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之家 10 月 8 日消息 据 smalltechnews 报道,谷歌宣布开始在其 Chrome 浏览器中实现对 HTTP / 3 的支持。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ETF)最早于 2015 年启动了 HTTP / 2,它带来的主要改进之一是对重用的支持。但是它使用 TCP 作为传输协议和 TCP 中的丢失恢复机制,因此丢失的数据包仍然会导致所有活动事务的延迟。而使用 QUIK,HTTP / 3 则可以进一步改善传输过程,因为丢失的数据包只会影响直接受其影响的活动。IT之家了解到,Google 是 QUIC 的原始开发者,该协议已经交由 IETF 处理了一段时间,现在 QUI...... Last article READ

支付宝母公司上市,太多人想搭上造富列车,真能发财?

  作者张吉龙编辑罗丽娟

  蚂蚁 IPO 在即,太多人想搭上这趟造富列车。

  在上海陆家嘴某金融机构任职的员工苏荷发现,9 月底以来,她已经被战略配售蚂蚁新股的基金广告包围了。

  从楼宇广告到从公交站牌、地铁站到机场,蚂蚁配售基金发售广告几乎占据了所有C位。

  9 月 25 日,以战略配售蚂蚁集团 IPO 份额为卖点的 5 只“创新未来 18 个月封闭混合基金”在支付宝平台开售。这 5 只基金最大的亮点是都计划将 10% 资金用于申购蚂蚁新股,而且 100%“打中新股”。

  “1 元打新、100% 中签”的噱头撩拨人心,引发无数投资者追捧。

  打新蚂蚁的诱惑,加上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5 只基金很快卖出了“双 11”的气势,在开售当天,5 只基金创造了 2 分钟售出 10 亿元、1 小时售出 102 亿元的销售速度。

  其中,易方达基金旗下“易方达创新未来 18 个月封闭运作混合基金”认购金额达到 120 亿元上限,提前结束募集并启动比例配售。接下来的几天里,又有鹏华和中欧、汇添富的三只基金募集满 120 亿元。

  支付宝页面最新数据显示,共有超过 1000 万人参与了五只基金的购买。

  战略配售基金发售页面,图片来自支付宝

  自今年 7 月底,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以来,关于这场 IPO 的话题已经数次登上新浪微博热搜。

  这其中,最受投资者关注的无疑是蚂蚁集团将如何继续在资本市场上缔造下一个造富神话。

  一方面,人们津津乐道于有多少蚂蚁集团的员工将因此实现“财务自由”,另一方面,更多人也希望参与其中,在这场造富狂潮中分得一杯羹。

  而打新无疑是普通投资者参与蚂蚁集团 IPO 为数不多的路径。因此,各种基金公司、理财平台、证券机构闻风而动,它们瞄准的则是打新者的需求。

  就此,围绕这场 IPO 已经形成了一场巨大的旋风。

  个人投资者疯狂

  “当天早晨 2 点多爬起来买了易方达、鹏华、中欧的蚂蚁基金。”一位蚂蚁战略配售基金的投资者表示,自己把除股市外的可用资金调集,购买了蚂蚁战配基金,一共投入 3 万元。

  家住上海的苏荷与丈夫都是参与蚂蚁 IPO 打新的狂热参与者。只不过,他们的主战场不是在基金市场,而是在港股。只有 10% 金额配售蚂蚁股票的战配基金显然已难以满足他们的胃口,他们希望直接参与打新。

  为此,他们早早开始准备。苏荷的丈夫在今年初就已经在港股开户,而苏荷自己则是 7 月底完成了开户。

  自 7 月份蚂蚁集团上市消息传出之后,苏荷认为蚂蚁集团的打新可能近在眼前,“按照之前科创板的上市速度,我当时就猜测蚂蚁集团上市流程肯定不会特别久,很有可能 10 月份上市。”

  苏荷与蚂蚁的缘分颇深。2019 年,苏荷曾拿到过蚂蚁的 offer,虽然由于某些原因她最终未入职,但彼时她已经感受到了蚂蚁股票的价值。

  苏荷透露,当时在谈薪阶段,HR 提到,蚂蚁集团给员工的期权按照 200 元/股计入年薪包,但“内部回购价格是 400 元/股。”

  “打新应该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蚂蚁这种好公司破发的可能性为0。”苏荷这样判断。

  事实上,IPO 打新者们对于蚂蚁集团挂牌当天的股价走势普遍看好。

  按照广发证券统计显示,科创板首批 25 只个股上市首日溢价率平均为 139.4%。这让投资者对于蚂蚁科创板挂牌当天的表现更为期待。

  一位蚂蚁集团的员工也对全天候科技表示,在蚂蚁内部,很多人都想购买其他人的期权,虽然按照公司规定,这种行为并不被允许,但是私下的交易依然存在。

  为了最大程度获利,苏荷和丈夫除了准备投入自有资金 40 万元外,还通过券商进行杠杆融资,若加上杠杆部分,他们为蚂蚁 IPO 准备的打新资金达到了 300 万元左右。

  在港股,使用杠杆打新是一种普遍的行为,投资者一方面是为了提高参与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开外汇管制的限额——按照外汇管理局政策规定,对个人结汇和境内个人购汇实行年度总额管理,年度总额分别为每人每年等值 5 万美元。

  据一家港股券商介绍,券商给港股打新投资者的杠杆比例一般在 10 倍左右,甚至可以高达 20 倍。

  而高杠杆也对应着不菲的成本。苏荷透露,她借来的 10 倍杠杆资金对应的是超6% 的年化利息。

  即便成本高昂,但是在蚂蚁 IPO 首日股价上涨的预期之下,杠杆需求也随之放大。

  富途证券一位内部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目前该机构为参与蚂蚁集团港股打新的投资者准备了 300 亿元的融资额度。

  除了加杠杆,在港股打新者中还有一个公开的秘诀——在多个券商分别开户,使用多个账号同时打新。

  “想要提高中签的概率,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多个账户,然后在每个账户各申购一手。”有投资者表示,为了打新开设十几个港股账户都是非常普遍的做法。

  不过,苏荷并没打算长期持有蚂蚁股票,她想赚的就是挂牌当天的涨幅。

  中介机构抢蛋糕

  随着蚂蚁集团等一大批优质公司到港股上市,中介机构迎来了拓展市场的好机会。

  虽然蚂蚁集团同时在科创板和港股上市,但和苏荷一样,很多人都选择了去港股打新。

  一个关键的原因是科创板打新门槛较高。“创板打新需要有科创板开户资格,也就是要保持 20 个交易日日均 50 万资产,同时需要 2 年交易经验。”一位港股打新蚂蚁集团的投资者表示,这种要求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有压力,他自己也不够资格。

  相比之下,在港股认购新股只要有港股账户即可,没有个股持仓要求。

  另外,在很多投资者看来,港股打新中签的概率要更高一些。

  按照广发证券此前的研报,科创板平均中签率为 0.18%,且随时间推移呈下降趋势,自 2020 年 4 月以来,平均中签率低至 0.08%。

  相比之下,港股的中签率则要高的多。

  统计数据显示,2019 年港股平均中签率达 50%-70%,即便是非常热门的股票,中签率也非常可观。

  以农夫山泉为例,9 月 7 日,农夫山泉配售结束,公开配售申购人数 707532 人,一手中签率 12%。

  按照熟悉港股规则人士的说法,港股的中签率之所以高于A股,和港交所的新股分配原则有关。“香港采用优先分配给每个账户里面一手的原则来分配新股。它的核心策略,实际上是优先保证每一户中一签,所以港股的一手中签率就非常高。”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在港股展业的券商开始利用蚂蚁集团上市的机会大力拓展客户。

  部分港股券商采用融资杠杆吸引投资者,图片来自网络

  券商常见的手段包括提供融资支持,不少券商都声称可以提供 10 倍的融资杠杆,部分券商甚至杠杆更可以达到 20 倍。

  比如 9 月 29 日,老虎证券推出了港股打新 20 倍通用杠杆提前约活动。至 10 月 31 日,老虎新老用户有机会领取港股 20 倍通用杠杆、50 万额度打新特权,以便于他们撬动更多资金,提高打新中签率。从时间上来看,该活动有明显的个股针对性。

  富途证券方面也表示,他们除了为投资者提供充裕的融资打新额度,支持 10 倍银行杠杆融资外,还支持 0 本金打新。投资者可以港股、美股或者A股通的持仓股票抵押进行融资认购,提升购买力。

  另外,富途证券还支持暗盘交易。暗盘交易也是近年来券商针对打新投资者推出的一个新产品,其好处在于可以在挂牌前进行股票买卖,让一些新股未中签的投资者获取入场机会,从而达到投资目的。

  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户,在一些港股投资者交流社群中,还有港股券商发布合伙人招募信息,抛出了交易佣金、理财、资金托管等项目的高额返佣。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港股券商获客并非易事,因为内地投资者想进入港股目前还存在一些门槛,比如需要办理香港银行卡。目前,仅有少数银行可以为内地居民直接办理香港银行账户,并且门槛在不断提高。

  “现在一卡难求,审核的时间都要一个多月”,有投资者提到,其当地办理香港银行卡需要香港务工证明。

  一家券商的客服也表示,他们可以协助用户办理香港银行卡,不过门槛是需要提供月收入 3 万元以上的银行流水。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中介乘机兴起。

  一位中介表示,他们可以帮助用户直接对接香港的律师和熟悉的银行经理进行远程开户,从而快速办理香港银行卡。按照她的说法,通过她们办卡的速度要快很多——可以承诺大约两周就可以完成开户。

  不过中介费用也不低,每个账户收取 1500 元,律师费也要 500 元。

  据全天候科技了解,由于一些中介本身从事的业务处于灰色地带,因此大部分用户的尝试意愿并不高。

  火爆背后的争议

  几天前,周天峰接到了一个推销电话——对方告诉他,购买蚂蚁战略配售基金,可以享受到蚂蚁 IPO 的红利。

  但周天峰对几只战配基金并无兴趣,因此未听对方讲完电话就直接挂断了。除了推销电话,接下来几天,周天峰还收到了战配基金的推销短信。

  部分用户接到的推销短信,图片来自受访者

  蚂蚁战略配售基金目前还未全部销售完毕,但这段时间以来,网络上关于 5 只基金的吐槽已越来越多,槽点主要集中在“封闭期长”、“匹配的蚂蚁集团股票的比例低”。

  周天峰也认为,这些基金的一个重要缺陷在于封闭太长,会影响资金的流动性。“另外,我刚买了科创 50ETF,就不考虑这个战略配售的了。”他说。

  也有投资者担心,未来 18 个月蚂蚁集团的股价走势的不确定性太大。

  另外也有投资者指出,这五只基金蚂蚁配股最高只有 10%,另外 90% 买入方向完全不受控制,即便是蚂蚁集团股票表现不错,对于基金整体的收益也贡献不大。

  因此,蚂蚁战略配售基金的火爆程度其实要低于一些外界人士的预期。

  从一些投资者的认购情况看,他们原本以为申购成功率会比较低,但是最终确认的额度却出乎意料——确认的额度占认购额度的比例超 80%,仅有少数资金被退回。

  对于蚂蚁集团打新,有人狂热,也有人观望。

  “蚂蚁估计赚不到钱”,一位投资者表示,具体参不参与打新,他还要看蚂蚁上市时候具体的估值。

  甚至有投资者担心,蚂蚁集团上市之后走势会否成为下一个中石油、京沪高铁、中芯国际。

  对于一些狂热的打新者而言,他们也不打算长期持有蚂蚁集团股票。

  苏荷坦言,对于蚂蚁 IPO,她只考虑做短线。“我们赌当天能赚钱,因为第一天保证是可以有一定的涨幅,基本上第二天都会抛掉。”

  周天峰认为,对于蚂蚁而言,其股票投资价值最终可能在解禁之后才能体现出来。

  (周天峰、苏荷为化名)  

  新智元专栏   作者:葛颀   【新智元导读】阿飞正传有一句经典的台词,给过我们许多关于人生的感悟,「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但换个角度看,一只从来没有落过地的鸟,是不是什么地方也没有真正去过呢?AI 也是一样,不能一直沉醉在永不上线的灰色迭代里。   始于 1969 年的 ARPANet,启动了全球的数字化进程。   在过去的近 50 年里,我们亲身见证了三波浪潮。   第一波是以个人电脑 PC 和网线为代表,鼠标是最重要的交互方式。   第二波驱动力来自乔布斯的智能手机和 4G,今天全球已有 30 多亿人通过多点触摸的方式连上了移动互联网。   201......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