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明晔(现居德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核心提示:1. 欧洲疫情第二波汹涌而来,德国国内每日新增病例连连创新高。联邦政府尝试统一全国各州抗疫的艰难过程中,柏林市的平均感染率超过了每十万人中50例阳性的门槛,被划为疫区,更严格的措施相继而来。2. 管控措施中的宵禁是柏林70年来首次,但像三月份那样全国范围的关闭学校和商业,大概不会再次出现。默克尔强调:“我们要在地区上采取具体、有目的的行动,要不惜一切代价防止整个国家停摆。”3.柏林有“孤独之都”之称,在“不惜一切代价防止整个国家停摆”的背后,有对经济和人们心理健康的考虑。4. 虽...... Last article READ

强敌环伺后 哈啰“乱开车”

  文/颜宇

  来源:真心编辑部(ID:huchensia)

  引起人注意的一条被称作“美团单车被扔河道案”的社会新闻。

  今年 6 月底,媒体曾报道成都锦和路的河道边上一夜之间,被扔弃了上百辆共享单车,有的甚至被直接扔进了河里。不少共享单车被丢弃在河边,有的坐垫、车轮和踏板已遭破坏,而就在不远处的河道中,还能够看见有单车从水中露出来。

  美团单车工作人员从后台大数据发现部分车辆数据异常,在没有被正常开锁骑行的情况下被移动到了河边。被恶意丢弃的单车有 94 辆,河边单车“横尸遍野”。

  9 月 30 日,媒体报道称,这起上百辆美团单车被扔河道案告破。嫌疑人系哈啰单车员工,最终被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处以行政拘留 7 天的处罚。

  不要乱搬车

  如果再往前梳理,就会发现,成都的单车案既不是个例,又好像不仅仅是个个人行为。

  今年 4 月的一个清晨,哈啰在杭州上演了一场“无间道”,其工作人员悄悄地运走了美团的单车。此事还闹上了浙江卫视,视频里美团工作人员气愤的指责道:你这是偷。

  哈啰一方苦口婆心的解释,我们和美团有合作,所以是在帮忙。美团立马否认,还发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自己的车经常被运到人少的偏远地区。

  成都单车案的同样一幕在不同的城市都上演过。一般面对媒体时候,哈啰给出的答复通常是,某员工为了追求个人业绩,去开展针对竞品单车的恶意破坏,但追溯起来,会发现,这些案例都不能仅仅归咎为员工的个人责任。

  哈啰的官方公众号“哈啰助力车”里,经常会发布一些针对单车运营、企业策略类的分析文章。在这些文章了里,清晰且坚定地呈现了哈啰在在单车运营上的手段、策略。

  其中一条叫做“降维攻击,多维度推进,多层次参与”的理论下面列出了详细的操作手册:

  1、打击竞对最佳时间是投放前一星期

  2、提前多渠道了解竞对入场时间

  3、雷霆一击,快速出手,乘胜追击

  紧随其后,还有更具体的操作指示:市长热线连续不间断反应,办事处反应扰民和安全等情况,快速抢占有利热点不给竞对留空间。

△哈啰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关于如何竞争的文章

  跟随这个线索,我们以“共享单车市长热线”为关键词搜索到了一些新闻。合肥蜀山区交警称,“我们交警部门和市长热线平均每天都能接到3、4 通投诉共享单车乱停乱放、挤占道路的投诉电话。”

  其实,经过 ofo、摩拜时期的野蛮生长,现在的单车企业已经非常注重单车的运营。乱停乱放、挤占道路的情况已经非常少见,我们现在走在路上也经常能够遇到定期运营单车的工作人员。

  这种情况下,连续不间断拨打市长热线,是不是一种对公共资源的浪费?可能有人觉得打市长热线不夸张,但夸张的是通过连续占用市长热线、交警队和办事处等政府机构的公共资源,为企业不正当竞争牟利的行为,更夸张的是这还被当做哈啰单车的运营方针。

  共享单车是一个重资产、重运营的生意,如果单车被搬运、打乱投放秩序,那这家公司就相当于被切断了运营的“毛细血管”。

  褚轶群为记者解释过,“ 具体到实操,点位的选取,车辆密度投放的计算,每开一个城市都会拿到这个城市大量各种各样的数据来计算这个城市合理的投放数量是多少,这样的一些判断,然后我们整个运维的体系,组织体系的构建和 BOS 端产品上的功能。”

  深知地面运营重要性的哈啰,在打击竞争对手的力度上,似乎曾未犹豫。

  这是一种怎样的企业价值观?都 2020 年了,企业竞争还搞魔幻现实主义?

  哈啰着急了?

  当然,通过运营打击竞对还不是哈啰经验的全部。在同一篇公号文章中,他们还提到另外四条竞争策略:

  出钱,慰问相关部门和一线人员;

  出人,我方出派人手参与行动;

  出力,出策略讲危害,提建议;

  抢占,利用时间差精准抢占热点;

  “出钱,慰问相关部门和一线人员”,总结一下就是搞好政府关系。

  搞好政府关系的案例是哈啰与洛阳市政府的“合作”。洛阳市政府以共享单车停放混乱,应急不到位,管理漏洞多为理由,通知只允许一家单车企业在本地投放。

  3 月 9 日,在历史上享负盛名的十三朝古都洛阳,公布了共享单车招标的结果:哈啰中标,青桔、美团需在规定时间撤出。洛阳市政府为了管理共享单车煞费苦心,在招标文件里就要求企业每月要给环卫工人一笔补贴。

  中标的哈啰很大气,愿意给洛阳市 1 万多环卫工人 50 万元补贴。但据公布出来的信息显示,青桔给出的补贴是翻倍的 105 万元。对于这一结果,《河南商报》记者在文章里感慨道:有意思。

  按照洛阳市政府的逻辑,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治理,监督,违反法规的,该处罚处罚,严重的可以依法注销、取缔。共享单车停放不规范,政府部门可以依法管理,罚款、约谈。只留下一家企业,是政府懒政,还是像哈啰所说的,“慰问了相关部门”?

  政府关系,在哈啰的战略里也是重要的环节。在官方发布的另一篇文章中,他们提到,“抢用户不如抱大腿”,“要拥抱政府媒体互动新常态,服务好本地政府媒体更有钱途”。

  一个专注共享经济的互联网企业,喊出了“用户不如大腿”的口号,是另一个让人无法正视的价值观。

  关于如何搞好政府关系、如何精准打击竞对的策略上,哈啰显然有很多见解。在”哈啰助力车“这个公号,可以看到一系列”乱开车“的历史。

  共享单车在经历摩拜、ofo 的更新换代之后,美团、滴滴和哈啰形成了稳定的竞争格局;面对强敌,哈啰着急了。

  美团在 8 月最新财报中称,美团今年第二季度投入了近 30 万辆电单车,未来将进一步加大投入。王兴也在财报会议上提到,共享电单车对美团有长远的战略意义,因为它有更高效的平均周转率,有更好的单位经济效益,有短期盈利的可能和巨大的市场机遇。

  在早些,今年 4 月,滴滴出行 CEO 程维宣布,未来 3 年内要实现全球每天服务 1 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 MAU 超 8 亿。在这个目标下,电单车是青桔今年的重点方向之一,而青桔也在 4 月宣布拿到超过 10 亿美元大额融资。

  美团和滴滴青桔高调进场、布局电单车,大有 5 年前共享单车兴起时群雄逐鹿的架势。

  但作为较早在市场投放电单车的哈啰是如何回应巨头入局的?哈啰出行单车事业部总经理褚轶群在一次采访中回应道:“我们期望这个行业能够吸取共享单车前期发展的经验教训。如果过度无序投放,不充分考虑城市的单位人口密度、GDP 水平、出行距离、人口分布情况,会伤害行业在政府和城市中的形象。”

  这不是对待竞争对手该有的气度。

  很多分析师认为巨头投共享单车,只是简单的战略布局。比如,阿里投哈啰是为了推广支付工具;美团收摩拜是需要高频流量入口;滴滴布局青桔是为了完善生态。

  两项数据能表明,这个看法忽略了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潜力。2019 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 237 亿元,用户规模 3.8 亿人。

  短短四年,这个行业市场规模翻了 20 倍,用户量也从 0.3 亿人高速增长到 3.8 亿人。再加上新技术电单车的成熟,这个行业还将进入又一轮高速发展。据艾媒咨询预测,五年后,共享电单车的市场份额会达到 200 亿元。

  但再好的行业,也需要遵守游戏规则的玩家。不然今天你搬我的车,明天我清你的车,这种恶意竞争只会自己毁掉自己。

  全球第二大浏览器 Edge 也要做出一项新的调整,那就是在新版中摒弃对 Flash 的支持。   据外媒最新报道称,Edge Canary 88 已不再接受 Flash Player 组件的更新,Dev、Beta 和 Stable 频道版本依然会提供更新。   报道中提到,微软已经做出调整,Edge 88 将会成为首个不搭载 Flash Player 的 Edge 版本,此后所有版本将不再包含这款 Adobe 的组件。Edge 88 预估将于 12 月 7 日登陆 Beta 频道,而稳定版预估将会在六周后的 1 月 21 日上线。   本月早些时候,微软宣布包括经典版 Edge、基于 Ch......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