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策发自凹非寺    量子位报道公众号 QbitAI   2020 年是 AI 落地化元年已毋庸置疑。今年 4 月,国家发改委将人工智能确定作为“新基建”的融合基础设施,支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国内的 AI 软件早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今年上半年,华为、旷视、清华等高校和公司陆续开源自研 AI 框架,迈出了 AI 大规模落地化的第一步。   相比今年才大面积开花的 AI 框架,国内的 AI 生产力平台起步更早:百度有“百度大脑”、华为有“ModelArts”、阿里有&ldqu...... Last article READ

马斯克和比尔·盖茨,为什么互相「看不上」?

  文/维维

  来源:极客公园(geekpark)

  马斯克和比尔·盖茨,两人近来一直不对付。

  从对待新冠疫情的态度、对电动卡车的看法,再到围绕人工智能的纠葛,亦或是对彼此的评价,两个人频繁隔空互怼。

  比如,马斯克说,‘他无聊透顶’,‘他对电动卡车一窍不通’;

  比尔·盖茨说,‘他只是一个工程师’,‘不要被马斯克的错误言论误导’。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让两位科技圈大佬频繁互掐?其实研究一下不难发现,两位大佬思考问题的角度完全不同。出现摩擦,实则是一种必然。

  马斯克似乎一直站在银河系的角度思考问题。

  他对走出地球充满了执念。在采访中,他说太阳会慢慢膨胀,然后吞噬地球,人类必须建立星际文明。

  马斯克给出的时间表是:到 2050 年,将 100 万人通过 SpaceX 研发的星际飞船送往火星,目标宏大。他预测,第一艘能够载人的星际飞船(Starship)将于 3 年后面世。

  17 岁时,马斯克读了一本书叫《银河系漫游指南》,从那时起,他就觉得自己的使命是拯救人类。31 岁时,马斯克创立 SpaceX,这是他计划拯救人类的第一步。

美国德州,马斯克展示的星际飞船原型

  2015 年的时候,44 岁的马斯克迈出了拯救人类计划的第二步——与其他硅谷科技大亨共同创立非营利组织 OpenAI,目的是防止人工智能在地球上将人类毁灭。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马斯克与比尔·盖茨产生了交集,也埋下了日后打嘴仗的种子。

  比尔·盖茨 13 岁时就是‘黑客’了。39 岁成了世界首富之后,转而开始关心人类命运。与马斯克不同的是,他更关心怎么让人类在地球上生活得更好。

  马斯克的思路更偏向于通过改造人类自身来解决问题,比如创立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帮助人类和机器结合,成为‘半机械人’,从而与 AI 融合,避免被 AI 玩弄。最后,再乘坐星际飞船离开地球。

  比尔·盖茨更愿意从人类外部、地球本身寻找解决方案。比如他资助科研组织阻止全球变暖,资助疫苗研发,从事教育相关的慈善活动。看得出来,比尔·盖茨对地球的感情还是更深刻的。

  2015 年,两个人在亚洲博鳌论坛上,第一次同框现身。

  谈及人工智能,他们都觉得人类最终不会是人工智能的对手,发展人工智能是必要的,但不能过于着急。气氛是和睦的,但也是短暂的。

  最近的一次‘瓜葛’便源自人工智能平台 OpenAI,马斯克觉得微软让他创建的平台违背了初衷。

  马斯克的宏伟计划被‘阻碍’了

  起初,马斯克与合伙人创立 OpenAI 并没有想着让其盈利。

  ‘我们的目标是,朝着最大化人类福祉的方向,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不求经济回报。’OpenAI 团队在一篇宣布 10 亿美元计划的文章中声明,‘既然我们的科研不受经济上的束缚,我们能更好地专注在对人类有利的方面。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应该是人类意志的延伸,本着自由主义的精神,它应尽可能广泛地被运用起来。’

  2019 年,因为特斯拉在 AI 研究上的不断投入,OpenAI 受到很大争议,被认为是马斯克的人才‘后花园’。马斯克便退出了管理团队,但仍是其出资人。

  就在马斯克退出后不久,微软向 OpenAI 投资 10 亿美元,这笔投资让微软成了独家云服务供应商,日后 OpenAI 的 AI 能力必须通过微软的云平台 Azure 对外输出。这引来一部分争议,人们觉得 OpenAI 或许不再中立。OpenAI、微软将马斯克与比尔·盖茨又牵扯到了一起

  今年 6 月,OpenAI 发布了一个名为 GPT-3 的 AI 语言模型,堪称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科研突破,被称为暴力美学的胜利。9 月 22 日,微软宣布获得 GPT-3 独家授权,未来微软可以获得修改源代码的权利。这引来马斯克极大不满,‘这与开放是相悖的。OpenAI 本质上已经被微软控制了。’马斯克觉得 OpenAI 沦为了微软的牟利工具。

  要知道,马斯克当初将 OpenAI 视为拯救人类的‘良方’。尽管比尔·盖茨可能并没有直接参与到 OpenAI 的项目决策中,但考虑到近来两位大佬屡有隔空互怼的事情发生,马斯克此番发声,也并没有给合作伙伴微软,以及曾经的掌舵者比尔·盖茨留什么情面。

  盖茨的‘气候焦虑’

  马斯克与比尔·盖茨的主要摩擦还发生在另外一个领域:能源。

  2017 年,有人问比尔·盖茨,如果和马斯克一起创业,他们会做什么?他说,两个人可能会在清洁能源领域做一些事情。他觉得在乘用车是最有希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领域,推广电动车是个不错的解决方案。顺便夸赞了特斯拉在引领电动车发展方面做出的表率作用。

  但转头,2020 年初,比尔·盖茨买了保时捷的电动车 Taycan Turbo。Taycan Turbo 的起售价为 149.8 万元,Model S 起售价 75.69 万。盖茨说,特斯拉有点贵。

  马斯克立即发了条动态,‘我和盖茨聊过了,他无聊透顶。’

  盖茨没有立即回应,但他在之后的一次采访中评论了特斯拉的电动卡车业务:没有前途。

  ‘对于重型、长途运输车,我们需要其他方案。尽管目前市场上有几个电动半挂车的生产计划,例如特斯拉 Semi 和戴姆勒的 Freightliner eCascadia,却相去甚远。’

特斯拉尚未量产的电动卡车 Semi

  马斯克大力推动的电池技术,并不完全是他觉得‘正确’的方向。盖茨之所以如此纠结于能源的效率,很大程度上源自于他的‘气候焦虑’。

  有科学家告诉比尔·盖茨,为了避免气候持续变暖而导致地球环境恶化,全球必须在 2050 年之前将温室气体的排放削减百分之八十,这需要人们研发出新的低成本的清洁能源。

  这项挑战极大,大到可以称之为‘能源奇迹’。于是,比尔·盖茨十几年来一直致力于清洁能源的投资、宣传。‘接下来如果有大量年轻人参与,我觉得会取得突破性进展,这将拯救我们的地球,在 2050 年前免于灾难。’

  而 2050 年的时间点,马斯克的目标是带领人类离开地球。他和比尔盖茨的目标完全相悖。

  或许马斯克发展的越起劲儿,比尔盖茨越焦虑。

  盖茨眼中的马斯克

  两人世界观的差异也体现在对待新冠疫情的态度上。

  5 月 7 号,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对新冠恐慌是愚蠢的’。马斯克还决定不给自己或孩子接种疫苗,‘我没有患新冠肺炎的危险,我的孩子也没有。’

  比尔·盖茨是美国少数在疫情之初,就不断号召美国民众引起重视的企业家。对于马斯克的言论,他曾评价道,‘马斯克在电动车和火箭研发上做得很好,但不要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瞎评论。希望民众不要被他的错误言论误导。’

  从人文关怀上来说,围绕疫情的这一系列交锋,马斯克‘败北’。

  曾经有人问比尔·盖茨,马斯克是新的乔布斯吗?他说,‘马斯克是个动手能力强的工程师,而乔布斯在设计、挑选人才和营销方面是个天才。’

  接着又说,‘过去,像我和乔布斯这样的人,有幸参与到数字工具的开发建设中,让信息共享和全球合作变得更好。’

  言下之意,‘中二’的马斯克只能排在他们后面。

  马斯克对此应该不太同意。作为一个常年活跃在网络上怼各路大咖的、拥有 3000 万粉丝的博主,相信距离回怼不远了。

  马斯克被誉为‘将世界甩在身后的人’,比尔·盖茨也是一名商业天才。如果说正值壮年的马斯克是一个冒险家,那么退休之后的比尔·盖茨更多扮演着一位慈善家的角色。两个人在创造人类未来的路径选择方面,走在了不同岔路上。

  针锋相对的隔空互怼,或许是两种选择之间必然会发生的摩擦。

:中国四大古桥(四大古桥有哪些)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桥梁之国”的称号,它从隋朝发展而来,从宋朝繁荣起来。许多著名的桥梁来自中国。我提到了世界十大最美的桥梁。你知道中国的四大古桥是什么吗? 1.广济桥(湘子桥) 广济桥,又名祥子桥,横跨汉江,位于广东省潮安县潮州镇东部。广济桥已有1170年的历史。整座桥已经建成57年了。这座桥全长515米。东西段共18个桥墩,中段宽约100米。因为水流湍急,不可能架桥,只能坐船。它被列为中国重点保护文物,是中国桥梁建设史上的重要遗产。 2.赵州桥 赵州桥,又名安吉桥,位于河北省赵县以南五英里的延河上。赵州桥是世界上最宏伟、最古老的石拱桥......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