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在上海浦东机场降落的时候,透过云层能看到伸向海洋的陆地尖角;再低一些,陆地尖角前端独特的环形湖泊滴水湖区隐约可见。这里就是上海临港的主城区。从这里向西南方向走 20 公里,就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在一片广阔而待开发的农田包围下,占地 86 万平米的特斯拉工厂昼夜不停地运转着,一辆辆重型卡车载满不同颜色的刚刚下线的特斯拉轿车,从这里驶向全中国和全世界。   2018 年 7 月 13 日,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签约,宣布“超级工厂”落户上海临港。2019 年 1 月,工厂正式投建,同年 12 月,首批上海工厂生产的 Model 3 交...... Last article READ

傲林科技易契链是企业数字化治理的助推器

当前,以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技术引领的新一代科技革命正在飞速开展,以此为契机数字技术正广泛应用于现代经济活动中,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途径。产业数字化作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传统行业通过数字技术的深度应用,带来成本降低与效率提升,将为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带来新的发力点。

然而产业数字化转型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找到数字技术与企业生产、运用、管理和营销等诸多环节的结合点,打造数字化场景;进一步将这些数字化场景相连接,形成数字化能力;通过组织变革和流程优化将数字化能力固化,源源不断的创造数字化价值。在上述一系列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企业的数字化治理将起到决定性因素。

一、数字化治理——产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因素

治理(Governance)一词来源于希腊语的动词“kybernan”,意思是“领航”。企业的数字化治理,并不仅仅是“数据治理”,而是如何保障企业在数字化转型的方向上形成一致的目标,让决策者、管理者和执行者的创造力、执行力转变成一致的驱动力,促进数字化转型的落地实施。

面对传统企业,数字化治理面临的挑战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底层数据质量参差不齐。由于业务部门“各自为阵”、系统建设“烟囱林立”、数据统计“口径不一”等一系列客观或主观的问题,导致底层数据难以支撑上层管理和决策。

二是生产要素流转效率不高。企业生产经营所需的资金、资产、人资、数据等生产要素,往往滞留在某些部门,形成大量的浪费,不能有效的带来价值。

三是关键流程执行不到位。企业为了内部风险控制设置了很多决策点和控制点,在实际经营过程中会因为收益而忽视风险,导致重大经营风险的发生。

四是价值共享的动力不足。个人、部门及产业链属的企业对技术、数据等资源的共享缺乏动力,难以实现价值链的有效传递。

针对上述问题,区块链有可能成为一种高效的解决方案。

二、区块链——优化企业数字化治理的重要手段

众所周知,区块链是一种由多方共同维护,使用密码学保证传输和访问安全,能够实现数据一致存储、防篡改、防抵赖的技术。利用其分布化、智能化、交叉验证、不可篡改的技术特点,区块链技术能够构建身份可信、计算可信、数据可信的分布化体系。结合企业数字化治理需求,区块链可以带来以下几个方面的应用价值:

(一)实现关键内容数据上链存证,完善企业的数据治理能力,通过数据提供方与参与方的多方确认,提升数据质量。

利用区块链技术,对关键内容数据上链,对其结果进行哈希存储,保障数据的完整性和结果不可篡改。同时,由于上链数据会由参与方多方确认,可以保障数据口径的一致性,提升数据的可信度。

(二)实现企业关键要素的上链标识,实现生产要素的全生命周期管理,通过资产的流转环节管控,优化流转效率。

将资金、设备、原燃辅料、备品备件以及数据等生产要素进行统一标识和上链记录,可以实现关键资产的全生命周期管理,避免资产呆滞。同时,通过链上的流转时间记录,可以发现企业业务流程、环节的短板,为提升资金资产周转效率,实现价值增值奠定基础。

(三)实现关键业务操作的上链确认,加强业务活动过程的有效控制,通过对程序文件、人员审批的回溯,强化内部执行。

对企业内部执行的关键流程进行上链记录,包括对程序文件的上链存档以及对关键岗位审核信息进行上链存证,保证重大业务活动的真实可信、过程可追溯、行为可审计。通过流程的规范性和监管的约束性激发全员的风险意识和责任意识,推动企业内部精益化管理。

(四)实现多方业务活动的链上交易,提升资金流、资产流和信息流的产业链流转效率,通过统一标记实时结算,促进多企业之间的价值共享。

联动产业链上的多个参与方,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资金流、资产和业务数据的链上登记、流转和确权。利用智能合约保障多方协议履约和结果的一致性,防止抵赖、假账等恶意行为,构建可信高效的产业链协同生态。

通过区块链技术赋能企业数字化治理,提升底层数据质量、优化生产要素流转、强化流程活动执行、激发多方价值共享,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有力的管理能力支撑。

三、易契链——企业数字化治理的助推器

易契链是傲林科技推出的一款区块链产品,与一般的区块链公司不同,傲林易契链的打造一直坚持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出发、从基础数字化能力的打磨出发,重新定义区块链产品。

易契链的名称来自于《周易.系词》“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书契 ,百官以治,万民以查”。像结绳记事、文字攥写一样简单,却能带来企业治理精益化的价值,是本产品最初的考虑。

为了达到上述目标,从四个方面进行了深度设计:

一是改变了传统虚拟化、云化的区块链部署模式,用一款即插即用的一体化设备搭建整个区块链网络。

“让用户像购买一台电视一样使用区块链”是易契链产品设计的第一目标。为了达到上述目标,同时满足国产自主、安全合规的要求,团队在硬件平台选型、功能拓扑结构、密码体系设计、配置管理流程方面进行了多次的迭代设计,使得易契链一体机通过简单的网络配置就能快速完成区块链网络部署,实现即插即用。

二是集成了模块化的智能合约和标准化的API接口,快速与已有业务系统对接和集成。

傲林科技深耕工业制造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对于工业制造领域的L1~L4级系统有着深刻的理解,如何让区块链与ERP、MES、WMS、DCS、PLC等业务系统快速集成,是产品设计中重点考虑的关键要素。为此,团队分析了主流的区块链应用场景,提供了电子存证、资产流转、数字对账三类一系列标准智能合约,并提供标准的SDK和代理组件便于与业务系统的对接和集成。从已有项目实施来看,完成一个系统的业务对接和数据上链,从接口对接到上线测试时间不超过1周。

三是提供从1到N的积木化部署能力,满足差异化的网络部署模式。

工业制造企业的网络结构较为复杂,同时区块链应用涉及到企业内部、集团内分子公司和产业链多企业的数据协同,不可能采用统一的中心化部署满足所有场景需要。易契链一体机支持多组织、多区域的分布式部署,可以通过一台设备、两台设备到N台设备的自由组合,按需部署在边缘计算节点和企业云中心,满足企业私链、多企业联盟链的部署应用需求,实现任意扩展。

四是创新提出了多区块链协同的体系结构,支持“多流合一”需求的场景化应用

产业链条上的价值流通,涉及到资金流、资产流、业务流、信息流的多流融合应用,也涉及多个不同角色的参与方如核心企业、链属企业、物流企业、电商平台、金融机构、政府等等,不可能将复杂的业务场景和价值构建统一的区块链生态。针对上述问题,傲林科技创新提出协同区块链体系结构,以价值流通为核心,动态“绑定”不同属性的数据资产(联盟链/私链),构建完整的业务链条,实现多链间的相互协同、资产的跨域流转,构建完整的资产流转体系和交易体系,并围绕协同区块链形成了若干项发明专利。与传统的跨链技术不同,协同区块链架构更加强调对既有区块链资源的统一治理,形成异构区块链网络的协同联动,让区块链网络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文/钟微从消费级无人机诞生开始,大疆一骑绝尘,甩开竞争对手,占领着多数市场份额,坐稳了霸主的位置。一家中国科技公司成长为全球瞩目的品牌,在与国外玩家的竞争中取胜,并形成垄断地位,大疆是第一个。但在这个光环之下,大疆的内忧外患正在显现。来自美国的禁令,正在成为大疆的隐患。随着近期大疆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其从美国供应商方面进口产品和技术,将面临严格审查。同时,两年前由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向大疆发起的337调查,主要围绕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指控大疆专利侵权的问题。近期终裁结果宣布,大疆没能逃过一劫。  大疆的内部隐患也让人十分不安。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增速放缓,大疆产品结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