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曾响铃来源 | 科技向令说云与智能的融合已经成为共识,正在产业层面产生现实的价值,推动产业智能化加速到来。而最早将二者融合的百度也没有停下脚步,正在行业层面持续引导云与智能的深度融合发展。今天的“ABC SUMMIT 2020百度云智峰会”除了公布2020年“成绩单”,发布和升级一系列新产品、解决方案以及新生态计划,CTO王海峰在《壮“智”凌云 加速产业智能化》的主旨演讲又强调了百度智能云基于“云智一体”的独特竞争力。“云智一体”一方面可以看作百度智能云持续发展一个新的阶段,另一方面,也代表百度将自己最先尝试与落地的云+智能进一步往前推进,它的背后,是云+智能这一协同模式的羊群效应越发...... Last article READ

警惕以“效率”为名的无限掠夺

  文/科技蟹

  来源:谢璞笔记(ID:baoliaohui)

  社区团购舆论战硝烟弥漫,不少人以拥护自由市场的姿态纷纷站出来,为美团优选等辩护,他们逻辑是:社区团购本质上是提高生鲜等零售流通的效率,这是电商创新,我们不能因噎废食。

  也有人说,社区团购是大势所趋,好比汽车代替马车一样,历史没有同情马车夫,同样的,对菜贩子、小摊贩的怜悯是多余的。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还有美团非官方的隔空回应,有人援引“人民日报”报道说,社区团购造就了新的就业方式——“团长”,这跟当年的“外卖小哥”一样,也是互联网诞生的新的就业。

  上述几种辩护逻辑,恰恰反映出大众对社区团购的恐慌所在:以效率为名的无限掠夺。

  以上几种辩护有它的可取之处,但仔细想想,却是站不住脚的:

  比如第一种效率观点的问题:效率提升不是社会进步唯一的尺度。2020 年“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回响还在,倘若以绝对的效率尺度来说,美团外卖就应该一分一秒的彻底锁定外卖骑手?

  我们必须牢记训导,“坚持效率优先兼顾公平”。

  大众对互联网的恐慌或许也因为,每一个鲜活生命在互联网都变成了数字 0 和1。对效率的盲目追求和崇拜,恰恰是新生代企业家的视野盲区。

  新生代企业家以睥睨众生的姿态,只有数据基础的效率和利润追求,才是真正的担忧。

  第二个观点,也有它的问题,社区团购固然是满足了部分消费者的需求,但汽车代替马车进行类比,是不成立的。汽车代替马车,是一个缓慢的进程,汽车诞生于 1886 年,第一张汽车牌照和驾驶证诞生于 1893 年,世界上第一条高速公路却是在 1931 年才建成的。美团外卖是 2015 年开启外卖大战的,短短 5 年时间,做到了覆盖全国主要城市,从速度来看,社区团购如果是代替小菜贩、小摊贩,不会像汽车代替马车那样“润物细无声”的进行,相反,却是急风骤雨般进军——美团的“优选事业群”在 7 月成立,美团创始人王兴对投资人说过,计划在 2020 年年底覆盖全国 1000 多个市镇。

  渐进式的改良进步与急风骤雨般颠覆或破坏性重建,不可同日而语。

  在我看来,从“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到社区团购的舆论反弹,以美团为代表的新生代平台应该反思,甚至包括整个互联网:破除对效率的盲目追求,破除对速度的盲目崇拜,破除只有 0 和 1 的数字观。数字之外应该有更多人文思考,而非简单的以效率为名、以速度为名的商业追求。

  第三种辩护理由就更显荒谬了——别只看到社区团购诞生了“团长”这一职业,可是一个团长背后究竟需要多少个小菜贩、小摊贩来转化呢?社区团购所谓的“破坏性重建”,重建的就业和破坏的就业,孰轻孰重,有没有一个具体可以参考的数字标准呢?数百万小菜贩和几万团长,又孰轻孰重?

  事实上,社区团购愈演愈烈,不少地方的团长群里,团长都在恐慌,他们的工作最终会被外卖小哥或美团这样的平台所取代。互联网的无限游戏是的终点是“去中介化”,团长其实也是中介,并不是像外卖小哥那样是必须品。

  拿网约车、外卖甚至电商,为社区团购辩护,也是不合理的。社区团购与此前的网约车、外卖、电商,其实也不是一回事。

  网约车,除了为既有的出租车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之外,它对社会的价值和贡献还在于,通过网约车将市场原本就存在的大量租车、黑车,放在了互联网监管之下。此外,出租车原本是有准入机制的市场,网约车是值得鼓励,是进步的。

  外卖的诞生,在于它满足了人们便捷的需求,并且外卖的大量供给,也是源自传统的线下餐饮店,这是餐饮服务的进步,更重要的是,美团外卖并没有颠覆或破坏原有的线下餐饮,而是为它们提供了提升服务的可能性。事实上,外卖的产业链条十分短,是在餐饮店与用户之间,美团外卖只是强化了餐饮店之间的竞争,并没有破坏或颠覆原有的产业链条。

  与外卖截然不同的是,社区团购所涉的生鲜蔬菜,比外卖更长的价值链条,社区团购的本质是“去中介化”,就是将生鲜蔬菜流通链条尽量缩短,这也是人们对社区团购恐慌的原因所在——“去中介化”,是否意味着为了几毛钱利润而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小菜贩、小摊贩无端地被时代抛弃?

  诚如著名媒体人张凤安所言,多少罪恶以自由之名,就有多少破坏掠夺以创新之名。社区团购如火如荼的发展,说明它的确满足了市场需求,究竟社区团购未来如何,有争议才能有进步。

  只希望,互联网或者说新生代的互联网平台在企业战略和执行中,不应该只有效率不顾公平,只有数字不看个体,只说创新不顾破坏。

  文/李茜楠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京东金融凭借着一系列 Low 到不像官方的广告,成功被送上各大平台的热搜。   在飞机上,一位农民工兄弟的母亲想吐,空姐让其升舱,农民工没有足够的钱付费,后排老板向他直接拿过他的手机帮他开通了,帮他申请了 15 万元贷款,还滔滔不绝地介绍起了京东金融。   类似广告还有:姐姐结婚,弟弟突然闯入借手术费,姐夫急中生智,直接拿着小舅子申请了 15 万元贷款;街边老人晕倒,外卖小哥将其送到医院,老人为表感谢帮直接拿过他的手机,帮他申请了 15 万元贷款等。   广告出圈有多种方式,传播度、话题度、名人效应等......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