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之家 10 月 8 日消息 据 smalltechnews 报道,谷歌宣布开始在其 Chrome 浏览器中实现对 HTTP / 3 的支持。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ETF)最早于 2015 年启动了 HTTP / 2,它带来的主要改进之一是对重用的支持。但是它使用 TCP 作为传输协议和 TCP 中的丢失恢复机制,因此丢失的数据包仍然会导致所有活动事务的延迟。而使用 QUIK,HTTP / 3 则可以进一步改善传输过程,因为丢失的数据包只会影响直接受其影响的活动。IT之家了解到,Google 是 QUIC 的原始开发者,该协议已经交由 IETF 处理了一段时间,现在 QUI...... Last article READ

华为最年轻的天才副总裁李一男再创业 从二轮电动到四轮汽车

  如今,国内电动汽车行业的竞争已经越来越白热化。国内造车新势力逐步形成蔚来、理想、小鹏和威马的“四强”局面。

  而目前已登顶全球第一市值车企的特斯拉一家独大,不仅在更高端级别车型占据技术优势,而且逐步依靠越来越多的低价车型在电动汽车行业进行降维打击,占领市场。

  除了造车新势力和明星车企特斯拉,众多传统汽车行业的巨头也纷纷在纯电动领域发力。

  保时捷 Taycan、奔驰 EQ 系列、大众I.D 系列频频进入电动汽车市场,国内的广汽、比亚迪和吉利等也毫不示弱推出了自有的电动汽车品牌或车型。可以说,目前国内的汽车市场,在真正面临着从燃油车向电动车过渡的变革局面。

  即使目前国内电动汽车市场的窗口期已过,仍有不少的新电动汽车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这个市场虽远未到一片红海的地步,但由于众多幕后大佬早已布局投资划线,更新的造车势力及品牌进场着实已有些难度。不过,即使如此,这也似乎不影响更多人造车进场的热情。

  这不,9 月底刚传来消息,原华为副总裁、小牛电动车创始人李一男宣布也要进军电动汽车市场。

  华为最年轻副总裁天才 CTO

  说起李一男,他的身上带着许多的光环和传奇色彩。李一男 15 岁时考入当时的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研究生第二年进入华为实习。由于超强的技术能力,李一男在华为的升职可谓是如坐火箭般迅速。

  在实习一年之后,李一男于 1993 年 6 月毕业即加入了华为,接着他两天时间便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

  随后仅两年时间,他被提拔为华为公司总工程师兼中央研究部总裁,仅 27 岁时,他便坐上了华为公司的副总裁宝座,曾一度被认为是任正非的最佳接班人。

  但命运似乎喜欢和天才开玩笑。当时的任正非一心希望全面培养李一男,于是将其安排至市场部锻炼,但一心只想做技术的李一男显然并不理解,这也为他离开华为埋下了导火线。

  2000 年,李一男带着从华为拿到的价值 1000 万元的设备北上创建港湾网络。李一男的出走让任正非痛心不已,他的港湾网络公司迅速发展后,也成为了华为对手。 

  虽然曾一度让任正非和他的华为感到威胁,但李一男的港湾网络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最终于 2006 年 6 月被华为收购。

  随后的李一男短暂回到过华为一段时间,任职首席电信科学家和华为终端公司副总裁。接着他于 2008 年 10 月再度出走华为,任职百度公司首席技术官(CTO),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对他评价甚高:“全世界能做百度 CTO 的人不超过三人,李一男就是其中一位。”

  后来李一男任职过中国移动旗下无限讯奇 CEO、金沙江创投合伙人。2015 年李一男创建牛电科技,该公司旗下的小牛电动自行车产品在市场中获得不错反响。

  同年,他因内幕交易被逮捕,最终判刑两年零六个月,于 2017 年 12 月出狱。

  小牛电动车升级小牛电动汽车

  年少得志李一男的经历已足够传奇,他创建的牛电科技也已于 2018 年在美上市。曾立志中国最牛电动车的他,目前来看似乎已实现了其愿望。牛电科技旗下的小牛电动车已有多代产品发布,目前占据了高端电动踏板车市场。

  小牛电动车

  据报道,李一男已悄然投身电动汽车领域,目前其项目已经启动一年多。该项目在上海等地设立了研发中心,团队规模达一百多人。

  与理想汽车一样,李一男的电动汽车也打算采用增程式技术方案。因为该方案的消费决策门槛更低,更容易落地。预计李一男新项目的首款车型为 SUV,价位应该在 20 万元左右。

  由两轮电动到四轮电动,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电动汽车由电力驱动系统、电源系统和辅助系统三部分组成,整车的零部件多达 1 万多个。

  显然,电动汽车与电动踏板车的造车思路并不一样,复杂程度也不是一个量级。所以李一男在电动踏板车方面的造车经验不一定能让他在造电动汽车方面顺风顺水,但是作为技术天才的他,也许能见招拆招。

  增程电动啥玩意?

  随着理想 ONE 进入汽车市场,以及理想的上市,增程式电动汽车在近两年再次火了起来。

  《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的征求意见稿中也写入了对“增程式”的鼓励,于是各种增程式电动汽车相继推出。

  不过,对于增程式电动汽车,业内一直有争议。有部分人认为,纯电动是真正的未来,并且绝大部分车企已在大力投入研发纯电动汽车,并宣传该车型。

  但同时也有不同的意见认为,在电池技术尚未完全成熟之际,增程是一种具有过渡意义的路线。

  理想 ONE

  增程式电动汽车即是在电动汽车上装了一个增程器,该车型可由发动机为电动机充电,相当于拥有一个移动充电宝。这种发电方式可以解决燃油车主对于电动汽车的里程焦虑问题,但同时也由于其供电方式为人所诟病,有人认为这种方式多此一举。

  理想不是增程式技术解决方案的开创者。在传统车企,2011 款雪佛兰沃蓝达和 2014 款宝马 i3 曾采用此技术方案,但目前均已停产,但是这两款车型是雪佛兰和宝马的实践车型,市场表现并不能说明这种技术方案不可行。

  李一男是下一个李想吗?

  其实,从理想 ONE 的市场表现来看,消费者对于增程式电动汽车的接受程度比预期要高。今年 1 月至 7 月,理想已交付了超过 1 万台理想 ONE 汽车。

  这说明了增程式电动汽车是有一定的市场潜力的。存在即合理,可以说增程式电动汽车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是有实际意义的。

  有业界人士表示,5 到 10 年内,增程式电动汽车能够满足消费者不同出行场景,市场接受程度高,同时接近纯电动的驾驶体验也会起到引导市场的作用,能促进纯电动的普及。

  所以,如今 50 岁的李一男再次踏上创业之路,并选择增程式电动汽车,除了一定程度的宣传作用之外,更多的是看上了增程式电动汽车背后所带来的实际战略意义。

  而同样选择增程式技术方案的他,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李想呢?我们拭目以待。

  新智元专栏   作者:葛颀   【新智元导读】阿飞正传有一句经典的台词,给过我们许多关于人生的感悟,「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但换个角度看,一只从来没有落过地的鸟,是不是什么地方也没有真正去过呢?AI 也是一样,不能一直沉醉在永不上线的灰色迭代里。   始于 1969 年的 ARPANet,启动了全球的数字化进程。   在过去的近 50 年里,我们亲身见证了三波浪潮。   第一波是以个人电脑 PC 和网线为代表,鼠标是最重要的交互方式。   第二波驱动力来自乔布斯的智能手机和 4G,今天全球已有 30 多亿人通过多点触摸的方式连上了移动互联网。   201......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