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环境人人有责演讲稿篇一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我叫杨梓苑。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保护环境,从你我做起》大家都知道,如果我们不保护环境,地球上的各种资源都会慢慢枯竭;如果不保护环境,人们就会面临灭亡;如果不保护环境,不仅是人类,地球也会逐渐走向灭亡!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是那么美丽、那么可爱,同时又是那么容易破碎。我们经常就可以看到一些这样的镜头:一位高大威猛的执法人员走着走着,“呸”的一声把一口痰吐在了干净的地面上;一位中年男子抽着烟,走了一会儿就把还没熄灭的烟头扔在了地上。 我曾经看见过这样一幅画面:一位父亲拉着正喝着酸奶的儿子急匆匆地走,儿子问父亲,瓶子扔哪儿...... Last article READ

特朗普感染新冠,其治疗方案透露了哪些信息?

  10 月 2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自己新冠病毒检测为阳性,成为美国 733 万新冠感染者之一。图源:pixabay.com

  来源  知识分子

  撰文王承志   戴  威

  责编陈晓雪

  美东时间 10 月 2 日本周五凌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他与夫人梅兰妮新冠病毒检测均为阳性,并将立即开始隔离与康复的过程。

  作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特朗普会接受何种疗法治疗新冠?

  根据白宫在 10 月 2 日公布的两份治疗方案,两种在研药物值得关注。

  周五上午,白宫第一次公开了特朗普的治疗方案细节。根据总统内科医生肖恩·P。 康利(Sean P。 Conley)的报告,特朗普接受了再生元制药公司研发的两种单克隆抗体联合疗法。这种还处于临床试验的疗法,初步数据显示可降低非住院新冠患者的病毒载量,改善其症状。根据上述报告,特朗普还在服用锌、维生素D、褪黑素、法莫替丁以及每日服用的阿司匹林。

  到了晚上,白宫新闻发言人 Kayleigh McEnan 发表声明,更新了特朗普的治疗细节:康利医生表示,特朗普正在接受吉利德公司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治疗。在吉利德此前公布的瑞德西韦 III 期临床试验(SIMPLE)数据中,使用瑞德西韦 5 天治疗的中度新冠肺炎病人相比标准治疗,有临床改善的比例高了 65%。早在 5 月 1 日,瑞德西韦已获得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的紧急使用授权,可用于新冠患者的治疗。

  那么,白宫公布的治疗方案,透露了哪些信息?

  01

  特朗普患有轻度心脏病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现年 74 岁的特朗普患有轻度心脏病,平时还服用他汀类药物治疗高血脂,从 6 月份的健康状况看体重也达到了肥胖标准。根据现有研究,肥胖、高龄、男性、基础性疾病都是新冠高风险人群的特征。[1]

  在白宫公布的关于特朗普的第一份治疗方案中,可以看到阿司匹林和法莫替丁的名字。前者是心脏病患者“二级预防”的常用药物;后者则是一种抗胃酸药,能够抑制胃酸分泌,适用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反流性食管炎、上消化道出血等症。

  10 月 2 日上午,白宫公布的第一份特朗普治疗方案。

  《科学》(Science)杂志在今年 4 月的报道称,纽约市诺斯威尔健康中心曾尝试使用法莫替丁用作治疗新冠肺炎。不过,负责该医院系统研究一位医生当时表示,不愿意过早地谈论这一药物,因为这可能导致药物的供应链断掉[2]。根据《科学》杂志在 10 月 2 日的最新报道,发起这项试验的范斯坦医学研究所当天发表了一份声明,引用了一些证据证明法莫替丁对冠状病毒有帮助,但同时也说道:“我们尚未证明法莫替丁的疗效。” 该研究所表示,他们正 “急切地等待” FDA 对一项试验的批准,该试验将评估法莫替丁是否可以帮助没有住院的感染者[3]。

  02

  特朗普已住院治疗

  10 月 2 日凌晨,特朗普宣布自己新冠病毒检测为阳性。据多家媒体报道,当天下午 6 点,特朗普乘坐专用直升飞机到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入院治疗。

  白宫称特朗普精神很好,病情为轻症,去医院是出于极度谨慎考虑。

  根据白宫公布的关于特朗普治疗方案的第二份备忘,这一建议是由康利医生向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专家咨询后作出的。

  10 月 2 日晚上,白宫更新了特朗普的治疗方案。

  康利还表示,特朗普的身体很好,不需要额外的氧气支持,但专家们讨论后决定使用瑞德西韦。“他(特朗普)已经完成了第一次的剂量,现在他休息得很好。” 康利在声明中写道。

  03

  再生元的抗体疗法引人关注

  在第一份药物清单中,最引人注意的是生物技术公司再生元制药研发的两种单克隆抗体联合疗法。

  这两种配合使用的中和抗体 REGN10933 和 REGN10987,是再生元通过其人源化基因改造小鼠平台,筛选了数千种候选抗体,结合一批从 COVID-19 感染康复患者中得到的抗体后得到的。两种中和抗体可以和 COVID-19 病毒棘蛋白受体的关键位点非竞争性地结合,并减少突变病毒对机体的免疫逃避。再生元将两种抗体联用,组成了名为 REGN-COV2 的联合疗法。而所谓单克隆抗体,指抗体的大规模生产源自对单一B细胞的克隆,B细胞能分泌中和抗体。

  9 月 29 日,再生元制药公布了该联合疗法的一项研究结果。该结果基于一项对 275 人的研究。通过对鼻腔拭子的检验,相对于给与安慰剂的对照组,REGN-COV2 似乎让患者体内的病毒减少得更快。患者也不需住院,只需输液,在生产抗体少、病毒水平高的患者身上疗效最明显[4]。

  目前,REGN-COV2 的联合疗法还未获得美国 FDA 的紧急授权,再生元制药表示,特朗普是通过 “单个患者试验性新药申请” 获得治疗的,该通道面向符合一定标准的患者,并设有审查委员会。

  据美国健康类新闻媒体 STAT 报道,特朗普已经接受了这种抗体联合疗法的最高剂量——静脉注射 8 克单克隆抗体,整个过程需约 1 小时[5]。

  至于效果好不好,一位奥巴马政府时期的 FDA 官员、罗伯特·卡利夫(Robert Califf)告诉 STAT,这个疗法给特朗普“不是没有理由的”,他也表示,“但他接受的任何治疗都至今都没被证明能改善结果,不过好像也没一个让情况更糟。”

  据了解,再生元制药成立于 1988 年,是一家以创新药为特色的研发型药企,目前其所有管线的药物均来自公司内部实验室研发。迄今,再生元共有 7 款药物或疗法取得了 FDA 的上市许可。

  今年 7 月 7 日,再生元制药和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BARDA)以及美国国防部签订了一份价值 4.5 亿美元(约 33.56 亿人民币)的合同,将为美国政府生产、提供其正在试验中的 COVID-19 双抗体联合疗法 REGN-COV2。合同规定 REGN-COV2 将由美国联邦政府拥有。如果临床试验获得成功,美国 FDA 将批准对 REGN-COV2 的紧急使用授权(EUA)或药物批准。

  根据再生元在 9 月 29 日的消息,鉴于 REGN-COV2 的早期数据令人鼓舞,该公司称,已开始与监管机构讨论试验结果。

  “特朗普的用药充分说明中和抗体作为新冠特效药的潜力。再生元凭借多年的积累率先获得较好临床结果。我们也希望之后能有更好临床疗效的中和抗体问世。”北京大学教授谢晓亮评论说。

  谢晓亮团队与合作伙伴在今年 3 月在新冠康复期病人血液中筛选出高活性中和抗体(BGB-DXP593 和 BGB-DXP604),相关分子、结构和动物试验结果已相继在《细胞》杂志上两次发表。谢晓亮透露,这两种抗体目前已由百济神州完成I期临床给药,正在澳洲和美国推进 II 期临床工作。目前还没有与再生元的严格对比,不能判断哪个疗效更好。

  04

  特朗普公开支持过哪些疗法?

  曾担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的 Michael Steele 表示,特朗普把政治摆在科学的前面。他曾在推特上写道:“这并非关于好的科学,甚至也无关人们的健康,而是关乎他的连任。”

  今年 8 月,特朗普曾经通过推特攻击美国 FDA,指责该机构中的一些人密谋针对自己,并称 FDA 中有人故意拖延疫苗试验,导致可能要到美国大选后才会有疫苗。FDA 于 8 月 23 日宣布,批准将已康复新冠病患的血浆用于治疗新冠病毒。美国众多媒体报道了 FDA 是在特朗普的施压下授权新冠患者进行血浆治疗。

  此前,特朗普还白宫简报会上推荐羟氯喹用于治疗和预防新冠病毒,并通过推特表示他本人已经服用该药物。但该药物在临床试验中被发现有严重的安全隐患,且不能给患者带来益处。世界卫生组织其后以安全理由叫停了该药的临床试验。

  4 月时,特朗普还在一次讲话中提到可以使用紫外线照射病人身体和注射消毒剂来治疗新冠肺炎,很快被专业人士和媒体痛批。特朗普后来澄清说这都属于 “冷笑话,意在嘲笑和挖苦”。但美媒报道确实有人因特朗普的讲话而服用了含有氯喹的清洁剂后不治身亡。

  不过,至少是从现在来看,特朗普自己感染新冠病毒以后,应该是选择了听从专业医生的建议。

Apple Watch 安装基数,即佩戴 Apple Watch 的人数   腾讯科技讯,10 月 4 日,在几个月之内,佩戴苹果智能手表 Apple Watch 的人数将超过 1 亿。虽然科技媒体多年来痴迷于固定式智能音箱和纯语音界面的想法,但正是 Apple Watch 和手腕上的实用程序带来了计算领域的新范式转变。我们现在看到苹果利用越来越多的 Apple Watch 佩戴者来建立强大的健康平台。Apple Watch 就像失控的火车,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放慢它的速度。   对于科技行业来说,我们刚刚走出了一段奇怪的路程。随着智能手机销售增长在 2010 年代中期放缓,公司、分析师和专家开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