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王凡,原文标题:《“不差钱”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为政府设计竞拍,也为谷歌等提供咨询 | 棱镜》,头图来自:视觉中国北京时间10月12日17时45分,瑞典皇家科学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将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保罗·米尔格罗姆(Paul Milgrom)和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两位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诺奖委员会在陈述颁奖理由时指出,两位学者完善了拍卖理论,并发明拍卖“新形式”。这并不是诺奖第一次奖励拍卖理论研究者。拍卖作为一种交易机制,应用广泛。在市场经济中,巨额的经济活动通过拍卖完成,包括艺术品、住房、土地等有...... Last article READ

八成名校AI教授,都拿过谷歌微软亚马逊们的钱

  郭一璞发自凹非寺

  量子位报道公众号 QbitAI

  AI 圈儿的「产学研结合」火到了什么程度?

  超过半数的顶尖牛校老师,都有来自产业界巨头的科研资金。

  纵然这会让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进程加快,但是,如果科研背后资本的力量过于强大,会不会让学术研究的结果多一层利益相关、少一些公正性?

  分别在多伦多大学和哈佛医学院读书的阿卜杜拉兄弟俩,就做了一个研究,看烟草巨头和科技巨头到底对学术界的影响有多深。

  我们找出科技界的部分来看一下。

  58% 的名校 AI 领域教师受巨头直接资助

  根据官网公布的教师名单,研究了斯坦福、MIT、UC 伯克利和多伦多大学 149 名计算机专业教师的简历,来判断他们是否从科技公司获取了研究资金。

  注意,没有终身教职、已经退休的不算。

  这里的大型科技公司包括:谷歌、亚马逊、Facebook、微软、苹果、英伟达、英特尔、IBM、华为、三星、Uber、阿里巴巴、Element AI、OpenAI。

  这个范畴已经相当窄了,甚至没有算腾讯、字节、百度、快手、美团、滴滴等中国知名科技公司。

  研究者们发现,有确定资金来源的教师中,52% 的教师有大型科技公司的直接资助:

  而在所有计算机专业教师里,AI 又是最热门的,计算机专业教师获取大型科技公司资助的有 52%,具体到 AI 就高达 58% 了。

  如果把标准放宽到这些教师们的整个科研生涯,比如读博或者其他工作,这个比例会高达 84%:

  同样,AI 领域高达 88%,计算机伦理领域高达 97%。

  如果再放宽一点,把读博前的也算上,那就高达 97%。

  而这些给予直接资助的大型科技公司里,谷歌微软亚马逊三家是最积极的。

  科技巨头,图名也图利

  研究者总结,这些科技公司投资高校的科研主要有 4 个目的:

  1、重塑对社会负责的公共形象;

  2、影响受资助大学所做的决策;

  3、影响科研工作者准备研究的问题和计划;

  4、找到接受合作的学者。

  那么这些大公司的资助,到底起到作用了吗?

  研究者扒了 Nature 和 Science 上那些和 AI 相关的论文,主要议题是机器学习和公平/偏见/伦理/种族主义/不公,然后发现,17 篇论文里,有 10 篇的作者都和大型科技公司有过来往。

  这就很尴尬了。

  毕竟我们知道,要看一个人说什么话,得先看 TA 的屁股坐在那儿,如果拿了科技巨头们的钱,总会有意无意的倾向与科技巨头们。

  因此,研究者认为,这种利益相关会导致许多机器学习和社会议题的结论都会变成“这些社会问题可以被新的技术解决”。

  这会让大家觉得,AI 能解决一切;但实际上,说这话的人利益相关。

  传送门

  The Grey Hoodie Project: Big Tobacco, Big Tech, and the threat on academic integrity

  作者:Mohamed Abdalla, Moustafa Abdalla

  链接:

  9 月 15 日新的禁令执行后,使用任何美国技术的芯片公司都无法向华为供货,对于失去这样一个大客户,一些外企也开始着急起来。   据国外媒体报道,日本电子原材料及电子元器件企业 TDK 已向美国申请恢复对华为供货,而报道中提到,在 TDK 之前已经有多家日本芯片公司提出了同样的申请,希望向华为供货。   在行业人士看来,缺少了华为这样一个超级大客户,对这些企业的业绩影响是直接的。   按照之前外媒的报道,索尼和铠侠已申请恢复对华为供货。索尼向华为供应用于智能手机摄像头等场景的图像传感器。铠侠(Kioxia)即原来的东芝存储器,是全球第二大 NAND 闪存生产商。   更早之前,美光给出的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