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Alan,题图来自:视觉中国2020年,世界正因一场新冠疫情而改变。它像一面镜子,将先前已存在的系统性不平等赤裸裸地摆在了我们面前。时至今日,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得到了长足发展,但全球仍有10%的人每日生活在1.9美元以下的极端贫困里,8.9%的人营养不良、食不果腹,每年仍有150万人死于疫苗可预防的疾病。当新冠袭来,最受冲击的依然是这些最脆弱的人——他们大多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当出生的地域、时间、家庭条件等因素,对我们之后人生的境遇产生极大的影响时,我们不得不反思:在广泛的社会与经济不平等还存在之时,没有谁的成功是完全...... Last article READ

一月之内市值缩水近半,跟谁学到底跟谁学?

  文/美股频道

  来源:节点财经 (ID:jiedian2018)

  这家公司可谓相当“魔幻”。

  这是国内唯一一家连续 9 季度盈利的在线教育企业,且无论营收还是现金收入都在同行中遥遥领先,且股价一度超过老牌教育集团新东方。

  然而同时,这家公司仅最近半年多就连续遭遇 12 次做空,甚至被浑水创始人公开指出其“(业绩)好的令人难以置信,接近完全欺诈”,目前已被美国 SEC(the 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调查,结果未知。

  更让人诧异的是,该公司近日刚刚发布的 2020 年第二季度财报明确指出,其营收同比增长高达近 400%,毛利率高达近 80%,但如此亮眼的财报刚一发布却引发股价连续大跌,总市值相较一个月前竟已消失近半。

  这也难怪市场与媒体会质疑它是否会是下一个瑞幸了。

  / 01 /

  亏损初现

  高毛利难以为继

  9 月 2 日,在线教育机构跟谁学发布 2020 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一如既往数据相当好看。

  报告期内,跟谁学 2020 财年第二季度收入达 16.5 亿元,同比大增 367%;正价课付费人次数达 156.7 万,同比大增 332%;净利润达 7271 万元,同比大增 133%,是目前唯一连续 9 季度实现盈利的在线教育企业,也是在线直播大班课领域唯一盈利企业。

  不过,财报同时显示,跟谁学该季度经营亏损为 1.61 亿元,而去年同期尚盈利 1620 万元。

  另一个坏消息是,据财报披露,跟谁学目前正遭美国 SEC 调查,但公司无法预测该项问询工作的时间、结果及最终结论。

  亏损,以及被 SEC 调查,使得这家曾先后被灰熊机构、香橼资本、天蝎创投、浑水机构 4 家做空机构做空 12 次,都没出现股价持续下跌的公司,在多项数据如此抢眼的财报发布后,开始出现持续大跌。

  财报发布当天,跟谁学股价开盘大跌逾 15%,盘中一度下跌 18%,截至收盘已跌 12.05%,报价 83.28 美元。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截至 9 月 8 日,跟谁学总市值约为 191 亿美元,与一个月前曾突破 330 亿美元相比,已消失近半。

  如此冰火两重天的鲜明对比,自然引来质疑不断。

  我们来了解一下这家神奇的公司。

  跟谁学创立于 2014 年,旗下拥有两大与 K12(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基础教育)在线教育课程相关的品牌,分别是聚焦 K12 的“高途课堂”与覆盖 K12 及成人教育的“跟谁学”;2017 年将业务转型为主打 ” 名师授课 + 双师辅导 ” 的 K12 在线直播大班课。

  至 2019 年 6 月纽交所上市之时,跟谁学仅于 2015 年完成了 5000 万美金A轮融资,发展之顺,令人咋舌。

  跟谁学的异军突起离不开大环境的利好。近年来,随着消费升级、二孩政策开放、80 后 90 后父母教育意识的不断增强,高质量教育需求愈加迫切,推动在线教育向“刚需化”转变。

  2020 年,疫情的不期而至更是显著推动了在线教育的繁荣:线下教育机构集体停摆,在线教育成为大众唯一选择,而原本就火热的 K12 在线直播大班课需求也因此更加强劲。

  据艾媒咨询年初发布的《2019- 2020 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9 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 2.61 亿人,市场规模为 4041 亿元,预计 2020 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 3.09 亿人,市场规模将达 4538 亿元,同比增长 15.5%。

  财报显示,二季度跟谁学 K12 在线课程的收入为 13.85 亿元,同比增长 412.4%,K12 在线课程的现金收入为 21.961 亿元,同比增长 335.5%。

  在跟谁学诸多亮眼的数据中,高毛利率同样令同行艳羡。

  财报显示,跟谁学上市后的 4 个季度里,2019 年第三季度毛利率为 71.9%,第四季度为 79.7%,2020 年两个季度分别为 78.2%、78.1%。

  相比之下,新东方与好未来 2019 财年毛利率都只在 55% 左右,而网易有道更是只有 28% 左右。

  这也成为跟谁学被做空机构盯死的重要原因。

  形势一片大好,几未尝败绩的跟谁学却出现前文提到的运营亏损与股价腰斩。

  据跟谁学自己解释,该公司营业利润的同比转亏主要是由于在市场营销活动方面的大力投入,以扩大流量增长及加强品牌认知,以及销售和营销人员薪酬的增加。

  根据财报,跟谁学销售费用增长超 7 倍,从去年同期的 1.69 亿元增长至 12.05 亿元,占营收比例高达 73%。

数据来源:财报

  跟谁学 CFO 沈楠在财报电话会上则表示,运营亏损背后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该公司第二季度提前为暑假进行了投放,自 5 月底至 6 月份的流量投放所取得的销售线索,对应的促销课基本安排在 7 月份和 8 月份,因此这部分费用会被记在第二季度,而它们所产生的现金收入会在第三季度进账,而收入会在第三和第四季度被确认。

  但事实上,回看跟谁学上市后 4 个季度的毛利率,其增速其实已经在减缓。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跟谁学销售费用的同比增速其实一直都高于且远远高于营收同比增速。

数据来源:财报

  长此以往,跟谁学的高毛利神话很难不被打破。

  / 02 /

  增速放缓

  盈利空间大幅缩窄

  跟谁学上市之后,从其公布的财报来看,收入始终保持高速增长。

  财报显示,2019 第三季度净收入 5.57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461.5%;第四季度净收入为 9.35 亿元,同比增长 412.9%;2020 年第一季度净收入 12.98 亿元,同比增长 382%;二季度收入 16.50 亿元,同比增长 367%。

  同比增长率如此之高,确实难得。不过如果从环比增长率来看,似乎就没那么乐观了。

  2019 年 Q4 环比增长 69%,2020 年 Q1 环比增长 39%,Q2 环比增长 27%,而对于今年第三季度,跟谁学也降低了预期:2020 年第三季度收入应介于 19.36 亿元人民币至 19.66 亿元人民币之间,同比增幅应介于 247.6% 至 253.0% 之间,而环比增幅则将进一步至 17%~19% 之间。

数据来源:财报 

  由此可见,跟谁学营收增速不断下降,颓势已现。

  事实上,从 2015 年至今,在线教育虽始终繁花似锦,但增速却在放缓。艾瑞咨询机构预计,2020 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约 4003.8 亿元,同比增长 24.1%,而 2019 年的增速为 28.1%;2020 年一季度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为 680.6 亿元,增长率仅为 3.9%。

  另据了解,今年暑假跟谁学首次尝试了品牌广告,包括高途课堂跟东方卫视合作的《极限挑战》,跟浙江卫视合作的《中国好声音》,以及跟谁学品牌与爱奇艺合作的自制综艺《亲爱的小课桌》。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号称只关注盈利的跟谁学是否再次加入了烧钱大战——去年暑期掀起在线直播大班课价格战时,跟谁学创始人、CEO 陈向东还曾公开表示:跟谁学不关注烧钱大战,中国 K12 阶段学生人数有 2 亿之多,不是烧钱能够覆盖的,越是这样竞争激烈的时刻,跟谁学越是要冷静,越要专注于教育教学的质量,更好地服务学生和家长。

  不过,跟谁学今年暑期大手笔的投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 K12 在线直播大班课竞争实在激烈。据 QuestMobile 数据显示,2020 上半年中国 K12 在线教育企业平均营销费用投放同比增长 71.2%。

  据公开资料,网易有道二季度销售与营销费用达 4.45 亿元;仅看今年 6 月份的线上投放费用,猿辅导 4.75 亿元,学而思网校 4.18 亿元,作业帮 2.2 亿元。

  对跟谁学来说,即便其认为同行暂时未能构成威胁,但来自圈外的巨头们对在线教育的觊觎与布局,依然不容小觑。

  继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网易、华为、百度之后,坐拥 3 亿日活的快手也将触角伸向了在线教育,而在下沉市场的巨大优势,或许真可以让快手在这一领域撕出一道口子。

  对于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的在线教育企业来说,走下沉渠道或许是个不错的出路,跟谁学也已连续五个季度实现低线城市招生数高于高线城市。据沈楠介绍,今年第二季度跟谁学有超过 50% 的付费人次来自低线城市。

  但这并不意味着跟谁学掌握了持续强劲的法门,下沉市场很可能会迎来更加激烈的价格战,而竞争的巨头们都不是缺钱的主儿。

  陈向东在电话会议上宣称,跟谁学将坚持盈利性增长战略,坚持基于 ROI(投资回报率)进行投放获客,持续聚焦在在线直播大班课,实现全年盈利。

  只是,不知 SEC 的靴子会何时落地,会否搅了跟谁学的美好愿景。

  文/郭凡瑜   来源:深响(ID:deep-echo)   核心要点    两次暑期大战的最直接推动作用是帮助行业在关键数据指标上再上一个台阶,同时,行业头部玩家间的差距被极速缩小。   市场对在线教育平台今夏的招生情况因此寄予厚望,但从结果来看,相关增长及转化数据可能并没有预先想象的那么美好。   如何更加高效的获取流量并进行转化更为考验平台实力。一方面,持续的烧钱投入将为公司资金储备带来极大压力。另一方面,若无法取得理想的转化,还将影响投资人 buy in 的信心。   暑期已经结束,但暗战仍未终结。   9 月初,初秋的凉意已在北方蔓延,因疫情而延宕的校内课程,终于在这个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