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付饶、陈燕妮,原标题为:《中国手机品牌远离“印度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刚恢复点,现在又断货了。”一位中国手机品牌的高管告诉志象网。电话那一头,他正在孟买南部的一个三线城市,“不管是OPPO,还是vivo,店里都没有几部机子。”上一次“断供”,还是7月初,中印边境发生冲突,印度海关强行阻挠来自中国的货物清关,不少中国工厂因此停工。而这一次,虽然并非针对中国,但原因同样很“印度”:海关因系统问题导致中国电子产品清关延迟,部分手机品牌已断货。近日,印度海关新启用的自动清关评估系统(Faceless Assessment System)...... Last article READ

你们的讨伐比外卖还快

  文/ 三表

  来源: 三表(ID:sanbiao66)

  如果一篇稿件能给读者提供一块道德舒适区,它很容易成为爆款。《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就是这样的。

  上一秒,社畜们对着电话那头吼道:「老子的餐快点啊」,下一秒便快速熨平拥挤的面孔,感喟外卖小哥被摆弄的命运。

  想必再发酵几小时,舆论的大合唱便会指向罪恶的资本与无情的算法了。夜幕降临,只有资本永不眠,此时的小白领们再点上一份外卖,速度、速度,老子要追回带薪看了一万字稿而耽误的工作时间。

  没有哪一个国度,仅靠外卖就能拉动巨大的产业,解决无数的就业问题。在民间自制的外宣视频中,「外卖」简直就是整个民族引以为豪的标签。为了加重这层自信,他们还会邀请汉语流利的外国人为中国的「外卖速度」点赞。

  你自豪的、必需的、点赞的,当你需要关怀社会神经末梢时,建立道德优势时,它就是有罪的、无耻的。

  我几乎找不到哪家外卖平台主打安全、舒适,因为没有「快」,一切都不存在。这是社会的共识,你我的共识。

  千万不要跟我说:「我点外卖,从来不催促小哥,爱什么时候到就什么时候到。」

  没错,谁会把自己狰狞的催促一面曝到社交圈与他人言呢?对于一个日均用户 6000 万的平台,像你这般虚怀若谷、不疾不徐,又有几人?

  没有一家主打小哥遵守规则、和善礼貌,就能俘获市场的。如果能,相信我,在聪明者多如牛毛的中国,早就有人开干了。

  它降不下来了,人心不允许,竞争不允许,从业者也不允许。

  为什么滴滴会有强制司机休息的设置呢,因为众生皆苦,有的人没办法,他就要多拉快跑,那样才能把大山般的压力甩在身后。

  能吃苦就有收入的外卖行业,成了无数郁郁不得志的人,自身技能在这个数字社会略显匮乏的人,为数不多靠谱的选择之一,更极端一点说,它还是很多人能拽着喘口气的浮木。

  他一定会多跑的,抱怨归抱怨,他还是会给自己上紧发条的,因为这份工作一旦舒服了,它的门槛就升高了。体面、从容、多金,这是外卖行业的不可能三角。

  所以,我们该抱怨什么?批评什么?反思什么?

  我们无法提供更多像外卖这样来之能战、战则有获的岗位了;

  我们无法找回悠闲地吃个饭这种人类的的本质社会活动了,我们也很可怜,需要赶时间,已经到了不吃外卖不行的境地了;

  外卖小哥没有力量了,也没有任何人能帮他们对抗平台的规则,甚至谈判的可能都没有。没有这种组织,没有援助。

  大家只剩下彼此羞辱、埋怨,明天太阳又照常升起。

  只要足够快,孤独就追不上我;只要足够快,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我们最终只能在道德的泥淖中绕圈圈,譬如很多人,看完这篇文章说:「我决定以后不点外卖了,小哥们能少遭点罪吧。」

  哎,那你爸爸开的小饭馆又该犯愁了。

  文/谢璞   来源:谢璞笔记(ID:zhenfund)   昨日《人物》杂志特稿“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持续发酵。有记者致电美团点评时,美团表示,“不回应”。   此文从昨天上午 10 点多开始在媒体圈广泛传播,过去 24 小时里,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同学,没有发布饭否。王兴是个话痨,批评过中国足球不如清华学生,批评过中国手机叫得响亮但都知道国产手机就是不如苹果,也不辞劳累地为“理想汽车”代言,表示“理想”秒杀特斯拉。   “系统”一文的发酵,作为外卖第一,美团外卖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