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58cb66bc>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文作者:Davide Castelvecchi, Jeff Tollefson, Emma Stoye & Alexandra Witze,头图来自:SpaceX尽管今年最受关注的是一个灾难性事件——新冠病毒大流行,但从大胆的太空任务到室温超导体,在科学和研究方面还有许多其他有报导价值的进展。目的地:火星 美国宇航局的“毅力”号探测器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搭乘阿特拉斯5号火箭出发前往火星。来源:Joe Skipper/Reuters这是对太空探索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2020年7月启动了三次火星探测任务,当时地...... Last article READ

7年前去搞数据科学、放弃天文学,现在我后悔了

  来源:量子位

  萧箫发自凹非寺

  量子位报道公众号 QbitAI

  “事情已过去 7 年,是时候承认了:我对离开学术界感到深深的遗憾。”

  “这只是我自己的观点,毕竟许多人庆幸离开学术界……”

  这是一名曾经的天体物理学博士 Marcel Haas,在从事了 7 年数据科学的岗位后,发出的心声。

  他表示,自己并非因为工作不顺,恰恰相反,他现在的数据科学工作做得还不错。

  后悔离开学术界,其实另有原因。

  七年前 vs 现在

  事情得从 7 年前说起。

  Marcel 刚退出学术界、开始数据科学生涯时,曾表示,天文学的不确定性太大了。

  他说,如果无法跻身前列,就只能被分配到有人才需求的地方搞研究(可能很偏僻,例如有天文望远镜的研究所)。相比于远离亲友,他更希望能陪伴女儿成长。

  而且,与学术研究相比,数据科学的工作同样很有趣。这份工作属于金融服务业,如做智能病史检测,避免保险公司被骗钱等。

  甚至,干的活也差不多:都是写代码(Python),搞懂问题或做相关软件。只不过,现在问题和软件从天文学变成了金融服务。

  他认为,这份工作与天文问题一样具有挑战性,受到的关注度还更高。

  至于天文学,他打算当成业余爱好,偶尔参与一些小项目。

  听起来是一个理性的考虑,Marcel 也表示,如今仍然同意当初的大部分看法。

  那么,为什么后悔了?

  想念动力、想念研究、想念学术氛围、想念成就感……

  虽然还是在写代码,但满足感下降了。相比于解决学术问题,用代码去做一个商业产品,其实并不需要太多技术深度和理解能力。

  虽然还能研究新技术,但自由受限了。相比于学术研究时能自由地探索和学习,商业环境下的新技术突破会处处受限,反而不太适合有创造力和研究意识的人。

  虽然生活安稳,但学术氛围消失了。在做学术研究时,身边的人的内驱力、所带动的氛围,其实对 Marcel 影响很大。如今他也在教书,但仍然怀念那种纯粹的研究动力。

  虽然还能搞业余研究,但时间不够了。天文学仍是 Marcel 的业余爱好,但他发现,工作让他没时间去做足够重要的研究,并为成果感到自豪。

  Marcel 仍然保持理性:搞学术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例如不健康的竞争压力,不平等的学术界环境……任何一条路的利弊,对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

  但他在思考过后,仍然觉得当初放弃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虽然重新进入学术界,可能为时已晚,但 Marcel 依然试图与学术界保持关系,并期待转机的到来。

  “围城里的人想出来”

  到底要不要为了生活,选择放弃理想、干起程序员的工作?

  在 Marcel 发表自己的看法后,不少网友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这里面,有感同身受、但说服自己继续工作的,也有已经重返学术界的。

  “离开学术界后,工作不必再支配生活。”

  与 Marcel 经历相似的网友 Chiara Tonini 表示,自己也在 2017 年离开学术界,现在非常想念学术研究的时光。但这份工作的压力变小了,不再会支配生活,这也是选择的原因。

  “多掌握一项技术总归没错。”

  网友 Konstantin Anthony 认为,数据科学也能为天文学带来帮助,说不定会有交叉应用,多掌握一项技术总是没问题的。

  “退休后重返学术界,感觉很好。”

  网友 Simon 已经 60 多岁,曾经也为了家人,从粒子物理学离开。目前,他刚刚退休,并成为了一名大学物理兼职老师。兴许是生活上不再需要操心,现在即使是做点兼职,感觉也很棒。

  “学术界就像一座围城,围城外的人想进来,围城里的人想出去。”

  网友 bumby 表示,这让他想起几天前看到的、一个对学术界失望的观点。那么,尽管“围城内的人想出去”,如果能有一种更平衡的职业发展道路,是不是也会更好?

  事实上,“理想”和“生活”也一直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那么,你会像 Marcel 一样,选择程序员作为职业吗,选择之后还会后悔吗?

  参考链接:

  http://www.marcelhaas.com/index.php/2020/12/16/i-regret-quitting-astrophysics/

  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25444069

  12 月 19 日,重 1731 克的嫦娥五号任务月球样品正式交接。我国首次地外天体样品储存、分析和研究工作拉开序幕,将开展月球样品与科学数据的应用和研究。   据央视报道,嫦娥五号月球样品交接仪式现场,国家航天局局长、探月工程总指挥长张克俭与中科院院长侯建国进行了月球样品及证书交接,标志着嫦娥五号任务从工程实施转入科学研究阶段。   12 月 17 日晚,嫦娥五号返回器第一时间返回诞生地——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当晚,五院对嫦娥五号返回器进行了全面检查。   据了解,中国已经成为第三个从月球采样回来的国家,嫦娥五号带回的月球样品将有三类用途:   第一进行科学研究,第......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