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Photo by Marisol Benitez on Unsplash,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德米特里,制图:孙绿,校稿:猫斯图,编辑:养乐多说起倾斜的建筑,人们第一个想起的往往都是意大利的比萨斜塔。但是有这么一座城市,城中心的全部建筑几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倾斜。那就是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城。今天上场的,就是墨西哥城如同一些沿海城市一样,墨西哥城也遭遇着地面沉降问题,近年来城区部分地区每年下降程度达到惊人的30厘米。相比之下总是被警告正在沉入海底的水城威尼斯,下降到这个距离,则需要至少20年。这可真是个问题那么墨西哥的首都为何沉降幅度如此之大,又怎么样才能...... Last article READ

断供近月,华为手机怎样了?

  文/苗正

  来源: 燃财经(ID:chaintruth)

  华为手机芯片“断供”已经将近一个月了。手机市场的硝烟,却愈来愈烈。

  10 月 7 日,苹果官网宣布,将于北京时间 10 月 14 日凌晨 1 点召开全球新品发布会。活动的邀请函上,只有简单地一句话:“嗨,速度”(Hi, Speed)。无数人预测,这可能意味着从秋季发布会上跳票的 iPhone12,即将搭载 A14 Bionic 芯片、支持 5G 网络而亮相。

  华为的旗舰手机 Mate 40 仍然没有对外公布准确的发布时间,但据外媒透露,它在 10 月下旬也将登场。

  华为的智能手机业务,正因为芯片禁令而受挫严重。尽管根据调研机构 Visual Captalist 近日发布的数据,在 2020 年 Q2,华为手机的出货量为 5410 万部,和三星分别占据了全球 20% 的市场份额,但它的后续发展,仍旧令人忧心忡忡。

  在欧洲市场,因为华为的失守,小米在今年第二季度欧洲出货量同比增长了 65%,市场占有率达到 16.8%。小米也在今年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股价重新涨到 20 港元以上,总市值也在今年 8 月超过了 5000 亿港元。

  但华为不是只会坐待天明。由于海外市场不利,未来华为的海外手机业务也将向国内收缩。因此,国内的其他手机厂商也将不得不面临更为激烈的争夺战。

  10 月 8 日,天风国际旗下分析师郭明錤给出了一份最新报告,针对华为的困境给出了对策。报告中称,华为应对禁令升级的办法中,其中一个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境,就是出售荣耀手机业务。郭明錤认为,一旦荣耀独立,其采购零部件可以摆脱禁令影响,也有助于荣耀的手机业务与供货商增长,可谓是多赢局面。但对小米而言,这或许并不是一个好消息。随后,据媒体报道,内部人士否认了华为即将出售荣耀。

  在国内市场,谁又将成为接下来最大的受益者?

  出售荣耀是个好选择吗?

  悬在华为头顶的那把利剑,终于在 9 月 15 日落下。这一天,针对华为芯片的封锁禁令在大洋彼岸生效。

  根据美国的禁令要求,自 2020 年 9 月 15 日起,任何采用美国技术及设备的公司,必须要在获得许可后才可向华为供货。在 9 月,英特尔和 AMD 表示已经获得了对华为的供货许可,但是它们主要供应的是笔记本电脑和服务器芯片。这也意味着,在手机芯片领域,华为移动端业务被卡住了供货的命脉。

  2020 年 9 月,华为包下了一台顺字头的货运飞机。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燃财经,这架飞机在 9 月 13 日抵达了台湾桃园国际机场,运送台湾半导体龙头 TSMC 的最后一批订单,货物中包含了 1000 万颗手机芯片。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 Mate 40 备货芯片的数量大约是 800 万-1000 万颗左右,而这些运送回华为的芯片,足够支撑华为手机供货大约半年到 1 年的时间。如果算上华为目前已有的储备量,华为高端手机坚持到 2021 年年末是没有问题的。

  “华为要缩紧裤腰带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卖了。”一位分析师告诉燃财经。“2019 年,华为出货量是 2 亿多台手机,但现在情况特殊,华为必须要考虑降低出货量以保证系列延续。”根据余承东在 2020 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上的报告,在 2020 年上半年,华为出货量已经同比下降了 11%,为 1.05 亿台。

  根据韩国通信杂志《韩国电子工业》(The Elec)的报道,华为已经私下通知了一些主要的韩国经销商,预计在 2021 年华为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仅为 5000 万部,相当于 2020 年预期出货量的 26%。

  华为储存的手机芯片,用一颗少一颗。而国内的市场空间,也就这么大。因此,为了保证华为旗舰机的出货量,华为也将不得不思考,如何处理与荣耀的关系。

  无论从线下渠道,还是手机产品、IoT 战略上,荣耀都堪称是华为狙击小米的桥头堡。

  郭明錤的分析报告认为,华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对荣耀品牌、供货商与中国电子业,将会是个多赢局面。一旦荣耀从华为独立,那么荣耀采购零部件不受禁令相关的规定影响,也有助荣耀手机业务与供货商增长;其次,品牌养成非常不易,荣耀独立可最大程度地保有此品牌且有助于中国电子业自主可控发展;第三,在华为的体系下,荣耀目前的定位仅是中低端机型,如果独立则可继续发展高端机型。

  事实上,关于华为意图“分割”荣耀,在业内早有传言。早在一个月前,在知乎上,就有一条“如何看待据传荣耀即将出售给 TCL”的提问发布。在 10 月 8 日,郭明錤的报告发布后,TCL 电子股价当日收盘时上涨了 20.65%。

  根据天眼查信息,今年 4 月,荣耀终端有限公司悄然成立,注册资本 3 亿元人民币,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担任荣耀终端有限公司董事长一职。

  这意味着,荣耀已经正式从华为的子品牌,升级成为华为控股的独立公司。独立后的荣耀终端,在业务上跟华为基本一致,提供多类产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而一直以来,荣耀也都在试图在营销等方面来摆脱华为的影响,甚至曾要求合作媒体在提及它时不要加华为前缀。

  和华为不同,荣耀一直定位于年轻人市场,主打的是性价比和粉丝营销。荣耀的独立,也昭示着一个不同于华为的新品牌形象的建立。正如同一加手机,并不是以 OPPO 的子品牌身份运营,反而建立起了更加成功的品牌形象。同时,独立后荣耀在中低端产品上的开拓,也不必担心会影响华为的品牌。独立出来的荣耀,也可以卸下华为身上的“包袱”,能够更快地扩张。

  今年疫情期间,荣耀也继续加大了线下店投入。今年 6 月,荣耀在沈阳开了第五家荣耀 life 体验店。荣耀总裁赵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这是荣耀”智慧全场景战略升级“之后的”样板。在三四线城市,荣耀也加大了对代理商和零售商的让利。

  荣耀自身也在拓展生态链战略,包括了荣耀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和音箱等系列 IoT 产品。华为进攻智能电视、搭载鸿蒙 OS 的第一款产品,也选择了落地荣耀的智慧屏。

  可以说,荣耀是华为的后备底牌。但另外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荣耀仍然是建立在华为的手机基础技术研发和营销渠道支持上,才取得了优势的。即使脱离华为,荣耀目前在这些方面,也依然在依托华为进行发展。但这从另一角度看,这也意味着,没有华为的支持,荣耀很难单独具备基于这一体系的竞争力。

  据腾讯《深网》报道,一位接近荣耀总裁赵明的人士透露,9 月中旬,赵明曾在内部否认荣耀将被出售。该人士称,华为并没有足够的动机出售荣耀,一是荣耀被出售后并不一定能规避相关禁令;二是荣耀的技术、研发都与华为共享,荣耀本身更多是品牌价值,而且离开华为后,其品牌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而更重要的是,小米经历了红米独立、卢伟冰及前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加盟等一系列调整,由红米对标荣耀、小米品牌主攻高端市场的策略已然成型。即使荣耀独立,想要牵制和影响小米,也仍然需要下一番功夫才行。

  在华为芯片断供后,高通也一直在“热心”申请供货许可。在 9 月 23 日华为的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被问到“如果高通也被许可,华为是否会选择合作”时,回答“愿意跟高通合作”。此前,高通和华为一直是在低端芯片领域的合作。而现在,华为释放出更多的合作态度。

  而一旦高通能够获得供货许可,也许华为就没有那么必要“断臂”分拆荣耀。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华为旗舰手机的定价一直处于一个比较取巧的区间。华为旗舰机型定位于高端手机,但在国内价格又低于苹果、三星,这让华为捕获了足够庞大的市场需求。可是到了下沉市场,在中低端产品上,失去了定价优势,华为系的产品和小米、OV,仍然是处于缠斗的状态。尤其是,荣耀的渠道策略现在也有可能受到华为目前状况的影响。

  据字母榜报道,一位手机卖场老板透露称,在其所在的城市,荣耀办事处已经解散,有荣耀督导向他表示,华为接下来的做法很可能是“弃荣耀保华为”,荣耀系列的供货也将大幅度下跌,荣耀很可能回归线上运营模式。但随后荣耀否认了这一说法。

  华为下沉

  华为芯片告急,随之而来的,是华为手机价格的上涨。从 9 月 1 日开始,几乎所有搭载麒麟 990、985 芯片的手机,包括华为 Mate 系列、P系列以及荣耀高端手机,都迎来了涨价。

  华为在渠道端也开始控货。燃财经之前走访北京市双井、三里屯等地的华为授权专卖店发现,除了 Mate 30 Pro 5G 版以外,已经看不见任何 Mate 30 系列的手机了。一位店员表示,目前华为已停止 Mate 30 系列对该店铺的供货。在北京周边地区多家手机零售店主也向燃财经透露,今年他们华为手机拿货已经“越来越难”,目前除了华为 Mate 30 pro 5G 手机外,很难拿到其他货了。

  控货的原因,有经销商猜测是因为华为的芯片紧张。华为的渠道策略也整体受到了影响。

  在此之前的 2018 年左右,由于海外市场受挫,华为逐渐将重心移回到国内市场。在线下渠道方面,华为的直营门店,开始遍地开花。在三四线城市内,带有华为 logo 的手机门店也随处可见,大有效仿 OV 的架势。华为消费者业务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朱平曾透露,在 2019 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大中华区包括直营店和授权店在内的门店已经达到 7500 家,其中三级及以上城市布局约 1500 家,县级布局约 3000 家,同时还有超过 35000 家的专区与专柜。

  对于经销商们,华为也推出了相当实惠的让利措施。一位县城的手机经销店店主告诉燃财经,在他的店里,销量最大的是华为的 Mate 系列机型。但并不是消费者们认准华为的品牌,而是对他们而言,高端机型的销售可以赚取更多的佣金,于是他和周边其他手机店主们,也更热衷于向到店的消费者推荐华为旗舰手机。

  李旭在北京海淀区一家手机城里,经营着一家店面,早期销售的机型大多集中在华为和三星的高端机上。但等到了 2018 年,他的店铺几乎成为华为专卖店。李旭说,华为高端机型的销量一直较高,每月能够销售超过 150 台手机,在一些消费旺季,如春节前后更是能达到 300 台的月销量。他表示,隔壁店的月流水大约仅为他店里的一半,甚至更低。

  到了 2019 年夏天,华为直营店也开始侵蚀李旭这样零售商的空间。“华为在对面商场开了个直营店,把我们这边客流量都吸走了。当时拿货就开始出现问题了,华为官方限定了不同机型对应的拿货数量。选机型也从以前我们自己选,到现在由官方规定机型,数量也被压得死死的。”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李旭店面的运营。他表示,在该手机市场中,华为手机的交易量仍然是最高的。在这座市场中,其他部分主要以华为手机销售为主营业务的商家也表示,他们主要是通过华为手机销售数量上的优势维持着租金、人工等日常费用。

  这种情况在 2020 年开始逆转。李旭透露,疫情期间线下店面的生意已经大受影响,而到了现在,华为手机拿货更难了。“如果华为减产,那我可能要考虑转行了。”

  处于北京郊县的张彤也经营着一家华为手机销售店面,他也表示,一旦出现提货困难的情况,他们会立刻丧失大部分利润,也就没有了继续运营下去的动力。

  华为也在推进 IoT 生态链产品方面的营销。华为的“1+8+N”生态链中,除了手机,还包含了音箱、电视、手表、耳机、平板等产品。朱平曾透露,华为很多体验店非手机产品的销量,已经从 2018 年底的不到 10%,提升到 2019 年的约 50%。

  李旭也表示,华为也在鼓励他们这些中小零售商推销 IoT 生态链产品。他的店面里也同时在销售华为 Matebook、华为手表等,然而销售额比起华为手机来,还是相差甚远。

  华为受阻,谁将收益?

  华为的友商们,已经开始了动作。

  9 月 7 日,OPPO 中国区总裁刘波发了一封内部信,提到 OPPO 中国区今年整体销量预计提高至 1 亿部,下半年销量提高 30% 以上,并表示 OPPO 将在各种购物中心开设 Shopping Mall 专卖店和销服一体店。

  国庆假期前夕,小米之家在官方微博表示 9 月 26 日一天就开了 100 多家小米之家。显然它还在努力补上线下渠道的短板。

  华为留出的海外市场空白,已经被填补。自从华为在海外市场受挫,小米已经逐渐蚕食了原本华为在欧洲的市场份额。

  根据 Canalys 的数据,在去年第二季度,华为在欧洲市场的市场份额为 18.8%,排名第二,仅次于三星,小米排名第四,市场份额为 9.6%。而今年第二季度,小米在欧洲市场的出货量同比增长了 65%,市场占有率达到 16.8%,排名第三,而华为则掉落到了第四。

  但在国内,更多的人担心的是,华为一旦出货量缩减,它所空出的高端机市场,并不会被国内厂商所获得。一位业内人士就对燃财经表示,华为减产后,对于大众消费者来说,苹果可能是最佳选择,因为苹果具有足够的品牌影响力,它在大多数人眼中就是高端手机的代表。

  国内在 4000 元以上的高端机市场,仍然被华为和苹果牢牢把持。这一块,仍然是小米和 OV 还没有突破的堡垒。

  一家位于北京平谷的手机零售商说,即使并未位于市中心,他们这里销量最大的,目前仍然是华为 Mate 30。在他看来,来买手机的人群中,有钱还是没钱,主要的区别是他们换手机的频繁程度,但并不影响他们购买高端机。“我亲戚家里一个月收入也就几千块钱,但他照样买苹果手机。”

  根据 Canalys 发布的数据报告,今年二季度,小米的国内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了 19%。而第二季度,小米在印度市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仅有 530 万部,大跌 48%。在华为转战国内市场的压力下,无论是小米还是 OV,在高端手机上也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

  华为的渠道商和零售商们,也在面临是否坚守的选择。

  张彤说,自 2020 年年中开始,华为 Mate 30 系列拿货难度加大,于是他和同行都已经开始将销售重点放在了 OPPO Find X2 和小米 10 上。以往来到他们这种零售店面的消费者,大多直接奔着华为而来,现在他们的手机销量还是能够保持在每天不到 20 台,但是其他品牌的销量也逐渐起来了。

  李旭也收到了华为友商的加盟邀请,希望他能够销售华为以外的产品。他承认,自己从年初开始就做好了放弃华为的打算,但是他还是决定,暂时观望华为的动态,至少他相信,华为手机是不会停产的。

  *题图以及文中图片均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张彤、李旭为化名。

  有时候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不只是灵感,还有积压在脑海里多年的记忆碎片:那首只记得旋律的歌到底是什么、偶然瞥见的一幅画叫什么名字、多年前在网上见到的网红照片究竟是谁……   每次手脚并用向别人描述却还是得不到答案的时候,都恨不得直接让对方来自己脑子里溜达一圈。   你能猜到刘亦菲在比划什么吗?   不过在豆瓣里却有这么一个大神齐聚的神奇小组——互助回忆小组,就算你的记忆碎片少得可怜,也总会有人云淡风轻地在评论区给出正确答案。   这些小组到底有多神奇?口说无凭还是给大家找几个案例来直观地感受下。   一级难度   咱们先来看看小组里算是送分题......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