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正式发布了鸿蒙2.0版本,它期望明年能带来2亿装机量,然而考虑到如今华为手机面临困境,仅靠华为自己恐怕很难实现这一目标,它需要国内其他手机企业的支持。2019年华为手机的出货量高达2.4亿部,占全球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16%,看起来似乎只靠华为手机自己就足以撑起鸿蒙系统,然而现实却未必如此。华为手机今年的出货量已出现下滑,预计今年的出货量将跌穿2亿部,明年更可能暴跌至5000万部左右,而且当初曾占手机市场超过三成市场份额的三星也未能发展自己的Tizen系统更何况华为。海外消费者很难接受鸿蒙系统,由于华为手机不被允许搭载谷歌GMS服务,华为在海外发售的手机已搭载自家的HMS服务,然而海外消费者...... Last article READ

Arm被英伟达400亿美元收入囊中,但尚未放弃中国合资公司业务

  文/林志佳

  来源:钛媒体(ID:taimeiti)

  钛媒体 App 独家获悉,Arm 已经表态,并未放弃中国合资公司的业务。当完成对 Arm 的收购交割后,英伟达将拥有 Arm 在其合资公司安谋中国的股份。依此推断,英伟达将替代 Arm 进入安谋中国董事会,行使相关合法义务。

  在经历长达三个月的传言、绯闻和否定后,英伟达终究官宣了对 Arm 的收购意向。

  北京时间 9 月 14 日早晨,全球芯片巨头英伟达(Nvidia)宣布,将斥资 400 亿美元从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处收购全球最大半导体 IP 公司 Arm,以此来打造 AI 时代的世界顶级计算公司。

  四年前,软银以 3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Arm,并让该公司从纽交所退市。而眼下这笔交易更加错综复杂。

  根据已获得英伟达、软银和 Arm 董事会批准的交易条款,英伟达将向软银集团支付价值 215 亿美元的英伟达股票,以及 120 亿美元现金,其中包括签约时即刻支付的 20 亿美元。同时,有 50 亿美元现金或股票将视 Arm 未来的业绩表现。预计交易完成后,愿景基金将持有低于 10%(约 6.7%~8.1%)的英伟达股权。此外,英伟达还将向 Arm 员工发行 15 亿美元的股本。

  英伟达在声明中表示,收购完成之后,Arm 将会继续维持之前的商业模式,即继续其开放许可授权的商业模式,同时保持全球客户中立性。将继续保留 Arm 的名称和强大的品牌形象,并扩张其英国总部,Arm 的知识产权将继续在英国注册。而 Arm 的合作伙伴还将同时受益于两家公司的产品,包括英伟达的众多创新产品。

  半导体产业中的两大巨头,加上巨大的交易金额,让这桩收购案备受关注,堪称是整个半导体行业的“世纪收购”。

  英伟达能解决 Arm 中国的“换帅门”吗?

  此项交易尚须获得中国、美国、欧盟和英国的批准,预计监管审批可能需要长达 18 个月的时间。摆在英伟达面前的挑战还有很多。

  比如本次收购确认剔除了 Arm 公司旗下的 IoT 服务,未来该何去何从;还有 Arm 自身与旗下合资公司 Arm 中国之间的纠纷最终如何解决等,都成为本次世纪收购案中的重要谜团。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作为 Arm 全球最为重要、占总营收 27% 的市场之一,Arm 中国区业务的未来发展备受关注。

  数据显示,2019 年,Arm 合资公司安谋中国营收年增长近 50%,占 Arm 全球 IP 业务的 27% 和营收增长的 100%。

  但 Arm 此前与其合资企业安谋(科技)中国爆发了“换帅门”风波。这一风波持续数月尚未有定论,这给 Arm 与英伟达之间的交易增添了一层“阴霾”。

  在英伟达官宣的新闻稿中,Arm 与其合资企业安谋(科技)中国 CEO 吴雄昂(Allen Wu)之间“换帅”纠纷的最终结果并未披露。

  钛媒体 App 独家获悉,Arm 已经表态,并未放弃中国合资公司的业务。当完成对 Arm 的收购交割后,英伟达将拥有 Arm 在其合资公司安谋中国的股份。依此推断,英伟达将替代 Arm 进入安谋中国董事会,行使相关合法义务。

  Arm 公司首席执行官西蒙·塞加斯(Simon Segars)今天也公开表示,他们将有办法解决中国合资企业的管理问题,情况在“掌控之中”。

  此前,《金融时报》援引接近吴雄昂方面的消息人士表示,收购完成后,他仍是 Arm 中国的首席执行官,但这一信息未得到吴雄昂方面的证实。

  但据自媒体“芯智讯”消息称,尽管 Arm 公司已经 3 个月没有收到安谋中国的销售收入分成,但双方有可能在月末达成和解,吴雄昂可能最终于本月内离开 Arm 中国。

  就此,钛媒体向 Arm 方面发去询问,得到的回应是,”双方的会谈仍持续进行中,我们相信很快就能有解决方案。”

  对于吴本人的去留以及中国区未来负责人的信息,Arm 方面三缄其口,并未正面回应钛媒体 App,依旧成谜。

  尽管 Arm 总部与合资公司之间的矛盾一直僵持不下,但是,Arm 在中国区的业务依旧成为销售主力军,亦是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接下来,英伟达或将面临中国、美国、欧盟和英国的审查批准,收购事宜依旧存在不确定因素。

  分析师:或对国产芯片造成不利影响

  实际上,在英伟达收购 Arm 完成后,不仅会对 Arm 本身业务有冲击,丢失了中国大客户;另一方面也对中国半导体产业有巨大冲击,半导体产业圈更大的忧虑在于国产芯片未来的发展。

  如果英伟达完成对 Arm 的收购交割,这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公司,必然会被纳入美国的管辖范围。中国半导体设备企业可能要从最坏的打算来看待这个问题。

  东吴证券计算机团队发布研报指出,英伟达收购 Arm 会导致美国对中国芯片行业限制能力提升。此前国内海思、飞腾等均获得 Arm 的 V8 指令集永久授权,并在此基础上自行设计 CPU。如果英伟达成功收购 Arm,Arm 可能会受到美国禁令的影响,中国厂商能否继续获得升级版的指令集授权存在较大变数。

  西证国际证券则一针见血的指出,若收购成功,Arm 从中立方成为美资企业,将会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法规的约束。同时,美国在对中国的科技战中增加了工具,短期对中国软件企业存在负面影响。

  2019 年 5 月,在美国对华为实施进口管制后,BBC 报道称 Arm 将暂停与华为的合作。尽管后来 Arm IP 事业部总裁 Rene Haas 澄清,华为和海思是 Arm 长期的合作伙伴,不论是之前的 V8 架构还是后续架构,都是基于英国的技术,Arm 与华为和海思的合作,不会受到形势的影响。

  但这件“暂停”事件是否会重演,依旧是一个未知数。

  业内人士曾表示,此前美国对华为等多家中国公司做出一系列“清单”限制,使得台积电、联发科等企业无法代工华为海思等中国芯片公司设计的芯片产品。而如果未来 Arm 被美国公司收购后受约束,这将使得中国半导体领域企业不得不寻找 Arm 的替代品,这会对 Arm 的业务构成影响。

  市场研究机构 The Linley Group 的分析师 Mike Demler 表示,这场收购可能会导致人心叛离,越来越多 Arm 的客户可能会转投 RISV-V 阵营。

  Arm 的联合创始人 Hermann Hauser 博士直言,这场收购将损害 Arm 必须满足众多不同公司和供应商需求的中立性和能力。他表示,软银并非一家芯片公司,其保留了 ARM 的中立性,如果 Arm 成为英伟达的一部分,则大多数被许可方都是英伟达的竞争对手,因此当然会寻找 Arm 的替代产品。

  “允许英伟达收购 Arm 将是一场灾难。”

  文/褚杏娟   来源:InfoQ (ID:infoqchina)   视频会议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虽然已经退出中国市场,但是 Zoom 的发展依旧吸引着国内大众的目光。   9 月 1 日,Zoom 股价暴涨超 40%,公司市值急升至 1300 亿美元(约 8800 亿人民币)左右,一举超越 IBM 成为美国科技股的新传奇。50 岁的创始人袁征,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在 9 月 8 日福布斯发布的美国富人榜中,以 110 亿美元的资产排名第 43 位。 Zoom 股票走势图,来源:同花顺   “人们想要的是一个他们喜欢的工具”   虽然背靠硅谷,但 Zoom 并......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