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记者:于玉金,题图来自视觉中国需求堪忧阴霾挥之不去,油价接连受挫。国际原油多日延续跌势后出现暴跌,布伦特原油期货结算价跌破每桶40美元。截至9月8日收盘,10月WTI跌3.01美元/桶报36.76美元/桶,跌幅7.6%;11月布伦特跌2.23报39.78美元/桶,跌幅5.3%。金联创分析师韩正己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沙特阿美下调了10月份对亚洲和美国出口的所有级别原油的价格,这一迹象表明,随着全球疫情的加剧,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的燃料需求出现了动摇;此外,随着全球各国着手复工,新冠疫情的利空影响仍难以消退,如主要原油需求国之一的印度目前仍...... Last article READ

鸿蒙距离安卓还有多远?

  文/钟微

  来源:连线 Insight(ID:lxinsight)

  “我们已经开始构建自己的生态,把生态干起来,鸿蒙 OS 系统已经投入上亿,体验一直在改善,现在能达到安卓 70%-80% 的水平,但是每天每周每个月都在改进。”近期,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谈论了鸿蒙 OS 目前的状态。

  就在前一天,DigTimes 报道称,华为供应链传砍单讯息,华为近期已经通知将修改 Mate40 出货量,砍单幅度达 30%。

  近两年来,华为几乎没有什么好消息。海内外消费者最关注的问题,无疑是手机还能否使用,其中涉及芯片是否短缺,安卓是否可能断供,而鸿蒙 OS 何时能运用到华为手机上。

  在国内“缺芯少魂”的常态中,操作系统领域一直缺乏自主创新,这决定了鸿蒙 OS 的突围之路很艰难。

  但鸿蒙 OS 的机遇是,针对下一轮操作系统的战争已经打响,谷歌推出了针对 IoT 的新系统 Fuchsia,用来取代安卓,鸿蒙 OS 也同样是为了 IoT 而准备的。

华为应用市场已开通 41 项服务,图源华为手机官方微博

  这是一场华为与谷歌的对垒,但历史如此相似,在上一次手机操作系统迎来变革之时,谷歌推出安卓系统,在很长时间内被称为苹果 iOS 的模仿者。

  但安卓最终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作为后来者,安卓已经成为如今全球市场份额第一的手机操作系统。

  对于鸿蒙 OS 而言,在创造安卓的奇迹之前,还需度过眼前的危机。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下,原本是要为下一场变革而战的鸿蒙 OS,不得不尽快补位。

  因为华为手机亟需一款替代品,鸿蒙 OS 可能不得不直接对战安卓。

  不过,鸿蒙 OS 还没准备好,即将在明日华为发布会推出的全新 EMUI 11,也佐证了这一事实。

  明日的发布会上,华为将推出 EMUI 11 的消息,从华为终端官微发布的预热海报中看到,搭载 EMUI 11 系统的智能手机可以将冰箱、空调、微波炉等家用电器通过华为云服务连接在一起。但此前有消息称 EMUI 11 系统是基于开源版的 Android 11。

  鸿蒙 OS 何时出击手机领域,能否复制安卓后来居上的奇迹,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1

  竞速下一代操作系统,但鸿蒙 OS 略显仓促

  2007 年 11 月 5 日,一个小绿人问世,谷歌宣布推出安卓——这款基于 Linux 平台的开源手机操作系统。人们很难想象,这个头上有天线、名为“安卓”的机器人会在今后影响数亿人。

  但在当时,安卓的问世不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因为彼时操作系统市场正在发生一场巨大的变革,竞争由 PC 转向了移动端。

  PC 时代的王者微软来迟了一步。苹果却是那个抓住了机遇的玩家,它通过 iPhone 和 iOS 开辟了智能手机时代。

  同一时期,谷歌推出了安卓,诺基亚推出了 Symbian 操作系统,三星也在试验操作系统 Bada。

  让人惊讶的是,安卓成为了其中的幸存者。直到安卓崛起,与苹果 iOS 分庭抗礼后,比尔盖茨也表达了自己的反思。他在一场活动时发表演讲时,谈到了自己犯下的“最大错误”,便是给了谷歌机会推出安卓。在谷歌收购安卓公司时,微软没能及时出手。

  2012 年左右,随着安卓和 iOS 市场份额逐渐增大,Windows Phone(简称为 WP)、塞班等系统的市场占有率不断被挤压,一轮操作系统之争尘埃落定。

安卓机器人

  也是从这时起,华为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并在华为公司中央软件院欧拉实验室,专门成立了华为手机终端操作系统开发部,在 2016 年启动了鸿蒙 OS 的开发。

  直到 2019 年,华为深陷谷歌断供安卓的危机,才正式推出了鸿蒙 OS,不过这一系统在最开始,是为下一代操作系统而生的——为了迎接 IoT 时代,鸿蒙 OS 可面向全场景、适配各种各样的硬件终端、终端之间无缝协同。

  一个重要的玩家阿里云 OS 也在 2016 年做出了重要的改变。

  马云曾进行过一场演讲,他说:“当你在一部电话装一个操作系统,打电话只占了 20% 的使用。今天,80% 的时间,手机并不是用来打电话的。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在汽车上装一个操作系统,或者我们一个操作系统内置于一盏灯,一个电冰箱或洗衣机,世界就发生改变了。”

  马云发表演讲的一年前,原本基于 Linux 的阿里云 OS,从手机领域升级到 IoT,成为一款面向汽车、IoT 终端、IoT 芯片和工业领域研发的物联网操作系统。

  无论是阿里云 OS 还是鸿蒙 OS,都预示着下一代操作系统的竞争已经开始加速,而玩家们朝着的方向,都是 IoT。

  一种普遍的说法是,在 PC 时代诞生了 Windows,在移动时代又有安卓与 iOS,而下个时代将会因为 IoT 走向多平台时代,手机、电脑、平板、智能穿戴、智能硬件和智能家居等设备都将打破壁垒,共用一个操作系统。 

  但谷歌比微软更有紧张感,手握安卓,也不安于现状,在 2016 年便被曝出正在秘密开发一款新系统 Fuchsia,用来取代安卓。

  据彭博社报道,当时谷歌投入了 100 多人开发 Fuchsia,其中不乏资深员工和高管。知情人士称,谷歌希望在三年内把它应用于联网家居设备中,然后再把它扩大到笔记本电脑等更大型设备上。最终希望在 5 年内利用它取代 Android。

  不过,直到如今,谷歌还未正式发布这一系统,曾经“安卓已死”的说法也渐渐平息。但华为已经选择正式推出鸿蒙 OS。

  作为后来者,华为早了谷歌一步。无奈的是,鸿蒙 OS 的面世更像是为了应对禁令而仓促上阵。

  自华为被美国加入实体清单,谷歌便需要按照美国商务部要求,停止与华为相关的业务和服务,包括安卓。余承东曾提到,无论有没有中美贸易摩擦和美国的制裁,鸿蒙 OS 都会发布,但这确实加速了鸿蒙诞生的进程。

  鸿蒙 OS 原本的计划是 2020 年春天发布,华为为了提前推出在短期内投入了大量资源,包括近 5000 人的开发团队,“早期主要是开发核心技术需要的人员没那么多,现在短期内将操作系统完善工作量非常大”。余承东提到。

  虽然鸿蒙 OS 在日渐完善,外界一直有鸿蒙 OS 即将取代安卓的乐观评论,但关于鸿蒙 OS 系统成熟度的质疑也与日俱增。

  2

  鸿蒙 OS 需要复制一个“安卓联盟”

  如今,距离鸿蒙 OS 1.0 正式发布刚好一年时间,鸿蒙 OS 2.0 即将在明日的华为发布会上亮相,它将应用在华为的 PC、手表、车机等产品上。

  在华为此前公布的鸿蒙 OS 历程中,包括了 2020 年至 2022 年的规划,其中 PC、手表手环、车机等产品等产品将在今年陆续推出。此前鸿蒙 OS 还曾被应用在智慧屏上,这也是鸿蒙 OS 首次投入使用。

鸿蒙 OS 应用在华为智慧屏上,图源华为官方微博

  关于鸿蒙 OS 的发展规划,华为没有食言过,稳稳地跟着时间表走。但至今,鸿蒙 OS 在华为手机端的应用时间表依然是空白的。

  鸿蒙 OS 不仅仅是一个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但华为手机亟需一款替代品。

  9 月 7 日有消息称,华为鸿蒙 OS 手机最快将在明年正式发布,对于这一消息,华为官方并未做更多回应。而另一边,华为手机即将无法使用安卓系统的危机,依然悬在梁上。

  华为不得不推出鸿蒙 OS,但应用鸿蒙 OS 对华为手机而言,可能是转机,也可能是危机。

  在曾经手机操作系统格局未定之时,诺基亚选择了 Windows Phone,而不是安卓系统,从而没有跟上智能手机市场的大势,在市场份额、营收和利润全面下滑,最后走向破产。而曾经站队了安卓的许多手机厂商,幸运地走到了今天。

  鸿蒙 OS 正处于安卓与 iOS 两大阵营统治全球市场的时代。

  Canalys 数据显示,2020 年二季度,华为在欧洲市场销量环比下降 20%,三星位居市场份额第一、苹果位列第二;华为在印度市场出货量环比骤减近 5 成,小米、vivo、三星在该市场处于领先地位,华为未进入前五。

  在手机领域,鸿蒙 OS 目前仅能依靠自己,而华为手机目前面临的险峻局势,对于鸿蒙在手机上的启用也是挑战。

  在车载领域,2020 年 7 月华为宣布比亚迪有望成为第一款运行鸿蒙 OS 的移动设备,但这也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鸿蒙 OS 需要更多的结盟者,就如曾经的安卓一样。

  直到现在,iOS 都只局限在苹果系列产品中,但在安卓面世后不久,谷歌就开放了安卓的源代码,邀请了 84 家硬件制造商、软件开发商及电信营运商,组建了一个开放手机联盟,共同研发改良安卓系统。

  开放源代码,并且免费。这无疑对三星、HTC 等全球手机生产商造成了巨大影响,他们开始采用安卓系统生产智能手机,并在安卓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

  而在手机之外的终端硬件上,安卓可以应用到相机、电视等设备上,当时尼康的 CoolpixS800c、波音 787 的 Thales 娱乐系统都是基于安卓系统。

  与生产厂商的“联姻”,让安卓系统一步步与 iOS 拉开差距。

  这对于华为而言,无疑是极具难度的,谷歌虽曾推出过手机产品,但大多毫无声响,主要由三星等厂商支撑,华为却是当下其它“友商”最关注的竞争对手。 

  2012 年左右,三星、HTC、宏碁等玩家都加入了安卓阵营,但他们也有意图推出其他系统的手机。宏碁曾尝试与阿里云系统合作,谷歌马上指责阿里云系统是安卓的衍生产品,却不兼容安卓系统的设备,破坏了游戏规则。

  这对于想要支持或尝试其他系统的手机厂商而言,无疑是一种警告,谷歌的抵制措施帮助安卓稳定了市场地位,封锁了其它操作系统的道路。

  鸿蒙 OS 的成功,不能仅仅依靠华为手机,需要突破整个安卓阵营,但这并不容易。

  3

  安卓生态的壁垒难突破

  回溯安卓崛起的历史,除了通过开源的结盟方式,安卓在性能和生态方面上也并不逊色,这都支撑起安卓成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操作系统。

  鸿蒙 OS 如今还陷入了技术争议中,比如是否为华为自主开发的操作系统,一个关键点是,在谷歌被曝出正在开发 Fuchsia 后,华为才开始推进鸿蒙 OS。

  鸿蒙 OS 是基于微内核的分布式操作系统。余承东曾提到,Fuchsia 是微内核的,可适配各种各样硬件终端,但 Fuchsia 还不是分布式设计,性能还不够好。

  虽然鸿蒙 OS 还未受检验,但余承东对鸿蒙 OS 拥有极大的信心。近期他又为鸿蒙 OS 造势,提到鸿蒙 OS 系统已经投入上亿,体验一直在改善,现在能达到安卓 70%-80% 的水平。

  余承东还说,“如果以后再封杀,让所有中国公司都不能用谷歌生态的话,我们这个生态就可以全球销售,把替代谷歌的生态建起来。”

  从这一设想中可以看出,余承东认为,如果中国手机厂商都面临与华为手机同样的险境,无法使用谷歌生态,鸿蒙 OS 的胜算便大得多。

  这是因为在系统生态上,安卓的壁垒很厚。

  安卓也曾和华为一样,急切地构建系统生态,试图拉拢更多开发者加入安卓,因为用户选择手机的一个重要标准是应用数量。

  在安卓崛起的那些年,一个重要的标志是,Google Play 的应用数量也渐渐超过 iOS 的 App Store。等到安卓市场份额扩大到一定程度,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将安卓作为了首发平台。

  华为十分重视服务和应用软件生态,早在 2016 年就发布了 HMS2.0,但只有账号、支付和推送 3 个基本功能。今年 6 月份,HMS 已经发展到 5.0 版本,在图形(Graphics)、媒体(Media)等多个领域共新增了 20 多项能力。

  为了吸引开发者,华为推出了耀星计划,拿出 10 亿美元补贴,余承东也积极宣传,打消开发者的顾虑,称 Android 生态的应用迁移到鸿蒙 OS 系统的开发工作量“非常之小”,用华为的方舟编译器 1 到 2 天就能完成,包括淘宝、天猫、QQ 和今日头条等在内的 40 多个应用程序已完成这种编译工作。

  鸿蒙 OS 的生态还走在成熟的路上,主要是 HMS(华为移动服务)无法在短时间迅速达到一定规模,许多开发者还处于观望的状态。

  2020 年 6 月,华为曾宣布全球注册开发者增至 160 万,全球集成 HMS Core 的应用数量则为 8.1 万个。半年间注册开发者增加了 30 万人,接入 HMS Core 应用数增加了近 3 万余个。

  华为的成长速度较快,中国开发者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但依然远远不及安卓与 iOS 的体量。HMS 无法尽快普及,吸引更多开发者加入,就等于鸿蒙 OS 仅仅只是一个空房子而已。

  鸿蒙 OS 才刚迈出了几步,现在谈论也许太早。安卓从开发到正式发布,前后历时五年,失败的微软在开发手机操作系统时,花费了超过 200 亿美金。

  仅仅是开发出一款操作系统这件事,便耗时又耗力。但操作系统的变革正在发生,市场永远有未知的需求没有被满足,永远需要更好的产品,或许几年后,人们会像如今谈论安卓一样,对鸿蒙 OS 的崛起侃侃而谈。

  文/范东成   来源:海克财经(ID:haikecaijing)   社区只是第一步。   8 月 27 日,一则鱼塘关闭整顿的消息出现在了闲鱼。   考虑到鱼塘对闲鱼的重要性,这的确是个十分重要的信号。作为“富人家的穷孩子”,闲鱼第一次受到阿里重视,获得 1 亿元投资,就是用来深挖旗下的鱼塘业务。如果说闲鱼是阿里布局社区的重要产品,那鱼塘则堪称其引擎。据最新消息,截至 2020 年 8 月,闲鱼已有各类鱼塘超 40 万个。   鱼塘的骤然关停,和一则行政命令相关。8 月 28 日,浙江省委网信办召开专题会议,会上提出,督导闲鱼平台开展“百日专项行动&r......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