基建”等一系列国家政策对智能交通都有非常强的指导性,促使地方政府必须做出相关部署,智能交通在中国的政策语境中,不是选择题,而是必答题。

这也意味着地方政府受当地产业基础、经济实力等因素影响,可以放弃与智能交通关联密切的自动驾驶产业的竞争,但对支持自动驾驶普及的基础设施建设必须跟进。

各地智能交通项目在2020年密集上马自然也就可以理解了,然而让人意外的是,传统智能交通企业并没有分到几杯羹,在2020年这波智能交通建设大潮中唱主角的反而成了以百度为代表的科技企业。

从3月开始,百度Apollo先后拿下重庆、合肥、阳泉、银川、长沙、广州等多地的智能交通项目,其中8月28日,百度Apollo旗下子公司阿波罗智行科技(广州)有限公司中标的“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面向自动驾驶与车路协同的智慧交通‘新基建’项目”,更是成为2020年智能交通行业的标王,项目总金额接近4.6亿元。

在智能汽车方面,得益于车联网技术的渗透与普及,目前智能车联几乎已经成为新车标配,从人机交互到导航定位,从车载娱乐到社交支付,不知不觉之中,智能车联逐渐改变了传统汽车的形态,也改变了我们用车的方式。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车联网的渗透率近年来逐步上升,至2020年预计可超过24%,IHS更是预测,到2022年全球具有联网功能的新车市场占比将达94%。

其实,无论是智能交通,还是智能汽车,自动驾驶企业的打法都是将自动驾驶技术降维到这两个领域,实现以高打低。

在这个过程中,自动驾驶企业针对智能交通项目推出可以批量复制的综合性解决方案,比如Apollo的“ACE交通引擎”;针对智能汽车则打造了完整的量产产品体系,比如Apollo的“智驾智舱智云智图”四大智能化解决方案。

当自动驾驶技术在智能交通和智能汽车分别落地后,自动驾驶企业再通过项目落地和智能汽车量产产品所产生的规模化系统数据,反哺自动驾驶的研发,在技术升级与智能交通项目和智能汽车量产落地之间形成了协同式的螺旋上升。

在这里有一个小插曲,12月15日,有媒体报道称百度正考虑生产属于自己的电动汽车,或将组建一家持有多数股权的合资公司。

针对这一消息,百度表示“不作评论”。但在该消息发出后,12月15-16日,百度股价大涨25.73%,百度的股价大幅走高,市值重返600亿美元。

出于对百度Apollo自动驾驶技术实力的认可,第三方研究机构也给予了百度更高的期望值。此前瑞银发布投资研究报告,将百度评级从“中性”调高至“买入”,目标价从130美元调高至190美元。

很显然,自动驾驶技术向智能交通和智能汽车两个领域的下沉与外溢,让自动驾驶的价值提早释放,换句话来说,自动驾驶在攀登珠峰的过程中,已经跨越了最开始阶段的险阻,现在行业可以一边攀登,一般欣赏沿途风景了。

新玩家入场,明年的风景更美

从上文的总结来看,2020年的自动驾驶虽然不算圆满,但也给了我们足够的惊喜,当自动驾驶企业开始欣赏起珠峰沿途的风景时,我们对2021年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然而,我们的期待或许并不仅仅是商业落地上的突破,而是一些重量级新玩家的入场,为整个行业所带来的变量。

11月12日,在2020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美团副总裁、自动驾驶负责人夏华夏表示,美团三年内要在北京顺义区部署1000台自动驾驶配送车,此外,美团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还申请了“美团校园无人配送”商标。

“不造车”的华为在Mate 40系列发布会上推出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HI”,宣布将智能汽车、自动驾驶等作为突围方向之一。

此外,今年的广州车展上,东软睿驰发布了新一代自动驾驶计算平台产品——“东软睿驰自动驾驶计算平台生态软件包”、新一代ADAS一体机X-Cube3.0,以及自动驾驶域控制器X-Box 3.0等一系列新品。

不光是东软,2020年以来,很多与自动驾驶业务关联性不大的软件厂商也开始入局,都希望凭借着自己在某一方面的优势在自动驾驶这块巨大的蛋糕上切上一刀。

上述不同类型,实力强大,侧重方向又各有不同的玩家为2021年的自动驾驶增加了更多看点。

从过往的经验来看,自动驾驶对技术积累和资金资源的要求异常苛刻,后入场的新玩家要想完成超越与逆袭难度很大。

站在另外一个角度,良性市场会有退出,也会有进入,新玩家虽然难以挑战行业头部,但也会激活竞争,搅动生态,这也为自动驾驶在2021年增添了更多想象与可能,而在这样的开放生态之下,以百度为代表的头部企业也或将在竞争中学习,在攀登中思考,在2021年迎来更大的收获。

文/钟微从消费级无人机诞生开始,大疆一骑绝尘,甩开竞争对手,占领着多数市场份额,坐稳了霸主的位置。一家中国科技公司成长为全球瞩目的品牌,在与国外玩家的竞争中取胜,并形成垄断地位,大疆是第一个。但在这个光环之下,大疆的内忧外患正在显现。来自美国的禁令,正在成为大疆的隐患。随着近期大疆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其从美国供应商方面进口产品和技术,将面临严格审查。同时,两年前由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向大疆发起的337调查,主要围绕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指控大疆专利侵权的问题。近期终裁结果宣布,大疆没能逃过一劫。  大疆的内部隐患也让人十分不安。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增速放缓,大疆产品结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