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计划书怎么写 一、策划书名称      把策划名称写得尽可能具体,如“大学××活动策划书×年月”,放在页面中心,当然可以写正标题,并将此写成下面的小标题。     二、 活动背景:     这部分内容应根据建议的特点,在下列项目中选择重点阐述; 具体项目包括: 基本信息概况、主要执行目标、近期形势、组织部门、开展活动的原因、社会影响和相关目的的动机。其次,要解释问题的环境特征,考虑环境的内在优势、劣势、...... Last article READ

王兴、张一鸣、程唯的功守道

  文/贾宁宇

  来源:Tech 星球(微信 ID:tech618)

  头图 IC Photo

  新商业变革、技术革新、竞争格局剧变,加上席卷全球的疫情“黑天鹅”事件爆发,在诸多因素叠加之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折叠,按下了快进键。少数公司成为了幸运儿。腾讯、阿里巴巴、拼多多、字节跳动、美团点评、京东等巨头们的市值或估值,刷新了一个又一个纪录,他们依然在征战中书写着商业大航海的传奇故事。

  关于互联巨头第二梯队 TMD(头条、美团、滴滴)的一个经典问题,TMD 三家谁后劲更足?这可能要看他们 3 年、5 年、10 年后。

  2020 年的赛程接近尾声,TMD 阵营的商战依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今年 5 月,美团市值突破 1000 亿美元之际,王慧文宣布减持 200 万股股票,套现 2.74 亿港元;6 月 24 日,王慧文在微信朋友圈的发文,被不少网民解读为宣布将提前退休。

  7 月 3 日,美团又对外回应:S-team 成员王慧文的退休时间并无调整,工作都在正常进展中,仍将在 2020 年 12 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后续老王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互联网+大学”特别讲师。 无论“提前退休”,还是“原定时间退休”,哪个是真相假象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作为团购、美团外卖、单车出行等重要业务的拓荒人,美团最好战的那个男人——王慧文正在逐渐离开舞台。

  一辆 4.2 米长的大卡车,踩着夜色从仓库中缓缓开出来,车上一批共享电单车整装待发。城市的夜晚静悄悄,但老徐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他的任务是将这批共享电单车投放到城市的街道上。

  这份工作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但想要做好却着实需要动一翻脑筋。老徐一般选择在深夜出动,因为城管很少在深夜上班,车子被拖走的概率极低,而投放的成功率直接关系到他的收入,一切不容有失。

  像老徐这样的夜行者不在少数,在每个夜晚的 11 点左右,他们在泉州、合肥、长沙、宁波、青岛等二三线城市鱼贯而出,载着巨头的出行梦,一股脑涌入城市的街头。

  他们的背后,一场共享电单车的新战事正在悄然上演。

  大战正酣,巨头玩家们使出浑身解数发力,互相侵入对方腹地。在扩张中整合,在整合中加速扩张。本无交集的四个巨头玩家,因社区团购齐聚同一个赛道短兵相接。110 天的激战过后,2020 年社区团购赛道格局,由原来的“春秋五霸”(兴盛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食享会、美家),变为阿里(饿了么、十荟团)、腾讯(美团优选、多多买菜、兴盛优选)和滴滴的“三足鼎立”格局。

  在行业经常并列而论的 TMD 组合(字节跳动、美团点评、滴滴出行)中,滴滴经历过最残酷的战争,拥有最复杂的股权结构,面临着最严峻的监管,遭遇过最大的舆论危机,同时,也是三家中估值/市值最低的一家。过去 8 年,滴滴经历过加速起飞时带来的快感,也品尝过失重后带来的痛苦,如今,滴滴正在重回轨道,它要再次证明自己依然是一家战斗力十足的公司。

  这场战争,不仅可以帮滴滴巩固出行市场头把交椅的位置,还可以为其在 IPO 时,谋得议价优势。如今,战斗的发令枪已在滴滴内部打响。

  根据美团财报显示,2020 年第一季度,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收入为 42 亿元,这与王兴的“千亿金融帝国”还有相当远的距离。另一边,字节跳动的金融布局已经开始转向国际市场,在新加坡组建全球支付平台。滴滴金融业务虽然已经实现盈利,但如果局限在出行领域提供服务,其体量势必无法与另两家小巨头抗衡。

  既失去了最佳发展时机,也错过了监管窗口红利期,TMD 小巨头都没能在金融领域把握住机遇取得关键突破,王兴、程维、张一鸣的金融梦,还有多少胜算?

  在中国的互联网江湖,不安全感与边界危机是每个创业公司都必须面对的问题,即便如滴滴这样的独角兽也不例外。

  3 月 16 日,滴滴上线跑腿业务。3 月 24 日,滴滴定下新的目标,日单数超一亿,国内出行领域渗透率超8%。

  表面上看,这两者似乎并无关系。事实上,这秉承了滴滴一贯的策略:既想在出行领域做深,延伸各种出行方式及汽车后市场服务;又想做宽,无论是过去的外卖,还是如今的跑腿业务都可以算作是做宽的尝试。

  滴滴和百度,一个是靠出行起家的互联网新秀,一个是以搜索入列 BAT 的老牌互联网巨头。于滴滴而言,自动驾驶是其登上千亿市值的唯一途径;于百度来说,自动驾驶是其第二条增长曲线,也是重回巅峰的砝码。两个互联网巨头首次交锋,争夺中国版 Waymo 的席位。

  没有人会怀疑自动驾驶未来的地位,Waymo 用千亿估值告诉所有玩家,自动驾驶就是一块大蛋糕。但无人驾驶的漫漫征途需要资金、资源,也需要战略定力,滴滴和百度终将会进入对方的腹地,而战火随时会燃起。

  没有庆祝大会,没有全员发奖金,美团的 10 周年选择了低调度过。

  突然之间面临一波“疫情危机”,让美团上上下下对此议论纷纷。但在 10 周年全员邮件上,美团点评 CEO 王兴并未提及此事,而是写道:“新的十年,我不祝大家一帆风顺,我祝大家乘风破浪。”

  在 2010 年 3 月 4 日,第一个团购项目上线,10 年时间里,美团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数次危机。从“千团大战”、“外卖大战”、“合并点评”,到“2018 年危情上市”,以及 2020 年的商户反弹。王兴如何一次又一次带领美团越过危机?

  从 2 月开始,重庆、四川、河北、云南、山东、广东等地多家协会,纷纷公开呼吁美团等外卖平台降低佣金。

  餐饮业要对抗的不仅仅是天灾,还有人为压力。然而,美团本身也是两难的处境,连续亏损 5 年、上市 2 年,企业背后承担着资本的盈利诉求。

  作为一家拥有 620 万活跃商家、300 多万骑手的平台,美团必须找到三方平衡点:既要让商家赚钱,也不能亏待骑手,自己也需要盈利。美团也正在想办法拿出解决方案。一方面摆脱单一业务的依赖,一方面通过 2B 服务为商家创造更多价值。

  但终究有些商家抵不住寒冬,他们倒在了复苏黎明的前夜。

  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市场能有大的可能性?王兴用 5 年的时间证明,美团能够突破 1000 亿美金市值。当线上流量红利逐渐枯竭之时,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潜能被逐渐发掘。

  尤其在 2020 年一季度中,由外卖衍生的即时配送业务在疫情中大获增长。美团 5 月 25 日发布的财报信息中显示,新业务方面,公司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 4.85% 至 41.68 亿元,这其中就包含闪购、卖菜等新零售到家业务。

  美团、饿了么两大巨头入场之外,蜂鸟、达达、闪送、顺丰,这些原本以物流配送见长的平台公司,也瞄准这一领域。同城即时配送中,多元化多强争霸局面已逐步形成。

  2014 年,31 岁的张一鸣正意气风发地迎来他的“黄金时代”。那次与国内新锐企业一起游历硅谷之旅,为字节跳动带回了 OKR 和中台等先进理念,知名华裔企业家杨致远的一番话,更是为今天的很多事情埋下了伏笔。

  2018 年,张一鸣将中航广场楼外的“今日头条”Logo,换成了“字节跳动”,其个人身份也从“今日头条创始人兼 CEO”变成了“字节跳动 CEO”。两年后,他将字节跳动做成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头牌”。

  2020 年,TikTok 的全球月度活跃用户数已高达 8 亿。达到这一数量级,TikTok 用了三年,而 YouTube 花了六年,Instagram 花了七年,Facebook 则花了十二年。

  一边是舆论压力,代表公众的情绪,一边是股东利益,代表增长的迫切需求,手握 10 亿用户的 TikTok 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张一鸣最看好的三大产业,一是 AI,二是汽车,三是在线教育,现在 AI 产业有’飞书’,汽车领域有’懂车帝’,教育领域还缺乏明星案例。”

  2019 年末,字节跳动宣布旗下全系产品的月活已经达到了 15 亿,这一巨大流量导入哪个垂直产业都会造成“堰塞湖”。而字节也在短短两年时间中,自研和收购双管齐下,前前后后拿下 20 多个教育项目,通过巨大流量哺育这些产品,字节在教育产业的一场大跃进已经开始。

  Tech 星球(微信 ID:tech618)采访多位在线教育行业人士,他们表示字节的资金和资源优势并不是最可怕的,毕竟在线教育领域也迎接过腾讯和百度两大巨头,他们也曾来势汹汹。最重要的不同是,几乎都在教育产业遭遇挫折过后,张一鸣对字节教育的热情并没有冷却,字节跳动注定要在教育市场掀起“腥风血雨”。

  2020 年这波疫情带来的宅经济红利,又让在线教育行业投入了买量大战。

  据介绍,早期大家都在投放百度搜索,2018 年是腾讯微信和广点通,2019 年是字节和腾讯居多,百度、快手和微博粉丝通也适量投放。2020 年至今,字节和腾讯投放总额近乎持平,但抖音在伴鱼广告投放的平台中后来居上。

  字节如何逆袭成为信息流广告市场的第一?腾讯为何手握最多流量,却“后知后觉”地开启狂奔变现?百度在客户及技术底蕴强的基础上,如何追回曾经的荣耀?2019 年至今,三家上演了互联网下半场最精彩的一幕大战。

  继 2019 年代理发行 10 余款游戏试水后,2020 年,字节跳动加速了自研游戏的进程。

  重度游戏,将会是字节跳动今年的焦点。据“晚点 Latepost”此前报道,字节跳动将在 2020 年推出一款 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一款 SLG(策略类游戏)和 MMO 游戏(大型多人在线游戏)。

  2019 年,字节跳动通过收购+自组建的模式,组建游戏团队。在探索页游和休闲游戏领域,并取得休闲游戏发行的第一名之后,字节想要进军 Moba 乃至整个游戏领域的野心,已经越来越按耐不住。

  在信息流与短视频领域与腾讯交锋后,字节游戏已经再次向腾讯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文/远川科技组   来源:远川科技评论(ID:kechuangych)   刚刚,中芯国际发布公告表示:“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and Security)已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条例 EAR744.21(b)向部分供货商发出信函,对于向中芯国际出口的部分美国设备、配件及原物料会受到美国出口管制规定的进一步限制,须事前申请出口许可证后,才能向中芯国际继续供货。”   也就是说,作为目前大陆最先进的晶圆代工厂,承载着中国芯片先进制程的希望,中芯国际被美国紧紧盯上了。   这并不是中芯国际第一次被各方势力撕扯,由于芯片行业的特殊性,国家的政......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