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Canva)对于电视产品,很少有人会感到陌生。从70、80年代只能生产黑白图像的黑白电视,到可以显示彩色画面的彩电,再到拥有更高分辨率的液晶电视。彩电行业经过了多次革新发展,才形成了如今的形态。而在今天的彩电市场中,智能电视作为新兴产品,已经成为彩电市场销量增长的重要引擎,并显现出取代传统电视的趋势。国内市场中,智能硬件提供商华为、小米不断在智能电视领域加码布局,oppo也在近日宣布推出智能电视产品,这无疑让智能电视赛道的战火,烧的更加凶猛了。“蓝光”技术助力oppo进军智能电视对于国内超过千亿的彩电市场,oppo早就垂涎已久。今年9月3日,oppo首款55英寸智能电视获得了3C认证...... Last article READ

华为汪严旻:鸿蒙未来要三分天下 苹果不够透明

  为开发者大会如期而至,眼看着断供缓和期即将结束,这届开发者大会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今年的主角,是鸿蒙和 HMS,它承担了华为布局底层系统的野心。而 HMS,则是要让华为手机在海外从“完全不可用”,到“至少能用”

  主演将后,华为消费者业务全球生态发展部总裁汪严旻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认为,目前 HMS 在海外有 6 多个应用,算是基本可用。HMS 会推出一系列措施来给开发者提供便捷,同时,苹果与 Google 虽然已经份额很大,但同时也不够透明和开放,而有了充分的竞争,也会有利于消费者。汪严旻希望,未来鸿蒙和 HMS 能够做到三分天下有其一,生态自我循环。

  对于 9 月 15 日这个节点,汪严旻认为不能总是盯着这个时间来看,最重要的是每个人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

  以下内容来自采访实录

  记者:华为之前说要把自己在 5G 通信能力上的特长在 HMS 上面释放出来,现在进行的怎么样,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案例可以分享?

  汪严旻:5G 是整个业界比较热门的话题,其中有一个能力,就是通讯和传输,这个已经形成了几个专业能力套件,希望在这个方面能够提升一下,帮助开发者、合作伙伴提升通信传输方面速率和能力。

  记者:有哪些具体的案例,比如之前有一个直播间计划,帮助海外直播带货的方案,当时有提到这个 kit 如果开放出来以后,大家画面、流畅度各方面都会上去。

  汪严旻:据我了解那个和 5G 网络没有什么关系,它是一个 kit 能力,针对电商直播场景,通常我们需要两个机位,可以通过手机上面的功能,让做直播的这些主播们能够很方便很容易在家里就实现比较好的类似于准专业化的效果应用。

  记者:我非常关心“1+8+N”战略之下,尤其对于很多智能家庭开发者有没有自己一些战略举措,战略想法,除了华为自己做以外,其他合作者有没有更多的支持?

  汪严旻:目前 HiLink 已经做了2—3 年,我们今天发布的 Powered by  HarmonyOS 又把 HiLink 往上提了一级,希望通过最底层的 OS 到连接层,再到应用层的分层,让我们“N”设备能够连接起来,能够让无屏的变有屏,让手机和更多 IoT 设备进行更多互联互动,今天我们材料讲了很多这方面的内容,中国的家电制造能力,我们的产能,不管是小家电,还是大家电,应该都是全球第一。唯一比较欠缺是在技术升级换代方面,或者在智能化方面,这方面我们通过开放 HiLink 这个平台,包括未来 HarmonyOS 使能,希望和伙伴能够一起在未来 IoT 多重设备互联方面,智能化方面,找到一些更多、更好、让我们设备上一个台阶的路径。

  记者:比如 HMS 很多是面向国外的,能够带动 IoT 企业出海,华为现在还有什么更多的想法吗?

  汪严旻:目前 HMS 出海服务能力引擎更多面向的是 APP 层面,对于硬件设备出海,这个跟软件的出海情况不一样,政策法规等各方面差异比较大,还有物流运输、服务、渠道网络很多问题。你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们过去围绕电商出海这一块也做很多思考,但是现在还不是很成熟,所以我们很多想法暂时也不便于跟大家做分享。谢谢!

  记者:我想问一下目前 180 万开发者当中,海外开发者比例多少?另外过去几个月,美国禁令不断加强,华为做了哪些努力让欧洲本土应用厂商愿意和华为合作。

  汪严旻:180 万开发者当中海外开发者占的具体比例我回去查一下,应用数的话,今天介绍了,已经有超过 6 万多个应用上架了华为应用市场(AppGallery),头部 3000 应用已经超过 80% 在华为应用市场可以获得,这是一个基本的数据,可以参考一下。

  关于禁令,对我们生态来说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面,整个移动应用生态已经被垄断了很多年了,这一点我们在物理世界很敏感,大家没有选择,只能选择一个供应商,可能也会觉得很不爽,其实数字世界里面应用和内容也是一种垄断,这种垄断大家都希望被打破,所以我们在今天生态发展里面,我们强调我们的目标就是能够给广大的应用开发者、内容开发者、合作伙伴以及消费者提供更加公平的、多元化的、可信赖的生态选择。

  记者:我想问两个比较具体的问题,第一个关于支付方面,在海外支付,我看部分地区像东南亚、南美欠发达地区线下支付占比比较大,也是苹果和谷歌的短板,这方面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你们占比大概是怎么样的?

  汪严旻:具体国家我们有专门针对游戏方面支付方面的洞察,还没有发布,但是未来出海起来以后,这个会作为一个 insight,跟你说的一样,在一些欠发达区域,因为信用卡普及率很低,同时社会信用体系也没有建立起来,互联网支付手段,像中国的微信、支付宝这种东西也不是那么普及,我们对这些区域会发展更多其他的支付手段,包括直接运营商计费 Direct Carrier Billing (DCB),通过运营商系统进行支付,每个区域不一样,支付习惯也不一样。可以这么说,目前全球华为 Pay 支付网络建设还是比较快的,甚至在很多区域比我们竞争对手还要好,覆盖还要广,我们在当地很多卡组织还有本地的移动支付,本地的互联网支付,因为我们有全球化的平台,我们跟他们有很多资金方面的合作,所以支付网络是我们未来打造一个核心的生态优势之一。

  记者:第二个问题,关于分成比例的问题,到现在应用商在海外,平台分 15%,开发者拿 85%,在国内还是 50%,从长远角度,海外其他几家都是 30%,有没有海外会恢复到 30%,国内会降到 30%?

  汪严旻:我觉得在海外生态发展阶段,打破目前现有的格局是我们首要任务,我们会更多的把利益分享给开发者,大家共建好这个生态。

  记者:有没有目标年限,5 年、10 年一直保持 15% 的分成?

  汪严旻:我相信应该会保持这个分成,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的事情发生。

  记者:汪总,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现在大家对于 HMS 生态是非常期待的,但是公众对它相对来说比较陌生一点,您能不能用比较贴近大众的语言和方式让大家意识到 HMS 生态的价值,或者用一句话介绍一下它是做什么的?

  汪严旻:我觉得生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的工程,生态里面有三个核心的关键利益相关人:消费者、开发者,各种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其实还有一个是平台,每个利益相关人之间都体现了不同的价值,这一点我觉得可能很难用一句话来解释这个生态的独特价值,因为对每个利益相关人价值是不一样的。

  记者:对于公众的价值是什么?

  汪严旻:对消费者来说会有更多的选择,只有市场竞争充分了,消费者才能获利更多,平台和应用开发者才能追求更好的服务,竞争带来服务提升这是永恒的。

  记者: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刚才在介绍里面也提到了,HMS 生态和 HarmonyOS 系统,还有 HiLink,之间会有一些联动,您能具体介绍一下,举一个例子也可以,落到现实生活中会是什么样的联动方式?

  汪严旻:我们未来整个全场景生态是双轮驱动,一边是应用的生态,一边是硬件的生态,中间底座是操作系统层 HarmonyOS,再往上是 HMS,在操作系统和上层应用开发提供连接这一部分东西,HMS 连接部分有两个,一部分是面向应用开发者,一部分面向设备开发者,设备开发者获取有 HiLink 这种协议跟他连接,可以这么简单理解。

  记者:软件一般需要硬件的支撑,在短期之内我们芯片没有很好完善情况下,有没有考虑生态如何绕开芯片,包括如何更低成本,如何更优化,有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汪严旻:我觉得生态今天的战略余总讲的非常清楚,我们双轮驱动,既有硬件也有软件,也有应用,包括使能开放 HarmonyOS,我们生态战略目前按照今天给大家宣布的不会有什么变化。

  记者:我们注意到今天开发者大会上提到很多次满天繁星,现在也反映出来华为当下面临外部不确定性的一种心态,可不可以请您介绍一下您对这句话的理解,包括前两天任总也说过,如果有人熄灭了灯塔,我们应该怎样航行,接下来华为在全球发展中依靠的是什么,还是请您简单讲一讲,您觉得这次开发者大会,作为华为人最想释放出来的一种信号,尤其是在马上也到 915 的时间。

  汪严旻:今天会上我们讲,作为华为每个员工,我们做好了自己手头的工作这是最重要的,只有你做好自己每一份工作,尽职尽力,就是为整个公司发展作出自己的努力。

  我们今天讲的开发者大会,开发者是主题,我们希望华为生态,不仅仅是华为,华为更多地是作为一个平台,我们还有开发者,还有合作伙伴,还有消费者,只有大家一起来共同努力,才会在我们数字世界里面构建可以与现有移动生态相媲美、相竞争,甚至做的比它更好的事情,每个人都可能是其中一个点点星光,相信每个人发挥自己的价值,每个开发者能够做好应用,共同在我们平台下一起共同成长,才不会被别人卡住脖子,不会被制约。

  记者:有一种声音会认为,在苹果和安卓系统双垄断情况下,没有华为 HarmonyOS 系统的机会,对于这种声音汪总怎么回应?

  汪严旻:我觉得这个机会永远是靠努力换取来的,现在我说整个移动系统里面苹果、谷歌,从 2008 年、2007 就垄断,苹果最早,这种双寡头的垄断机制对整个产业各个环节,我并不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首先开发者还要忍受在苹果,在谷歌,你的应用内购买收入要拿走 30%,做广告还要抽取广告的佣金,在苹果也是这样,苹果发布一个政策,永远都是他说了算,他永远是规则的制定者,中国的开发者永远不可能跟他去进行平等的沟通和对话,我们过去发现大量这样的案例。所以我觉得,是时候需要一个挑战者来去建立这样一种新的生态,能够更加公平,更加开放,让消费者更加信赖,更加安全,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您提到生态很难垄断,过去一年发展比较艰难,发展过程当中我们现在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就是我们和他们的差距主要会集中在哪些方面?

  汪严旻:我觉得挑战是多方面的,首先如何在短短的时间里面让消费者接受这样一个新的东西,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我们让头部应用尽可能上架,跟我们华为 HMS 平台进行集成开发。第二个还有很多应用并不是头部应用,但是它在某一类人群当中这个应用虽然使用频率低,但是必须使用的刚需应用,少了这个应用,用户购买产品和服务时就有顾虑,我们叫做低频刚需应用,这一类应用也很多,这一类应用我们要一点一点啃硬骨头,可能是某一个国家某一个银行应用,某一个国家某一个订飞机票的应用,买火车票的应用,但是一年只买几次,如果没有这个应用就很麻烦,我举的就是这样的应用,这个对我们在全球生态建设当中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我们在很多平台方面,一些平台级应用上面,在搜索、地图、广告我们叫根服务能力上面,还是一点点在积累,在快速追赶,这些都是我们遇到的困难。

  记者:我们会有一些阶段性的目标吗,怎么样一步一步完善这个生态,有没有一些短期和长期的规划?

  汪严旻:我们长期的目标希望能够三分天下有其一,我们能够做到跟其他两个应用生态相当的水平,我们还有一个目标让这个生态自我循环,整个生态从获客、增长、运营到变现,产品的设计都能够有一个系统自我运作完成。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今天也提到 HarmonyOS 已经可以支持第三方设备,随着 HarmonyOS 接入智能硬件越来越多的话,华为角色上会不会又扮演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我们自己也做非常多 IoT 产品,您怎么看待?

  汪严旻:这个问题我们在N设备里面更多是使能其他的厂家,更多的人使用 HarmonyOS 反而会促进整个循环生态一样,只有更多人参与进来,才让整个生态变的更加健康,更加活跃,否则就会像现在的移动生态一样。

  记者:会不会有厂家顾虑,我们又有操作系统,又有硬件产品?

  汪严旻:顾虑是正常的,但是也要看我们未来的政策。我相信华为会开放更多的能力,机会非常非常多,大家一起共同把这个生态做起来,做大,这是我们整个生态发展的共同目标。

  记者:汪总您好,我有两个问题想请问您,第一个刚刚在演讲您也提到了,HMS 出海生态联盟和耀星领航计划,这两个有什么区别,侧重点分别是什么?

  汪严旻:都一样,耀星领航计划是我们整个耀星计划的一部分,也是重点扶持在一些有意愿集成 HMS 服务,出海生态联盟更多是打造平台能力,一个应用开发者要到海外发布,发行应用会遇到很多挑战,通过这个平台来支持他,帮助他解决这些问题,给他进行一些相关的使能。同时耀星计划今年还会扩展到校园大赛活动、人工智能大赛等等。

  记者:第二个问题,HMS 在 180 万开发者支持下,现在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三大移动应用生态,开发者生态接下来如何规划,以及下一步计划继续扩大开发者数量,还是提升已有的开发者服务?

  汪严旻:都需要,我们其实下一部计划非常多,首先第一个把基础服务工作做好,我们在大会上也提到了,把一些 Open line、digital line 还有包括线下全球开发者服务中心,这些基础能力,同时还构建围绕开发者界面包括论坛,通过论坛来解答开发者,赋能培训开发者,还有线上线下的活动,HDD、HDC 的活动,与开发者进行互动的活动。开发者的数量是一个基础,如果没有众多的开发者加入、了解并使用我们的生态产品的话,就很难让开发者很好的应用,特别是我们有很多华为独特的 kit,要让更多开发者了解,数量很重要。

  同时质量我们也非常关注,我们未来会对开发者进行分层、分级的培训和赋能,比如我们有一些开发者培训叫做布道师的活动,我们会挑选一些开发者,同时在技术支持体系也会找一些优秀的人,在社区里面进行一些技术宣讲、技术培训和技术势能,开发者的数量和开发者的质量现阶段对我们来讲都非常重要,但是首先我们要提高做一个生态的发起方很多的基础能力。

  记者:开发者主要会侧重在国内还是国外?

  汪严旻:现在重点在国外,因为主要矛盾在海外。

  中国的开发者目前在 Google Play 和 iOS,我看到一个数据,占了接近 38% 的收入是中国开发者贡献的,中国开发者早就三分天下有其一,中国开发者是未来移动生态最重要的开发的力量,即使做海外生态来说,我们要更多地和中国开发者一起,来发布应用内容到海外。

  记者: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今天在胶片上看到很多关于非通信类终端市场份额和成绩,当初我们提出的时候,全场景智慧战略,现在外部环境手机支撑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华为有没有这种计划和想法在这些位置上做一些备案,比如我们的 PC 和智慧屏这些有没有可能在这个位置上包括车机。

  汪严旻:我觉得智慧全场景战略,华为发布了好几年时间,其实我们是看未来,未来随着 5G、IoT 以及智能设备的到来,智能化的到来,我们认为人在智能设备的互动,不仅仅是一个单一的设备,很多设备已经分担掉了人和设备之间的互动时间,这也是我们想打造更多的全场景智能设备主要的驱动力。比如过去智能穿戴设备智能手表,过去因为续航、电池包括芯片很多原因,不够好,但是这几年我们戴智能穿戴设备的人越来越多,功能也越来越强大,续航问题也改善了,显示问题也改善了,还有老的 PC,这么多年来 PC 过去总是老三样,但是这几年来我们推出几款华为的 PC,在设计、续航、屏幕选择,甚至在界面上都做了非常大的革新,使 PC 整个焕然一新。

  还有包括耳机,我们看到苹果也好,还有其他的耳机设备厂家也好,提供越来越多耳机产品,甚至把一些过去传统的耳机厂家份额变的不可见了。这些变化都让我们思考未来在各种场景下,如何让智能化的生活能够满足我们各种场景的需求,所以我们全场景智慧生活这个战略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记者:据我了解,游戏厂商出海目前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应用的接入,HMS 现在对这些游戏厂商应用接入的便捷性怎么样?第二个推广买量这方面,目前华为广告这一方面主要聚集了哪些资源,聚集了哪些大的广告主,在广告流量推广这方面是否会有一些扶持的计划?就是流量扶持计划给到这些厂商?

  汪严旻:第一个问题在游戏接入 HMS,目前为止我们跟很多大的游戏厂家都做了深度的合作,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有网易、巨人等等,在接入过程当中,我们做的相当不错,同时我们跟巨人、完美世界等游戏厂家在折叠屏、多屏互动方面,投屏游戏,包括和 Cocos,都做深度融合,我们希望通过华为 HMS 能力,能够给游戏行业带来更多的体验的升级,这是第一方面。

  第二方面,不可避免游戏牵涉到买量和变现的问题,针对买量和变现,如对重度游戏,以 IP 收入为主,华为 HMS 生态在全球支付网络建设上面甚至走在对手的前面,我们比他支持更多本地的银行卡,同时还要支持更多支付手段,包括多种点卡,甚至 DCB、运营商的,从覆盖类到支付手段多样化方面,我们做的是领先于部分竞争对手。

  第三方面,在游戏推广方面,推广扶持,我们针对海外上架游戏,不仅仅在分成方面给予优惠,对于合作伙伴还有一个 Partner Marketing 计划,如果开发者选择将其应用在华为生态平台上面优先发布,或者同步发布,我们都可以给他一些优先资源扶持政策,支持。

  第四方面,针对需要广告变现的游戏、轻度游戏,我们在广告平台上面我们跟对手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们在快速改进,我们也看到未来以买量,以广告变现作为手段的游戏厂家,也在走一些多样化变现的道路,我觉得我们尽可能通过我们的海外游戏,海外出海引流的平台,我们是鼓励他去接入更多的广告平台,不像某些厂家必须接我的广告 SDK,我们也在寻找更多的 SDK,更多小的广告平台来完善和丰富变现的手段和生态。

  记者:我想补充一下,游戏厂商目前合作比较多的都是头部厂商重度的产品,就是他们比较优质的产品,对中小厂商来说,HMS 现在接入是否会有门槛?你们是主动接入,还是他们能够很便捷自主把应用接入?

  汪严旻:我们非常希望更多的中小游戏开发者能够利用华为 HMS 新的发行渠道机会,找到自己获客增长机会,我们是希望他们更多主动进来,他们可以在国内访问我们开发者网页,可以注册,可以去申请开发者帐号,完全可以自动化完成,我们还可以提供更多的线上线下的技术支持服务,这些都没有问题。

  记者:第一个问题全球生态发展部成立以来,听您描述一下自己的工作状态。

  汪严旻:我是老华为,我强调三点,第一个创业心态,虽然我们公司跟腾讯、跟新浪一样都是比较大的公司,但是大公司也有很多大公司病,我个人觉得要有创业的心态,我们以初创公司心态做一些事情,特别是做生态,原来华为从来没有做过这个事情。第二个是合作,我们需要和更多内部和外部合作,还是需要更多的开放合作精神。第三个要有使命感,这个事情不知道能不能做成在当初,想太多反而没用,要有使命感,要自我驱动,不能因为一时的挫折灰头土脸,垂头丧气。

  记者:第二个问题,您刚才提到海外的应用是 6 万多个,基本可用,您觉得从基本可用到好用要达到怎样的量级,包括咱们缺失另外 20% 头部应用有怎样的替代计划?

  汪严旻:从基本可用到好用,我们理解有些关键点,对这些关键环节,一个是解决低频刚需(应用),必须要全,比如在法国,本地几个银行应用无法使用,这个就是离好用尚且有距离,非要让他换一个银行卡开一个户,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般很难。还有一个内容,消费者使用智能手机,很多时候是消耗内容,比如读书、听音乐、看视频,内容必须要足够的丰富,他喜欢的内容必须都要有,所以内容和低频刚需的应用是跨越从基本可用到好用重要的台阶,所以我们要尽快解决这个 gap,下一步重点就是让硬骨头的低频刚需应用尽快上架,和我们合作,当然我认为这个是需要时间的,有很多应用开发者他并不在意收入变现,也并不是一个纯依靠应用变现的公司,就会花一些时间,我们要去说服他,取得他的信任。

  还有很多内容的厂家,我们要尽快跟他谈合作,也是一点一点啃,今天平安总介绍的 DRM(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整个数字版权技术是整个视频内容当中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华为也要打造这样的技术平台去构建内容的生态链。

  记者:剩下 20% 的应用优先扶持当地能够替代的应用,还是会让中国应用进去?

  汪严旻:我们非常灵活,要通过各种方法解决,帮助消费者,如果有替代应用尽可能让替代应用上架,比如有中国应用,有意愿到当地发展我们也鼓励,都可以。

  文/麦柯   来源:锌刻度(ID:znkedu)   在用户心目中,趣店似乎不再有趣。   2018 年初,罗敏对外还雄心满满,称在趣店集团市值达到千亿美元前,将不再从公司领取任何薪水和奖金。   眼下,罗敏带着趣店在资本市场走了一遭,从汽车电商到金融开放平台再到奢侈品电商,最终还是迎来“梦碎时分”。   近期,“最会赚钱的互金公司”——趣店发布了 2020 年第二季度财报,总收入 11.67 亿元,同比下降 47.4%,几近腰斩。   净利润达 1.79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 84.3%,属于高台跳水;非美国通用会计......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