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NewSQL概念盛行,国内外各大公司对NewSQL都有着不同的解读。本次ITPUB技术栈线上沙龙2020上,京东数科高级DBA潘娟分享了有关NewSQL理念、国内外产品架构的解读,以及Apache ShardingSphere的架构、特性、规划、开源社区。嘉宾简介:主要负责京东数科分布式数据库开发、数据库运维自动化平台开发等工作。曾负责京东数科数据库自动化平台设计与开发,现专注于Apache ShardingSphere分布式数据库中间件平台的开发。主要在分布式数据库、开源、分布式架构等相关领域进行探索。多次受邀参加数据库&架构领域的相关会议并进行分享交流。一、NewSQL的概念NewS...... Last article READ

出门问问的B计划

  作者杨丽

  出品雷锋网产业组

  一直以来,出门问问面对的都是如何将 AI 普世化、平台化的问题,所谓平台型产品是不局限于某一领域、场景,且更容易获得市场、投资者的关注,而这种模式也推进了它在B端的业务演变。

  遭遇风暴时,出门问问为及时调转船头尽了力。尽管C端的业务模式势能依然很强,但风暴洗礼后的出门问问俨然明白了此时的处世之道。

  在保持C端强劲业务模式的同时,出门问问经过整整两年的探索,在 AI ToB 这条路上已逐步形成势能。

  AI 语音合成的未来机会

  近日,出门问问联合《光明日报》推出 AI 虚拟主播,于 2020 年服贸会亮相。

  这一次,出门问问将目光投向到了近些年进展颇大的端到端语音合成技术。以 Tacotron、FastSpeech 等深度学习网络结构为代表,在这个基础之上,出门问问在 2019 年开发了自己的语音合成系统 MeetVoice(Mobvoi End-to-End TTS Voice)。

  据雷锋网观察,目前 AI 语音合成技术已广泛应用于手机语音助手、智能车载地图导航、智能家居等领域。雷锋网此前报道过某厂商,就已经可以将声音定制技术搭载在手机上,让终端消费者得以实现个性化声音的定制。

  那么,在语音合成应用渐入佳境的同时,业内包括 BAT、科大讯飞、搜狗等科技公司基本都已涉足这一研究领域,并推出相应的产品/解决方案,试问出门问问有哪些差异化优势?

  以此次与光明日报的合作为例,AI 虚拟主播主要分为两部分:定制一个主播的虚拟形象(2.5D 真人和 3D 卡通定制)和合成一个主播的音色。

通过“魔影主播”,文字内容可以转换为视频形式,也可以通过语音驱动虚拟形象说话及反馈动作。

  出门问问高级技术总监叶顺平告诉雷锋网,

“在视频制作的过程中,如何能够生产一个比较专业、权威且没有错误的内容,是光明日报认为非常关键的一点。我们此前就为光明日报提供了个性化声音定制,整体的声音定制时间周期比较短,且效果还原度比较高。”

  据叶顺平所述,“魔影主播”的定制时间在一周时间内就可以基本完成,在内容方面则可以进行纠错,从而产出一个零错误的音频。

  除了与光明日报合作推出 AI 虚拟主播“魔影主播”外,出门问问还升级“魔音工坊”成为 AI 音频内容生产一站式解决方案。

  简单来讲,用户可通过网站上传文字的方式,便可实现一站式 AI 音频内容生产。这与业内常见的产品模式大同小异,但出门问问提供了 Word 编辑器模式,官方数据显示可将多音字准确率提升至 100%。

  同时,关键的一点是,如何将后续的场景落地进行商业价值的扩展。

  如今虚拟歌姬、FM 电台虚拟主持人、新闻联播主持人、电视栏目主持人等是市场中常见的产品形态,但似乎并没有激发出应有的水花。

“疫情带动了在线课堂产业的喷涌,很多老师不得不转移到线上,我们发现有些老师其实并不擅长面对摄像头,或许可以将优质老师的个人 IP 以 AI 虚拟主播的形式展示出来。”

  以短视频平台配音为例,通过与配音创作者的交流,叶顺平指出,原来一个半小时的视频,可能要花四五个小时去配音,再加上后期加工总共要花费一两天,真人配音可能也需要每千字 20 元;现在通过 AI 配音不但可以降低到每千字 10 元甚至更少,还最终降低了创作时间提升了呈现效果。

“我们认为只要用户是愿意花时间的,其实就是愿意付费的,如果能在这一环节得到大幅提升,会产生很大的商业价值。”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语音合成水平越高,与人声的差异越小,存在技术非法滥用的可能性就会越高,比方说人耳很难鉴别出真假声音,很可能会遭遇电话诈骗。

  针对这一情况,也已有技术供应商尝试给出解决方案以应对这一情况,如实名认证、身份识别等限制技术使用,或者只授权给有控制能力的企业客户而非直接交给C端用户自定义声音内容等。

  对比之下,出门问问还有很多路要走。

  ToB 和 ToC 两手抓

  或是出门问问 CEO 李志飞早期曾表达过做C端的想法,也或是实现 AI ToB 再 ToC 要比直接 ToC 更符合市场需求,AI ToB 或者 ToC 一度是外界关注的话题点。

  透过近两年的公开数据可以发现,出门问问在B端业务上的营收正持大幅上升。

  叶顺平此次采访也表示,目前目前出门问问营收至少 50% 是来自 To C,To B 业务比重也在提高。“未来业绩方面,我们希望是这方面业务贡献能够进一步提高”。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进入人工智能领域的语音技术与智能硬件供应商,出门问问无疑是自带光环的。这种光环确实曾为出门问问在消费者市场带来了强烈的品牌影响力,在一线城市的核心商业中心都能看到其线下直营店的身影。

  过去五年,出门问问就已经研发出多达 16 款产品,从系统到硬件其中多项曾拿下世界第一。如今,出门问问形成了 AI 智能手表 TicWatch 系列、AI 真无线智能耳机 TicPods 系列、智能音箱 TicKasa 等产品矩阵。

  可以看出,出门问问在C端用户市场的势能依然很强。

  但另一方面,出门问问也开始将更多研发与市场力量放到B端。

  2016 年,出门问问上线车载语音后视镜“问问魔镜”,后来大众出资 1.8 亿与之合资成立车载语音企业大众问问。从 2020 年开始,出门问问的车载语音交互系统已在奥迪 A4L、新迈腾、帕萨特、捷达等多个全新车型应用,预计今年内总共装载 100 万辆车。

2016 年上线的问问魔镜

  车载是出门问问的第一个落地场景,这也让出门问问尝到了 ToB 可带来的持续现金流。

  实际上,智能车载行业已是当下语音交互技术供应商争夺的一个重点战场。

  回顾起来,出门问问拥有在语音交互、NLP 领域顶尖的世界级专家,包括 CEO 李志飞、CTO 雷欣、梁宇凌、以及入选 2019 IEEE Fellow 的黄美玉博士等人。自诞生以来出门问问就含着 Google 的金汤匙,其竞争对手一度是苹果 Siri 和亚马逊 Alexa。

  或许技术的突破或产品解决方案的构建,对于出门问问来讲从来不是最大的挑战,难的是,时间上是否允许出门问问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并能够实现高价值空间的规模化。

  现如今,出门问问面临的同样是技术之外的更大挑战——如何让B端用户有更多的品牌感知度。

  以此次公布的 AI 音频内容生产平台“魔音工坊”为例,叶顺平最后告诉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ToB 我们是边做边试探,如果有比较典型的企业客户案例,会加大魔音工坊这方面的投入。我们既会选择跟(有明确需求的)短视频平台尝试合作,也会面向消费者直接推出低成本短周期的声音定制,目前可能会更多偏向于后者。”

  能够看出,出门问问本身一直具备 AI ToC 的理念与实践能力,也正是因为此前积累的软硬结合能力和语音交互技术及工程能力,让公司发力B端成为一种必然选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航通社,作者丨书航    本来标题叫“别骂美团饿了么了”,但读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   社长今天想说的几点很简单: 外卖平台对基层劳动者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的境遇能有那么一点点显然不够,但也很有必要的改进。就像凉山“格斗孤儿”学校、廉价卫生巾、为吸毒者提供干净针头等类似的做法一样——这样就行了吗?显然不行。但没有的话,会更糟糕。 即使是上面说的这种微弱的改进,也会因为骑手、平台之间的竞争以及算法的缺陷,而逐步消失:骑手越来越“得不偿失”,付出和回报更不成正比,......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