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凡瑜   来源:深响(ID:deep-echo)   核心要点    两次暑期大战的最直接推动作用是帮助行业在关键数据指标上再上一个台阶,同时,行业头部玩家间的差距被极速缩小。   市场对在线教育平台今夏的招生情况因此寄予厚望,但从结果来看,相关增长及转化数据可能并没有预先想象的那么美好。   如何更加高效的获取流量并进行转化更为考验平台实力。一方面,持续的烧钱投入将为公司资金储备带来极大压力。另一方面,若无法取得理想的转化,还将影响投资人 buy in 的信心。   暑期已经结束,但暗战仍未终结。   9 月初,初秋的凉意已在北方蔓延,因疫情而延宕的校内课程,终于在这个秋...... Last article READ

以平台算法左右外卖骑手,赛博朋克式的控制终究会到来吗?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刷屏后,评论五花八门。

而“冰冷的算法,缺失的情怀”这一句,某种程度上,成了人们对“美团将外卖骑手逼迫成近乎机器人”这一冰冷做法的不忿之举。

这句话隐藏的另一层意思是,外卖平台不把外卖小哥当人看。

偏偏是,外卖小哥以血肉之躯做到了近乎机器人的效率。但这种效率对于“冰冷的算法”而言远远不够,它还在继续以最新的数据计算着,并不时向官方和骑手推送更优化的决策方案,要将“更快、更远、更高”的奥林匹克意志灌输给所有骑手。

有人说,这样的工作不做也罢。但600多万以此为生的外卖小哥,对美团的依赖那是相当的严重。为了能在平台多赚些钱养家糊口,不得不在数据的要求下近乎机械的,更快的跑,更多的送,交付外卖时还要面带近乎麻木的笑。

此情此景,《差评》的一篇评论说: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的场景,像极了赛博朋克。然而,现今“高科技与低生活”的反差还没有那么强烈,并不足以表征这就是赛博朋克。

王吉伟频道也认为这很像赛博朋克,不只是在于“高科技与低生活”的表象,更在于平台对于人类数字劳工的“技术控制”。

本文,王吉伟频道将从赛博朋克的主旨“控制论”角度,聊聊当前互联网平台与数字劳工之间的“技术控制”关系。涉及概念很多,所有内容有些长,全文近5500字,主要包括以下七个部分:

从赛博朋克说起

未来的数字社会与数字经济

数字化转型与赛博空间

赛博朋克与控制论

互联网平台与数字化劳工

数字劳工的依赖与平台的“技术控制”

“技术控制”与数字劳工之间的矛盾

1、从赛博朋克说起

作为科幻电影的重要分支,赛博朋克风格的电影深受很多科幻FANS的喜爱。最近两年比较火的《头号玩家》与《战斗天使阿塔丽》都是此风格的典型之作。

赛博朋克英文为Cyberpunk,是“控制论”(Cybernetics)与“朋克”(Punk)的合成词,又被称为数字朋克、网络朋克等。

赛博朋克,背景大都建立于低端生活与高等科技的结合,通常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再以一定程度崩坏的社会结构做对比。

电影《头号玩家》剧照

在赛博朋克世界中,技术滥用会给人类社会带来黑暗,高科技时代光环之下普通人却苟活着,这种设定使得它常和反乌托邦联系到一起。其故事框架,通常也是社会秩序受到政府或财团或秘密组织的高度控制,主角则会利用其中的漏洞做出了某种突破。

需要说明的是,在当今科技发展越加明显的趋势下,当代赛博朋克区别于早期的外太空设定,故事情节也多围绕黑客、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背景则设在不远的将来的一个反乌托邦地球。而在内容细节上,现代赛博朋克更加注重信息技术的具体设定的缺点的改善和进步。

像《极乐空间》《全面回忆》等电影都是此中典范。美剧《副本》则是将这种对立矛盾加以放大,富人住在几百层楼以上的空中世界,拥有多个副本身体,足够长的寿命让他们恣意妄为到变态。

电影《极乐空间》剧照

因此,赛博朋克风格作品中经常出现互联网、黑客、虚拟现实、控制论、人工智能、仿生人与半机器人、都市扩张与贫民窟、大型企业、基因工程、生物工程等元素。在赛博朋克题材的作品中,计算机和信息技术科技发展到了极高水平,人与机械的界线开始消失,社会高度秩序化或者混乱不堪。

(配图来自Canva)对于电视产品,很少有人会感到陌生。从70、80年代只能生产黑白图像的黑白电视,到可以显示彩色画面的彩电,再到拥有更高分辨率的液晶电视。彩电行业经过了多次革新发展,才形成了如今的形态。而在今天的彩电市场中,智能电视作为新兴产品,已经成为彩电市场销量增长的重要引擎,并显现出取代传统电视的趋势。国内市场中,智能硬件提供商华为、小米不断在智能电视领域加码布局,oppo也在近日宣布推出智能电视产品,这无疑让智能电视赛道的战火,烧的更加凶猛了。“蓝光”技术助力oppo进军智能电视对于国内超过千亿的彩电市场,oppo早就垂涎已久。今年9月3日,oppo首款55英寸智能电视获得了3C认证......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