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凯旌9月12日,H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在北京顺义举行,高瓴资本张磊、小米雷军、美团王兴、创新工场李开复等知名企业家均应邀出席,李开复在演讲过程中称曾帮助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旷视科技")从美图、蚂蚁金服处收集了大量人脸数据,一石激起千层浪。当晚,蚂蚁集团紧急澄清称,从未提供人脸数据给旷视科技。旷视科技随后发布微博称,与客户合作的过程中不掌握也不会主动收集终端用户的任何个人信息。李开复也公开致歉,称上午的言论属于口误。雷达财经调查发现,人脸交易已形成黑色产业链,当前在某电商平台和论坛中,依然存在许多将人脸作为交易物品的商家,他们或为滴滴司机过审筛查提供便利,或为未成年人解除游戏时...... Last article READ

同程艺龙想要腾飞,还需甩开腾讯的“厚爱”

  文/港股频道

  来源: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

  与电影行业一样,旅游行业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截至 8 月末,疫情阴霾仍在,不过随着全国范围内的出行管制逐步解除,旅游市场迎来一定复苏反弹,OTA 市场的大小玩家们,也在此背景下逐步回血。

  8 月 28 日晚,OTA(在线旅游)巨头之一的同程艺龙发布 2020 年第二季度业绩报告。季报显示,公司 Q2 实现营收 12 亿元,同比下降 24.6%,环比上涨 19.4%;公司经调整净利润为 1.96 亿元,是全球唯一两季度连续盈利的 OTA 上市公司。

  一季度国内旅游业遭遇新冠疫情冲击,诸多 OTA 平台亏损。随着二季度疫情冲击减缓,旅游行业有回血趋势,但期待中的报复性反弹并未出现。该季度同程艺龙的财务业绩呈现一定复苏态势,但多项指标仍有待恢复到疫情前状态。

  同时,在内外环境方面,同程艺龙目前存在一些发展掣肘,比如在资金和流量方面过于依赖大股东腾讯和携程;在被视为主战场的低线城市,正面临美团、飞猪等越来越多强大竞争对手的夹击等。从整体来看,公司发展依然存在危机。

  01

  下沉市场助力净利回血

  同程艺龙的前身是另外两家 OTA 玩家同城网络和艺龙旅行网。

  艺龙成立于 1999 年,在酒店住宿领域曾可与 OTA 巨头携程一较高低,公司 2004 年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后于 2016 年 6 月完成私有化退市;同程成立于 2004 年,靠景区门票起家,合并前的优势业务为交通预定。

  2015 年到 2018 年,国内在线旅游行业进入红海阶段,烽烟四起,强强联合逐渐成为行业常态:2015 年 10 月,携程、去哪儿合并;2016 年 6 月,途家收购蚂蚁短租;2017 年 12 月,同程网络与艺龙旅行网合并成同程艺龙,后者在 2018 年 11 月于港交所上市。

  合并后的同程艺龙在主营业务上实现了较好互补,其主力业务包括在线交通票务业务、在线酒店预订业务及其他收入(景点门票、广告服务、配套增值服务等)。前两者为公司贡献了超九成收入。

  走到 2020 年第二季度,随着疫情缓解,同程艺龙的盈利数据改善明显。二季度公司实现毛利润 8.68 亿元;经调整 EBITDA 利润率为 22.3%,较 2020 年 Q1 的 15.8% 明显增加。

数据来源:财报

  同时,公司二季度的净利润为 1.96 亿元,去年同期为 3.46 亿元。经调整净利润率为 16.3%,相比 2020 年 Q1 的 7.8% 几近翻番。公司盈利能力环比一季度有所改善,超出市场预期。在此助力下,其季度毛利率达 72%,与 2019 年单季度最高毛利率持平。

数据来源:财报

  同程艺龙方面告诉节点财经,该季度公司能够保持一定盈利水平,主要归功于公司对下沉市场的挖掘和低成本策略。

  早在 2016 年,同程艺龙就将低线城市作为用户增长的主战场,这既是考虑到国内一线 OTA 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也是为了避免和母公司携程目标城市重叠。

  2020 年上半年,在疫情冲击下,同程艺龙进一步将重心放到了非一线城市。相比人口流动性更大、且承担着入境旅客防控压力,疫情防控更严格的一、二线城市,低线城市的疫情防控形势更为缓和,也更适合 OTA 平台开拓新业务。

  财报显示,截至 2020 年六月底,同程艺龙注册用户中有 85.9% 来自于国内非一线城市;二季度公司来自微信平台新增付费用户中,国内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比例达 63%,同比提高 1.6 个百分点;该季度来自低线城市的酒店间夜量同比增长 15%。

  值得注意的是,同程艺龙能在下沉市场获得稳定流量,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大股东腾讯的微信流量供给。从 2017 年至今,腾讯的微信和小程序等资源一直是同程艺龙的重要流量入口。

  腾讯旗下平台带来的流量贡献了同程艺龙主要活跃用户来源。财报显示,2017 年到 2019 年,同程艺龙来自腾讯旗下平台的平均月活用户数量由 0.8 亿攀升至 1.75 亿,腾讯为同程艺龙的流量贡献比例从 65.68% 持续攀升至 84.21%。

  背靠腾讯,意味着同程艺龙可以以更低成本实现用户增长,这有助于其降低销售费用率,释放更大盈利空间。2016 年前,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为了吸引商家和用户,同程艺龙在市场推广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这导致其 2015 年和 2016 年销售费用率分别高达 84% 和 66%。到 2020 年第二季度,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已经降至 27.4%。

数据来源:财报

  02

  交易额有待改善

  流量厮杀加剧

  复苏是二季度旅游行业的关键词。在盈利能力有明显改善的同时,同程艺龙的营收、交易额等财务数据环比回升明显,但同比有待改善,可见疫情对公司业务仍有一定负面影响。 

  在营收规模方面,二季度同程艺龙收入为 12 亿元,同比下降 24.6%,相比一季度 43.6% 的跌幅有所收窄,但相比 2019 年第四季度的 74 亿元仍有一些差距。 

  在具体业务方面,二季度公司的在线交通票务收入为 7.25 元,同比下跌 22.5%,相比一季度的同比下跌 45% 有所收窄,仍为公司最大的营收增长引擎;住宿预订服务收入为 3.84 亿元,同比下跌 30%,但环比增长 67.8%。两项业务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约为 92%。

数据来源:财报

  值得注意的是,该季度同程艺龙的 MAU(平均月活跃用户)基本恢复到 2019 年同期水平。二季度,同程艺龙的 MAU 为 1.76 亿,同比减少 3.3%,环比增加 18.3%。同时,其 MPU(平均月付费用户)为 1860 万人次,同比减少 32.9%,环比增加 25.7%。

数据来源:财报

  不过,公司的交易额和用户付费率仍有待改善:同程艺龙上半年的交易额为 40 亿元,同比减少 47.4%,创下新低。其二季度用户付费率为 10.6%,在过去六个季度中仅高于 2020 年 Q1 的 10%。 

  携程集团执行董事长梁建章近日撰稿称,国内旅游行业占 GDP 总量 11%、包揽国内就业人数 10% 的旅行业,但因为缺失学生游、家庭游群体等的参与,6000 万元的国庆消费收入岌岌可危。8 月 25 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表示,受疫情影响,全球旅行业或将损失 1.2 亿个就业岗位。 

  可见,旅游行业各板块在疫情结束后的完全恢复恐怕还需要一定时间,同程艺龙的财务业绩若希望恢复到疫情前,恐怕也还需要一些耐心。 

  同时,在下沉市场,同程艺龙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2020 年以来,全球旅游行业遭受疫情重创的大背景下,出境游市场几乎是一片空白,这导致携程、飞猪、美团酒旅等 OTA 平台均将眼光转向国内市场,尤其是下沉市场。数据显示,国内低线市场的人口规模达 9.3 亿,占全国人口近七成,市场空间广阔。 

  当发力下沉市场成为行业共识,OTA 行业的同质化竞争正在加剧,同程艺龙也迎来更激烈的市场竞争。

  其主要竞争对手均不可小觑:比如,携程体量大、产品类别全,2019 年年底在地级和县级城市的品牌门店数量已经超过 2400 家;途家主营民宿、跟团游等,目前大致拥有超五百家自营门店;飞猪背靠互联网巨头阿里,拥有来自支付宝移动端转化来的庞大用户,不愁流量也不缺资金。 

  除了传统 OTA 玩家,美团等新势力也是同程艺龙的强力竞争者:美团同样背靠腾讯,在住宿领域已经后来居上。Trustdata 数据显示,按间夜量统计口径,2019 年上半年美团在国内在线酒店预订领域占据 47.3% 的市场份额,高于携程、去哪儿和同程艺龙的市占率之和。同程艺龙在 OTA 市场的份额目前大概是 4.3%。 

  同程艺龙下一步若想继续通过下沉市场进行用户突破,难度将越来越大。 

  03

  过于依赖腾讯

  除了在下沉战场面临较为激烈的厮杀,在内外部发展环境方面,同程艺龙也面临一定隐忧。 

  比如,在 OTA 平台发展的两大重要因素——流量和产品方面,同程艺龙对其两大股东腾讯和携程存在较大依赖性。财报显示,腾讯和携程均曾分别多次投资同程及艺龙。2018 年同程艺龙上市时,第一大股东腾讯持股 24.9%,第二大股东携程持股 22.8%。 

  从同程艺龙的一路发展来看,其地位颇像是腾讯在 OTA 领域的“太子”。腾讯提供的巨大流量,成为其近几年快速发展的重要动力。 

  早在 2012 年,腾讯就逐步入股同程;2014 年,同程成为微信钱包“火车票机票”入口的唯一运营商;2016 年,腾讯牵手携程共同参与了同程艺龙的私有化;2018 年,微信和 QQ 月活数据已经高达 10 亿和 8 亿,同程艺龙作为腾讯钱包、QQ 钱包火车票机票的独家运营方,获得了来自腾讯生态的巨大流量支持。 

  不过,相比另一 OTA 巨头飞猪和其大股东阿里的“亲生”关系,同程艺龙更像是个“庶出”太子,地位并不稳固,这也成了公司下一步发展的隐忧。根据同程艺龙和腾讯的合作协议,微信及移动 QQ 的移动支付界面“火车票机票”及“酒店”的独家窗口只限于 2021 年 7 月 31 日前。这意味着,同程艺龙的“太子红利”可能无法持续太久。 

  为了应对流量隐忧,同程艺龙目前正在尝试开拓其他流量渠道,以实现流量多元化。同程艺龙方面告诉节点财经,公司的增流方式主要包括三类:推广并优化轻应用程序运营,与主流手机厂商达成权益及流量合作;尝试“旅游+直播”,与快手等直播平台达成合作;与酒店、汽车运营商以及旅游景区合作,加码线下流量获取。 

  财报显示,2020 年第二季度,汽车票线下票机项目和酒店线下获客项目为同程艺龙贡献了约 150 万的平均月付费用户,占比从一季度的4% 提升至8%,可见其流量拓展策略已经有一定成效。 

  除了对腾讯的“过度依赖”,股东携程也是同程艺龙的另一隐忧。从双方关系来看,携程既是同程艺龙的第二大股东,也是其竞争对手和供应商。

  根据公开资料,同程艺龙和携程一方面“资源共享”,即携程的独占资源可以放到同程平台上卖,但同程艺龙要支付系统服务费;同时,携程还是同程艺龙酒店机票等产品的最大供应商之一。2015 年到 2017 年,同程艺龙来自携程的采购资源占比分别达 4.4%、16.3% 和 35.9%,逐年大幅提升。如此“复杂”关系下,市场担忧其对同程艺龙长远发展将带来负面影响。 

  对同程艺龙来说,在下个阶段的发展中,如何摆脱腾讯和携程的掣肘,实现自生发展,非常关键。 

  对此,同程艺龙给出的“新故事”是科技驱动,公司强调要实现从 OTA 向 ITA(智能出行管家)的战略转型,希望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到来时,通过人工智能、5G、物联网等新技术赋能旅游产业链。目前来看,这一战略转型能否助力公司摆脱困境,有待观望。

  马云在答辩场有感而发,图自湖畔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   上周,在湖畔大学第三届学员论文答辩现场,马云表示,自己如果现在再创业,一定不选互联网,要进入传统行业。他提到:“数字化技术才刚刚开始,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机会,未来十年、二十年,全面的技术化、全面的数字经济化,将会推动整个社会各方面改革。”   据了解,当天参与答辩的 30 多名企业家学员主题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传统行业的数字化变革。他们的答辩显示,未来每个行业都会变成技术驱动的现代行业。马云称:“对于湖畔同学们而言,看到了变革的机会,是一份很大的责任,要一起去唤醒,把这些理念、思想变成行动。”......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