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明晔(现居德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核心提示:1. 欧洲疫情第二波汹涌而来,德国国内每日新增病例连连创新高。联邦政府尝试统一全国各州抗疫的艰难过程中,柏林市的平均感染率超过了每十万人中50例阳性的门槛,被划为疫区,更严格的措施相继而来。2. 管控措施中的宵禁是柏林70年来首次,但像三月份那样全国范围的关闭学校和商业,大概不会再次出现。默克尔强调:“我们要在地区上采取具体、有目的的行动,要不惜一切代价防止整个国家停摆。”3.柏林有“孤独之都”之称,在“不惜一切代价防止整个国家停摆”的背后,有对经济和人们心理健康的考虑。4. 虽...... Last article READ

流感疫苗,为何一针难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深燃(shenrancaijing),作者唐亚华,编辑黎明

  疫苗上一次引发全民关注,还是 2018 年长春长生的“假疫苗”事件。那次事件最终以《疫苗管理法》出台、长春长生被法院裁定破产而告终。因为监管收紧,疫苗行业这两年几近降至冰点。

  最近,一向不被关注的流感疫苗,因多地“一针难求”、“黄牛加价三倍”进入了大众视野。

  流感疫苗往年没人种,今年约不上,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以往大多数人对流感疫苗认可度不高,认为接种 100 多块钱的疫苗不如买个感冒药来得方便。而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秋冬季节流感盛行,专家指出,二者一旦合并,病情加重,死亡率必定上升。王辰院士就曾在多个场合呼吁大多数人接种流感疫苗。

  流感疫苗严重供不应求,不仅受制于流感一年一季的特殊性、疫苗近 5 个月的生产周期、仅有 1 年的保质期,更是由于提前预测需求难度高。业内人士表示,在目前的疫苗运行机制下,想要解决今年的疫苗短缺问题存在一定难度。

  不过,流感疫苗的紧俏,倒是给背后做疫苗生意的企业带来了好业绩。在这门毛利率高达 85%、净利率 35% 的生意里,国内疫苗占有率排第一的华兰生物今年股价上涨超 90%,粗略估计营收可能翻倍达到 20 多亿元。

  而一些在“假疫苗”事件后陷入萧条的疫苗研发、无生产资质的企业此次看到了生机,新冠肺炎对市场的教育、供给端需求的增加,或许能重振行业信心。

  流感疫苗紧俏,加价三倍才约上

  国庆前后,流感疫苗预约难的话题屡屡出现,不少接种点号源“秒光”,有网友就提到“排队预约拼人品”、“约打流感疫苗堪比春运抢票”。

  家住北京的王女士最近给三岁半的儿子预约流感疫苗接种,她一连打了三个分别位于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的接种点电话,有两个打了十几次都没能成功打进去,打通了的一个告知该接种点已经预约到了明年 1 月份,且现在只能登记。

  “最近预约的人太多了,最终能不能接种还不确定,建议您多联系几家接种机构看看。”该机构医务人员表示。

  最后她通过一家公司的预约服务才约到了私立医院的疫苗,350 元一针,是社区医院价格的近 3 倍。“我预约到的那家医院位于北五环外,本以为没人愿意多花 200 元去那么远的地方打疫苗,没想到人超级多。我们 11 点去的,成人疫苗快一点,等了 45 分钟,小孩的等了 1 个半小时。”

  跟医务人员简单交谈后她了解到,医生平均每天要打 100 多针,周末更多,而往年不到这个人数的一半。

  王女士观察到,医务人员应对这样的突发情况显然经验不足,开始只有一个接种室给孩子打针,后来实在忙不过来开了另一个接种室,分诊台的护士直喊“人太多了,没法干了”。

  排队打疫苗的家长称,诊室刚开放预约他们就在抢名额了,结果还是约到了 10 月 11 日。目前该医院前台已经因缺货无法预约了。

  流感疫苗一针难求,催生了黄牛倒卖产业。有媒体报道,北京的黄牛称,10 月份打一针 398 元,11 月打一针 329 元。而目前公立医院流感疫苗的价钱在 130 元左右,黄牛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市价的 3 倍。

  这一盛况和多年来流感疫苗接种的惨淡局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事实上,流感疫苗在国内的渗透率仅有2%-3%,每年上市的疫苗最后约有 20% 因无人接种而报废,原因在于普通民众对流感疫苗的认可度不高。

  疫苗专家陶黎纳对深燃分析:“流感疫苗的保护效果在 60% 左右,再加上接种流程麻烦,感冒了买个药也就二三十块钱,流感疫苗属于自愿非强制的第二类疫苗,居民自费接种,100 多元的价格显然也不划算。”

  但今年 8 月,世界卫生组织官员曾公开表示,由于新冠肺炎和流感病征难以区分,加上医疗资源有限,各国应提高流感疫苗的接种率,抵御流感、着重抗疫。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王辰更是直接强调,“一定是在今年 9 月底以前,不要晚于 10 月份,要进行充分的流感疫苗大人群接种。”

  新冠肺炎疫情对民众做了一轮深刻的教育,加上专家学者的呼吁,往年被忽视的流感疫苗接种成了今年的香饽饽。

  另外,流感疫苗接种需求的增加也是一部分原因。《中国流感疫苗预防接种技术指南(2020-2021)》中指出,今年推荐按照优先顺序对重点和高风险人群进行接种,把医务人员放在了第一位,这就相当于在以往老人、小孩、慢性病患者人群的基础上增加了一类人群并将其放在了优先位置,因此疫苗供需缺口更大了。

  对于接种的必要性,陶黎纳也提到,患者如果接种过流感疫苗后再出现发热,则可以少考虑流感因素,减少对疫情判断的干扰;二是有证据表明,如果发生了新冠肺炎与流感的双重感染,症状会加重;另外,提前接种疫苗减少流感发生也能节约医疗资源,为后续可能的新冠疫情让出通道。

  预测难、周期长,疫苗需求缺口难解

  不难看出,今年的流感疫苗突然紧缺与年初口罩的需求骤增、价格飞涨非常相似,不同的是,口罩的生产周期和技术难度并不大,缺口很快补上了。而流感疫苗的短缺在短期内几乎无解

  疫苗行业从业者昊阳向深燃介绍,流感疫苗的制备周期约 5 个月,每年1-2 月疫苗生产企业会根据自己的市场份额和往年数据预测需求,随后生产疫苗需要约 4 个月,还要经过中检院的批签发约需 1 个月。

  所以目前市场上能供应的疫苗是在年初就基本确定下来的数量。事实上,今年年初因为疫情考虑到需求增加,不少企业已经增加了一倍的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副院长张辉 8 月曾表示,2019 年共签发 6 家企业生产的 2 种流感疫苗,共计 3078.42 万瓶/支,相比 2018 年增加了 90.6%。“今年到现在为止,已经签发到了 3000 多万人份,到下个月流感季来临前,估计将达到 5000 万人份。”

  但昊阳认为今年疫苗还是远远不够,“即使厂家现在开始增加生产,等到上市要到明年 3 月了,打疫苗的最佳时机都过去了,而疫苗的保质期就一年,而且每年的流感类型是不一样的,生产出来就报废了。”

  与此同时,疫苗短缺还有一个地域问题,目前国内的疫苗基本上不会跨地区调剂流动,通常是各地疾控中心根据接种单位预测上报的数目来预定疫苗,到流感季结束,如果还有剩余,疾控中心可以把疫苗退回给厂家,这个损失由厂家来承担。也就是说,企业无法直接供货给接种单位,一旦供需出现矛盾,也无法从其他地方调货,可能会导致有些地方疫苗用不完,有些地方没疫苗用。

  昊阳指出,目前国内流感疫苗的技术很成熟,主要难度在于市场预测,生产多了,亏损要厂家自己承担,所以厂家宁可保守生产,也不愿意承担风险。

  按照华安证券的测算,我国流感疫苗的接种率仅为2%-3%,而发达国家的接种率高达 30-40%。

  疫苗专家陶黎纳年年都经历这样的时刻:“每年从网络上看,流感疫苗都会出现紧缺,行业长期呈现‘涝的涝死、旱的旱死’的局面,但其实沉默人群是大多数,最终年度盘点平均每年还有 20% 的疫苗会报废,所以整体上怎么预估需求是难题。今年需求肯定是大增了,厂家也知道,但是这种需求没有被固定下来,企业不敢放开生产。”

  他建议,如果能有一个机构,在疫苗生产之前就把需求固定下来,比如用户提前把钱交给一个第三方机构来做预约,情况就会好很多。如果没有这种机制,需求又高度不稳定,疫苗每年都会紧张,毕竟一篇爆款文章都有可能让一拨人去打疫苗,增加了疫苗又发现没人打了,“这种亏吃多了。”

  “同时,流感疫苗有其特殊性,需要每年打,但它的保质期就一年,生产周期太长、保质期太短是硬伤,这是技术难题;另外,国内流感疫苗的盘子太小了,水库大了调节能力也能强,规模小需求只要有波动就满足不了,建议政府加大采购力度,让更多人免费接种,只有把盘子做大,削峰补缺的能力才会增强。在目前的生产机制下,这个问题是无解的。”陶黎纳对深燃说。

  9 月 29 日,华兰生物证券部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兰生物目前没有扩大流感疫苗产能的计划,因为扩大产能需要扩大相应的生产线,但这在短期内难以做到。

  流感疫苗背后的生意

  流感疫苗如此紧缺,背后的生意自然不可小觑。

  从产业链上来看,流感疫苗相关的企业包括疫苗研发、生产、冷链配送、冷库管理、推广、预约服务等环节的公司。

  彩虹育儿是一个做疫苗预约服务的平台,公司采用提前预约的形式,用户付费后,再向私立医院下团单。“今年 5 月份我们就开始了流感预约,今年整体需求是往年的两倍以上,上海约增长了 50%,北京达 120%,成都、西安到了 300%。目前我们服务了约 1.5 万单。”彩虹育儿创始人兼 CEO 田国良对深燃说。

  在淘宝上搜索流感疫苗预约,除了“彩虹育儿”,能提供此服务的还有“橄榄枝健康”、“阿里健康医美医疗平台”等商家,流感疫苗预约标价在 350 元-450 元之间。在“橄榄枝健康”的商品评论区,有用户表示医院服务很好,也有人吐槽价格太贵、平台充当了黄牛角色。

  到研发生产环节,行业内公司就呈现了两级分化。疫苗研发企业员工思远告诉深燃,长春长生事件之后,监管严格,像他们这样的研发企业不允许申报临床,从业者趋向保守和谨慎。这也导致行业流动性变小,有资质的疫苗生产企业地位稳固,中小型生产企业和研发企业出路变少,行业供给本来就在减少,各种疫苗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短缺,行业跌至冰点。

  “这次的流感疫苗赶上新冠疫情,需求猛增,供需矛盾加剧,救了很多小企业一条命,他们可以用扩大供给、增加创新主体的理由争取机会。”思远说。

  而对于目前市场上主要的疫苗供应企业来说,这一波需求带给了它们巨大的利好。

  目前国内约有十余家企业主营流感疫苗业务。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披露的信息显示,今年供应流感疫苗的企业有华兰生物、长春所、雅立峰、赛诺菲、江苏金迪克生物、北京科兴生物等。2019 年,疫苗市场形成华兰生物、长春所、赛诺菲和科兴生物“四足鼎立”的局面。

  华兰生物主营血液制品和疫苗制品,2019 年疫苗制品毛利率高达 85.03%,净利率约 35.74%

  华兰生物董秘谢军民最近也表示,“三价疫苗产量接近 300 万支,四价疫苗产量从原计划的 1600 万支增加到 2000 万支,去年是 800 万支,今年产量翻倍都不止。”

  按照目前流感疫苗 110-130 元/剂的价格,除去 10-30 元的接种费用,粗略估算,今年华兰生物的流感疫苗将为其贡献近 23 亿元营收,净利润或将达到 8 亿元。华兰生物有望借此实现业绩“翻倍”。

  华兰生物疫苗板块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今年 3 月,华兰生物宣布收到来自高瓴骅盈和晨壹启明 20.7 亿元投资;4 月,华兰生物分拆华兰疫苗至创业板,目前处于上市辅导期。截至 10 月 11 日收盘,今年以来华兰生物股价涨幅达 93.7%

  另外,复星医药因参股的公司大连雅立峰、赛诺菲等供应流感疫苗,公司股价 10 月 9 日涨停,市值高达 1450 亿港元(约 1252 亿元人民币)。

  可见,今年的流感疫叠加新冠肺炎,或将成为疫苗行业冲破“假疫苗”事件阴影、重塑市场信心的起点。中小企业借此寻求出路,头部企业业绩飙升、股价飞跃。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昊阳、思远为化名。)

  全球第二大浏览器 Edge 也要做出一项新的调整,那就是在新版中摒弃对 Flash 的支持。   据外媒最新报道称,Edge Canary 88 已不再接受 Flash Player 组件的更新,Dev、Beta 和 Stable 频道版本依然会提供更新。   报道中提到,微软已经做出调整,Edge 88 将会成为首个不搭载 Flash Player 的 Edge 版本,此后所有版本将不再包含这款 Adobe 的组件。Edge 88 预估将于 12 月 7 日登陆 Beta 频道,而稳定版预估将会在六周后的 1 月 21 日上线。   本月早些时候,微软宣布包括经典版 Edge、基于 Ch......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