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Canva)智能音箱赛道的头部效应已经越发明显,小度智能音箱、小爱智能音箱、天猫精灵已经成为这个领域的头部选手。随着智能音箱作为的入口效应越来越强,头部之间的竞争也越发激烈,小度智能音箱则率先开启了自己的资本运作路程。百度AI的变现捷径近日,百度宣布旗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业务(简称“小度科技”)完成了独立融资协议的签署。据了解,小度科技此次融资后,投后估值达约200亿元,本轮融资由百度资本及CPE战略领投,IDG资本跟投。作为公司的重要的战略业务板块,此次融资后百度依然保持了对小度科技的绝对控制权。对于此举,行业相关人士普遍看好,认为独立融资无论是对于小度科技的自身发展,抑或是对于小度...... Last article READ

陆金所赴美上市 拿什么对标蚂蚁和腾讯?

  文/刘雨瑞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靴子终于落地。

  在经历多次上市传闻之后,10 月 8 日,中国平安孵化多年的金融科技“长子”——陆金所控股正式向美国 SEC 递交招股说明书,计划在纽交所上市。这也是继蚂蚁集团、京东数科之后,今年国内第三家选择上市的金融科技独角兽企业。

  市场传闻此次 IPO 将募集 20 亿至 30 亿美元,若数据属实,这将成为美股历史上募资金额最高的金融科技 IPO。

  陆金所,全称为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于 2011 年 9 月在上海注册成立,注册资金 8.37 亿元人民币,是中国平安旗下成员之一,总部位于国际金融中心上海陆家嘴。

  招股书显示,陆金所收入连年增长,从 2017 年的 278 亿元增长至 2019 年的 478 亿元。通过陆金所平台借款的人数、在贷余额、平台累计注册用户数、活跃投资者等关键指标均呈现了逐年增长的态势,而客户资产总规模在 2017 年至 2019 年呈下降趋势,但 2020 年上半年有小幅增长,达到3,747 亿元。

  仅从数字来看,陆金所招股书呈现的结果表现是亮眼的,但在数据之外,以 P2P 业务起家的陆金所,在近年来国家严管 P2P 的背景下,业务转型效果如何更加值得关注。

  2015 年 3 月 18 日,中国平安宣布,陆金所的 P2P 业务与平安直通贷款业务、平安信用保证保险事业部整合为“平安普惠金融”业务集群。剥离 P2P 业务的陆金所成为一个金融理财信息咨询平台,仅提供技术服务。虽然之后平安又把普惠金融业务出售给陆金所控股,但前者与后者始终独立运营。2019 年 8 月,为配合国家监管政策,关停 P2P 业务的陆金所彻底成为了一个技术服务平台。

  作为中国平安孵化的金融科技公司,陆金所认为自身走出了一条独特的“重+轻”的信贷和资产管理之路。

  “重”是指陆金所的目标客户一般是拥有金融资产、房地产或有商业银行信贷渠道的高质量借款人。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无担保平均贷款规模为 146,513 元,有担保平均贷款规模为 422,398 元。此外,在陆金所平台上,75.4% 的投资超过 30 万元。

陆金所官网的会员等级介绍

  “轻”是指陆金所以提供技术服务为主,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贷款资金中 99.3% 来自第三方,理财产品 100% 来自第三方机构。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公司承担的信用风险敞口仅为 2.8%,零售信贷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的信用风险主要由合作伙伴承担。

  在招股书中,陆金所将自己的竞争对手定义为蚂蚁集团和腾讯理财通等大型互联网公司支持的纯线上技术金融平台,和银行等专注于零售贷款或财富管理的传统金融机构。

  陆金所认为,无论是贷款还是定制化投资咨询服务,传统金融机构对客户资产门槛要求较高,且传统金融机构缺乏相应的技术和数据能力进行个人资产分析。

  而蚂蚁集团、腾讯理财通等在线 TechFin 平台缺少相应的财务数据和财务信息,更多地依赖社会行为数据而不是金融数据进行信贷决策,缺乏风险评估能力,因此只能关注期限较短、规模较小的贷款。在投资方面,TechFin 平台仅提供了面对“小白”的大众理财产品,无法满足高净值人群的需求。

  在此次招股书中,陆金所表示,此次募资金额将用于技术基础设施建设、技术研发、技术投资或收购等方面,借以强化企业科技赋能的定位。

  通过技术服务平台撮合“高价值个人投资者或借款人”与“理财产品提供商或资金出借方”的成交,这是陆金所在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和蚂蚁集团、腾讯理财通等 TechFin 平台双重压力下的发展之路,也是“重+轻”模式的本质。

  平安旗下的“吞金兽”

  如上文所述,陆金所现有的主要业务分为两部分,一是为小微企业主提供贷款,二是为中国快速增长的富裕人口提供量身定制的财富管理解决方案。

  这两项主营业务都有一定的时代背景。有数据显示,中国小微企业融资需求约为 89.7 万亿人民币,但在 2019 年,仍有 46.6 万亿元的缺口亟待满足。同期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总额为 192 万亿元,而目前仅有 26%,即 49 万亿元被有效利用,预计 2024 年,将有 118 万亿元用于资产管理。

  而背靠平安是陆金所有如此业务定位的重要原因。招股书披露,平安集团持有陆金所控股 42.3% 的股份。通过与平安集团紧密的商业关系,陆金所可以接触到平安集团约 2.1 亿高质量金融客户,这对其业务增长有巨大帮助。

  乘着发展红利,背靠平安集团,陆金所的发展可谓顺风顺水。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陆金所在贷余额中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达到了 69%;资产管理业务用户留存率达到 95%,与 429 家理财产品提供商签订协议,上线了 8600 多种理财产品。

  得益于良好的经营,陆金所总资产在今年上半年达到1,921 亿,资产负债率维持在 70% 左右。

  从规模上来看,陆金所的表现处在上升通道内。

  招股书披露,通过陆金所平台借款的人数由 2017 年的 750 万增至 2020 年上半年的1,340 万人,在贷余额从 2017 年的2,884 亿增长至 2020 年上半年的5,194 亿,年复合增长率为 26.6%。

  资产管理端同样如此,平台累计注册用户数由 2017 年的3,380 万人增长至 2020 年上半年的4,470 万人,其中活跃投资者增长至1,280 万人。客户资产总规模在 2017 年至 2019 年呈下降趋势,但 2020 年上半年有小幅增长,达到3,747 亿元。

  得益于如此大规模的客户群体,陆金所的收入连年增长,从 2017 年的 278 亿元增长至 2019 年的 478 亿元。其中,为小微企业主提供的信贷业务和为富裕群体提供的资产管理服务被划为技术型收益,占比由 2017 年的 61.9% 提升至 2019 年的 87.7%,但今年上半年占比出现下滑。

  招股书中显示,由于陆金所在 2019 年 8 月份彻底退出 P2P 业务,客户资产减少,管理费相应下降。2019 年上半年资产管理费为 15 亿元,而 2020 年同期仅为 7 亿元人民币,这是技术平台收入占比降低的重要原因。

  收入增长的另一面是技术及研发费用、运营及服务费用等支出也在攀升,其中市场营销费用逐渐占据主导,由 2017 年的 38% 升至 2020 年上半年的 55%。

  市场营销费用即获客成本。2019 年上半年,个人借贷业务获客支出 43 亿元,投资者业务获客支出 3.53 亿元,2020 年同期两者分别为 59 亿元和 3.99 亿元,同比增幅分别达到 38.9% 和 13.1%,市场营销费用增加是总支出增加的重要原因。

  由于收入增幅不及支出增幅,导致陆金所净利润在 2019 年和 2020 年上半年均出现小幅下滑。2020 上半年,净利润为 72.72 亿元,而去年同期为 75 亿元。

  总结来看,陆金所凭借金融基因与技术优势已经形成了区别于传统金融机构和大多数 Techfin 平台的业务模式,在小微企业主借贷和较大规模的资产管理业务上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壁垒。

  在所有互联网金融平台都十分关心的坏账率这个指标上,截至 2019 年 12 月,陆金所提供的有抵押贷款的 DPD 30+ 拖欠率低于 0.7%,普通无抵押贷款的拖欠率也只有 1.9%。在 P2P 平台纷纷爆雷退出行业的今天,陆金所向金融科技企业的转型为整个行业提供了案例。

  但是向金融科技成功转型的陆金所“安全”了吗?

  金融科技不是终点

  清退 P2P 业务对陆金所的影响还是显现的:自从 2019 年 8 月退出 P2P 业务以来,陆金所客户资产管理规模和资产管理服务费相应降低,市场营销费用逐渐升高,反映在招股书上即净利润出现下滑。

  而在向金融科技转型的过程中,陆金所也面临着不小挑战。

  从本质上来看,金融科技就是为了提供撮合服务,技术服务商除了提供技术,还提供流量丰沛的交易平台。金融科技企业一方连接金融机构,另一方连接个人借贷或投资者,收取“撮合费用”,价值则体现在为金融机构发现高价值、高质量用户;另一方面,金融科技企业为个人借贷或投资者发现低借贷利率或高投资回报率的金融机构。因此,如何平衡两者关系是平台面临的最大的考验。

  作为“第三方”,金融科技平台的处境受到两方挤压。和几乎所有理财平台一样,陆金所不提供资产保值服务,若用户在其平台投资时利益受损,平台不必赔偿损失。借贷方面,在金融机构出借资金时,陆金所不提供“兜底”业务,若产生坏账,损失由金融机构承担。这是陆金所“轻”模式的来源,但一旦交易出现问题,平台声誉将受到极大损失,两端流量均会下降,对撮合业务将产生重大影响。

  与所有金融机构一样,卡在陆金所头上的紧箍咒还有宏观环境表现和监管。

  个人借贷或投资者以及机构出资或募资者的行为受市场宏观环境影响。像新冠疫情这样的“天灾”将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经济低迷,很长一段时间内的贷款和投资活动将会普遍减少。为了应对上述危机,金融科技和金融机构一般会增加利率,减少信贷风险,反过来则会增加借贷人的负担,这对金融科技平台带来的影响是负面的。

  监管层面,2020 年 8 月 20 日,最高法向社会通报了《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同期 LPR 的四倍,按照以往经验,司法保护上限相较于过去的 24% 和 36% 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利率降低,促进消费仍是现在以及未来一段时间财政政策的大方向,但利率降低对出借资金的金融机构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相应的,对金融科技平台带来的影响同样是负面的。

  此外,如上文所述,由于金融科技平台提供的服务本质上都是撮合服务,因此其面临的行业竞争也会加剧,这十分考验资金出借机构的利率水平和资金募集机构的投资水平。

  当前,在金融科技行业的竞争中,呈现出巨头游戏的态势。陆金所之所以能在 P2P 监管风暴中平安着陆,与平安集团的支持密不可分。因此,金融科技不是终点,更不是所有网贷平台的最终出路。而即便对于陆金所而言,如何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持续提升连接两端的利率水平和投资水平,也依然是核心考验。

  文/维维   来源:极客公园(geekpark)   马斯克和比尔·盖茨,两人近来一直不对付。   从对待新冠疫情的态度、对电动卡车的看法,再到围绕人工智能的纠葛,亦或是对彼此的评价,两个人频繁隔空互怼。   比如,马斯克说,‘他无聊透顶’,‘他对电动卡车一窍不通’;   比尔·盖茨说,‘他只是一个工程师’,‘不要被马斯克的错误言论误导’。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让两位科技圈大佬频繁互掐?其实研究一下不难发现,两位大佬思考问题的角度完全不同。出现摩擦,实则是一种必然。......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