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虎嗅注:,菅义伟在自民党新任总裁选举中以377票击败另外两位候选人(石破茂、岸田文雄),获选成为新一任自民党总裁。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菅义伟当选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大会上表示:“这不正是与令和时代最相称的新总裁吗?菅义伟总裁会带领大家战胜新冠疫情。”菅义伟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引得安倍夸赞?也许你该看看这篇文章。 Last article READ

云从打破“大锅饭” 变革组织架构

5月13日,云从科技宣布完成总规模超18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投资方除了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上海国盛、广州南沙金控、长三角产业创新基金等政府基金外,还包括工商银行、海尔金控等产业战略投资者。

云从科技方面透露:今年初,云从科技已完成股份制改革,注册资本变为6亿元,公司已经加快了上市的步伐。

在完成股份制改革、宣布融资的同时,云从科技今年还调整了组织架构:将销售、产品、研发、解决方案等过去各自作战的小组,组合为一个完整的前线作战部门,同时还推行“获取分享制”,希望打造更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提升公司整体的“战斗力”。

打破“大锅饭”

“获取分享制”不是云从科技首创,但云从科技是第一个推行“获取分享制”的AI企业。推行“获取分享制”最重要的原因是:要为AI技术的落地提供组织基础。

“落地”是AI行业的主旋律,“落地能力”是评价AI企业的重要指标,但“落地”是一项难以简单用数字量化的工作。

比如,人脸识别设备的安装率高,似乎能说明AI技术落地的成绩好,但对行业客户而言,购买技术和设备只是手段,提升自身业务的效率才是最终目的。如果AI企业不能直接帮助客户解决核心痛点,那么技术就谈不上真正的“落地”。

“落地”,说易行难。不同的客户,对技术的需求各不相同。同样是人脸识别,金融行业的客户更重视识别的精确度和隐私保护,交通行业的客户需要考虑到通行效率与精度的平衡……AI技术难以靠完全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落地,落地的情况也难以用简单的几个数字衡量。

因此,AI企业需要根据具体的业务情况,调整对员工的激励方式,让员工能以“为客户创造价值”努力,而不是以“完成KPI”为方向。如此才能为AI技术的落地创造有利的内部环境。

传统的激励方式是绩效、提成、年终奖,这样的激励方式在AI技术落地的作战中会导致几大问题。

一是如果目标设定不准确,激励性就会失效,员工也容易将工作简单地目标化,无法真正为公司创造核心价值。

二是会造成员工“短视”:大家只集中精力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单子,重“销”而非重“营”,因为“销”的成绩可量化体现,而“营”的工作却难以量化核算。这可能造成的后果是:大家都忙于”砍树“,但却没有人培育土壤。

三是由于奖金是授予制的,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利益分配方式,因此容易形成下级迎合上级以获取利益的风气。

云从科技变革组织架构、推行新的激励机制,正是希望打破“大锅饭”。

云从科技在内部邮件中写道:根据华为的实践,绩效制、提成制、年终奖授予制都不是特别好的激励方法,既不利于集团化真正打大仗,也无法体现多劳多得的分配原则,并且无法激励员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取更大的奖金包。因此我们现在要学习另一种“分钱”的方法,就是华为的“获取分享制”。

学习华为实践

“获取分享制”是指:任何部门与个人的物质回报都来自于其创造的价值和业绩,作战部门(团队)根据经营结果获取利益,后台支撑部门(团队)通过为作战部门提供服务分享利益。

简单地说,就是以结果为导向,多创造价值就多得,自己的奖金要靠自己挣来。奖金的多少与当前业务的完成额挂钩,而不与目标的完成率或职级的高低直接关联。

在这套激励制度下,员工和团队与公司的关系,从单纯的“雇佣关系”,变成了“合伙”的关系。如此一来,个人、公司内不同部门和公司的利益就站在了一条线上,这有助于实现个人、团队与公司的“多赢”局面。

“获取分享制”是华为公司价值分配的基本理念,早在2011年就在华为高管会议中被提出。华为能培育出无数人才,并不断发展壮大,成为世界顶尖的公司,“获取分享制”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云从科技在上市前夕推动组织变革,也是希望能向标杆企业学习,为公司未来发展打好内部基础。

AI行业经过了几年的“洗牌期”,格局已经相对稳定。根据IDC发布的《2018中国应用市场研究报告》:2017年“AI四小龙”总体市场份额达69.4%,其他厂商总体占市场30.6%。

进入2020年,当年的“AI四小龙”纷纷走到了IPO前夜,它们的盈利情况也因此备受关注。

AI企业盈利的情况,又与AI技术的落地情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正如上文所说,AI落地的过程,实际上是让技术向传统行业赋能的过程,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如果只制定量化的目标,没有更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员工很容易将任务简单化。

云从科技在此时推行“获取分享制”,是从长远的角度为公司谋发展。

根据亿欧智库发布的《2019中国商业落地研究报告》:云从科技2019年营收在10-20亿的区间,在“人工智能商业落地初创企业100强”榜单中,排名前十。

但对云从科技而言,这还远远不够。云从科技不仅需要在已经做出出色成绩的领域——金融、交通、安防继续深耕,还需要将触角伸向更多传统行业。

因此,组织激励的作用尤其重要。只有利益流向真正“干活”的人,让“拉车人比坐车人拿得多,拉车人在拉车时比不拉车的时候要拿得多”,真正激发员工创造的活力。

不可否认,云从科技在充满动荡的2020年变革组织,有一定的“风险”。尤其是在上半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就业形势严峻,人人都对“失业”、“降薪”等字眼十分敏感,云从科技在此时推行新的利益分配制度,一定会遭到质疑。

推行新的利益分配制度,一定会经历“阵痛”,员工会认为自己原有的利益受到损害。但不打破“大锅饭”,就难以让员工走到AI落地的一线,公司就难以获得长足的发展动力。作为AI行业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云从科技打破“大锅饭”的效果,值得观望。

作者: 亿欧

华为正式发布了鸿蒙2.0版本,它期望明年能带来2亿装机量,然而考虑到如今华为手机面临困境,仅靠华为自己恐怕很难实现这一目标,它需要国内其他手机企业的支持。2019年华为手机的出货量高达2.4亿部,占全球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16%,看起来似乎只靠华为手机自己就足以撑起鸿蒙系统,然而现实却未必如此。华为手机今年的出货量已出现下滑,预计今年的出货量将跌穿2亿部,明年更可能暴跌至5000万部左右,而且当初曾占手机市场超过三成市场份额的三星也未能发展自己的Tizen系统更何况华为。海外消费者很难接受鸿蒙系统,由于华为手机不被允许搭载谷歌GMS服务,华为在海外发售的手机已搭载自家的HMS服务,然而海外消费者......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