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系列文章合集如下:《从0学arm合集》0. 前言一般我们购买一个开发板,厂家都会给出对应的电路图文件,我们可以通过搜索对应名称来查找到对应的外设。对于驱动工程师来说,我们只需要知道外设与SOC交互的一些数据线和信号线即可。用主控芯片控制这些外设的一般步骤:看电路原理图,弄明白主控芯片和外设是怎么连接的,对于驱动工程师来说,主要是看外设的一些clk、数据引脚、控制引脚是如何连接的;外设一般都会连接到SOC的1个或者多个控制器上,比如i2c、spi、gpio等,有的是数据线有的是信号线,中断线等;根据电路连接和需求对主控芯片进行设置,往往对外设的设置都是通过寄存器操作实现;书写相应代码,实现...... Last article READ

手机电台变味了,在线音频变成语音娱乐、语音交友

  文/郭静 

  来源: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

  强者生存,弱者淘汰,手机电台行业经历近 7 年的市场洗牌后,仅剩喜马拉雅、荔枝、蜻蜓仍在 PK,他们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也逐渐走上了“去电台化”之路,变成在线音频产品。不过,手机电台产品已愈发变味,越来越不像“电台”。

  听书受阻

  在线音频在国内已成为一个用户普及度较高的应用,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 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 年中国网络音频用户规模达 4.9 亿。对此,喜马拉雅、荔枝、蜻蜓们显然功不可没,他们唤醒了国人对声音的喜爱。

  在线音频的应用场景中,较为常见的一个场景就是听书,当用户在做家务、公交车上、地铁上、睡觉前等生活场景中,戴上耳机去听书都是一种享受。听书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休闲式,主要听小说;一种是学习式,主要听泛知识。

  喜马拉雅、荔枝、蜻蜓们在推动听书习惯方面颇是下了一番功夫,国人听书的习惯也开始被培养起来。不过,当市场蛋糕被做大以后,相对独立的喜马拉雅、荔枝、蜻蜓们却也遇到了越来越大的阻力,腾讯、字节跳动等巨头们也看上了听书市场。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仅腾讯就在听书市场有多条业务线布局,腾讯直属旗下:企鹅 FM、微信听书,应用宝的信息显示,企鹅 FM 目前下载量达 2875 万次。阅文旗下:QQ 阅读。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酷我畅听。

  今年 6 月份,字节跳动也上线了一款听小说 App“番茄畅听”,进军听书市场。

  喜马拉雅、荔枝、蜻蜓们带动了听书领域的发展,但他们却受到了巨头的冲击以及其他产品的分流,QQ 阅读、掌阅、书旗小说等网络文学平台也逐渐增加了听书功能,喜马拉雅、荔枝、蜻蜓们并不掌握听书领域的话语权。

  还有一个核心问题是小说版权,喜马拉雅、荔枝、蜻蜓们需要通过跟版权方合作,才能让平台上的播客们有书可播,今年 4 月份,某在线音频产品就因为《平凡的世界》版权问题而被判赔 50 万元。在线音频平台的版权很容易受到数字阅读平台的版权制约,后者显然不会将平台上的所有收听版权都开放给在线音频平台,这样有些相对不够热门的小说内容,用户还是会去数字阅读平台收听。

  智能硬件路线未成

  互联网公司进军硬件的的野心从未被浇灭过,当智能硬件的风刮向互联网行业,在线音频平台也没坐住。

  2015 年,在线音频平台进行了第一波智能硬件实验——车载硬件,多听 FM 发布了“车听宝”,喜马拉雅则发布了“随车听”。这类车载硬件虽然获得了不小的拥簇,却并未在这波智能硬件浪潮中成长起来。

  在线音频平台的第二次智能硬件路线尝试是智能音箱。2017 年 6 月,喜马拉雅发布了首款智能音箱产品“小雅”。一方面,当时的智能音箱行业竞争并不像今天这般激烈,另一方面,在线音频当时的势头非常好。“小雅”发布当天就售出了 5 万台。

  然而,当互联网巨头们迅速加码智能音箱领域后,喜马拉雅这类“小而美”公司很难跟他们竞争。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某电商平台上,喜马拉雅小雅 Nano 智能音箱的最高月销量仅为 1253 笔,这一数据远远落后于天猫精灵、小度和小爱。

  IDC 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 年1~4 月,中国智能音箱销量达到 1056 万台,阿里巴巴、小米、百度三大厂商累计占据市场份额超过 96%。智能音箱市场基本上只能是巨头的故事,喜马拉雅们很难竞争得过它们。

  喜马拉雅们与巨头们相比,劣势在于:

  1)投入较弱。天猫精灵、小度、小爱背靠大树,有足够的资源支持它们进入市场,而小雅音箱很难像巨头们一样进行巨额投入。

  2)产品迭代速度不足。据我的观察发现,智能音箱最近两年的增量来自于带屏音箱,一些有老人、小孩的家庭更愿意使用带屏音箱,因为它们不仅能听,还能通过屏幕跟家人进行互动,这就大大增加了智能音箱的应用场景。喜马拉雅直到今年 8 月份才推出首款智能屏硬件产品小雅 AI 图书馆,它的推出速度远远落后于天猫精灵和小度。

  3)性能上的差距。小雅智能音箱的特点是听喜马拉雅的内容、当然也有听歌和看书等功能,而天猫精灵支持跟近 1000 款智能设备进行联动,比如电灯、空调、扫地机器人等。对于其他智能硬件厂商而言,他们显然更愿意与名声和口碑更好的天猫精灵、小度进行合作,而不是小雅。

  为了推动天猫精灵、小度、小爱的销量,巨头们会投入巨额人力、物力、财力,比如,天猫精灵就曾与“双 11”进行联动,从 2017 年 7 月发布到 2017 年双 11 的 8 时 53 分,天猫精灵的销量就突破了 100 万台。今年双 11 期间,小度智能屏产品销量和销售额均同比增长超过 70%。

  从听到硬件,这条路看起来很容易,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数字音乐平台都曾在硬件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酷我音乐硬件曾依靠耳机的销量就达到了 6000 万营收。与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相比,喜马拉雅、荔枝、蜻蜓们仍然不够“出圈”。

  CNNIC 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中国手机网络音乐用户规模为 6.36 亿,手机网民使用率为 68.2%。手机音乐的用户规模和渗透率远远高于在线音频。当用户规模和渗透率不足,且又面临巨头们冲击的时候,在线音频的智能硬件很难打得过它们,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巨头们动辄在双 11、周年庆等活动中将商品的价格降到 99 元、299 元,小雅们却很难靠价格战跟它们 PK。

  在线音频变成语音娱乐、语音交友

  留给喜马拉雅、荔枝、蜻蜓的路并不多。盈利模式上,在线音频最好的盈利模式就是音频付费,用户为喜欢的主播订阅付费,或者成为平台的会员。然而,音频付费的变现之路并不平坦,一方面,国内用户对于为内容付费的觉悟仍不够好,另一方面,音频付费也很难像互联网产品一样迅速规模化盈利,音频付费的路非常慢。

  在线音频的尴尬在于,坐拥大量用户,却面临变现难的困境。荔枝 2020 年 Q3 季度财报显示,月活跃用户数达到 5620 万,累计上传播客数量达到 2.34 亿,其中 Q3 新增播客数量超过 1900 万。

  5000 多万月活用户,荔枝 Q3 季度净营收仅为 3.615 亿元,平均月付费用户数只有 44.83 万。

  以营收构成来看,荔枝 Q3 季度的音频娱乐收入为 3.558 亿元,播客、广告和其他收入只有 570 万元。

  荔枝、喜马拉雅、蜻蜓三款产品中,有非常大的比例都给了直播,荔枝对直播的投入最大,由此也带来了荔枝音频娱乐收入的提升。

  从 2018 年开始,荔枝就不满足于只做电台。七麦数据显示,从 2018 年起,荔枝陆续上线了声音交友产品吱呀、在线语音聊天产品 PP 约玩、同城恋爱相亲交友产品欢聊,12 月 11 日,荔枝再次上线了一款语音交友产品糖聊。

  荔枝的多款产品试水,都是想以声音作为核心,向语音娱乐和语音交友扩散。就盈利模式来看,语音娱乐和语音交友比音频付费要更为方便,同时也更能让其“出圈”,不过,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门生意基本上就跟电台无关。

  实际上不直接通过核心业务线赚钱在数字音乐方面已有先例。腾讯音乐 2020 年 Q3 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总营收为 75.8 亿元,其中,来自于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 52.5 亿元。K歌和直播成了腾讯音乐的主要盈利点。

  谁能笑到最后,谁才是赢家。荔枝、喜马拉雅、蜻蜓们确实刷掉了其他没跟上节奏的同行,不过,当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们也开始向在线音频行业渗透,他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知识付费推动了在线音频的第二次爆发,在线音频却也因为知识付费的“退潮”而沉寂下去。“耳朵经济”是一个很好的概念,只不过当它成为一门生意的时候,却很难跟视频、图文一样快起来,而资本市场更喜欢快速有效的故事,在线音频仍需求变。

  英文原文:   意识谜题   意识的最大谜题在于,物质为何会被感觉经验(felt experience)照亮。毕竟,我们都是由粒子组成,它们与阳光下旋转的微粒别无二致,而构成我们身体的原子也曾构成宇宙中的繁星。它们穿越了数十亿年来到这里,成为了此刻正在阅读这些文字的你。跟随这些原子的生命,想象一下,从它们第一次在时空中出现,直到它们以特定方式排布,从而开始拥有体验的那一刻。   许多人认为,构成人类囊胚的微观细胞集合是没有感觉经验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细胞会不断增殖,慢慢变成一个人类婴儿——它们即使在子宫里也能察觉到光线的变化,认出母亲的声音。虽然电脑也能够探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