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付饶、陈燕妮,原标题为:《中国手机品牌远离“印度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刚恢复点,现在又断货了。”一位中国手机品牌的高管告诉志象网。电话那一头,他正在孟买南部的一个三线城市,“不管是OPPO,还是vivo,店里都没有几部机子。”上一次“断供”,还是7月初,中印边境发生冲突,印度海关强行阻挠来自中国的货物清关,不少中国工厂因此停工。而这一次,虽然并非针对中国,但原因同样很“印度”:海关因系统问题导致中国电子产品清关延迟,部分手机品牌已断货。近日,印度海关新启用的自动清关评估系统(Faceless Assessment System)...... Last article READ

58的这只“天鹅”,会是全村的希望吗?

  文/魏宇奇

  来源:科技新知(ID:kejixinzhi)

  在美股浮沉了七年之后,“神奇的网站”58 同城迈出了私有化的关键一步。9 月 7 日,58 同城发布公告称:特别股东大会以超过 75% 的投票审议通过私有化议案。

  四个月前,围绕 58 同城的这场即将创造在美中概股历史上,最大规模(约 87 亿美金)的私有化交易,一度引发热议。

  有人质疑 87 亿美金的估值有些虚高,认为以 58 的情况不值得付出 20% 的溢价。

  有此质疑也不难理解,一方面 58 近年来业绩持续不佳,另一方面,58 其实本可以更值钱,甚至避开退市的命运。 

  巧合的是,就在 58 迈出私有化进程关键一步的同一天,从其内部拆分出去独立发展的 58 到家也有了新变化。

  表面上看 58 到家只是将名字改成了天鹅到家,但从天鹅到家 CEO 陈小华的表态来看,天鹅到家要做的其实是比 58 同城更进一步的事,他表示“我们要从一家线上服务线下的公司,变革为线下服务线上的平台”。

  这意味着,天鹅到家在方向上将与关系密切的 58 同城截然相反,后者的本质是信息平台,而前者的本质则类似此前上市的贝壳找房,二者都是交易型平台。 

  姚劲波对 58 到家其实是抱有极大期望的,他曾表示“58 到家和转转任何一个做成功,58 都能跨越到数百亿乃至千亿美元的市值。因为这两个业务,寄托的都是 58 做交易平台的梦想。”

  可见 58 到家这只“天鹅“,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全村的希望。

  尴尬的关系与有前景的“新物种”

  天鹅到家(以下仍称 58 到家)隶属于由 58 集团拆分出去的到家集团,是集团两大主营业务线之一,另一条业务线“快狗打车”也曾经历过改名,此前的名字是“58 速运”。

  上线于 2014 年的 58 到家,借助 58 同城的优势在发展上一路高歌猛进。相关数据显示,天鹅到家已覆盖 400 多个城市,提供 50 大品类、1000 种以上的生活服务,平台注册的劳动者 250 万人。

  与此同时,58 到家在 58 同城的支持下,融资上也甩开了对手几个身位。不仅得到了 58 同城的支持,腾讯、阿里巴巴、KKR、平安创投也是其股东。同时,天鹅到家在成立一年后进行A轮融资时,估值就已超十亿美元,跻身独角兽行列。

  不过,对于 58 同城和 58 到家而言,二者的亲密关系不仅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美好,甚至有些尴尬。

  对 58 到家而言,58 同城确实为 58 到家带去了便利,但 58 同城 App 内的“到家”板块,仍然与它存在不可避免的竞争。

  陈小华就曾表示,58 的存在,对于到家业务的发展来说是弊大于利的。“58 到家名字是一定会改的,因为带上 58 这两个字,给人的印象就是大而全。并且 58 同城在过去 10 年里打了太多的广告,所有人提到 58,就是租房、招聘,但是 58 到家不需要这种联想。”

  58 到家在 58 同城眼中的作用同样如此。

  一方面,58 到家不仅是其布局在垂直赛道上的一颗棋子,线上线下两手抓的交易型平台模式,更是 58 同城想尝试却不敢去做的。58 到家一旦成功,58 同城实现质的飞跃也就指日可待了。

  另一方面,对于业务逐渐萎缩的 58 同城而言,从未盈利的 58 到家前景固然美好,但在目前它的“包袱”属性更大一些。

  58 同城曾在 2018 年的年报中,公布过 58 到家的财务数据。数据显示,58 到家 2018 年实现营收 9.50 亿元,同比增长 96.2%;净亏损金额超过营收,达到 14.23 亿元,亏损同比扩大 99.8%。

  这个包袱在 58 同城业绩不断下滑情况下,无疑更重了。因此,二者关系虽然紧密,但有必要做出切割。

  不过 58 到家的更名,其实还有另一个深层次的原因,这个原因的背后也是 58 到家真正要做的事。

  58 到家 CEO 陈小华是这样描述的“直接一点说就是从一个线上服务线下的公司,变成一个线下倒过来服务线上、线下与线上深度融合的平台。现在我们业务最大的一个调整是,我们要从一家线上服务线下的公司,变革为线下服务线上的平台。”

  这说明 58 到家的想法是,对于家政行业,它不仅要解决信息不透明的问题,还要制定并输出自己的标准,而这在传统的家政行业中,还没有人去做过。

  从陈小华对外释放的信息来看,更名后的 58 到家,将从表里两方面大展拳脚。

  在“表”上,58 到家不仅要更名,还要大规模打广告去推广品牌。陈小华就在采访中表示,接下来针对新的品牌名称将启动创立以来最大规模的品牌投放。“基本你走到哪里都会看到我们的广告”。同时,58 到家还会在消费端发放一亿元左右的代金券。

  在“里”上,则是继续坚持做交易平台,对家政、货运等非标行业输出自己的标准。

  不再踏入同一条河流

  姚劲波租房被骗后愤而创业故事虽然广为流传,但其真实性其实是有待商榷的,毕竟当时姚劲波已是万网的高管,并非初出茅庐的学生。更靠谱的可能是,他看到了美国分类信息网站 Graigslist 的模式的可行性,想效仿李彦宏把搜索搬回中国的故事。

  事实也是如此,姚劲波创办的 58 同城,不仅在运营方向上复制粘贴了 Craigslist,盈利手段也如出一辙。

  这也使得二者的净利率,在利润普遍较高的互联网行业中,依然是拔尖的,58 同城 2013 年上市时,Craigslist 的净利率就达到了 80%。

  而二者之所以能获得令人艳羡的高利润率,与广告的高利润属性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无论是 1995 年创立的 Craigslist,还是它的学徒 58 同城,盈利手段都是通过流量做广告变现。

  以 58 同城为例,2020 年第一季度营收为 25.603 亿(人民币,下同),其中会员服务贡献了 8.156 亿,在线推广服务上的收入为 15.954 亿,合计在总营收中的占比高达 92%。

  不过这种只做信息撮合的模式虽然赚钱容易,但壁垒并不深。一个鲜明的例子是,此前上市的贝壳找房,在业务范围上远不如 58 同城广,但其市值却达到 512.33 亿美金,是 58 同城的 6 倍。

  原因不仅在于房产市场规模足够大,更在于贝壳找房通过输出自己的标准,实现了与阿里在电商上类似的交易闭环,形成了可循环的交易系统。

  在这方面,58 同城的师傅 Craigslist 同样没做到。不过与反应迟钝的师傅相比,58 同城早早就埋下了棋子:转转和 58 到家。从 58 到家此次更名,以及陈小华的表态来看 58 到家似乎已经找到了“钥匙”。

  2015 年,阿里巴巴在对 58 到家进行投资时,曾问及 58 到家的核心壁垒是什么,陈小华的回应只有一个字“重”。“我们比美团做的事情还脏还累。脏活苦活全中国互联网公司我们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实际上,如果与 58 同城相比,58 到家的不同正在于“重”。

  以家政行业中的保姆为例,如果按照 58 的剧本走,家政公司甚至个人技师是服务的提供方,二者会在平台上发帖“招揽生意”,用户则会通过帖子获取信息从而完成交易。至此,58 同城就完成了在这笔交易中的作用。

  而 58 到家则是信息、供应端双管齐下。在保姆业务上的体现则是,58 到家覆盖了保姆的招募、培训、体检、犯罪记录以及上岗的全流程,其中的培训体系、合格标准都由 58 到家制定,方式包括线上和线上。

  换句话说,58 到家并不是一家纯正的互联网企业,它更像是新东方这类培训学校,它的终极形态就是家政行业的基础设施。这也是 58 到家除资金和品牌外最大的壁垒。

  ”天鹅“能否救主?

  对于 58 同城的未来走向,姚劲波是有清晰规划的,那就是以 58 到家和转转为轴,二者做成后,再将 58 同城的各个品类迁移过去,类似淘宝与阿里巴巴 B2B。

  柚子投资合伙人彭程也表达过类似的看法,“在互联网公司中,58 的线下资源是最丰富的,针对房产、汽车、本地生活等领域中的随便一个,58 如果能顺利推动其从信息模式向交易模式的转变,现在也最起码是一个几百亿甚至千亿美元的公司。”

  但从现实情况来看,姚劲波的计划已经缺失了一角,转转掉队了。

  据网经社发布的《2018 年度中国二手电商发展报告》显示,闲鱼的渗透率最高,达到 70.7%;转转平台在 58 同城的扶持之下,渗透率紧随闲鱼之后,仅有 20.38%,与闲鱼差距过大。

  因此,不管 58 到家是否更名,是否找到了“钥匙”,完成 58 同城做交易平台的任务,都落在了这根独苗的身上。

  那么,58 到家能完成任务吗?从目前的内外形势来看,58 到家有机会也有挑战。

  机会在于,58 到家不仅在资金、体量上有优势,更是找到了“难而正确”的方法。因此,只要不出大的纰漏,贝壳找房就是 58 到家的参照。

  挑战也很明显,58 到家面临着三个问题。

  首先,也是最大的问题,58 到家其实身处和 58 同城相似的困境中,即每个业务方向上都存在对手,且对手的实力都不弱。

  其中表现最明显的是货运。专注于同城货运市场的货拉拉,不仅得到了高瓴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支持。业务能力也不弱,已经在国内扩展了 352 座城市(截至 2020 年 7 月),从一线城市到四五线城市均有覆盖。

  其次,虽然有贝壳找房这个成功的先例为其提供“参照”,但贝壳找房的成功是建立在链家十几年的行业积累之上的。而以互联网公司的身份切入的 58 到家,从打地基到盖楼,都要从头来过,难度更大。

  此外,家政行业作为非标性行业,没有统一的服务标准,人员素质也良莠不齐,选择做“直营”的 58 到家也没能免俗,这说明标准的执行仍然存在纰漏。

  据《江西晨报》的一则报道显示,南昌市民陈先生在近日通过“58 到家”雇请了一名梅毒抗体阳性且患有乙肝的家政服务员,而在 58 到家向陈先生体检报告上,这名服务员却没有任何健康问题。

  同样的事,在一年之前的辽宁也有案例可循。据《澎湃新闻》的报道显示,大连市的一对夫妇通过“58 到家”,为 2 个月大婴儿雇佣了一名育婴师,这名育婴师在体检时被检出患有“梅毒”。

  58 到家随后将该育婴师从平台下线拉黑,禁止全国其他地区提供服务。

  由此可见,虽然 58 到家在模式上没有走 58 同城的老路,选择去建立更深的壁垒。但不管是激烈的竞争,还是屡次发生的恶性事件,都表明 58 到家这只承担了全村希望的“天鹅”,能否完成姚劲波拯救 58 同城的心愿,还是个未知数。

  文/谢璞   来源:谢璞笔记(ID:zhenfund)   昨日《人物》杂志特稿“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持续发酵。有记者致电美团点评时,美团表示,“不回应”。   此文从昨天上午 10 点多开始在媒体圈广泛传播,过去 24 小时里,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同学,没有发布饭否。王兴是个话痨,批评过中国足球不如清华学生,批评过中国手机叫得响亮但都知道国产手机就是不如苹果,也不辞劳累地为“理想汽车”代言,表示“理想”秒杀特斯拉。   “系统”一文的发酵,作为外卖第一,美团外卖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