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Canva)智能音箱赛道的头部效应已经越发明显,小度智能音箱、小爱智能音箱、天猫精灵已经成为这个领域的头部选手。随着智能音箱作为的入口效应越来越强,头部之间的竞争也越发激烈,小度智能音箱则率先开启了自己的资本运作路程。百度AI的变现捷径近日,百度宣布旗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业务(简称“小度科技”)完成了独立融资协议的签署。据了解,小度科技此次融资后,投后估值达约200亿元,本轮融资由百度资本及CPE战略领投,IDG资本跟投。作为公司的重要的战略业务板块,此次融资后百度依然保持了对小度科技的绝对控制权。对于此举,行业相关人士普遍看好,认为独立融资无论是对于小度科技的自身发展,抑或是对于小度...... Last article READ

成功的《八佰》,但无法挽救华谊兄弟于水火

  被华谊寄予厚望的《八佰》不负厚望,至今已拿下了 30 多亿的票房,跻身中国电影票房史总榜第十。《八佰》无疑是成功的,不过却无法救华谊于水火。

  文/金梅 

  编辑/张军智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

  华谊兄弟的董事长王中军,出身部队大院,年轻时又有过三年的从军经历,这似乎令他对军事战争题材的影视总是充满热情。早年他曾剑走偏锋接下《士兵突击》,一夜爆火,后来他又继续孤注一掷押注《集结号》,也赢得大卖。不过,事情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比如他在战争纪实大片《1942》的大笔投资,得到的却是票房惨败。

  而今,华谊风光不再,靠卖画、卖房产艰难维持经营,股价比高点跌去了 90%,这时候重资抗日剧《八佰》,还是透着王中军的血性。这部电影为了还原历史真实,营造逼真效果,所以搭建了不少旧上海的场景,这本身就需要巨大的资本投入。另外,这两年战争题材电影市场热度并不高,华谊的《1942》惨败阴霾未散,让《八佰》的拍摄无异于一场豪赌。

  作为华谊重金押注的大作,也是疫情之后影院复工的第一部大片,8 月 14 日《八佰》不负厚望,点映票房达到了 2 亿,成为众多影院今年的第一缕阳光。点映之后,影院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华谊新的发行方案一顿暴击。华谊要求去年票房低于 200 万的影城,在 8 月 19 日前上交票房 3.5% 的票房保底金,不参与对赌的小影城就只能无缘《八佰》放映了。

  华谊“挟佳片以令诸侯”,全国 4000 家 200 万以下票房的影院也只能乖乖交钱,否则发出去的预售票怎么跟观众兑现?华谊此举给了《八佰》一个不错的市场保证,却站在 40% 影院界“小弟”的对立面。虽然吃相略显难看,但华谊如同一艘满身伤痕的破船,已经真的输不起了。

  终归结局是完美的,《八佰》至今已拿下了 30 多亿的票房,跻身中国电影票房史总榜第十。《八佰》无疑是成功的,不过却无法救华谊于水火。

  1

  华谊时代浪尖上的兄弟们

  1960 年,王中军出生于北京部队大院,16 岁参军入伍,将军梦折戟之后,80 年代他到了国家物资局出版社工作。但很快他就摔了这个铁饭碗,下海干了三年的杂志广告生意。中间他还曾经尝试考中央美院,想当一个画家,结果没考上。这为此后“画家王中军”的身份和他的巨资买画、卖画的操作埋下伏笔。

  1989 年,乘着出国的第一波风潮,29 岁的王中军带着妻子到美国留学,开启了自己的淘金梦。在美国 5 年,王中军立志要赚 10 万美金。为了这第一桶金,他衣服一周换一次,鞋子从来不超过 5 美元,据说每天工作 16 个小时,刷盘子、送外卖累到手都抬不起来,回到家要休息半小时才有力气洗澡。如此繁重的劳动之余,王中军居然还拿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大众传媒专业硕士学位。

  1994 年,学成归国的王中军,开启了完全不同的人生。他拉上在北京物资总局任职的弟弟王中磊,创办了华谊兄弟的广告公司。彼时国内的广告业百废待兴,由于从事的是老本行,加上“干部子弟”的京圈人脉和王中军的海外经历,他们的事业如日中天。中国银行、国家电力、中石化等一众巨头的形象设计单子,让他 3 年时间轻松赚了 6 个亿,还将公司送到了“全国十大广告公司”之列。

  领跑时代的人,总能拿到最好的机会。用王中军的话说,广告这事不难,只要简单的拿来主义再结合一点国情就可以做到。洋洋自得之时,王中军遇到一个人居然靠一部剧赚了 10 个亿。他瞬间感觉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1998 年,王中军请来了《我爱我家》的导演英达,投资 500 万开拍情景喜剧《心理诊所》。依靠 120 秒的中国银行植入广告,王中军就拿到了 300 万的保底收入。成片后,王中军用电视剧跟电视台换广告时段。这种“内容换广告”的商业模式,有着极高的回报率,王氏兄弟尝到了甜头,将主业开始聚焦在影视方面。

  多年之后,王中军总结自己的成功原因,他说交朋友是第一生产力。

  1998 年,王中军通过英达的介绍,认识了姜文,并投资了他执导的《鬼子来了》。只可惜这部电影由于内容敏感未能上映。钱虽然打了水漂,但通过这部剧王中军认识了投资人董平,并因此结识了陈凯歌和冯小刚。华谊的电影之门悄然打开。1998 年,王中军和陈凯歌合作的电影《荆轲刺秦王》再度折戟,投资 7000 万,内地票房只有 200 万。好在 1999 年底,冯小刚贺岁电影《没完没了》大获成功,票房高达 3300 万。

  《没完没了》大获全胜,让王中军看到了冯小刚的价值。他用 400 万交下了冯小刚这个朋友。财务见底的华谊兄弟,甚至还跟冯小刚反借 5 万周转。王中军交友的真诚度可见一斑。随着冯小刚加入,华谊电影时代就此拉开帷幕。华谊在电影市场爆发的红利下,拍一部火一部,很快成为行业龙头。

  冯小刚的前两部电影,华谊用的都是别人的艺人,2001 年,华谊再次成为行业弄潮儿——试水艺人经纪。

  王中军将“京圈第一经纪人”王京花招到麾下,成立了“华谊兄弟太和文化经纪有限公司”。王京花从 90 年代开始就骑着自行车四处撮合演出和艺人,由于对演员非常尊重且从不克扣费用,久而久之身边就聚集了一众明星。手握陈道明、李冰冰、任泉、胡军等一大批明星的花姐是毫无疑问的大姐大。华谊交下花姐这个朋友,艺人经纪业务从此有了掌舵人。一众明星的加入让华谊兄弟高手云集,众星闪耀。艺人经纪和电影的结合让华谊开启了市场垄断态势。

  2003 年,冯小刚的《手机》开拍,王京花果断帮干女儿范冰冰敲定了这个颇受争议的小三角色。这个角色不但戏份重还能和影帝葛优演对手戏。在冯小刚和王京花的劝说之下,范冰冰丢弃了清纯路线成功转型,因此拿下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百花影后,一路闯进一线女星的行列。但这部戏主角形象与主持人崔永元的高度近似,也为华谊此后再埋一个大雷。

  2004 年,《手机》之后,冯小刚和华谊的合约期满,他跟张国立自立门户创办了一个名为太合民众的公司。几乎完全依靠冯小刚撑起的华谊兄弟,丢掉了电影行业的脊梁骨,一时手足无措。屋漏偏逢连夜雨,2005 年,王京花带着旗下的陈道明、刘嘉玲、梁家辉、夏雨等几十个艺人跳槽到橙天娱乐,搬走了华谊 80% 的艺人江山,媒体惊呼“华谊被掏空”了。

  王中军不肯低头,对出走的艺人放出狠话“公司缺了谁都可以”。但对冯小刚,王中军可没那么决绝。作为昔日兄弟,翻脸自然不可取,更何况冯小刚是个当之无愧的摇钱树。王中军和冯小刚保持着兄弟的情谊,还参投了他 2004 年的新电影《天下无贼》。冯小刚在电影的一次宣传活动中跟王中军提及了创业的不易,王中军借机张开怀抱。分离仅一年,冯小刚二度回归后,依然是好片不断,包揽众多中国电影之最。

  2005 年,化缘两年都没找到投资方的康洪雷坐到了王中军的办公室。他想拍一部名为《士兵突击》的电视剧,这个一水男性的军旅题材的电视剧资本市场不买账。但曾经当过兵的王中军,当场拍板交下了康洪雷这个朋友。这个朋友的作品不但打败了当时市场上的所有电视剧,获奖无数,还给华谊披上不一样的红色外衣。

  此后的《集结号》和最近的《八佰》都应该感谢康洪雷的铺垫。王中军被点燃的军旅热血,让他不顾公司 90% 以上的人甚至冯小刚的反对,认赔 20%、赌上全部资产做《集结号》。2.6 亿的票房和斩获的多项大奖,证明了王中军选择的正确性。王中军这股热血,对他交到更多的好朋友大有裨益。此后,金牌监制陈国富加盟,与导演徐克开启了《狄仁杰》系列的合作。众多朋友也让华谊收获颇丰。

  2

  资本市场玩火

  2007 年,王中军在企业圈结识了马云。马云挥手找来了江南春和虞峰等超级富豪,加入了“华谊上市军团”。2009 年,华谊兄弟进入创业板,成为国内第一批创业板上市的 28 家企业之一,第一家娱乐上市公司。上市首日股票暴涨 147.76%,并一度问鼎 91.8 元的高价。马云、江南春获得近百倍投资回报,冯小刚、黄晓明、李冰冰等也实现财务自由,一时间,华谊风光无两。

  上市之后,华谊开启了重组、套现、定增、对赌等让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让它吃到了资本泡沫的红利。特别是入股掌趣科技,让华谊兄弟更是获利丰厚。2010 年,其斥资 1.48 亿并购掌趣科技 22% 的股份,2 年后掌趣登陆创业板,华谊兄弟随即开启疯狂套现模式,2013-2017 年华谊分 15 次减持掌趣科技套现 28 亿。

  王中军过起了悠闲自得、挥金如土的生活。他每天睡到十一点,公司转一圈就加入各种饭局,盘剥自己的朋友资源。他还盖了一个 7 亩的豪宅,加入到名画、古树的收集行列。王中军走到了美国留学生活的对立面,报复性地回馈自己。

  资本市场的钱,如同王中军 3.775 亿买下的梵高名画《雏菊与罂粟花》中的罂粟花,色彩鲜艳绚烂,但很容易上瘾。快钱赚多了的人,就很难再踏实下来做业务。华谊开启了去电影化之路,将注意力放在金融市场、华谊小镇地产项目等运作上。

  彼时的电影大环境也悄然变天。2012 年,华谊鸿篇巨制的《1942》在《泰囧》的冲击下,票房惨败。冯小刚的票房号召被徐峥、王宝强、黄渤三个毛头小子抢走了。华谊电影一哥的地位,在光线、万达等一众企业的冲击下,变得岌岌可危。

  电影在华谊不再有主导地位,市场势能不在,人才流失成了必然。2013 年,华谊的电影总监制陈国富离职,华谊股票开市大跌。为了稳定军心,华谊只能通过资本输出的方式,与明星深度绑定。

  2013 年 9 月,华谊兄弟出资 2.52 亿元,收购张国立成立仅三个月的浙江常升公司 70% 股权,并签订 1 亿的业绩对赌协议。还规定收购款的 1.52 亿,用于购买王中军和王中磊所持有的华谊兄弟的股份。张国立拿到钱,王中军、王中磊变相减持,兄弟三人都有钱赚,王中军的资本运作“智慧”令人赞叹。

  2015 年 10 月,华谊兄弟斥资 7.56 亿收购东阳浩瀚这个成立仅一天的空壳公司 70% 的股份。获利者为李晨、angleababy、郑凯、冯绍峰、杜淳、陈赫等。11 月,华谊斥资 10.7 亿,收购冯小刚东阳美拉 70% 的股份,并签了 5 年之内完成 6.75 亿的利润业绩对赌协议。表面上看,这个协议好似苛刻,可即便公司什么都不做,冯小刚自掏腰包拿出 6.75 亿的利润,也还有 4 亿的盈余。

  这波操作带着明显的资本输出的味道,王中军拿着公司的钱发给自己的“兄弟”,但最后买单的却是股市上的小股东。用如此高额的价格收购没有历史价值的公司的行为后来被叫停了,但留给了华谊高的离谱的商誉。华谊在资本投资、IP 经营、影院建设、华谊小镇等方面全面扩张,向银汉科技、英雄互娱等过百家公司伸出资本的橄榄枝,为华谊此后吃紧的现金流埋下隐患。

  2014 年华谊定向增发股票,王中军将马云、马化腾、马明哲“三马”齐聚一堂,向他们描绘了东方迪士尼的宏伟蓝图,成功融资 36 亿。但疯狂的收购之下,2015 年华谊的总负债金额已经超过了 40 亿。随着资本环境的变化,华谊此前在资本市场收集的公司,无法续写预想中的辉煌,而电影业务也难免颓势。

  2016 年,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票房惨败,2017 年《芳华》刚刚及格。2018 年冯小刚押注的《手机2》,却激怒了崔永元。崔永元实名举报冯小刚、范冰冰的偷税漏税事件,华谊旗下几乎所有艺人都受到牵连,华谊的财务数字持续低迷,股价一路直下。对比之下,同行《我不是药神》《战狼2》《流浪地球》的异军突起,显示着华谊兄弟江湖老大地位的瓦解。

  3

  《八佰》束手无策

  资本运作的恶果开始反噬华谊。疯狂的投资,和迪士尼梦想下华谊小镇的地产项目的建设,导致其现金流开始变得捉襟见肘。面对危机,华谊一边卖房、卖画,一边将几乎全部资产进行了抵押,并通过定增、资本减值等方式化解危机。

  2018 年,华谊上市 10 周年之际,迎来了 10 年首次亏损,金额为 10.93 亿。王中军突然警醒,收回了去电影化的战略,重回电影主业。但时移世易,观众不再是以前的观众,华谊也难回昔日的华谊。2019 年,华谊兄弟亏损了 39.63 亿。当年投资的几部电影全部失利,冯小刚的《如果云知道》只有 1.56 亿的票房,《八佰》没有过审,让公司境遇雪上加霜。为了缓解资金压力,王中军开始卖画、卖豪宅,并发表长文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思。

  连续亏损两年的华谊,如果再亏损就要面临退市的危险。但王中军还有新的操作来美化公司的财务数字:商誉减值。2019 年进行 25 亿的大额商誉减值,降低 2020 年的财务压力。而且,华谊卖掉了卖座网4% 的股份,从 51% 的持股比例变成了 47%,不再是公司大股东,此举令华谊兄弟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对财务数据进行报表合并。而一旦从报表中进行分拆就意味着,华谊可以拿掉几千万的亏损。这个财务数字美化的操作被监管部门再次问询。

  为了救华谊,2020 年,本想靠质押、商誉减值、定增、对赌、《八佰》等电影,打一个翻身仗的华谊,却突然遭遇疫情的黑天鹅,让期待的曙光未能如约而至。2020 年 4 月,华谊兄弟以 2.78 元每股的超低价定增,融资 22.9 亿,阿里、腾讯、复兴、山东国资入局雪中送碳。2020 年中报显示,公司营收 3.24 亿,同比下降 69.88%,亏损 2.45 亿,公司负债 56.46 亿,前路依然疑云重重。

  最近《八佰》的好消息还没有飘几天,9 月 22 日,王中军、王中磊又曝出了3% 的减持计划,用于缓解公司的债务压力。如今华谊的股价已经不足 5 元,较昔日近百元的股价,跌去了 90% 多。

  留给华谊的是一个不小的坑,要填满这个坑,王中军可能要把美国淘金的苦再吃一遍。而这一次显然不能只靠交朋友,华谊要踏踏实实的真正带着做产品、做平台的心,去锻造企业先发优势以外的护城河。

  文/维维   来源:极客公园(geekpark)   马斯克和比尔·盖茨,两人近来一直不对付。   从对待新冠疫情的态度、对电动卡车的看法,再到围绕人工智能的纠葛,亦或是对彼此的评价,两个人频繁隔空互怼。   比如,马斯克说,‘他无聊透顶’,‘他对电动卡车一窍不通’;   比尔·盖茨说,‘他只是一个工程师’,‘不要被马斯克的错误言论误导’。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让两位科技圈大佬频繁互掐?其实研究一下不难发现,两位大佬思考问题的角度完全不同。出现摩擦,实则是一种必然。......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