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Canva)对于电视产品,很少有人会感到陌生。从70、80年代只能生产黑白图像的黑白电视,到可以显示彩色画面的彩电,再到拥有更高分辨率的液晶电视。彩电行业经过了多次革新发展,才形成了如今的形态。而在今天的彩电市场中,智能电视作为新兴产品,已经成为彩电市场销量增长的重要引擎,并显现出取代传统电视的趋势。国内市场中,智能硬件提供商华为、小米不断在智能电视领域加码布局,oppo也在近日宣布推出智能电视产品,这无疑让智能电视赛道的战火,烧的更加凶猛了。“蓝光”技术助力oppo进军智能电视对于国内超过千亿的彩电市场,oppo早就垂涎已久。今年9月3日,oppo首款55英寸智能电视获得了3C认证...... Last article READ

Zoom缘何能急速崛起?公司高管给出了两大理由

  腾讯科技讯,9 月 11 日,今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重创了许多行业,但同时也成全了几个新兴行业,特别是在线视频会议应用,其中 Zoom 崛起最快。在经历了用户、营收以及利润的急剧增长后,Zoom 高管讨论了其服务在疫情期间迅速发展的原因,以及它如何与品牌合作,并进一步摆脱对 B2B 模式的依赖。

  在 2019 年,利用视频进行面试、家庭聚会或朋友小聚的情况寥寥无几,大多数视频会议都属于商务会议。但在进入 2020 年后,这些活动现在完全被归入了“新常态”的范畴。在这些新趋势中,视频会议平台 Zoom 几乎已经成了这个行业的代名词。这家软件公司今年的收入增长了 355%,达到惊人的 6.635 亿美元,自第一季度以来,它的客户群也增加了超过 10.5 万(39%)。

  根据 Zoom 最近第二季度的财报业绩更新,该公司在美国的收入同比增长了 288%,而亚太地区和欧洲、中东以及非洲(统称 EMEA)地区的收入加起来增长了 629%。付费订阅的增加表明,随着世界各地的人们在疫情封锁的阵痛中寻求与家人、朋友和雇主保持联系,视频会议应用仍然可以赚到钱。

  Zoom 国际和合作伙伴营销部负责人德里克·潘多(Derek Pando)解释说:“Zoom 的迅速增长已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今年年初,我们对这项服务感到非常兴奋。它的增长很快,但我们在 2 月份首次开始注意到情况正在发生变化,特别是在国际方面,我们正在跟踪亚洲新冠疫情的情况,以及它如何开始影响那里的某些市场。我始终在密切关注局势,包括各个国家的情况,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止疫情蔓延。”

  随着世界各国政府向本国公民发布“就地避难”命令,潘多开始在以前没有使用过其服务的市场看到订阅量激增。他当时就知道,2020 年将是“对世界各地的许多人来说非常有趣和具有挑战性的一年”。他说:“我们感觉就像在作战室里,好像我们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和冲击我们,我们不知道它接下来会去哪里,我们也不知道情况会有多糟糕。我们始终在努力转移我们的资源,努力支持那些使用和依赖 Zoom 的人。”

  摆脱对 B2B 模式的依赖

  总部位于美国圣何塞的 Zoom 由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袁征领导,他预计,随着使用需求的持续增长,该公司第三季度营收将达到 6.85 亿至 6.9 亿美元。如果这种趋势继续持续,到本财年结束时,该公司总营收将达到 24 亿美元。但是,这家 2019 年 4 月举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初创企业是如何应对采用率激增的,随着疫情封锁的放松,它计划如何保持势头以及资金涌入?

  在今年之前,Zoom 的大部分用户来自企业,这些公司有 IT 部门来支持和培训他们的同事。但 Zoom 社交使用量的激增意味着,现在有大量新用户在学习如何使用这项技术的同时遇到大量问题。

  除了被问及隐私问题外,Zoom 还面临着来自新用户关于其软件基础的大量问题:“这项服务是如何工作的?我怎么关掉摄像头?我怎么邀请别人呢?”尽管 Zoom“总是准备好”回答这些问题,但它还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些问题的规模。

  自今年第一季度以来,Zoom 已招募 600 名新员工加入其团队,以从事帮助用户的工作,使其全球员工总数达到 3400 人。市场营销也很快开展起来,以教导人们如何使用其服务,该品牌每天都会用不同的语言制作 YouTube 视频。

  这款产品也进行了改进,以满足那些处于封锁状态的人的需求。尽管 Zoom 迅速崛起,但它仍面临着大量资源雄厚的竞争对手的压力,如 Facebook at Work、Microsoft Teams 和 Slack 等。

  Zoom 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和挑战,潘多相信 Zoom 能够适应并生存下来。他说:“我们将利用当前的机遇,因为目前我们始终是人们的首选平台。我们将利用所有不同的用例和反馈,继续创新以保持领先地位。”他指出,该公司最近宣布,Zoom 现在将集成到 Facebook Portal、谷歌 Nest 和亚马逊等视频聊天设备上。

  加大与品牌合作力度

  除了与科技巨头同化外,潘多还指出,Zoom 始终在与品牌合作,这是其成功的另一大因素。

  该公司最近与一级方程式(Formula 1) 比赛方合作,提供了有史以来首次虚拟围场俱乐部(Paddock Club)接待体验,其中包括实时更新和对 F1 传奇人物的关注。在其他方面,John Lewis 和 Madewell 等品牌始终在通过 Zoom 推广他们的产品,并认识到实时与感兴趣的潜在客户互动的巨大潜力。

  潘多说:“无论是虚拟的设计会议还是虚拟的巧克力品尝,观看这一创新真的很有趣。”他还称,有时 Zoom 的合作团队会参与进来(就像它对 F1 所做的那样),但在其他情况下,品牌“只是把 Zoom 服务集成到自家平台上”。

  潘多透露,展望未来,该公司将把重点放在提高其云电话服务应用 Zoom Phone 的知名度上,向新的国家扩张,并提高希望轻松访问视频电话、语音邮件、通话录音和屏蔽功能的公司的用户体验。

  与此同时,潘多热情地表示,当 Zoom 已经成为世界各地数亿人的生命线时,他为自己是 Zoom 的一部分而感到自豪。他说:“当我接到犹他州母亲的电话,她说‘我刚刚在新闻上看到 Zoom’,主持人正在谈论他们是如何利用 Zoom 来保持业务开放、保持安全和联系的。她跟我说话时,就像我是一名治疗癌症的医生一样。”

  潘多补充说:“事实上, 我们不是在治疗癌症,但我们正在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使人们能够在这种环境中做很多重要的事情。这就是让我感到骄傲的地方。随着人们继续应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将继续努力实现这一期望和承诺。”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文/麦柯   来源:锌刻度(ID:znkedu)   在用户心目中,趣店似乎不再有趣。   2018 年初,罗敏对外还雄心满满,称在趣店集团市值达到千亿美元前,将不再从公司领取任何薪水和奖金。   眼下,罗敏带着趣店在资本市场走了一遭,从汽车电商到金融开放平台再到奢侈品电商,最终还是迎来“梦碎时分”。   近期,“最会赚钱的互金公司”——趣店发布了 2020 年第二季度财报,总收入 11.67 亿元,同比下降 47.4%,几近腰斩。   净利润达 1.79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 84.3%,属于高台跳水;非美国通用会计......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