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Canva)智能音箱赛道的头部效应已经越发明显,小度智能音箱、小爱智能音箱、天猫精灵已经成为这个领域的头部选手。随着智能音箱作为的入口效应越来越强,头部之间的竞争也越发激烈,小度智能音箱则率先开启了自己的资本运作路程。百度AI的变现捷径近日,百度宣布旗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业务(简称“小度科技”)完成了独立融资协议的签署。据了解,小度科技此次融资后,投后估值达约200亿元,本轮融资由百度资本及CPE战略领投,IDG资本跟投。作为公司的重要的战略业务板块,此次融资后百度依然保持了对小度科技的绝对控制权。对于此举,行业相关人士普遍看好,认为独立融资无论是对于小度科技的自身发展,抑或是对于小度...... Last article READ

智能手表这块屏是怎样“爬”上我们手腕的?

  文/刘雨瑞

  来源:深响(ID:deep-echo)

核心要点 

随着以三星、苹果为代表的手机巨头入局,智能手表产业的第二次转折到来了。

巨头手机厂商一定程度上赋予了手表以真正智能的意义,它们的入局将智能手表从小众推向了大众。

在智能手表市场呈现增长而智能手机出货量趋于萎缩的趋势下,抓住智能手表的红利成为多数手机厂商谋求增长的突破口。

  “在我们所见之处,到处都是屏幕。一种新的传播和显示技术正把书本拱到一边,并将影像,尤其是运动的影像推向文化的中心,我们正在成为屏幕之民。”

  这是世界互联网教父凯文·凯利,在四年前出版的《必然》中的一句话。

  时至如今,书中描述的场景已经成为现实,而时间回溯,屏幕如此之深地渗透进人们的生活,距今也不过十年而已。

  智能手机已经被称为人们的第二器官,而另一块屏幕的普及则近乎宣告屏幕时代个人私域的终结——智能手表,让屏幕可以 24 小时与皮肤亲密接触,然后持续不断地监控并向个体输出信息。

  没有人能抵挡住这一诱惑:现在,推出智能手表/手环产品,几乎变成了手机厂商的标配。在它们的宏大规划中,智能手表是构建 IoT 生态的重要一环。近年来,三星、苹果,以及华为、OPPO、vivo、小米等国内大厂都陆续布局了智能手表领域。而在消费者端,智能手表也已经爬上了越来越多人的手腕。

  得益于传感器、算法、芯片的不断进步,如今,智能手表已经可以监控心率、测量血氧、计算步数,越来越多功能被装进手腕处几平方厘米的小盒子里。而围绕这块小小区域的争夺,可见的竞争正在变得越来越激烈。

  虽然与智能手机相比,智能手表之于市场和行业的影响显得更加润物细无声,但是在愈加逼仄的智能硬件争夺战中,它的地位却被逐渐抬高。

  围绕智能手表的争夺战是如何打响的?它的未来又将往何处去?

  移动互联网革新手表

  关于智能手表,维基百科的定义是——A smartwatch is a wearable computer in the form of a watch——智能手表就是“披着手表外衣的计算机”,具备基本或高阶的信息处理能力。

  广义上的智能手表诞生历史并不短。

  1972 年,汉密尔顿制表厂生产了一款名为 Pulsar 的电子表。这款数字显示式腕表除了告知时间,还具备简单的计算和定时功能,是世界公认的第一块智能手表。

  但直到 21 世纪初,智能手表都无法取代传统手表。相较于设计精致,制作精良的传统手表,智能手表无论在材质、耐用性、续航、外观多样性还是可传承性上,都难以满足人们的需求。

  21 世纪的头十年,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改变了一切。

  2007 年,乔布斯在旧金山 Macworld 上向世人展示了第一款 iPhone,作为第一款“去掉键盘”的智能手机,iPhone 大屏提供的极佳触摸体验使人们爱上了系统中精致设计的应用程序。看准趋势,2008 年,苹果果断推出了 iPhone 3G 版,两年后发布的 iPhone4,则彻底宣告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对智能手机的探索成为那几年的主题——2009 年,LG 发布了限量版的“智能手表”GD910,官方对其的定义是直板腕表式手机,很明显,这是对手机未来的探索,而不是对智能手表的革新。

  但由智能手机启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也为智能手表带来了发展机遇。改变在 2012 年之后逐渐发生,先后有三路玩家进入这个领域,分别是初创企业、LG 等综合设备厂商和苹果、华为等智能手机厂商。

  初创公司中,Fitbit 和 Pebble 是表现较为突出的两家公司。

  Fitbit 在 2012 年发售了第一款计步器,专攻运动领域。该款手表不仅可以记录步伐,还可以算出每个人在坐、走或跑时的体力消耗情况。2013 年,Pebble 推出了E-paper 智能手表,它可以提供运动计步、音乐收听等功能。

  Fitbit 和 Pebble 拉开了智能手表发展的序幕——2014 年,Fitbit 手表和 Pebble 智能手表的出货量分别达到了 60 万台和 70 万台。

  面对智能手表这个“未来可能的”蓝海市场,索尼、联想、LG 等巨无霸企业当然不会置身事外。

  2012 年,索尼发布了旗下第一款智能手表——Sony SmartWatch。这款手表可以兼容大部分 iOS 和 Android 设备,并在屏幕上实时显示 Twitter、Facebook、邮件等信息。

  2014 年 1 月 30 日,联想正式以 29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摩托罗拉移动,获得摩托罗拉品牌、智能手机产品以及摩托罗拉未来的产品规划。同年 9 月 5 日,Moto 360 发布,当年的销量就达到了 50 万台。

  2013 年,LG 在 CES 展上展示了一款结合 GPS 的智能型手表,第二年,LG 和谷歌共同开发与设计的 LG G Watch 发布。

  一众参与者中,谷歌是较为特殊的一个。

  谷歌虽没有生产智能手表,但其凭借 2007 年发布的 Android 系统,成为了操作系统领域的王者。LG 当时与谷歌合作获得了极大优势,与谷歌合作意味着该款手表针对 Android 系统进行了专门优化,它可以运行 Android 4.3 版本,并支持谷歌的语音识别功能,同年销量就达到了 42 万台。后来,谷歌靠收购 Fitbit 也入局了智能手表领域。

  一时间,市面上几乎所有厂商都开始布局智能手表领域,三星等似乎掌握先机的智能手机厂商们待不住了。

  2013 年,三星推出了第一款 Gear 型智能手表,同年销量仅为 5 万台。业内人士分析,Gear 型手表价格高、功能并无特殊之处、电池续航短等特点是其销量失败的重要原因。2014 年,三星卷土重来,发布了 Gear 2 和 Gear Neo,凭借更加成熟的设计,全年销量突破 120 万台。

  而随着以三星为代表的手机巨头入局,智能手表产业的第二次转折到来了。

  巨头的游戏下如何突围

  在移动互联网红利正盛时期,智能手表也受到了广泛关注,但与实际出货量相比,智能手表事实上依然是小众“玩具”。

  公开数据显示,2014 年,智能手表全球出货量 460 万台,同比增长 270 万台,增速达 142%。这 270 万台中,三星一家就占了接近一半,Pebble、Fitbit、索尼、联想、LG 等全球厂商只分到了余下 150 万台的“蛋糕”。

  转折点发生在 2015 年,这一年,革新了智能手机体验的苹果,将触角伸到了智能手表领域。

  2015 年,苹果的 Apple Watch 首次发布,全年出货量达到 900 万台。同年智能手表全球出货量为 2080 万台,同比增长 1620 万台,而这 1620 万台中,仅苹果公司一家手机厂商就占去了 55.5% 的市场份额。

  2016 年,全球智能手表出货 2110 万台,同比增长 30 万台,其中 Apple Watch 出货 1400 万台,同比增长 500 万台——苹果公司不仅抢占了所有增量,还把智能手表厂商原有的市场份额吃掉一大部分,逼迫部分智能手表厂商退出市场。

  在 Apple Watch 推出的第一年,便有报道称,曾经创造 Kickstarter 最多筹款金额纪录的 Pebble 已经迅速成为第一个受害者,甚至有陷入财务危机的迹象。而从此后 Apple Watch 的市场表现来看,第一批吃螃蟹的智能手表创业公司,确实受到了巨大冲击。

  Apple Watch 的巨大成功让智能手表走进了消费电子市场,可以说,巨头手机厂商一定程度上赋予了手表以真正智能的意义,它们的入局将智能手表从小众推向了大众。

  手机厂商之所以能在智能手表竞争中取胜,关键靠的还是手里十几亿部的存量智能手机市场。得益于与手机的顺畅连接,智能手表的功能被大大拓展。

  在手机厂商的攻势下,其他智能手表厂商的日子并不好过:2016 年,Pebble 被 Fitbit 并购,停止运作,不再生产任何设备与服务;2019 年 11 月 2 日,谷歌宣布以 21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Fitbit。

  而在智能手表市场呈现增长而智能手机出货量趋于萎缩的趋势下,抓住智能手表的红利成为多数手机厂商谋求增长的突破口。如今,多数手机大厂都会在年度旗舰手机发布会上,同时公布新款的智能手表,且大多都保持了每年一更新的稳定节奏。

  在这个浪潮中,国内手机厂商是重要参与者。但从目前来看,国内手机厂商的智能手表等产品更大的竞争优势在于性价比,在功能和设计上暂未体现出明显的差异化。

  与手机不同,智能手表不是刚需,功能设计更加考验厂商的创新能力,因此若要复制国内智能手机行业的成功,单打低价牌不是唯一良药。而单纯依赖智能手机的成功是无法实现突破的,三星的经历已经做出了最好说明——三星第一款 Gear 型智能手表仅仅销售了 5 万台,这与其手机的出货量显然不成正比。

  GARMIN 和 Fitbit 的相对成功的经验或许可以给国内手机厂商以新的启示,在 2020 年第一季度智能手表全球出货量榜单上,GARMIN 出货 110 万台,位列第四,Fitbit 出货 90 万台,位列第五。二者合计占有 13.5% 的市场份额。

  在手机巨头的碾压下,它们相对成功的原因在于技术护城河与比较低廉的价格。有军方背景的创始团队将 GARMIN 限定于运动健身领域,其为登山、游泳、跑步等各种类型的运动开发了不同款式的智能手表,已成为运动员、健身爱好者的第一选择。而 Fitbit 被谷歌收购后,针对 Android 系统进行了专门的优化,续航及价格都有优势。

  可以看出,要想在智能手表领域分一杯羹,走出固化的设计思路,做创新和差异,打牢技术护城河是根本。

  当前,智能手表这条产品线大多基于 Android 系统研发,大多数手表可以兼容不同手机。另外,今年苹果推出了 Apple Watch SE,且提供了家庭模式,用户即使没有苹果手机,也可以使用苹果手表,这将是改变如今智能手表领域格局的关键一步。国内厂商除了以更好的技术和设计应对,别无良法。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安卓厂商在 Pad 时代败下阵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软件生态不完善。而安卓厂商当下还没有完善手表应用市场,这是亟待补齐的短板,也是实现突破的契机。

  如今,苹果、三星、华为的总出货量已经突破了千万台,但和智能手机十几亿部的存量市场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而在 5G、芯片等技术革新带来的 IoT 浪潮下,智能手表的战略价值已经提升。

  在可观的增量与未来的机遇面前,围绕智能手表的战火只会更加浓烈。

  文/维维   来源:极客公园(geekpark)   马斯克和比尔·盖茨,两人近来一直不对付。   从对待新冠疫情的态度、对电动卡车的看法,再到围绕人工智能的纠葛,亦或是对彼此的评价,两个人频繁隔空互怼。   比如,马斯克说,‘他无聊透顶’,‘他对电动卡车一窍不通’;   比尔·盖茨说,‘他只是一个工程师’,‘不要被马斯克的错误言论误导’。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让两位科技圈大佬频繁互掐?其实研究一下不难发现,两位大佬思考问题的角度完全不同。出现摩擦,实则是一种必然。......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