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系列文章合集如下:《从0学arm合集》0. 前言一般我们购买一个开发板,厂家都会给出对应的电路图文件,我们可以通过搜索对应名称来查找到对应的外设。对于驱动工程师来说,我们只需要知道外设与SOC交互的一些数据线和信号线即可。用主控芯片控制这些外设的一般步骤:看电路原理图,弄明白主控芯片和外设是怎么连接的,对于驱动工程师来说,主要是看外设的一些clk、数据引脚、控制引脚是如何连接的;外设一般都会连接到SOC的1个或者多个控制器上,比如i2c、spi、gpio等,有的是数据线有的是信号线,中断线等;根据电路连接和需求对主控芯片进行设置,往往对外设的设置都是通过寄存器操作实现;书写相应代码,实现...... Last article READ

“饿了么”骑手送餐撞伤人,法院判决公司赔偿27万

  12 月 22 日报道,过马路时被骑电动车的“饿了么”骑手撞成十级伤残,于先生将骑手杜某、“饿了么”及“蜂鸟配送”平台的经营者告上法庭。一审法院依法判决拉扎斯公司赔偿于先生经济损失共计 27 万余元。

  过马路被骑手撞伤,粉碎性骨折该找谁赔偿

  2017 年 3 月 6 日,于先生在等红灯过马路时被正在送餐的“饿了么”骑手杜某驾驶的电动车撞伤,事故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杜某应负事故全部责任。经诊断于先生为右踝关节粉碎性骨折,并于 2017 年 3 月 13 日进行了手术,并经鉴定构成十级伤残。此后,于先生与杜某协商赔偿事宜,杜某带于先生找到配送站点的负责人,但双方协商未果,所以于先生将杜某以及“饿了么”的运营公司拉扎斯公司起诉至法院。

  庭审中,拉扎斯公司称“饿了么”及“蜂鸟配送”平台都是其所运营的业务板块,“饿了么”是网上的订餐平台,“蜂鸟配送”是送餐平台。拉扎斯公司称通过“饿了么”平台查到了杜某的记录,显示杜某是以海外环球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球公司)的名义在平台上注册,注册流程就是由拉扎斯公司负责对相关信息是否与公司所授权的外包商提供的信息一致进行审核,至于外包商与骑手签订何种合同,如何雇用员工,其均不予审核。

  杜某则称自己不知道环球公司,配送点的站长没有给过其劳动合同,九江翼达公司也是听当时配送站的人说是分包送餐业务的公司,具体不知道与哪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也不知道是哪家公司发放的工资。平时送餐就是通过系统派单,身着“饿了么”的工服去送餐。

  送餐业务用工复杂,统一由平台系统直接派单

  拉扎斯公司表示平时送餐的骑手中,有部分人与其存在劳动关系,并签订了劳动合同,另有部分则是通过将配送餐业务外包后建立合作关系的外包商所雇用的骑手,而所有的骑手都是通过平台系统直接派单,由于系统会设置限制送餐成功的时间,所以骑手的工资与送单数量相关。另外,公司会向外包商收取履约保证金,并为骑手提供统一的工服及送餐箱。

  经过审理,法院为各方当事人总结了争议焦点,即杜某造成于先生受伤的损害赔偿责任应由哪方承担。法官认为杜某造成于先生受伤的行为发生在送餐过程中,而杜某作为骑手,其工作内容包括从“饿了么”平台接受系统派单从而取餐再送餐,所以杜某因执行职务的行为造成了于先生的受伤。由于“饿了么”及“蜂鸟配送”App 均由拉扎斯公司运营,配送餐业务属于拉扎斯公司所经营的日常业务。拉扎斯公司在现有的经营模式下,与部分骑手直接建立了劳动关系,另有部分骑手则属于外包人员。

  但杜某在送餐过程中身着“饿了么”的工服并且携带由拉扎斯公司统一配备的“饿了么”送餐箱,由“饿了么”平台进行派单,对于作为受害人的于先生而言,其仅知晓自己是被“饿了么”骑手所撞伤,若要求其去追究杜某到底与哪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再去追偿,显然加重其诉讼负担。所以,拉扎斯公司对于骑手在送餐过程中造成他人损害,不论是否外包人员,公司都需要承担相应责任。于是,法院作出上述判决支持了于先生的诉讼请求,由拉扎斯公司先行赔偿于先生医药费及伤残赔偿金等费用。

  (原题为《“饿了么”骑手送餐撞伤人,法院判决公司赔偿 27 万》)

  英文原文:   意识谜题   意识的最大谜题在于,物质为何会被感觉经验(felt experience)照亮。毕竟,我们都是由粒子组成,它们与阳光下旋转的微粒别无二致,而构成我们身体的原子也曾构成宇宙中的繁星。它们穿越了数十亿年来到这里,成为了此刻正在阅读这些文字的你。跟随这些原子的生命,想象一下,从它们第一次在时空中出现,直到它们以特定方式排布,从而开始拥有体验的那一刻。   许多人认为,构成人类囊胚的微观细胞集合是没有感觉经验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细胞会不断增殖,慢慢变成一个人类婴儿——它们即使在子宫里也能察觉到光线的变化,认出母亲的声音。虽然电脑也能够探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