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Alan,题图来自:视觉中国2020年,世界正因一场新冠疫情而改变。它像一面镜子,将先前已存在的系统性不平等赤裸裸地摆在了我们面前。时至今日,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得到了长足发展,但全球仍有10%的人每日生活在1.9美元以下的极端贫困里,8.9%的人营养不良、食不果腹,每年仍有150万人死于疫苗可预防的疾病。当新冠袭来,最受冲击的依然是这些最脆弱的人——他们大多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当出生的地域、时间、家庭条件等因素,对我们之后人生的境遇产生极大的影响时,我们不得不反思:在广泛的社会与经济不平等还存在之时,没有谁的成功是完全...... Last article READ

5分钟解决不了的,8分钟也不行

  文/姚书恒/董指导

  来源:远川科技评论(ID:kechuangych)

  支持:远川研究所消费组 

  外卖平台又一次处在了风口浪尖。

  9 月 8 日,《人物》杂志在公众号上发布《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记者通过几个月的采写,指出外卖平台通过算法压缩送餐时间,还建立了一整套“超时就罚款”的规则,使骑手们的工作难度越来越大、甚至越来越危险。

  文章击中了每个人最柔软的同理心,也迅速刷屏成为爆款。外卖平台随后也作出回应。饿了么称将推出“多等 5 分钟/10 分钟”按钮让消费者选择。美团的方案更复杂些,包括: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 8 分钟弹性时间、升级骑手申诉功能、开发带蓝牙的头盔减少骑手看手机的次数保障交通安全、增加取餐柜等等。

  这不是外卖平台第一次成为舆论焦点了。今年年初,多地餐饮协会抵制外卖平台抽取过高佣金、7 月份又爆出北京 SKP 商场禁止外卖员入内,这一系列的事件,不禁令人们对外卖平台的商业模式、骑手的工作环境引发担忧和批判。

  外卖改善着我们的生活,为许多人带来了便利。而这些便利的背后,为什么要有算法?算法支配下的外卖行业,未来会更好吗?

  为什么平台要用算法来压缩配送时间?

  同样是物流配送,顺丰之类的快递,似乎并没有听到类似算法之类的讨伐。这是因为,快递和外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意。

  快递是全天候运作,但外卖却有波峰波谷。

  快递可以白天揽件、收件,晚上远程运送,时间都不浪费,货物越多越划算。但外卖却一般集中在早中晚三顿、最多来个夜宵,共营业时间不超过几小时。

  订单集中在短时间内同时爆发,而且是点对点的即时物流。消费者下单后就希望快速吃到食物,难以像快递一样,攒够一车再出发。

  波峰波谷的不同,就导致人力配置是个大学问。配多了,其余时间用不了;配少了,关键时刻不够用。这就注定了,即时物流的规模效应非常有限,送外卖不是人多就行的。

  这个差别,从快递员和外卖骑手的派单量上就可以看出来。例如,美团在 2018 年达到日均 2000 万单,当时动用了超过 270 万全职或兼职骑手。同期,中通快递也做到日均 2000 万单,根据其官网的数字,全公司加上加盟网点的从业人员数量在 30 万人左右,两者数量相差 8 倍。

  而在个体上,目前一线城市,快递员每天大约要派 120-150 单,外卖骑手一天 30-50 单左右。

  这意味着,如果光靠增加骑手,不仅没有规模效益,可能还会造成冗余,让骑手们的收入因为抢单的人变多而出现下降,也让外卖平台的效率下滑。

  因此,平台如果要提高效率,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提高单个外卖员的产能:让系统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订单分配给最合适的骑手,并且规划路线,让骑手能以最快速度一路上揽收最多的订单,并以最短时间送完。

  这就是算法的功效。

  2017 年中,美团上线“超级大脑”智能调度系统。系统在配送环节,通过轨迹大数据和算法,为每一份订单预估送达时间、指派合适骑手并为骑手设计最优路径,在高峰期每小时执行约 29 亿次算法。效果就是,平均配送时长从 41 分钟缩短至 28 分钟,准时率 98%,人均日单量较上线前增加 46%。

  这极大地扭转了外卖战争的走势。在 2017 年上半年,美团、饿了么市场份额相差无几。但到了下半年,即使饿了么收购了百度外卖,一口气把份额从 42% 提高到 54%,也无法拉开差距。年底,饿了么份额从 54% 下降到 50%,美团提高到 44%。

  到了 2018 年,形势进一步明朗,美团外卖日均订单突破 2000 万,市占率 60%;而在今年,日均订单一度突破 4000 万,市占率接近 70%。

  虽然算法非常猛,但效率提升也有天花板。超级大脑对单个骑手产能的挖掘也已经接近极限,外卖成本也越来越下降不动了。

  根据招商证券的测算,从日均 30 单到 40 单,单均成本下降 6.8%;从 40 单到 50 单,下降 2.6%,越往后的幅度越小。但骑手的负担越来越重。

  原因很简单,毕竟订单爆发波峰非常显著,难以大幅平摊;另外,送餐路上障碍物、室内电梯等无法控制的因素太多。

  既然算法也无法推动骑手再快点,外卖平台便把目光瞄向了餐厅。

  除了算法,平台还有什么方法提高效率?

  要想让餐厅做得快一点,也有两个思路:餐厅多一点、做饭快一点。而这第一点,也正是美团外卖逆袭饿了么的关键要素。

  2013 年,王慧文发现,饿了么订单量第五名的城市,却是福州。这意味着饿了么起码有 20 个城市没做好。而线下调研后发现,饿了么只把学校周边有外卖业务的餐厅放上网,留下了许多未被开发的餐厅。

  最终,美团借助团购积累了大量商家资源,迅速杀向外卖业务,一下子就进驻了 30 个城市,其中 18 个是饿了么没有涉足的空白市场。还让那些原本不做外卖的餐厅也做起了外卖。

  增加平台上的商家数量,意义绝不仅在于让用户有更多选择,还能压缩成本:商家和用户数量越多、密度越大,外卖取餐和配送半径就越短,单位时间内骑手送单量随之增加。

  所以,强大的地推团队,不断增加的商家数量,同样对外卖平台降低成本、骑手增加收入有重大作用。而在这方面,美团的城市覆盖数量、活跃商家数量都遥遥领先竞争对手。

  除了增加商家数量,外卖平台还对餐饮店发起了一场供给侧数字化改革,让厨房做饭更快一些。比如,外卖平台就对披萨店棒约翰来了一场改造。

  首先,重新规划店面空间与行走路线(动线)。棒约翰原本以堂食为主的空间设计,妨碍了食品制作、餐品打包、骑手取餐。所以,从厨房留出外卖制作空间、到餐桌摆放留出通道、再到门口添加的保温架,来了一番大改造。

  其次,优化 sku。2018 年,棒约翰的外卖 sku 高达 100 多个,只比堂食少 20 个,对消费者挑选、厨房制作都是一个负担。借助订单数据,棒约翰把外卖 sku 砍剩 50 个,并统一用 5 毫米保温袋送货。

  改造前,棒约翰外卖收入还不到总收入 10%。但改造后,2019 年其外卖收入比例一跃达到了 60%。收入更多,也把美味送给了更多的人群。

  数字化改造,可以提升商家的运营效率。但对于商家、骑手、平台而言,依然未必其乐融融。

  未来外卖配送会有什么变化?

  今年的疫情成了外卖平台扩张的加速器。原本不做外卖的高端餐饮,对外卖需求程度较低的低线城市,都跑步加入了外卖行业。根据美团的半年报,平台上的新增商家数量同比增长超过 110%。与此同时,新加盟的骑手超过 100 万人。

  蓬勃的外卖需求,收入缩水的餐厅,激增的外卖骑手,需要盈利的外卖平台,四方开始了新一轮博弈。

  1、消费者习惯了快速送达的盒饭;

  2、餐饮店势单力薄,本就盈亏一线间,现在外卖越来越多了,但还保留着原本的堂食空间白白交房租,转型困难;

  3、外卖骑手越来越多,平台给骑手的补贴减少,骑手的收入也从月入过万逐渐回落;

  4、平台赚钱也很难,80% 以上的收入拿去给骑手发工资,这笔花费也是只能多不能少。

  在做大快递行业蛋糕的时候,每个参与者都很爽,但当寡头格局形成后,商家、骑手、平台之间就形成了“不可能三角”,“利益、效率、人文关怀”三者,也会变得难以兼备。但,风起于青萍之末,一些变化已经在悄然发生。

  在供给端,平台和拥护对效率的追求,倒逼了餐饮门店向着连锁化、食材半成品化的方向加速发展。

  在配送端,为了缓解配送压力,美团已经做出了第一代无人配送车“小袋”、“福袋”、“魔袋”。但目前主要应用还是在工业园区、从小区门口到楼下等路况简单的场景,其实相当于移动的快递柜。

  尾声

  中国餐饮行业的核心问题从来就不是“好吃”,而是“就业”。

  目前,国内 20-45 岁的男性人口大约有 2.7 亿。如果按照去年底的 500 万骑手数量来计算,接近2% 的青壮年男人在给美团打工。如果再算上其他平台,以及今年疫情期间临时加入做骑手的个体户、大学生、单亲妈妈,甚至包括靠外卖撑起生意的餐饮门店,这个比例还会更高。

  用户、餐厅、骑手、平台,尽管利益有分歧,但却也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年初多地餐饮协会抵制外卖平台抽取过高佣金后,最后也和平台取得谅解,平台加大了返佣和补贴。这一次算法压缩配送时间导致骑手压力过大,平台也同样出台了多项改良措施。

  没有骑手和商家,平台和消费者的发展和生活需求难以满足;没有平台,外卖骑手的工作机会也难以解决。

  在追求效率和利益中,一些平台确实忽略了人文关怀,而 5 分钟解决不了的问题,8 分钟也未必够。但只要能改、愿意改,餐饮行业的明天会更好。

  文/郭凡瑜   来源:深响(ID:deep-echo)   核心要点    两次暑期大战的最直接推动作用是帮助行业在关键数据指标上再上一个台阶,同时,行业头部玩家间的差距被极速缩小。   市场对在线教育平台今夏的招生情况因此寄予厚望,但从结果来看,相关增长及转化数据可能并没有预先想象的那么美好。   如何更加高效的获取流量并进行转化更为考验平台实力。一方面,持续的烧钱投入将为公司资金储备带来极大压力。另一方面,若无法取得理想的转化,还将影响投资人 buy in 的信心。   暑期已经结束,但暗战仍未终结。   9 月初,初秋的凉意已在北方蔓延,因疫情而延宕的校内课程,终于在这个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