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婚礼策划已有5年了工作时间了,这一路走来也只有自己能够去体会当中的辛酸和委屈,劳累就不说了。今婚云平台婚礼设计软件平台婚庆从业者披露婚庆行业利润低的原因。 通常每场婚礼的前期我们都需要准备很多的工作,我们大概从半年前就要开始跟进,收集新人素材,和新人建立了一定的信任关系后,协调他们的婚礼服装,以及时间,各方面的需求。特别是婚礼头一天,别人五六点下班了,我们才开始干活,布置会场,调试音响灯光大屏,经常干到晚上十一二点,有时候是凌晨两三点四五点,偶尔赶上场地档期满的,基本都是整个通宵去干活。基本上一个晚上都不能睡个好觉,并且第二天大早上还要很早的起来去场地,检查所有的细节确保自己策划的婚礼能够...... Last article READ

阿里「雪藏」三年的新制造工厂,究竟「新」在哪里?

  摘要

  从销量预测到智慧生产,犀牛狂奔。

  白色的车间内,工业机械臂前后移动,将选择好的布料放置在凹槽内;工厂上方,传送带载着一件件未完成的衣物选择正在埋头工作的制衣工人;另一边,靛蓝色的牛仔裤瞬间被激光灼烧出各种时尚的「水洗」印记,同一流水线转盘上的纯棉 T 恤,每一件都能印上不同的图案和文字。仓库内,物流机器人稳稳地将一人高的货物挪进挪出。

  机器比人累,屏幕比人多,这是杭州市内的犀牛智造工厂内一景。从工厂中生产出来的牛仔裤、T 恤等成衣,一天之内,就会出现在天猫淘宝的商家店铺中。

  四年前的云栖大会,马云首次提出「新制造」的概念。它不是单纯的制造业 +IOT,而是通过数字技术对传统制造业的深度重构,实现制造业的智能化、个性化和定制化。

  犀牛智造工厂内部生产线阿里巴巴

  市场规模达 3 万亿的纺织服装行业被选中。2018 年春天,首家新制造工厂在临平破土动工,并且对阿里内外都严格保密。整个项目被命名为犀牛智造。正如其犀牛吉祥物一样,这个身躯庞大但却动作敏捷的「动物园」新宠,肩负的责任就是,将飘在空中的「新制造」概念进行落地。

  9 月 16 日,犀牛工厂曝光,新制造交出第一份答卷。

  犀牛智造是一个全新的物种。它不是简单地的产线升级,更不是用机器替代人工,而是利用数字技术建构了一个新的生态,前端连接阿里巴巴零售平台上的 8 亿消费者,后端连接原材料、生产车间、物流供应商和淘宝天猫上数以百万计的中小商家。

  淘宝天猫前端洞察的消费需求和流行趋势,可以 0 时差传递到生产端。而通过 IOT 改造之后的柔性生产线,能迅速作出反应,短期内制造出产品,并推到市场进行验证。

  从这个意义上说,按需定制的时代真的来了。

  屏幕比人多,为中小企业服务

  三年前,伍学刚领了阿里巴巴 CEO 兼董事长张勇(花名逍遥子)的「军令状」,但是新制造无法走阿里云「雨露均沾」的方式,只能一个一个垂直行业慢慢吃透。在迪卡侬和优衣库的从业经验,让伍学刚选择了服装行业作为迅犀新制造的突破口。这个市场规模 3 万亿的行业,规模足够大,痛点足够重——库存积压,让大量的品牌和企业生存维艰。

  和一般行业相比,看起来「光鲜亮丽」的服装业,其实本身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且利润很低的行业。像汽车、航空等传统工业,都以采用新技术促进生产为卖点。而对于服装行业来说,除了一些超大品牌,微薄的利润让很多中小工厂面对数字化升级望而却步。对于阿里来说,要想帮助这些中小企业,必须自己先做一个样板出来——犀牛智造工厂就是这样一个攻坚的成果。

  迅犀团队发明的转盘式吊挂系统阿里巴巴

  既然是智慧工厂,首先,生产线需要「智能」起来。文章开头的描述,就是智慧工厂日常运作的场景。除了工业机械臂之外,迅犀团队还自己研发了转盘式吊挂系统,可以避开障碍持续将衣物送到合适的工人手中。

  值得单独提及的是迅犀的神经网络——IoT 系统。通过与阿里云达成 IoT 合作,工厂成为全行业 IoT 程度最高的一家企业,达 90% 左右,无处不在的 IoT 设备可即时采集生产过程中的数据,为工业大脑提供源源不断的数据养料,推动算法不断优化。由于工厂全部实现数字化,基于物联网的布局,每块面料都有自己的身份 ID,不用人找货,可实现「货找人」,最大限度挖掘机器智能的能力。

  工人通过点击屏幕即可完成生产流程阿里巴巴

  而产线上的工人,也不再像传统服装生产线上埋头织布的女工。在犀牛智造工厂中,每个工人的面前都有一个 iPad,很多操作在屏幕上就可以完成。这也是为什么迅犀被称为「三多」工厂的原因之一——工程师多、iPad 多,年轻人多。

  三年时间,迅犀打造了一个从订购备料、到设计、生产、仓储为一体的服装业智能生产体系。但这只是天平的一端,更加重要的是另一端。

  什么是真正的「新制造」

  如果将智慧工厂内的各种工业机器人和 IoT 设备比喻成肌肉的话,那么犀牛智造工厂更加重要的,其实是来自阿里巴巴零售体系沉淀的数据,因为这个「大脑」才能真正解决服装行业的难题。

  此前,服装行业的规律是以产定销,夏天生产冬天的衣服,例如预计今年秋冬能卖出 2000 万件羽绒服,就先生产出 70% 的量,等到秋冬季销售良好的话,再追加订单。但是一旦销售出现问题,前期生产挤压的库存,便足以压垮一个品牌。巨头也不能例外,H&M 就曾被媒体爆出焚烧了 60 吨库存。

  在瞬息万变的商业世界,速度是决胜的关键因素之一。以快时尚起家的 Zara 公司,能够在两周时间内,完成从服装设计到上架全球门店。一个「快」字,让 Zara 登顶全球服装行业。

  犀牛智造工厂内部生产线阿里巴巴

  通常,在设计确定的情况下,服装行业是平均 1000 件起订,15 天交付。通过 AIoT、云计算改造过的犀牛工厂,反应速度比 Zara 更快,团队将数据缩减到 100 件,7 天交付。简言之,就是让每个商家都能变成 zara,不用去创造或预测流行,只需要响应流行,一个热词诞生后,第二天淘宝上就买到这样的 T 恤。

  与此同时,犀牛智造工厂的优势在于阿里巴巴积淀二十年的零售体系。淘宝天猫沉淀了大量用户,能够准确预测消费趋势的转变,让「以销定产」成为可能。依托零售平台的消费洞察,犀牛工厂具备预测「爆款」的能力。

  对于服装企业来说,智能预测+柔性生产,让库存降到最低,甚至是 0。

  对于直播网红、设计师和初创品牌来说,供应链一直是短板。由于采购量小,他们通常只能选择质量参差不一的小作坊,而迅犀则提供了合格的生产能力,让他们能够专心于营销和创造。

  事实上,犀牛工厂的很多「客户」,就是淘宝天猫的中小商家和网红店铺。今年农历新年前,犀牛智造就与一位网红推出福气卫衣,准备了几十种吉祥图案与 2 万条吉利文案,消费者可以在淘宝店自行选择,工厂接单后按需生产,真正实现 0 库存。

  犀牛工厂的第一步是打造样本,沉淀技术和解决方案,第二步是向中小企业输出。中小企业通过新制造,可以低门槛地升级为数字工厂,同时解决订单来源问题。

  制造业数字化的赛道上,创业者和巨头不在少数。但是,新制造的本质,既不是旧制造 +IOT 的简单升级,而是利用技术,将消费者与制造业真正连通起来,并且让两者之间,能够高效协同。消费者的需求,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变成商品上架。

  犀牛智造工厂外部阿里巴巴

  技术带来新风口

  新世纪伊始,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市场开始向中国打开。仅用了十几年时间,中国就已经成为「世界工厂」,Made in China 标志成为全球消费者最熟悉的 logo。

  二十年后的当下,全球格局和消费者需求都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全球化的退潮使得国内之前专注于外贸的企业受到影响,主打规模化的工厂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产能过剩。另外,统一 logo 的流水线商品,已经不能满足消费者对于个性化和定制化的需求。

  当需求侧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时,供给侧的升级不可避免。

  四十年前,服装行业创业需要自己建工厂;二十年前,服装行业创业需要自己找代工厂;而现在,犀牛智造让创业者可以在一周之内将成衣上架,生产紧紧围绕需求产生。

  犀牛智造的第二家工厂已经投产,更多的工厂也在计划中。服装业只是迅犀验证自己想法的第一步,当新制造的思路跑通后,可以预见的是,将升级的不仅仅是服装厂。

  从这个意义上说,犀牛智造生产的并不是 T 恤,而是技术、思想和新的商业模式——这才是新制造的应有之意。

  责任编辑:宋德胜

  图片来源:阿里巴巴迅犀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添加极客君微信 geekparker。

  AnandTech 报道称,高通去年宣布的 Cloud AI 100 推理芯片平台,现已投产并向客户出样,预计 2021 上半年可实现商业发货。虽然更偏向于“纸面发布”,且未能披露硬件的更多细节,但借助其在移动 SoC 世界的专业知识,这也是该公司首次涉足数据中心 AI 推理加速器业务、并将之推向企业市场。   随着芯片开始出样,高通 Cloud AI 100 推理芯片终于从实验室走向了现实,并且披露了有关其架构设计、性能功耗目标在内的诸多细节。   据悉,高通为商业化部署提供了三种不同的封装形式,包括成熟的 PCIe 4.0 x8 接口(在 75W TDP 上实现......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