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指南针 最早的指南针其实我们就是一个中国作为古代的 司南 ,在春秋时期,中国社会劳动关系人民生活就在采矿、冶炼中,发现了这样一种能吸铁的石头,这种石头文化就是磁石。到了战国发展时期,就有人用磁石做成器具来判定主要方向,这就是企业最早的指南针— 司南 。     指南针最早叫什么     什么是最早的指南针罗盘是什么的早期意义     指南针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测向仪器,是中国古代汉族劳动人民长期以来对物体磁性的认识而发明的。据《古光录》记载,它最早出现于河北慈山地...... Last article READ

扎克伯格吐槽苹果“垄断”,背后有何深意?

  文/陈邓新

  来源:锌刻度(ID:znkedu)

  利益博弈之后,反垄断争斗会有新的变化吗?

  扎克伯格又开始作妖了。

  近日,国内外多家主流媒体报道,扎克伯格在接受美国新闻网站 Axios 专访,认为苹果的确存在垄断:“我当然认为他对手机上的应用有单方面的控制权。因此我确实认为,人们应该关注苹果对 App Store 的控制,以及这种控制是否能够带来强大的竞争动力。”

  而在 2020 年 8 月,扎克伯格在 Facebook 一次面向 5 万名员工的内部直播中表示:“苹果公司‘阻止创新,阻止竞争’,使用 App Store 来收取‘垄断租金’。”

  这番言论,无异于将苹果架在火上炙烤。

  需知,现阶段谷歌、Facebook、亚马逊、苹果都面临反垄断调查,且调查正步步紧逼,原本处于集体渡劫状态的四家科技公司,内部却出现了裂缝。

  为何扎克伯格会有“反水”的举动?Facebook 与苹果有什么仇什么怨?利益博弈之后,反垄断争斗会有新的变化吗?

  是囚徒困境,还是新仇旧恨?

  从内部表达不满到公开指责,扎克伯格到底经历了什么,这点令外界非常好奇。

  有一种声音认为,或与反垄断调查压力与日俱增有关。2020 年 7 月 29 日,美国国会举行针对谷歌、Facebook、亚马逊、苹果举办了科技史上最大规模的的反垄断听证会,其中 Facebook 与谷歌承受了更多的抨击。

  差不多一个月后,美国众议院司法反托拉斯小组委员会主席戴维·西西里恩公开表示,这四家科技公司的行为“令人深感不安,需要国会采取行动。”

  某国际投行工作人士彭少新告诉锌刻度:“正值敏感时刻,Facebook 与苹果围绕垄断话题撕破脸皮,不排除陷入囚徒困境的可能。”

  事实上,在互联网领域囚徒困境并不罕见,譬如在获客成本上,公司A增加 20 元,那么其余公司不想退出赛道也会随之增加,甚至公司B可能将额度提高到 50 元,推动获客成本进一步推高。

  公开资料显示,电商获客成本是数元到上百元,在线教育获客成本从数十元到近千元,背后都有囚徒困境的影子。

  中信建投证券的一份研报也支持这个观点:“我们观察到 2018 年下半年开始,消费型互联网公司的囚徒困境越来越明显,同行业公司的市场投放表现除了自身的获客需求外越来越多的取决于竞争对手的策略。”

  彭少新进一步表示,囚徒困境之下,扎克伯格公开指责苹果涉嫌垄断,难免令人浮想翩翩,揣测是否有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意味。

  有一种声音认为,事情没有那么复杂,就是 Facebook 与苹果的矛盾被点燃了。

  此前,Facebook 要求苹果削减 30% 付费抽成,允许用户使用 Facebook Pay,但遭到苹果会拒绝,导致双方的矛盾加深。

  于是,新仇旧恨之下,扎克伯格彻底翻脸了。

  一场起于用户隐私的恩怨

  其实,扎克伯格与库克是有旧恨的,而且很深。

  双方第一次结怨,要追溯到 2015 年 12 月 2 日美国加州南部圣贝纳迪诺发生的一起枪击案,袭击者赛义德·法鲁克被警方击毙,其使用的 iPhone 手机设有开机密码,导致调查机构无法读取手机中的敏感信息。

  为此,调查机构求助苹果。

  却不想库克一口回绝,苹果手中没有破解开机密码的软件,其认为这种软件相当于为 iPhone 手机开了一道后门,“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开发”。

  这番答复令库克成为众矢之的。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对锌刻度回忆道:“在个人隐私与公共安全之间如何平衡,原本就是一道难题,库克倾向前者,而扎克伯格倾向后者。”

  彼时,扎克伯格公开表示,如果 Facebook 碰上这种事,将义不容辞地协助政府,不但赤裸裸地打脸库克,还收获舆论一片好评。

  这笔账,库克记下了。

  此后,两家公司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时不时就会迸发摩擦。

  譬如 2017 年 Facebook 计划在移动端推出付费新闻,不过 iOS 端 30% 的抽成成为阻碍,双方洽谈数月无果,该服务不得不先在安卓端上线。

  不甘心的扎克伯格想出一个妙招,引导用户跳出 APP 访问网站,再进行付费订阅,如此不就可以绕开苹果的限制了吗?可惜这个小聪明被库克识破,又不欢而散,最终扎克伯格选择妥协,iOS 版才得以上线。

  2018 年,库克终于等来打脸的机会。

  Facebook 爆发剑桥分析公司丑闻,陷入出售用户数据隐私的舆论漩涡中,库克公开炮轰:“如此大规模采集用户信息、擅自泄露隐私的企业不应该存在,苹果坚决不会这样做。”

  面对库克的羞辱,《纽约时报》报道扎克伯格强制中高层管理团队使用安卓手机,而 Facebook 官方回应,没有禁用 iPhone 但鼓励员工使用安卓手机。

  这还不算完,库克进一步“补刀”,在 Safari 浏览器中禁止 Facebook 等公司通过“喜欢”、“分享”等按钮采集用户上网信息。

  木马专家万立夫告诉锌刻度:“苹果鼓励用户禁止 Facebook 读取 Cookies,以避免被 Facebook 追踪,其目的就是为了彰显苹果在个人隐私的一贯态度。”

  至此,扎克伯格与库克彻底杠上了。

  口水战“撕下”两大巨头的“遮羞布”

  扎克伯格与库克口水战不断,背后是两种互联网思维的博弈。

  库克批评扎克伯格,目的是彰显苹果一贯重视个人隐私数据的保护,优先级高于商业利益,这则恰好是 Facebook 的软肋。

  当下 Facebook 日活用户为 17.9 亿,沉淀了巨量隐私数据,这些数据深深地吸引着广告主,渴望实现精准投放,毕竟 Facebook 超过 80% 的收入源自广告。

  为此,Facebook 付出了沉重代价。

  此前因泄露 8700 万用户信息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处罚 50 亿美元,如今又因为将欧盟用户数据传至美国,恐被罚 28 亿美元。

  扎克伯格抨击库克,目的是标榜 Facebook 一贯的免费理念,衬托出苹果滥用市场优势地位、违反市场公平竞争,从而人为抬高 App Store 中应用的售价与使用成本。

  事实上,对苹果上述霸道行径,用户早已出离了愤怒却无可奈何,而欧盟也展开了两轮调查,试图纠正苹果的“垄断”策略。

  颇具讽刺的是,如今 Facebook 与苹果双双面临反垄断的生死大考。

  在美国监管层眼中,Facebook 的主要问题是偷偷收集、出售用户数据,定向匹配推送广告,并收购了 Instagram、WhatsApp,在社交领域实质已具有垄断地位。

  而苹果的主要问题是 App Store 对每个 APP 都要收 30% 的抽成,抽成比例偏高,导致同一款付费游戏,苹果用户的花费要高于安卓用户,且其审核标准过于严格、不够透明。

  有市场人士称,现阶段 Facebook 与苹果一旦渡劫失败可能会被监管层拆分,到了那个光景恐难以避免走下坡路,这也是这两家公司的底线与红线。

  如今扎克伯格将口水战升级,不管初衷如何、有意或是无意,实际上为原本就对四大科技公司不满的监管层递上了“刀片”,令反垄断调查加码,不管是对 Facebook,或是对苹果等另外三家科技公司都不是好消息。

  从这个角度来看,Facebook 与苹果恐都经不起的深究。

  编辑/梦佳、QJP   来源:微博   【新智元导读】昨天,李开复突然上了热搜,起因竟然是他在演讲中透露,旷视曾经从蚂蚁金服等公司那里拿到人脸数据,引发争议。旷视随后回应:不掌握不收集,数据安全是立身之本。蚂蚁金服也紧急否认!   昨天晚上,创新工场董事长兼 CEO 李开复突然上了热搜,起因竟然是一段涉及到三家企业旷视、美图和蚂蚁金服的争议言论。   9 月 12 日的 HICOOL 全球创业者峰会上,李开复在发言中提到,早期帮助旷视科技公司寻找了包括美图和蚂蚁金服等合作伙伴,让他们拿到了大量人脸数据,帮助他们分析各个行业怎么切入,并在随后的摸索过程中找到了几个有价值的商业化方向。   当......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