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公众号:,作者:Sonja Ayeb-Karlsson(联合国大学环境与人类安全研究所高级研究员),Celia McMichael(墨尔本大学地理学高级讲师),Ilan Kelman(伦敦大学学院疾病与健康教授),Shouro Dasgupta(威尼斯卡福斯卡里大学环境经济学讲师),题图来自:电影《2012世界末日》一2011年,一篇论文的出现着实让不少人吃了一惊。这篇发表在《自然科学会报A》的论文指出,到2100年,海平面将能上升2米,可能多达1.87亿的人口将因此被迫背井离乡。近10年过去了,一些新的估计陆续出现,最新的研究认为,到本世纪末,约6.3...... Last article READ

从邹胜龙到李金波 我知道的迅雷诉前CEO的台前幕后

  文/左林大叔

  来源:左林右狸(ID:Left-Right-007)

  左林大叔今天蹭热点八一八迅雷起诉自己前 CEO 的来龙去脉。

  先说观点:

  1. 这个事情充分说明迅雷的公司治理烂到大街了。过去十年,迅雷拥有一个超级豪华阵容的董事会,但却成就了一个超级败局。

  2. 但却是迅雷见底回升的开始,是超级乱象的彻底终结。多说一句,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各位邻里要抄底迅雷的请各行其事,挣钱记得请大叔吃饭,亏了也别找大叔麻烦。

  下面具体开八。

  

  关于迅雷的早期发展故事,大叔在《沸腾十五年》中有过详细的讲述,大叔当时对迅雷评价蛮高的,当时大叔还专门就迅雷的母公司三代做了详细的讲述,张朝阳是第一代海归的代表,李彦宏是第二代海归的标杆,邹胜龙是第三代海归的翘楚。从年龄上,张朝阳 1964 年,李彦宏 1968 年,邹胜龙 1972 年,年龄上相差四五岁,而各自的公司分别承担从信息的获取和交互(搜狐的门户)到信息的交互和运算(百度的搜索)到信息的运算和传输(迅雷的下载+迅雷看看)这个需求进阶,一切很完美。做个广告,大叔的《沸腾新十年》上下卷已经开始交稿中,同期会推出《沸腾十五年》的修订版,预计明年春节前能问世,敬请期待。

邹胜龙

  邹胜龙与李彦宏也蛮多交往的,邹胜龙也和左林右狸频道讲述过当年李彦宏在山景城美洲银行对面的那家星巴克请他喝咖啡的往事(那里也是大叔在硅谷见人最多的星巴克);李彦宏夫妇请邹胜龙吃饭,全场李彦宏沉默少言,但玛丽莎滔滔不绝,让人印象深刻;李彦宏创办百度后也回硅谷邀请邹胜龙加入,邹胜龙未能前行,他向李彦宏推荐了自己美国大学校友程浩加入百度,程浩曾担任百度企业搜索业务负责人,百度企业搜索业务裁撤后,程浩带着林应明等一票老百度从北京来到深圳,加入迅雷,成为邹胜龙的联合创始人,上市后不到一年,程浩离开。程浩现在是远望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迅雷也是为数不多与腾讯在客户端领域的 PK 不落下风的公司,迅雷曾经与腾讯在南山科技园里一栋楼来着(那家楼下的招商银行据说是招行的明星网点,你懂的),只是双方相对的办公室门是锁着的,各自从另外的一边进入。邹胜龙当年也接受沸腾十五年的采访时就放言,即便门对门,腾讯也挖不动迅雷的人。

  2010 年前后盛大对迅雷有过曾经超过十亿美金的收购要约,同期盛大也对 YY 开出略低点的条件,但都被创始人拒绝了。因为都是晨兴的项目,YY 和迅雷一直在比较,两家公司本部都在广东,也有蛮多的人才交往。不过,很长时间都是迅雷压着 YY 一头。

  对标百度,PK 腾讯,拒绝盛大,迅雷一度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新生代的最重要力量。

  但迅雷所有的荣光在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来临后以抛物线的速度下落,陈磊的罗生门是这一系列狗血的集大成者。

  陈磊 2017 年当的 CEO,2014 年来的迅雷,2020 年、2017 年、2014 年和之前的 2011 年,成为迅雷过去十年的四个重要时间节点。

  2011 年迅雷谋求上市,之前有优酷土豆在前,迅雷也想以视频概念上市,当时迅雷看看的量超过优酷,又有迅雷客户端流量加持,版权上引入默多克一起背书,公司还盈利,但被优酷阻击。优酷阻击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在迅雷提交招股书前夜宣布自己改变财务审计方式,之前采取分摊的方式优酷和迅雷都能盈利,但优酷这么一改,大家都不能盈利了,于是迅雷不得不推迟自己上市计划。

  正如我们在沸腾新十年描述的:古永锵为人谦逊,待人宽厚,出手大方,左林右狸频道接触优酷旧部都对古的评价很高,但阻击迅雷上市和把曾经的手下卢同学陷入牢狱之灾这些事情让其减分良多。

  被优酷阻击后错过金九银十只好第二年再排队上市,但第二年上市参考的是去年的数据而失去想象力,估值也下来不少(和触控有些像),远低于邹胜龙心理预期,邹胜龙在最后关头选择了放弃上市。

  但这一放弃,让迅雷元气大伤。邹胜龙也罕见的在媒体上进行反思,大凡在媒体上进行反思的企业基本上都会走下坡路,譬如凡客,陈年反思到后来都没有人听了。

  同期上市未果的还有盛大文学,也就是上市未果后不久,吴文辉和侯小强闹翻,吴文辉单飞投靠腾讯。这段故事很精彩,但因为结构的问题,大叔在《沸腾新十年》里不断讲,不断删,不断改,不断腾挪。多说一句,虽然大家现在都说 IP 是网文最有价值的地方,但在对 IP 的重视和挖掘上,侯小强其实远比吴文辉做得更多,也更重视。这两人其实原本是可以好好合作的。

  临门一脚放弃上市是不是公司就会挂掉,其实不然,当下就有两个反例,一个是京东,刘强东在迅雷同期也曾带着陈生强本欲冲击京东上市的,但不被资本市场认可,而后收易迅联手腾讯即便有阿里的强力阻击也能在 2014 年成功上市,最近陈生强带着京东数科要上市,更是一段佳话。

  比迅雷、盛大文学和京东晚些时候也在临门一脚放弃上市的还有触控,这家曾经的头部手游公司今天孵化出来由王劼创办的第二大游戏引擎公司 Cocos,第一大引擎正是刚刚上市的 Unity,由于有 Unity 对标在前,江湖盛传 Cocos 正在进行一轮可以比拟当时 IPO 级别的融资,如果落定的话,陈昊芝和 Gary 刘冠群这对触控双胖也算苦尽甘来。

  

  扯远了,回来八迅雷。迅雷临门一脚放弃上市,背油的是迅雷的投资人们,其中最背油的是晨兴。晨兴是今天 TOP3 的基金(另两家是红杉和投中字节的 SIG),但在七八年前,远不如今日之呼风唤雨,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刘芹刚刚开始独立出来募集自己的基金(之前都是陈氏家族做 LP),刘芹最成功给小米的 1000 万美金投资(具体是 950 万美金)也是之前陈氏家族的老晨兴一半,自己独立出来做的新基金晨兴放了一半,小米上市其实最大的赢家是陈氏家族。

刘芹

  迅雷的董事会还有 IDG,IDG 是迅雷的天使轮投资人,杨飞也是迅雷的董事会成员,迅雷的投资人还有 Google 和联创策源,冯波也曾是迅雷的董事会成员。迅雷的董事会真心豪华。

  不是董事但比董事还有话语权的有周鸿祎。迅雷和 360 的关系一直被业界议论,周鸿祎和邹胜龙的个人交情也堪称经典,周鸿祎来深圳身边的保镖都是邹胜龙的,一次大叔去华侨城威尼斯酒店大堂去找周鸿祎,刚到大堂见一红衣男子准确过去被两彪形大汉拦下,一看略眼熟,想起来在迅雷办公室见过。

  不过,这些机构加在一起都不如晨兴一家持有的多,晨兴领投了迅雷的第二轮融资,按照刘芹对左林右狸频道的表述,当时他们拿下了近 30% 的股份,和邹胜龙持有的股份都相差不多。即便到迅雷二次上市,他们也有两位数以上的股份。

  天塌下来大个顶着,晨兴成为迅雷二次上市的最大推动者,插一句,这期间还闪现过王冉的身影,帮迅雷看看卖给了春华资本。这几天,大叔也加入了对石原姐夫以及投行人士的羡慕嫉妒恨的行列里,在中国,如果放宽到一二级市场的话,中国的石原姐夫唯二的竞争者当是王冉,他的另一半正是三十而已翻红的童谣小姐姐,之所以说唯二,是因为曾经在博客中国和兰亭管过产品现在在某顶级 VC 做合伙人的文心娶了影后张静初。

  又八远了,回来八迅雷,卖掉看看的同时迅雷又成功推出了会员服务,让迅雷在广告外有了新的增长点(话说迅雷的游戏联运业务做得一直不咋地,这让外界百思不得其解,至少程浩不懂游戏这个说法站不住脚,程浩自己讲过一个段子,他在百度期间,卡座在李彦宏办公室门口,每到中午,程浩会纠集一批不睡午觉爱玩游戏的同事一起打红警或 CS,有天李彦宏找到程浩,轻言细语的和程浩说,能不能你们中午打游戏的时候声音小一些,影响自己午休来着。迅雷游戏为什么未成,其中也故事多多,容后再八),一番增收节流的操作下来,迅雷开始重新有上市的可能。

  不过,一而再,再而三,彼竭我盈,二次上市要是不成,迅雷就基本完菜了,这个时候 2014 年迅雷虽然财务更健康了,但没有啥好故事,总不能拿 PC 互联网的前三大客户端的说法强上吧,这也太 Out 了。

  得搭上当时最流量的移动互联网的概念,迅雷在移动互联网上蛮多想法的,这得益出程浩同学的前瞻眼光,但迅雷的执行力一直不咋的,他们花大力气做的手雷,并不成功,迅雷其实是可以在浏览器和应用商店领域有所作为,应用商店与豌豆荚(豌豆荚其实就是移动互联网的迅雷来着)眉来眼去,甚至谈起了投资,但等迅雷自己决意杀入的时候,豌豆荚都不行了,何况迅雷自己,至于浏览器,也本是迅雷的菜,但被 360 摁住。周鸿祎也提出过要买迅雷的建议,价钱一直谈不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邹胜龙自己不愿意,邹虽然不愿意得罪老周,但也不愿意直接受降,他还是想单独去纳斯达克敲钟。

周鸿祎

  邻里会问,迅雷的股东不是有周鸿祎吗?雷军周鸿祎不是号称雷州半岛老死不相往来吗?周鸿祎只是个位数的小股东,当时周鸿祎在迅雷的股份也由夫人胡欢代持。有个段子在硅谷房产中介圈子流传:2014 年前后新贵们流行在硅谷置业,在硅谷 Paloalto 有处房子因与乔布斯家相邻要出售,叫价 1000 万美元,被欢姐看中,欢姐自然要征求红衣教主的意见,红衣教主听完说房子好是好,但略贵,红衣教主说这种大房子没有什么人买,咱应该抻一抻,等对方主动把价格降下来,欢姐觉得有理,于是也不主动回对方,等人家上钩,但过了几天,不见动静,于是主动去问,才知道被一个来自中国的客人加价 10% 给拿下了。各位邻里许要问是哪位江湖大佬拿下,大叔就不能细说了,关于硅谷各路大佬买房故事,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到左林右狸频道的知识星球里与我们进行讨论。

  江湖大佬的个人财产都由夫人打理并四处投资是江湖惯例,2018 年某超级独角兽公司上市,杰克马的另一半张瑛买了不少亲友股,但股价在最开始的一年多一直破发,被张瑛追到办公室指着鼻子数落。

  再一次八远了,回来八迅雷。

  于是,晨兴帮搭线邹胜龙找上小米,当时最红火的移动互联网明星公司。晨兴和小米关系很硬,晨兴当年是雷军做天使期间关系最紧密的基金,接过雷军快两位数的项目,刘芹自己做基金雷军和徐小平都放钱做 LP。小米的第一轮投资本是晨兴和启明各放 500 万美金,但启明给了过桥后后悔放鸽子,于是,晨兴给了 950 万美金,另外 50 万美金当时在启明今天在 GGV 的童士豪自己做主把过桥转投资并称要是启明不愿意自己放钱进去,当然童士豪之后把这笔投资的权益转给了启明,童士豪蛮骑士的,要是这笔 50 万美金对应的个位数股份(小米当时的估值是 3000 万美金)童士豪自己持有,他应该可以自己发长青基金了。

  在童的力挺和小米的飞速发展面前,启明后面也跟投了小米,童士豪也随后离开启明,走的时候闹得并不愉快,这也是小米上市启明为何几乎不发声而童士豪很高调的原因所在。

  但在商言商,即便有周鸿祎的因素,以及晨兴的面子,这些都只能加分,前提是迅雷对 2014 年的小米有价值。

  2014 年的小米当时发展很快,但处于到处补课的状态,硬件上要补,软件上也缺课很多,特别传输和云端存储方面搞不定,导致手机总是卡顿延迟,面对迅雷的求解救,两者一拍即合,很快迅雷开出一个上百人的团队入驻小米办公室,与小米组成联合攻关队一起搞定小米在存储和传输方面的问题。

  迅雷能对小米有帮助决定了雷系愿意对迅雷施以援手,但小米不能完全吃下迅雷(当然迅雷也不愿意),所以为迅雷找到新的增长点成为雷老板驰援迅雷的重要考量点。

  雷老板提出让迅雷全力进入云存储市场,中国云计算和云存储的那些玩家其实圈子不大,核心关键节点就那么两三个,一个是王坚,王坚带了一批微软亚研的人做阿里云计算,但这波人基本都费了,后来有收编了从百度出来的阳震坤等技术力量,同时收购而来的万网可以帮着卖阿里云,一下子就立住了。有个段子,王坚之所以认定云是方向,是微软当时做 Office 版本更新,Office 有几千个功能,于是做了个统计看哪些功能要求更新的多,这个统计需要多方协同,各方合作,于是有了云的雏形。和微软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是雨林木风的赖霖枫,在番茄花园洪磊出事后,赖霖枫迅速收手,创办了 115 网盘。

  王坚外另外一个重要节点是陈大年,京东云的何刚和 UCloud 的季昕华都在盛大呆过,当然还有从金山转投过来的许式伟,他是金山快盘的缔造者之一,后来创办了七牛云。

雷军

  雷军和迅雷都与云的这个圈子有所关联:许式伟出自金山;云存储的重要玩家酷盘的三个创始人中两个与迅雷都有关联,一个是暴风影音的创始之一的顾志诚曾经在迅雷呆过两年,另一个快车的黄明明是迅雷的死敌。前段时间和黄明明聊天,黄明明在把酷盘卖给阿里后出来做投资投的第一个项目基于云端分享的协同产品石墨,黄明明说这是当年酷盘种下的种子。

  迅雷做云存储也顺理成章,技术上有累积,当时市场上主要的玩家是网宿,产品上不够好,但在A股呼风唤雨,迅雷入局有大机会,这个业务也与金山云,与小米都有协同。

  但谁来领衔做云存储是个问题,迅雷有技术积累,有团队,但缺一个领军人物,迅雷里有很多技术高手,也不乏超级 PM,但云存储这事最好有个在大公司做过,见过云平台是咋跑的背景好的人来领衔。

  恰巧这个时候,陈磊有离开腾讯的想法,陈磊清华计算机系 1990 年入学,之后赴美留学,在 Google 工作过,3Q 大战后腾讯请了很多谷歌的人从硅谷回国,陈磊也是其中之一,在腾讯期间,陈磊参与过开放平台的搭建以及腾讯云的前期工作。不论是工作经历还是相关背景,陈磊都很适合。

  当然,关于陈磊是主动离开还是被动出走,坊间有不同的说法。

  有意思的是,在 2015 年到来之前,阿里和腾讯这两家公司的云业务都经历过一次换帅,阿里云的总裁从王坚换成了胡晓明,腾讯云的总裁从陈磊变成了邱跃鹏。

胡晓明

  接替王坚的胡晓明是销售干部出身,接替陈磊的邱跃鹏则是腾讯自己的子弟兵,2002 年加入腾讯的邱跃鹏一直在腾讯的运维一线打拼。这两个人的接班,让阿里云和腾讯云的业务很快从务虚阶段进入实战阶段。

  胡晓明定了很高的销售目标,然后给予一线销售很大的权限,让业务倒逼产品和技术,同时很明确的围绕着当时市场的领衔者 UCloud 开始展开围鼬计划,再加上阿里上市后阿里势能得到巨大的提升对阿里云的带动以及阿里云在机场路牌等商务人士聚集地狂打广告,这一系列的组合拳让阿里云业绩在 2015 年后开始迅速起飞。

  邱跃鹏则抓住直播这个风口,一方面在 CDN 等核心资源上大打价格战,另一方面则是与腾讯的内容部门联合做组合销售,直播本身对内容的依赖较大,如此双管齐下,腾讯云也很快在直播以及游戏等领域切到自己希望切割的蛋糕。

  好像又八远了,大叔这八卦的心啊,回来八迅雷。

  大叔与陈磊聊天也讲起雷军秉烛夜话,彻夜谈心,用疲劳战术搞定自己加盟的这段往事。

  雷军的说服能力和江湖声望当然是挖人的重要筹码,但给陈磊设计的方案是关键所在,这个方案是陈磊过迅雷当 CTO 同时担任云存储公司网心的 CEO,这样既能享受上市公司稳定成熟的福利待遇,同时也有创业公司的话语权和成长空间。

  讨论来讨论去,邹胜龙也觉得这事可行,小米加持虽然带来雷军的诸多影响,但雷军提出的云存储的故事能让资本市场买单,陈磊加盟担任 CTO 和子公司 CEO 虽然分权,但便于提升公众对迅雷的信任度和想象力,对 2014 年的邹胜龙来说,他一门心思还是二次冲击纳斯达克不容有失,只要对二次上市有利的事情他都 OK。

  这个尽可攻退可守的方案在当时堪称完美,但常识告诉我们,能量是守恒的,越是短时间越完美的方案放长时间来看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问题,之后果然应验,这是后话,我们容后再八。

  

  在 2014-2016 年期间,迅雷调性出现阶段性向好,此时 PC 互联网的红利没有彻底消失,也能支撑收入和利润,与此同时,网心依托迅雷的技术积累和资源优势以及分布式的超前思路,在市场拓展上也取得不错的成绩。迅雷上下对陈磊评价这段时间也还是蛮高的,陈磊同学技术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也见过市面,更知己知彼,他也很快把很多硅谷的做派引进到网心,诸如比如平等交心的工作氛围,以及可以媲美腾讯的员工福利(陈磊接受左林右狸频道采访时强调了多次),陈磊做了一件颇有口碑的事情那就是签下公司附近的餐厅,然后打通他们与网心门禁卡的结算体系,统一由网心买单,这样网心的员工就可以在公司附近刷门禁卡随意吃喝了。

  不过,网心和迅雷两家公司分而治之的问题还是突显出来了,网心的强调平权的硅谷范和迅雷的追求效率的本土做派还是格格不入,陈磊虽然挂着迅雷的 CTO,但屁股更多是坐在网心这边,因此,特别是技术团队的管理上,经常出现一碗水端不平的情况。

  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是 2016 年之后,网心遇到 CDN 的全民战争,特别是陈磊老东家腾讯云的入局,以几乎免费的方式杀入市场,让整个 CDN 市场很快从蓝海变成红海最终死海。

  与此同时,邹胜龙押注的 VRAR 市场也没有能取得预期。迅雷一下子又陷入现在已经守不住,未来看不到希望的双重绝境中,股价也应声开始一路下行。

  此时,恰巧中概股回归的风头很盛,分众 360YY 都纷纷回归,邹胜龙也提出了一个让迅雷股东们有些方的建议,MBO 回A股,但这个决议提出没有多久,邹胜龙就对外声称以身体原因辞去 CEO。猎豹也有过 MBO 拆 VIE 回国上市的想法,当时也有徐鸣接替傅盛当 CEO 的说法,这是另一段雷老板不让 MBO 然并卵的故事,有兴趣的可以到左林右狸频道的知识星球与我们进行讨论。

  当时还有一种说法是程浩要回去迅雷做 CEO,但此时程浩已经开始做自己的基金来这,同时老婆孩子当时在硅谷生活,没有回来的可能。

  2017 年夏天接替邹胜龙担任 CEO 的正是陈磊,此举也是当时最好的选择,一是当时新的增长点在陈磊的网心,二是在公司治理上能够左右手平衡,能更好的兼顾过去和现在,三是邹胜龙还是董事长,也给创始人保留了一些颜面。

  在陈磊上任 CEO 后不久,就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迅雷大数据与迅雷的纷争。这件同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公案坊间也有诸多报道,各位邻里自行查阅,简单的故事梗概是陈磊以迅雷大数据做 P2P 为由,要求迅雷大数据把迅雷两个从公司名字上摘除,由此引发了一场撕逼。迅雷大数据的当事人正是迅雷主管法务多年的高级副总裁,著名的菲姐。

迅雷前 CEO 陈磊

  这件事看上去是陈磊这样的空降派与迅雷元老派分赃不均导致的内讧,但暴露出了陈磊不够大气和略失急躁的弱点,最终是作为大股东的小米出来主持大局(上市后小米和金山共同持有 27.6% 的股份),菲姐出局,顺带邹胜龙不当董事长了,王川接班邹胜龙当董事长。

  王川事情多得要死,2017 年后小米也陷入低谷,自顾不暇加助时产生,怎么可能管迅雷和网心,加上深圳北京两地千山万水,于是迅雷就成了陈磊 CEO 的一言堂。

  陈磊迅雷网心双肩挑后,运气也很快找上门,2017 年后迅雷遇到了一个绝好的概念区块链。区块链的技术关键点一是云存储,二是分布式计算,而这两点都是迅雷的强项,宇宙最强也不为过。

  迅雷先后推出玩客云和链克等服务,并与各路开发者社区一起举办区块链的开发者比赛和相关召集,大叔是个区块链信仰者,大叔的好友朱波甚至心急的建议大叔在沸腾新十年里就大书特书区块链江湖,信仰归信仰,但区块链至今还处于基础建设期的偏早阶段,参与者更多是一个博傻游戏,迅雷这样的愿意投入数百工程师做相关开发投入的真心不多(但即便如此,能做出来的东西还是有限),由此迅雷也戴牢了区块链中国概念第一股的帽子,每逢比特币突破新高或者国内区块链政策有啥利好迅雷股票就能涨一波,至于是否真的能做出来东西,谁知道呢。

  至于迅雷原有的客户端业务,则无人问津,网心收入待遇福利都好上一大截,甚至可以对 PK 腾讯,迅雷客户端业务的能人,要么离开,要么去网心。迅雷也沦落到一天弹八次窗的地步。

  久而久之,迅雷就变成一家纯炒概念的公司,迅雷最值钱的就是其数千名训练有素在分布式计算和云存储领域有积累的工程师团队。

  那么问题来了,区块链这么热的情况下,如果有人出的价钱比迅雷市值高,陈磊带着这些工程师以及之前的源代码集体跳槽的话,那么,迅雷和网心会是怎样的一地鸡毛呢?

  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但是一种蛮挑战人性,对陈磊职业素养和口碑也有超级挑战的假设,更重要的随着陈磊对迅雷和网心的全面掌控,这种假设正在一步步走向现实。

  帮助陈磊更好的管控公司的是东北鹤岗的董小姐,有朋友和董小姐打过交道,颜值在线,典型的东北靓妞,有成熟的游戏规则和江湖套路,因为董小姐管着迅雷的采购,明着暗里表示要表示表示,朋友的公司不吃这套,所以没有做进去。

  董小姐其实之前是腾讯的公关,当时在腾讯期间就与陈磊是同事,是陈磊从腾讯带过来不多的几个亲信之一。在迅雷,董小姐一路升迁,很快升为迅雷高级副总裁,基本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迅雷董事会里也有过质疑董小姐和陈三石的关系,不过,三石以基督徒的名义起誓说自己与董小姐只是同事关系。

  不过,2019 年董小姐开始请假,但依旧遥控指挥。也就是在 2019 年起,开始有陈磊要带着迅雷一票人出来单独融资的说法在小圈子里流传,作价 10 亿美金,海南政府是最大的买单方。鹤岗两农民担任顾问的海南兴金融公司大概率就是陈磊和董小姐的新平台。

  

  眼见他人要高楼,这个时候李金波出现了。

李金波

  在左林右狸频道接触的诸多迅雷人看来,打造迅雷历史最重要最成功的 5.0 版本的李金波当年就是拯救迅雷的白衣骑士,而这一次,李金波再次以白衣骑士的身份出现。

  大叔查过,迅雷历史也就陈磊一任 CTO,而在之前最接近迅雷 CTO 的就是李金波,不过许是邹胜龙觉得李金波背景不够靓丽,于是只是给了李金波一个技术合伙人,也就是升任技术合伙人不久,李金波离开迅雷,带着邹胜龙给他的千分之六的迅雷股票开始走上连续创业之路。

  李金波离开迅雷后并不顺利,接连尝试过多个项目,直到 2014 年后,李金波与字节跳动的第一任产品合伙人黄河相遇,两个人一起合作做最右才算找到感觉。

  最右这个名字来自微博评论的行话,指最经典最受好评的评论,最右也在很长时间遵循掏空微博青壮年精华讨论话题的产品定位,并借助不俗的推荐引擎系统和成熟的运营思路狂吃下沉市场带来的用户红利。

  最右在 2017 年后连续有利好,2017 年上了快乐大本营,2018 年下半年又遇到内涵段子下架后用户纷纷投奔最右。不过,随着内涵段子换名皮皮虾复活成功,最右反而陷入了下架的悲催命运中,大叔那段时间约金波出来喝茶,金波的回答是他在与有关部门喝茶中。

  解救最右和李金波的是菲姐,哪个菲姐,就是上文提到的迅雷老法务负责人的菲姐。随着菲姐的进入,最右开始走在合规合法的康庄大道上。

  最右安全后李金波终于有时间开始琢磨迅雷的事情,他对迅雷有很深的感情,反正大叔和李金波吹牛三句话就会回到迅雷上,他个人也有邹胜龙程浩两位合伙人保持良好的关系和紧密的互动。

  李金波重组迅雷董事会,光靠创始人顶还不够,小米和晨兴作为重要股东的支持很重要。

  回到陈磊这边,台面上陈磊虽然无功,但也无大过,后来翻出来的种种事实在当时或被陈磊矢口否认,然而在陈磊被立案调查的公告面前,小米和晨兴为什么要支持李金波成为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

  这个时候还有一个关键人物的出现,这个人就是罗为民,晨兴的投资合伙人。

  罗为民也是刘芹的同学,刘芹投资迅雷后请罗为民入局,罗为民也不负刘芹所托,帮迅雷在管理和运营上提升良多,并任 COO 一职,在迅雷上下有着良好的口碑。

  加上 2019 年小米又投资了最右,在罗为民的穿针引线下,罗为民和李金波设计做了一个蛮复杂的交易,一句话说不清楚,简单的说,小米和晨兴等迅雷的老股东和最右换股,最右的母公司成为迅雷的大股东,李金波由此成为迅雷的实际控制人和执行董事长,于是有了今年 4 月的董事会改选以及对陈磊的驱逐。

  这个方案晨兴乐见其成,最右毕竟更值钱;小米也觉得 OK,随着金山云的崛起,迅雷此时与小米的战略协同已经几乎没有,而最右同样对他们价值更大。

  更何况,改选完后他们已经从董事会离开了。所以,坊间关于这事雷老板要背锅的说法匪夷所思,这事都和雷老板没有关系了啊。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以公开撕逼的方式这样对待陈磊,大叔试着回答如下:迅雷混乱的公司治理让迅雷的程序员们不知道到底为谁在工作,而陈磊这些年出手还是蛮大方的,颇得人心的。对于迅雷来说,需要通过对陈磊在口诛笔伐来让当年这些亲陈磊的程序员重新站队和他们掌握的代码能得到顺利的交接。

  有邻里会问,这样公开撕逼,迅雷股价不会崩盘吗?大叔知道的事实是:迅雷已经跌到 2 亿美元以下了,而迅雷本身的账上现金和相关资产有 3 亿美金,迅雷也已经开始回购计划,所以,迅雷只要不退市,就不会有大问题。

  至于迅雷下一步会怎么做,迅雷股价有无翻番的可能,建议各位邻里下一个最新版的迅雷用用,从产品上,迅雷真心进步很大。这是迅雷开始真正做事开始重新蓄势的开始。

  退一万步讲,李金波折腾这么大动静,总不至于不搞出个 10 亿美金的公司吧,没有这个基本的判断,李金波还不如就只搞最右,最右一年多前就估值 5 亿美金呢。

  相信李金波,相信踏实做事的力量。

  文/苏琦  编辑金玙璠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北京时间 10 月 14 日凌晨,一年一度练习英语听力和熬黑眼圈的苹果发布会就这么结束了。   不得不说,苹果依然是视频做得最好的手机厂商,在某种程度上,演示视频的美感掩饰了产品创新力的不足。   作为苹果 2020 年秋季新品发布会的第二场,传说中的耳机没有登场,手机成为绝对的主角。iPhone 12 共有四款机型,包括了 iPhone 12 mini、iPhone 12、iPhone 12 Pro 和 iPhone 12 Pro Max。 iPhone12 四款机型起售价及起售时间  ......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