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勋来源|智能相对论从震惊棋坛的阿法狗,才艺双绝的微软小冰,到疫情期间智能送餐机器人,及如今各地加紧上路的自动驾驶,在今天,AI几乎无处不在。9月15日,上海证监局官网公示了Yitu Limited(以下简称“依图科技”)辅导备案公示文件。文件显示,AI“独角兽”依图科技与国泰君安证券签署辅导协议,拟以公开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方式在A股上市。又一家AI“独角兽”要上市了。2019年8月旷视科技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今年8月,云从科技启动A股上市辅导。至此,多次被传言上市的AI“四小龙”商汤、旷视、依图和云从,除商汤外,其余三家均已正式启动了IPO计划。在应用领域,被称为“四小龙...... Last article READ

“烂尾”的格芯成都厂终于有人接盘了!有望转产DRAM内存芯片

  搁浅 2 年多的成都格芯厂,在今年 5 月正式宣布停业 4 个多月之后,终于迎来了接盘者————成都高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真科技”),并有望转产 DRAM 内存芯片。

  根据企查查的资料显示,高真科技成立于 2020 年 9 月 28 日,注册资本 51.091 亿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

  “销售:电子元器件、集成电路、集成电路芯片及产品、电子产品、机械设备、计算机、软硬件及其辅助设备;存储器及相关产品、电子信息的技术开发;电子元器件制造;集成电路制造;软件开发;质检技术服务(不含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认证机构、民用核安全设备无损检验、特种设备检验检测等国家专项规定的项目);检测服务(不含许可经营项目);货物进出口(国家禁止或涉及行政审批的货物进出口除外);集成电路设计等。

  从股权结构来看,高真科技的实际控股股东为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财政金融局,持股比例为 60%,另一大股东则为真芯(北京)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真芯半导体”)持股 40%。而真芯半导体的则是香港宏鑫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宏鑫”)的全资孙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真芯半导体的法人代表兼 CEO 为前 SK 海力士副会长崔珍奭。

  资料显示,崔珍奭曾任职于半导体部门,担任高级工程师,在本世纪初 SK 海力士濒临破产、险些被美光收购之时,被 SK 海力士挖去,在崔珍奭领手下的技术团队,通过技术革新,在不到 2 年时间内将公司研发能力提升到与三星同等的水平,甚至外界曾传言 SK 海力士的产品成本比三星更低,技术的突飞猛进使得 SK 海力士起死回生。

  据悉,崔珍奭曾在 SK 海力士担任副会长,最后因未能当选 CEO 而离开海力士。业内认为其是目前韩国仅有两名可以具备全半导体领域从研发到量产经验的元老之一。

  根据企查查的资料显示,由崔珍奭担任 CEO 的真芯半导体成立于 2019 年 11 月 4 日,注册资本为 5000 万人民币,公司缴纳社保的员工人数为 171 人。

  同时,真芯半导体在成立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累计申请了 43 项专利,而其中多数专利的涉及 DRAM 及其他半导体制造、以及各类半导体设备材料等。而且,所有技术均为真芯半导体与中科院微电子所合作研发。

  从专利涉及的范围来看,真芯半导体确实有可能将涉足 DRAM 制造。

  而根据集微网的报道称,真芯半导体目前的核心技术人员已达 230 人。除了崔珍奭,还有 SK HAN、YH KOH 两员大将,分别担任 COO 和 CTO。

  其中,SK HAN 有着 35 年的半导体行业经验,曾担任三星制造部门 9Line PJT 长、SK 海力士 M8/M9 制造部本部长。YH KOH 则曾担任 SK 海力士 NAND/Mobile&Graphic DRAM 开发部门 GM。

  而据业内人士的爆料称,真芯半导体与成都政府合资的高真科技将接盘成都市政府为格芯成都厂投资 70 亿元建设的厂房,并在此基础上建设 DRAM 生产线。

  资料显示,2016 年 5 月 31 日,格芯(Globalfoundries)与重庆市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欲与重庆市政府成立合资企业,在中国新建一座 12 英寸晶圆厂。之后双方合作破裂,合作方换成了成都市。

  2017 年 5 月,格芯宣布在成都建造 12 英寸晶圆厂,投资规模估计超过 100 亿美元,成为大陆西南部首条 12 英寸晶圆生产线。成都晶圆厂分为二期建设,一期为成熟制程(180nm/130nm),预计 2018 年底投产,2 期建设则是 22FDX FD-SOI 制程,预计 2019 年第 4 季投产,产品广泛应用于行动终端、物联网、智能设备、汽车电子等领域。

  2018 年 6 月,格芯开始全球裁员,成都厂招聘暂停。同年 8 月,格芯宣布暂停发展 7 纳米及以下先进制程。

  2018 年 10 月,格芯即宣布与成都合作伙伴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修正案,取消了对成都晶圆厂一期成熟制程(180nm/130nm)项目的投资。这也意味着格芯成都项目正式搁浅。

  2019 年 2 月,业内传出消息称,格芯成都厂已经停摆,厂内部设备已清,对于员工离职的要求,已从“需返还培训费用”转变为“不需返还培训费用”,如同变相鼓励员工离职。

  2020 年 5 月中旬,格芯成都厂下发了三份《关于人力资源优化政策及停工、停业的通知》。通知中,成都格芯称,“鉴于公司运营现状,公司将于本通知发布之日起正式停工、停业”。

  根据股权资料显示,目前格芯(成都)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仍是 Globalfoundries,持股 51%,而成都市国资委和工商银行合资的成都先进制造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则持股 49%。

  目前尚不清楚高真科技将以何种形式接盘格芯(成都)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是直接拿下 Globalfoundries 持有的股权,还是直接对格芯(成都)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实时破产清算后,成都政府再将相关资产注入高真科技?

  另外,高真科技接盘格芯成都厂之后,将如何开展 DRAM 制造业务,产品规及产能规划如何,核心技术专利来源问题如何解决,如何平衡与长鑫存储、紫光集团 DRAM 业务的竞争,这些都是有待解决的问题。所以,具体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据外媒报道,专门从事通用代码搜索的 Sourcegraph 公司对 500 多名北美软件开发人员进行了调查以确定代码复杂性和管理方面的问题。在深入调查数据之前,了解调查的角度是很重要的。Sourcegraph 自己的业务模型支持在企业范围内进行代码搜索--这意味着其不仅可以通过目录进行 grep 搜索,还可以同时在大量存储库(本地和云端)中进行搜索并且支持用户能想到的几乎任何一种语言。   这种通用的并行搜索随着项目规模和技术多样性的增长而变得越来越重要。   Sourcegraph 将这种技术复杂性的临界质量称为大代码,而开发者调查则试图掌握这种增长的规模和范围。   比以往更多的代码 ......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