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Alan,题图来自:视觉中国2020年,世界正因一场新冠疫情而改变。它像一面镜子,将先前已存在的系统性不平等赤裸裸地摆在了我们面前。时至今日,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得到了长足发展,但全球仍有10%的人每日生活在1.9美元以下的极端贫困里,8.9%的人营养不良、食不果腹,每年仍有150万人死于疫苗可预防的疾病。当新冠袭来,最受冲击的依然是这些最脆弱的人——他们大多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当出生的地域、时间、家庭条件等因素,对我们之后人生的境遇产生极大的影响时,我们不得不反思:在广泛的社会与经济不平等还存在之时,没有谁的成功是完全...... Last article READ

印度山寨TikTok的乐与悲:快速融资后,留存几乎为零

  文/刘荻青

  来源:志象网(ID:passagegroup)

  Niharika Jain 只有 23 岁,在 TikTok 上拥有 280 万粉丝,月收入高达 3 万卢比,她只是众多在短视频平台上获得金钱和名气的网红之一,虽然印度政府对 TikTok 下了禁令,但 Niharika 并没有抱怨政府禁止 TikTok。

  “我们是内容创作者,是我们的才华才让我们变得受欢迎。如果 TikTok 不能使用,我还可以利用其他平台来展示自我”,Niharika 说。

Niharika Jain/TikTok

  在印度,TikTok 和 Likee 等中国短视频应用被禁已有两个月时间,印度用户还来不及“悼念”曾经大火的 TikTok,层出不穷的印度本土短视频产品就开始取代 TikTok 在用户心中的地位。

  在这一场争夺战中,大大小小的印度科技公司争先恐后推出短视频平台,以图分食印度社交生态系统中 TikTok 留下的漏洞。

  在 6 月 29 日的禁令之后,短短一个月内,社交媒体平台 ShareChat 推出了 Moj、印度最大音乐流媒体 Gaana 推出了 HotShots、新闻聚合平台 Dailyhunt 推出了 Josh。印度初创企业自然也不愿放过这一波浪潮,像 Trell、Mitron 等产品也在短时间内迅速收割了一批用户。更有像 Bolo Indya 和 Roposo 这样早几年就开始接受市场历练的产品,准备借势翻身。

  用户很难将这些产品区分开来,它们都打着印度制造的旗号,宣传标语也如出一辙。“Moj—ShareChat 的短视频应用印度制造”“Chingari—印度原创短视频应用”“Roposo—印度自己的视频应用”“Trell—印度制造的短视频应用”“Bolo Indya—印度制造的短视频应用”“Josh—印度制造短视频应用”。

Chingari/Shutterstock

  虽然这些短视频平台也大大小小获得了一些融资,但打造“下一个 TikTok”需要持续的资金注入,而尴尬的留存率是否能够再一次吸引到投资者,也没人说得准。投资过 ShareChat 和 RheoTV 的光速印度合伙人 Dev Khare 说,“在这个领域,你甚至需要 5000 万到 1 亿美元才能玩得转。”

  这些印度克隆应用能走多远目前还不好说,在短期内获得的光鲜下载量背后,却是尴尬的留存率。MX TakaTak 在第 31 天的平均留存率为0%,Josh 的用户留存率从第 14 天就达到了0%。Chingari 也从 TikTok 封禁后第二日高达 54% 的留存率,在一个月时间内便跌落至1%。

  留存率几乎为零

  无论是新鲜血液还是老牌产品,Trell、Bolo Indya、Mitron、Chingari 和 Roposo 等印度克隆应用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下载量猛增,但用印度制造取代中国短视频产品的战斗远未结束。

  作为 TikTok 的本土竞争对手,Roposo 是广告技术公司 InMobi 于 2014 年推出的短视频应用,在 TikTok 被封禁后,Roposo 两天内就获得了 2220 万的下载量。

  而像 Chingari、Trell 和 Mitron 等短视频应用,在这段期间也取得了下载量的快速增长。在 TikTok 被封禁后,7 月 6 日,Trell 披露,5 天时间内,该应用获得了 1200 万次的下载量。9 月 9 日,Josh 在谷歌应用商店累计的下载量已经达到了 5000 万。

Trell 的四位创始人/Medium

  DailyHunt 旗下的短视频应用 Josh 在给印度《经济时报》邮件回复中提到,它的视频播放量已经突破了 5 亿次,平均每个用户每天播放 65 个视频;MX TakaTak 则表示,平台每天的视频播放量超过 8 亿次,平均每个用户每天播放 95 个视频;ShareChat 的 Moj 则拒绝分享具体数据,称平台的月活为 5000 万。

  但在不少投资者看来,短期内下载量的激增只是第一步。留住用户,让他们沉迷于自己的产品,在这个“赢家通吃”的市场才最重要。

  在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的数据下,每一家都没有提及的指标是用户留存率。下载用户中,有多少人在一周后、甚至一个月后还在使用同一款产品。

  据行业估算,对于一款短视频应用来说,12% 至 15% 左右的留存率才算是不错的。

  而这些蜂拥而上的印度本土短视频应用的表现差强人意。Chingari 是在 2018 年推出的,其初始理念就是打造一个印度制造的 TikTok,在封禁中国相关应用的浪潮中,平台的下载量确实提升了不少。据 SimilarWeb 的数据,平台用户中,平均只有 54% 的用户在第二天也在使用该应用,第七天的留存率仅有 13%,到了 7 月底,这一比例下跌至1%。

  其他应用的表现也没有太大差别。Moj 在第 14 天的平均留存率就降到了1%,MX TakaTak 在第 31 天的平均留存率为0%,这意味着,首日获得的用户,在第 31 天后就再也没有打开这款应用了。而 Josh 的0% 的用户留存率从用户使用该应用的第 14 天就开始了。总部位于孟买的 Trell 可能是在留存率上表现的最好的一款应用,在第 31 天成功地留住了 10% 的用户。

  留住用户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TikTok 并不比其他公司更轻松。

  据《纽约时报》报道,TikTok 留住的用户确实比竞争对手少。据 App Annie 在 2019 年 6 月份的统计数据显示,大约 26% 的 TikTok 新用户在一周后仍在使用该应用,而 Facebook 的留存率为 45%,Instagram 的留存率为 44%,Snapchat 为 32%。到了同年 9 月,TikTok 的留存率已经上升到 39%。

Facebook、TikTok、Instagram、Snapchat/BBC

  “它(TikTok)在增长,但它们花了很多钱做推广。我们发现,停止广告推广之后,TikTok 的留存率其实并没有那么强”,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说。

  流行来得快,但也很容易就会被淹没。只有不断推出新功能,才能保持事物的趣味性和用户的兴趣。当然广告在推动下载量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但这也需要资金加持。

  谁能扛得住“烧钱战”

  “每一款短视频应用都想要大规模扩展用户,但并不是每一款产品都会获得大量资金,很多并不具备吸纳资金或构建可扩展应用的能力。我可以打赌,现在拥有高下载量的大多数应用,将在未来一个月内失去 90% 的用户”,印度 Quotient 的创始合伙人 Anand Lunia 说,该公司此前投资过 ShareChat 和 Roposo。

  打造“下一个 TikTok”需要一流的工程能力和个性化推荐引擎,并需要数百万美元的营销费用、用户和创作者的支持。

  “在这个领域,你甚至需要 5000 万到 1 亿美元才能玩得转。虽然短视频行业的进入门槛低,但要维持很难。会有无数千篇一律的短视频应用,而短视频应用的核心能力需要靠规模化取胜”,投资过 ShareChat 和 RheoTV 的光速印度合伙人 Dev Khare 说。

ShareChat/TechCrunch

  一些印度短视频应用正面临着故障、服务器以及安全问题,很多应用已无法承受新注册用户的负荷。“达到 TikTok 的水平需要时间和大量资金。良好的用户体验才能创造高粘性。千禧一代没有那么强的耐心,所以应用中不能出现一丁点技术上的小毛病。社交媒体就是要让人上瘾”,投资过 Bolo Indya 的 Ah! Ventures 的合伙人 Amit Kumar 表示。

  然而,在印度克隆 TikTok 的案例中,大多数公司既没有技术实力,也没有资金让用户留在自己的应用中。更糟糕的是,留给这些公司的时间也不多。

  据关注短视频应用的投资者表示,留给这些短视频平台的机会之窗只有六到九个月左右的时间。在这之中的变数也有很多,TikTok 是否会卷土重来,即使 TikTok 最终没有办法重回印度市场,这些短视频应用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盈利,因为它们中的大多数都不知道该如何发展用户群。

  但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创业者看好短视频行业,投资人对这个领域也感兴趣?过去一段时间,Chingari 筹集到了 1 亿卢比(约 130 万美元)的种子轮资金,这笔资金将用于招聘更多人才加速产品开发,并通过提供不间断的短视频内容来吸引更多用户。

  而 Mitron 在短时间内,则先后筹集了 2000 万卢比(约 27 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和 500 万美元的A轮融资。创办于 2017 年的 Trell,累计获得了 1695 万美元的融资,新一轮融资将利用先进的机器学习算法和人工智能增强平台的个性化和推荐引擎。

Trell/Yourstory

  8 月初还有消息称,据称 ShareChat 也正在寻求筹集 2 亿美元融资,筹集的资金将用于进一步发展其短视频应用程序,扩大营销力度,将更多的内容创作者引入平台。

  投资者称这就是一场双向的赌博。“可能最终你会赚很多钱,也可能你会失去所有的钱。”

  而绊住 TikTok 的问题也难保不成为这些印度本土应用的障碍,这些短视频平台也同样面临数据透明度问题。

  除此之外,印度克隆应用也没有明确策略帮助平台用户进行内容创作;由于缺乏内容创作者,很多平台重复利用旧内容;平台算法推荐相关视频的技术不成熟,内容推荐机制并不灵敏;未来平台如何处理仇恨言论、攻击性或色情内容也是一个问题。

  中企再夺市场

  两个多月前,印度政府禁止包括 TikTok 在内的 59 款与中国相关的应用。9 月 2 日,印度再禁 118 款中国应用,但还是有中国公司的短视频产品逃过一劫,正和印度本土短视频产品瓜分市场。

  在同类应用争相分食 TikTok 缺席留下的市场空白时,像小米开发的 Zili 等中国产品排在印度短视频应用下载量的前列。

  据《The Hindu》报道称,在 6 月的禁令下达后的三周内,Zili 的下载量达到了 800 万,增长了 167%。Sensor Tower 的每日分类排行榜显示,自 7 月初以来,Zili 在娱乐类应用中的排名一直处在前列。7 月中旬,Zili 进入印度谷歌应用市场前十名。

小米短视频产品 Zili/Fresherslive

  2019 年,即使 TikTok 在印度短视频领域一直处在强者之位,但小米在当地推出了专注搞笑视频内容的应用 Zili,该应用在谷歌应用商店的“娱乐”类目中因此走红。去年 12 月 ,Zili 第一次进入印度谷歌应用商店下载榜单 Top 100,排在第 74 位。同年 7 月,小米印度社区发布的一项为期一周的 Zili 短视频的标签挑战赛,也曾引发了万人围观。

  除此之外,虽然字节跳动的 TikTok 被禁,但其音乐流媒体应用 Resso 还能正常使用。2020 年 3 月,Resso 在印度正式上线,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6 月,Resso 在印度的安装量接近 300 万次,在 6 月和 5 月都出现了大幅的环比增长。目前,Resso 在全球范围内的总安装量已经达到了 1060 万次,其中约 74% 的下载量都来自印度。

字节跳动产品 Resso/RouteNote

  文/郭凡瑜   来源:深响(ID:deep-echo)   核心要点    两次暑期大战的最直接推动作用是帮助行业在关键数据指标上再上一个台阶,同时,行业头部玩家间的差距被极速缩小。   市场对在线教育平台今夏的招生情况因此寄予厚望,但从结果来看,相关增长及转化数据可能并没有预先想象的那么美好。   如何更加高效的获取流量并进行转化更为考验平台实力。一方面,持续的烧钱投入将为公司资金储备带来极大压力。另一方面,若无法取得理想的转化,还将影响投资人 buy in 的信心。   暑期已经结束,但暗战仍未终结。   9 月初,初秋的凉意已在北方蔓延,因疫情而延宕的校内课程,终于在这个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