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黎炫岐     来源:锌刻度(ID:znkedu)   宜家风格的书桌上,铺着一张干净的黑白调桌布,左侧是一摞书籍和正在播放音乐的手机,右侧则是开着计时软件的 iPad 和装有热水的玻璃杯,正中间的高考计时牌前,摊开笔记本和电脑,以及彩色的荧光笔。拍立得、偶像的贴画或者一束干花似乎是无意撞入镜头,差点盖过贴在桌前那张“天道酬勤”的白纸黑字……   这是 SAer 汤蕊蕊在B站上刚打开的一则学习视频,而屏幕中这方书桌的主人已经是一位粉丝多达 5 万的学习博主,仅这一则视频,播放量就已达 415.3 万。在汤蕊蕊常混的...... Last article READ

游族CEO林奇被搭档投毒,三体宇宙会崩塌吗?

  文/李鹏飞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真实世界的商战,继抢公章之后,再出现投毒这类编剧都不敢想的桥段。

  12 月 23 日,游族网络 CEO 林奇疑似被高层投毒,送入 ICU 抢救的传言流出。

  游族总裁陈芳连续 2 次否认,22 日发朋友圈回应林奇被投毒传闻是“假的。”23 日再发文回应:没内斗,人都在,“流言才是毒药。”

  但在 23 日晚上 19 时 16 分,上海市公安局官微发出的一则警情通报显示,12 月 17 日,警方接到报警称,医院在诊疗时发现病患林某(男,39 岁)疑似中毒。经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发现林某的同事许某(男,39 岁)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许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许某”疑似是原游族网络非独立董事许垚。2017 年 5 月加入游族,2018 年 2 月起担任董事,2019 年年初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

  但许垚和林奇的关系紧密。2018 年 12 月游族网络成立新公司“三体宇宙”,专门开发三体 IP,许垚担任 CEO,林奇为 CEO&董事长,根据天眼查数据,林奇持股 14.25%,为实际控制人。

  许垚恰好是游族拿下《三体》版权的关键先生。今年 9 月,在许垚的牵线下,《三体》与 Netflix 合作,联合开发制作《三体》英文系列剧集,加快 IP 的落地。

  两人之间有何矛盾,以至于商业搭档走向投毒谋命,两败俱伤的结局?字母榜(ID:wujicaijing)记者咨询北京师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孟静得知,此次案件的罪名,更可能是“故意杀人罪”或者“故意伤害罪”。“投毒属于杀人手段中较为残忍的方式,投毒行为一般经过了细致的计划、谨慎的实施,如果致人死亡或者严重伤害的结果,必然受到法律的严惩。”

  受此事件影响,游族股价 23 日下跌 2.83%,24 日继续下挫 6.04%,目前市值 121 亿元。

  A

  游族一直在死磕《三体》IP。

  2014 年 6 月登录A股,2 个月后成立游族影业,宣称投资 12 亿拍摄 6 部《三体》电影。

  但现实骨感。半年后,电影杀青,却传出视效团队、制作人更换的消息,原定的上映时间一拖再拖,至今无法上映。

  《三体》从拍摄起就埋了雷。CEO 孔二狗以写黑道小说闻名,曾任小马奔腾影业总裁李明的特别助理,从没有过完整操盘一部电影的经验。

  导演张番番则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拍过两部电视剧和四部电影,制作成本不过千万。他能拍《三体》主要依仗太太宋春雨——2009 年用 10 万块从刘慈欣手里,买下影视改编权。

  由于缺乏对项目整体宏观状况的把握,《三体》编剧团队超编,拍摄时调度问题频发,请来的好莱坞特效团队也没能救场。

  影视化尝试失败后,游族启动影游联动战略,计划开发出多款围绕《三体》的游戏项目,作者刘慈欣将担任《三体》游戏的云端架构师。

刘慈欣

  有意思的是,直到今年 6 月,游族才宣布签下《三体》游戏版权。

  到 2018 年 12 月,游族组建新公司“三体宇宙”,专门开发《三体》IP。据天眼查显示,“三体宇宙”是一家专注幻想类 IP 开发和运营的文化传媒公司,也是《三体》的全球版权方。迄今为止,最大的进展是牵线 Netflix。

  花费 6 年时间,明面上看,《三体》的开发版图覆盖影视剧、动画番剧、广播、舞台、国际剧集以及商业衍生消费品和娱乐体验等诸多领域,但目前,《三体》的影视化、游戏开发都处在立项阶段,没有实质进展。

  B

  业务没有进展之外,游族内部问题频出。

  今年 5 月 6 日晚,深交所向游族网络下发关注函:有投资者质疑游族控股股东提前获知业绩修正信息进行内幕交易。深交所要求,游族说明公司财务报告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实控人林奇在减持公司股份前是否已知悉公司 2019 年净利润将进行大幅修正。

  在此之前,游族网络财务总监鲁俊在公司披露年报业绩当天递交辞任报告。林奇则在披露业绩前 4 个月减持 8 次,合计套现约 2.7 亿元。

林奇

  游族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称,业绩下调是受疫情影响,林奇减持是为偿还股票质押的债务,不存在违规操作和涉嫌内幕交易的情形。但市场没表示出信任态度,游族股价较 2 月初跌去 40%。

  高管离职也是愈发频繁。财务负责人 5 年换 3 人,游族影业 3 年连换 4 任 CEO。从 2019 年开始,游族内部审计负责人高慧颖、非独立董事许垚、王鹏飞、崔荣辞职,到今年上半年,董事崔荣、陈礼标相继离开……

  一个游戏项目运营,包括测试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等多个时期,平均生命周期在3-5 年,而游族管理层的频繁变动,对公司持续输出游戏产品很难不形成影响。

  在资本市场上,游族同样饱受争议。

  实控人林奇在高比例质押减持公司股份。从 2019 年 7 月至今,减持 1.72 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比例高达 78.18%,且占到公司总股本的 18.76%。

  公司业绩光长收入,不长利润。据游族披露的 2020 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游族网络实现营业收入 37.24 亿元,同比增长 40.95%;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 20.56%,三季度营收 12.07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78.03%。

  C

  作为公司的生命线,游族的数款游戏产品却引来了不少口水。大量投诉、游戏运营不稳定等多方因素正在伤害玩家的热情和信任。

  根据黑猫投诉、聚投诉显示,游族投诉中,涉及诱导消费、虚假宣传、存在未成年人保护缺陷。其中,投诉最多的《少年三国志2》,被传出存在欺诈,恶意引导消费,游戏拖刺激消费,且跟客服多次投诉无果等情况,

  以《山海经》等古书为蓝本的手游《山海镜花》,公测首日“炸服”,玩家被迫 14 小时才能使用,使用期间还出现“串号”,即登录到非自己的账号进行游戏等等问题,据第三方网站 TapTap 评分,截至 12 月,《山海镜花》由公测前接近 9.0 的高分跌至目前的 6.4 分。

  3 年前的 2017 年 3 月,游族爆出过威胁播客事件。

  做单机游戏解说视频创作的B站 up 主敖厂长,在其制作的《囧的呼唤》中,批评游族旗下的热门游戏《盗墓笔记》涉嫌虚假宣传。但视频上传后不久,视频莫名消失。

  3 月 9 日 23 时 14 分,敖厂长在微博上发表声明,暗指自己因为制作视频被游族威胁。

  尽管游族出面否认,并公开了与敖厂长的微信聊天截图,但在社交媒体上,游族依然被喷成了筛子。

文/叶远风来源/智能相对论经历接近长达一年的快速发展后,在线办公已经进入了稳定成长时期。除了越来越多的企业将在线办公平台变成一种工作必备,关于“在线办公”本身的内涵和外延也在不断进化。这其中,智能化无疑成为重要看点,也成为看似同质化的市场中做出差异化的重要路径。今天,由百度Hi进化而来、一出生就强调AI能力的百度如流,在其举办的“AI在手,工作如流——百度如流智会2020”上,进一步将自身定义为“新一代智能工作平台”,进行了品牌再升级。而纵览这次升级下种种与AI有关的平台演化,可以认为,百度如流升级品牌,不仅仅从市场和产品角度走出了差异化,更在行业层面让AI落地于企业的过程变得更为立体和丰富—......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