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国警察暴力执法的事件愈演愈烈,美国群众的游行抗议至今都还未停止,很多美国平民都表示自己生活在一个很不安全的国家。这种不安全不仅来自肉眼所见的危险,其实还有很多风险是存在于无形之中的。美国就有这么一款APP,只要用户将某个人的面部照片上传,就可以轻松查看到有关于这个人的信息,而这项技术的根本原理就来自于人脸识别。神秘的Clearview AI这款APP叫做:Clearview AI,获得这项侵犯他人隐私的技术需支付2000美元/年,妥妥的土豪玩具。这家公司至今成立了3年之久,一直在秘密进行业务的开发与推广,乃至他们的官网都只有一个空白页。他们用这种“隐身”手法来回避外界对这项技术的舆论。起...... Last article READ

每天烧掉2400万美元,迪士尼“被迫”裁员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丨牛科技

  据 CNBC 报道,美国娱乐巨头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9 月 29 日下午宣布,将裁减旗下公园、体验和消费品部门共计 2.8 万名员工。在发给员工的备忘录中,迪士尼公园业务主管乔什·达马罗(Josh D’Amaro)表示,这是公司必须做出的“艰难决定”。

  根据达马罗的另一份声明显示,在迪士尼本次裁掉的 2.8 万名员工中,约有 67% 是兼职员工,几乎占到了全部员工的三分之二。

  对于全球各大主题公园的裁员比例,迪士尼拒绝透露。不过达马罗在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迪士尼裁员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在加州阿纳海姆(Anaheim)的主题公园长期无法营业,导致开支过高。“我们一直在努力说服加州的立法者,但他们仍迟迟不愿取消限制。”

  每天烧掉 2400 万美元,迪士尼“被迫”裁员

  对于迪士尼来说,加州迪士尼乐园是其全球主题公园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它是全球游客人数第二多的主题公园,2018 年,加州迪士尼乐园曾吸引了 1870 万名游客,客流量仅次于迪士尼在佛罗里达州的主题公园魔法王国(Magic Kingdom)。

  这家乐园能吸引众多游客不是没有理由的,在烧钱程度上,加州乐园绝对能名列前茅。根据主题娱乐协会(TEA)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加州迪士尼度假村每日支出高达 1200 万美元,乐园每日支出 790 万美元,冒险乐园每日支出 410 万美元。

  也就是说,迪士尼每天需要为加州乐园业务付出 2400 万美元,而加州乐园已经由于疫情原因关闭了长达四个月,期间它没能为迪士尼带来一分钱的收入。

  在这种情况下,迪士尼不焦虑是不可能的,不过它还没胆子像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那样直接挑战州政府,只得按部就班走程序申请开业,结果就像达马罗所说,“他们仍迟迟不愿取消限制”。

  为了节省高额开支,裁员对于迪士尼来说确实很必要,但这恐怕不是唯一的原因。

  此前,迪士尼将加州乐园的开园日定在 7 月 17 日,也为此做足了预防措施——包括只接待预约游客,限制游乐项目游玩数量、加强工作人员清洁培训等。但在开园的前一天,十几个工会致信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Gavin Newsom),称重开放公园“仍不安全”,此外,还有约 4 万加州民众在“推迟乐园开放”的请愿书上签名。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请愿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迪士尼乐园员工,根据《洛杉矶时报》的报道,起码有 1.7 万名迪士尼员工参加了当时的抗议行动。在这个背景下,迪士尼本次裁员的用意就很值得琢磨了——在这被“优化”的 2.8 万人中,有多少人曾在那份请愿书上签过名呢?

  迪士尼乐园“限流”70%,收入仍将持续低迷

  与迟迟无法开业的加州乐园相比,迪士尼在全球其他地区的主题公园情况要好得多。

  随着中国境内疫情趋于稳定,上海迪士尼乐园在 5 月份率先重启,紧随其后的是东京迪士尼乐园。此外,佛罗里达迪士尼乐园、奥兰多迪士尼乐园、巴黎以及香港迪士尼乐园也相继在 9 月份重启。

  从表面上看,迪士尼公园业务似乎已经大体恢复,但迪士尼要想指望米奇和公主们带来盈利,恐怕还得再等等。

  因为疫情管控的原因,迪士尼不得不严格控制每日客流量。以最早开业的上海迪士尼乐园为例,其原本的预计客流量可以达到每日 8 万人次,受到限流措施的影响,上海乐园每日客流量仅为平均水平的 30% 左右,即 2.4 万人次。

  虽然有客人总比没客人好,但大幅下降的客流量仍无法拯救迪士尼凋敝的线下业务。根据其近期发布的第三财季报告显示,其主题公园业务营收为 9.83 亿美元,较上月的 6.39 亿美元有所增长,但同比仍大幅下降 85%。

  Investing 高级分析师哈里斯·安瓦尔表示,迪士尼的公园业务短期内还没法重新成为“顶梁柱”。“受各地的限制措施影响,至少在未来一年内,迪士尼的特许经营业务将持续低迷。”

  流媒体业务能成为迪士尼的“顶梁柱”吗?

  幸运的是,迪士尼并不只有乐园业务,以迪士尼电视频道、电视网为主的媒体网络业务、以及包括流媒体平台的消费者和国际业务,在疫情期间的表现都还算良好。

  据第三季财报数据显示,迪士尼媒体网络业务营收为 65.62 亿元,同比仅下降2%,是迪士尼所有业务中降幅最低的;包括流媒体平台的消费者和国际业务是迪士尼该季度唯一有所增长的板块,为 39.69 亿美元,增幅2%。

  迪士尼流媒体平台业务近年来增长迅猛。根据财务数据显示,迪士尼旗下 Disney+、Hulu 和 ESPN+ 三大流媒体平台截止 8 月已拥有 1 亿付费用户,其中,Disney+ 已经提前实现了“将付费人数提高到 6000-9000 万人”的目标——这个目标原本定在 2024 年完成。

  在第二季度的三个月内,迪士尼流媒体付费用户数量增提增加了 2650 万,增速较第一季度翻了近乎两倍。由此可见,迪士尼的粉丝们只是把他们的热情转移到了线上。

  在疫情大潮仍未过去,线下业务又迟迟无法成为“顶梁柱”的情况下,迪士尼只能将增长的希望寄托在流媒体业务上。在第三财季报告发布的同时,迪士尼还宣布将在 2021 年推出新平台。这个平台以“Star”为品牌名,影音内容将囊括 ABC、FX、Freeform、Searchlight、20 世纪工作室等工作室作品。

  不过,在疫情下获得大幅增长的流媒体巨头并不只有迪士尼一家,来自硅谷的 Netflix 也在其中。据其第二季度财报显示,Netflix 二季度全球用户增长了 1010 万,当季收入达 28.4 亿美元,同比上涨 13.6%,丝毫不逊色于迪士尼。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Netflix 总裁里德·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直言,未来将会在市场份额上与迪士尼展开竞争。“这可能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但在未来 50 年内,Netflix 都将扮演‘迪士尼的挑战者’这一角色。”

  此外,新入局的对手们也值得迪士尼注意。今年 5 月,AT&T上线了流媒体服务 HBO Max,在短短一个月内就吸引了 410 万注册用户,单月观看量上甚至超越了迪士尼的 Disney+。截止 6 月底,HBO 和 HBO Max 的用户总数已经达到 3630 万人。

  除此之外,迪士尼烧钱式的初级打法也注定了其流媒体业务短期内不太可能盈利。从 2019 年开始,Disney+ 就开始不断上线大 IP。除了掀起热潮的《曼达洛人》外,Disney+ 还连续上线了 9 部《星球大战》电影、音乐剧《汉密尔顿》等大作。

  版权购入让迪士尼承受了不小的亏损,第三财季中,迪士尼面向消费者业务的营收虽然有所增加,但亏损也随之增加了 26%,至 7.06 亿美元。可预期的是,随着竞争逐渐加剧,迪士尼仍将为流媒体业务继续烧钱。迪士尼能否将流媒体业务作为未来新的“顶梁柱”,恐怕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文/新智元 编辑:梦佳、小匀   来源:新智元(ID:AI_era)   来源:路透社   【新智元导读】外媒报道,两位知情人士指出,中国准备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调查有关谷歌利用安卓操作系统的优势妨碍竞争之指控。谷歌被反垄断调查,在世界各国都有发生。此前欧盟更是开出过 51 亿美元的罚单。   据路透社报道,两位知情人士指出,中国准备对 Alphabet 旗下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调查有关谷歌利用安卓移动操作系统的优势妨碍竞争之指控。   其中一名消息人士表示,关于是否要展开正式调查,最快可能于 10 月做出决定,决定可能受到中国和美国关系的影响。   另一名知情人士说,还将调查......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