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0日消息 统信软件官方宣布,今日,统信桌面操作系统 V20 个人版 (1011)发布。在统信桌面操作系统 V20 个人版发布后,根据社区、个人版用户的反馈,在系统的功能优化、整机兼容性适配、性能提升、安全漏洞修复、系统缺陷修复方面持续进行优化更新。IT之家了解到,统信桌面操作系统 V20 个人版 (1011)对 DDE 的用户交互性能、用户界面细节、WIFI 信号强度、系统密码安全、指纹识别等进行功能及性能优化。大大提升了用户基于桌面操作的流畅度及用户体验感受,减少系统存在 bug 问题,提升桌面整体稳定及性能。◆功能优化与系统更新◆DDE优化全屏模式翻页点击效果优化优化启动器全屏模式图...... Last article READ

华为高通,相爱相杀

  美国政府的极限施压,让华为手机芯片难上加难。

  此间,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每年要消耗几亿支手机的芯片,对手机相关储备,华为还在积极寻找办法,比如说向美国公司求购芯片。

  这里说的的美国公司,主要指向了高通。

  实际上,在同一次采访中,华为官方也已经表态,如果高通向美国政府成功申请出口许可,华为也很乐意使用高通芯片制造手机。这有点出乎常理,毕竟在手机芯片领域,华为和高通已经是死对头和老对手——但并不算很难理解。

  毕竟,在过去的移动互联网十年间,华为和高通一直是相爱相杀。

  旗舰手机处理器之战:麒麟 vs 骁龙

  毫无疑问,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华为和高通是一对打得不可开交的老对手。

  这一点,集中体现在旗舰智能手机处理器层面。

  实际上,在手机芯片层面,真正要华为被计入到起点的是 2009 年的 K3 处理器;但初代产品有诸多问题。于是华为埋头苦干三年,到了 2012 年,华为再次推出改进款的 K3V2 四核处理器,才引起行业关注。

  那时候,华为海思还没有启用 “麒麟” 这个品牌。

  然而,也正是在 2012 年,华为启动了智能手机走向高端的战略,并随之启用了 Ascend 品牌——不仅如此,华为从打算做高端手机开始,就坚持使用自家的处理器。

  那时候,高通骁龙处理器虽然声名鹊起,还并未成为智能手机移动处理器领域的霸主。

  2013 年年初,高通在发布新一代骁龙处理器的同时,同时宣布改变命名规则,分为骁龙 800 系列、600 系列、400 系列和 200 系列——其中,骁龙 800 系列定位为旗舰处理器,第一款的型号,就是骁龙 800。

  整个 2013 年,华为的高端智能手机产品线依然在采用 K3V2 及其改良版本,制程的限制影响了它的体验,而骁龙 800 则在当年被众多品牌采用,并由此出尽风头。

  2014 年,华为海思将自家的手机处理器品牌命名为麒麟,正式瞄准了高通骁龙。

  事实上,从华为推出的第一款麒麟处理器——麒麟 910 开始,华为麒麟处理器就开始了快速崛起的过程。尤其是在 2014 年全年,华为一共发布了 6 款麒麟芯片,其中包含麒麟 910、麒麟 910 T、麒麟 920、麒麟 925、麒麟 928 等 5 款高端芯片——其中,麒麟 920 是世界上首款八核 LTE SoC。

  值得一提的是,2014 年下半年,麒麟和骁龙经历了一场反转之战。

  当时,高通推出的骁龙 810 发热严重,拖累了不少手机厂商;然而同时,在麒麟 925 的支撑下,华为的 Mate 7 逆势大卖,成功树立起了华为手机的高端形象,甚至成为华为手机崛起的转折点。

  2015 年,华为在上下半年发布了两款麒麟处理器,分别是麒麟 930 和麒麟 950,并且搭载在自家智能手机中上市,而高通骁龙 820 一直到 2016 年春天才上市——再次给了麒麟处理器大展身手的机会,也给了华为手机坐稳高端的机会。

  到了 2016 年,凭借麒麟 960 ,华为已经在高端手机芯片上与高通平起平坐。

  此后三四年,双方在这一领域与苹果、三星等对手鼎足而立。一直到 2019 年,麒麟 990 依旧在旗舰处理器方面与高通骁龙 865 打得难分难舍,各有其势。

  但重点在于:过去十年,华为的旗舰智能手机,从来没有搭载过高通骁龙处理器。

  华为与高通之间的竞合关系

  尽管在旗舰手机芯片上双方并未合作,但这并不意味着华为和高通在过去十年是不相往来的关系。

  实际上,在美国制裁之前,高通一直是华为的核心供应商之一。

  这一点可以在 2018 年 12 月初的 “2018 华为核心供应商大会” 上得以见证。

  雷锋网了解到,在这次大会上,华为宣布了 92 家核心供应商名单,其中高通赫然在华为的 “金牌供应商” 之列,仅次于 “连续十年金牌供应商”(Intel 和恩智浦)。

  高通向华为供应的,正是芯片。

  实际上,虽然华为高端手机坚持采用自研芯片,但由于华为(及其子品牌荣耀)在智能手机方面采用了机海战术,因此有不少中低端品牌的手机,采用的正是高通旗下的芯片,比如说华为畅享 7 全系标配了高通骁龙 425 处理器。

  在这样的策略下,高通和华为一度维持着紧密的供应关系。2016 年,来自赛迪智库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 年华为的芯片采购总额高达 140 亿美元左右——其中采购高通芯片 18 亿美元。

  当然,后来华为对高通的供应依赖不断减小了。

  尽管如此,在 2018 年,在麒麟处理器已经覆盖到中端产品线的情况下,华为旗下荣耀 8X Max 也采用了高通骁龙 660 处理器。

  需要注意的是,华为与高通之间的供应关系,不仅仅停留在智能手机 SoC 处理器的供应上;雷锋网注意到,在智能手机(包括高端智能手机)的其他零部件(比如射频前端)中,华为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需要购买高通的部件。

  甚至在目前最新的华为 Mate30 和 P40 系列旗舰手机中,依然有高通的部件。

  雷锋网注意到,在外媒 TechInsights 对 Mate 30 Pro 5G 进行拆解后发现,尽管它是由麒麟 990 5G 驱动的,但是它依然内置了一个来自高通的部件:高通 QDM2305 前端模块——到了 2020 年 P40 Pro 拆解时,在射频前端器件当中依然出现了高通的身影。

  Mate 30 Pro 5G 中有高通部件

  可见,双方的供应关系其实一直在持续。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直接供应关系,华为和高通的合作关系还体现在 4G/5G 移动通信的演进过程中。比如说在 2016 年年初,双方曾经联合完成 1Gbps LTE 下载速度的联合测试;而在 5G 时代,双方也是在激烈竞争中进行合作。

  正如高通公司总裁 Cristiano Amon 在 2018 年 10 月接受采访时所言:

移动行业一直是最具竞争性的生态系统,已经覆盖了所有的消费类电子产品。纵观历史,高通与华为在中国市场乃至全球市场,一直处于竞合关系……可能在某些垂直领域是合作关系,而在另一些垂直领域则是竞争对手。

  小结

  华为和高通,一个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商和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之一,扎根中国,同时用尽全力走向世界;一个是来自美国的世界级移动芯片巨头,却严重依赖中国市场。

  在中美关系带来的震荡中,它们都首当其冲。

  其中,对于华为来说,在海思半导体遭到严重打击之后,求生的欲望,使得它不得不改变以往所坚持的 “旗舰智能手机 SoC 采用自主研发” 策略,敞开了与高通合作的大门。

  当然,前提是美国政府的许可。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 Intel 和 AMD 都已经获得了向华为继续供货的许可——由此可见,高通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获得美国政府许可,向华为供应智能手机芯片。

  而在此之前,华为暂时只能指望麒麟 9000 了。

  2018 年 9 月 30 日,腾讯宣布组织架构调整,通过整合原来的 OMG(网络媒体事业群)、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SNG(社交网络事业群)和 IEG 的部分业务,成立新的 PCG,而新部门旨在推进互联网平台和内容文化生态融合发展,在社交、长视频、短视频、信息流、新闻体育、影业动漫等赛道进行业务布局   昨天,有报道称腾讯 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在成立两周年员工沟通活动上,向 1 万名员工发了一款华为折叠屏手机 Mate Xs 作为礼物,这是目前华为售价数一数二的高端手机,价格是 16999 元。   对于这样的福利,一些用户显然很会变通,已经悄悄开始拿它们去变现了。   从不......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