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根记忆是人脑对经历过事物的识记、保持、再现或再认,是进行思维、想象等高级心理活动的基础,也是利用过去服务现在或将来的能力。记忆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至关重要,它定义了“我们是谁”。没有记忆,人类将陷入一个永恒的现在。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智能作为自然竞争的核心要素,其源头便是记忆。记忆效能更高,记忆范围越广,就意味着更容易规避竞争风险。但同时,人类的记忆并不完美。记忆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交织着“记”与“忘”的复杂过程。一方面,一些恐惧、痛苦的记忆的赘余会对生活造成负担,比如对于创伤后应激障碍者来说,这些负担会反复伤害其正常的生活;另一方面,记忆的丢失更是许多疾病的首要症状,其严重程度可以下追到饮...... Last article READ

暴风诈尸?强制退市 App却还在更新 究竟发生什么了

  中国基金报记者吴羽

  暴风影音还能用?

  近日,有用户反映暴风影音突然“诈尸”,软件、官网居然还在更新版本,并且还上线了 0.99 元开通月会员的服务。

  这让不少人吃惊,要知道,冯鑫入狱后,暴风集团每况愈下,9 月 21 日,暴风集团更是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股票简称更改为“暴风退”。

  进入退市整理期之后,暴风集团的股价则是在此前暴跌 99% 的基础上,又跌去 80%,最新股价为 0.31 元,市值 1 亿元。

  暴风影音“诈尸”?

  新版本更新,0.99 元 VIP 上线

  近日,有用户反映,暴风影音软件、官网还在更新。

  根据网友反映,其电脑上安装的暴风影音播放器弹出升级的提示窗口,右边盒子界面出现“下载新版 0.99 元开通月会员”的横幅广告。

  暴风影音官网显示,暴风影音 App 的 Android 版最新更新时间是 9 月 26 日,IOS 版的最新更新时间是 9 月 30 日。电脑端 WIN 版也在半个月内进行了两次更新。

  视频版权来自风行

  风行曾回应:纯属业务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据 TechWeb,目前暴风影音可供播放视频内容右上角均显示“风行”字样。这意味着,其视频版权来自风行网。

  今年 2 月 10 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与风行在线在北京市签署《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合作协议》、《广告经营授权书》、《代运营授权书》、《品牌授权书》。双方将在互联网视听服务领域开展合作,合作期限为 15 个月。

  协议签署后,风行在线合法拥有暴风影音 App、暴风影音 PC 客户端,并且暴风影音广告系统运营权交由风行在线排他代运营,时间期限是 15 个月。合同期满后,风行在线享有独家续约权。

  去年底,有消息称,“风行网已收购暴风 TV”,当时,风行否认称,“目前风行全量独家代运营暴风 TV 系统、内容服务、广告业务。我们双方纯属业务合作,没有任何股权关系。”

  因而市场有声音认为,或许是风行在挖暴风的老用户资源。

  暴风集团:公司已退市整理期

  21 个交易日后将被摘牌

  暴风影音的突然“诈尸”,让不少人感到惊讶。要知道,9 月 21 日起,暴风集团进入退市整理期,在退市整理期 30 个交易日后公司股票将被摘牌。

  股票简称更改为“暴风退”。

  根据公告,公司股票在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间,公司将不筹划、不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2018 年修订)》第二条的相关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因此公司股票退市后,将不能在创业板重新上市。

  最新数据显示,暴风集团后边还有 6 万股民。

  曾经是“妖股之王”

  股价暴跌 99% 后又跌去 80%

  昔日的影音霸主沦至退市,暴风集团的结局令人唏嘘。

  2005 年,冯鑫创办了北京酷热科技公司。两年后,冯鑫收购暴风影音,暴风科技开始驰骋互联网疆场。暴风科技,正是暴风集团前身。

  在那个腾讯、爱奇艺、优酷皆未崛起的年代,看视频必须靠播放器。暴风影音凭借其万能播放、在线高清、界面简洁明了等特点获得了大多数用户的喜爱。统计显示,2009 年,暴风影音用户总数发展到 2.8 亿,日活用户超过 2500 万,仅次于当时的 QQ 和迅雷。

  将时间点倒推至 5 年前,暴风集团曾被股民冠以“妖股之王”,这是因为自其 2015 年 3 月 24 日上市后,竟在短短 40 天内以 37 个连续涨停板打破了A股市场的涨停记录。彼时,暴风的股价从 7.14 元/股飞涨至 327 元/股,其市值更是高于 400 亿元。而今现在创始人被捕、高管全部离职、股票暂停上市,跌至如今 1 亿元,令人唏嘘不已。

  事后回顾,正是 2015 年,成为暴风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上市后的暴风科技,开启了激进的多元化拓展,四处投资,要将业务全面布局到视频、VR、秀场、TV、文化、影视、游戏、海外八大领域。糟糕的是,这些投资未能获得理想的回报,却将暴风带入现金流紧张的漩涡之中。同时,暴风的股价狂欢也没有持续太久,随着证监会开始重点打击操纵市场行为,暴风股价转而进入下行通道。

  2020 年 7 月 1 日,因为无法披露 2019 年的年报,暴风集团已经被深交所暂停上市。

  官宣进入退市整理期前,暴风集团的股价仅剩下 1.48 元,总市值仅剩 4.88 亿元,据最高市值 408 亿元,下跌了 99%。

  而进入退市整理期之后,暴风集团的股价更是连续 6 个 20% 跌停,最新数据显示,暴风退 10 月 9 日跌 13.89%,股价跌至 0.31 元,总市值仅剩 1 亿元,据退市前的 4.88 亿市值,继续跌了 80%;据最高市值 408 亿元,下跌了 99.7%。

  压垮冯鑫的最后一根稻草

  很多人把暴风集团的大溃败,归因于 2019 年 7 月 28 日,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实际上,2015 年的上市风光后,暴风集团自 2016 年起,每年的营收都不尽如人意,几乎连年亏损。

  让冯鑫锒铛入狱的是当时震惊资本圈和体育界的跨国并购案。

  当年冯鑫设想的多元化业务都在两年内草草收场。冯鑫又开始向梦想出发,借着体育的风口完成转型。

  2016 年,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对意大利体育版权经纪公司 MP&Silva 的收购有直接关系。当时国内媒体一致宣传,MPS 是当时全球体育版权市场的霸主之一,冯鑫曾宣称是收购 MPS 就是拿下了“暴风布局体育产业的最后一张入场券”。

  2016 年,光大浸辉、暴风投资共同发起浸鑫基金,合计募集 52 亿元。优先级出资人“招商系”出资 28 亿,爱建信托出资 4 亿;深圳恒祥等中间级合计出资 10 亿;暴风系公司、光大浸辉的控股股东光大资本等作为劣后级合计出资 10 亿。

  2016 年 5 月,该基金完成对 MPS 公司 65% 股权的收购。交易刚完成,MPS 却爆雷了。

  MPS 在短时期内失去了意甲、法甲多项体育比赛的转播版权,并遭到一系列拖欠版权费用的索赔官司,于 2018 年申请破产清算,公司资产和收入用于偿还债权人,而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使得基金面临较大风险。

  投资打了水漂,巨额的损失引发了连环索赔,招商财富作为 LP 起诉了 GP 光大资本,光大资本则起诉了提供兜底承诺的暴风集团,索赔 7.51 亿元。

  事实上,从 2016 年开始,暴风影音的净利润连续亏损。2018 年报显示,暴风集团资产总额为 12 亿元,而总负债高达 21 亿元,冯鑫个人所有股权的 95% 以上都已质押。

  2019 年 7 月 28 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同年 9 月,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

  一笔 52 亿元的交易,居然没有跟对方高管签下竞业协议,也不清楚对方公司代理的的版权还有多长时间的有效期,结果对方拿了钱之后,辞职另起炉灶,大搞同业竞争。买下不到两年,大量版权到期,MPS 无以为继,只能破产。

  在这期间,为了促成交易,冯鑫质押自己的股权去行贿,在这其中还被操作这件事情的下属骗走了 1 亿元,却浑然不知。直到自己被羁押起诉之后,才发现。

  文/森语  编辑/叶丽丽   来源:连线 Insight(ID:lxinsight)   嘀嗒想先敲开港股的大门,成为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   10 月 8 日,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提交了上市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据招股书显示,嘀嗒主营业务为顺风车和网约出租车,其中顺风车业务已占到七成的市场份额。基于这两块业务的持续发展,2019 年嘀嗒平台的交易总额达到了 110 亿元人民币。   2017 年、2018 年和 2019 年,嘀嗒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0.49 亿元、1.18 亿元和 5.81 亿元,三年累计增长近 12 倍。 ......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