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付饶、陈燕妮,原标题为:《中国手机品牌远离“印度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刚恢复点,现在又断货了。”一位中国手机品牌的高管告诉志象网。电话那一头,他正在孟买南部的一个三线城市,“不管是OPPO,还是vivo,店里都没有几部机子。”上一次“断供”,还是7月初,中印边境发生冲突,印度海关强行阻挠来自中国的货物清关,不少中国工厂因此停工。而这一次,虽然并非针对中国,但原因同样很“印度”:海关因系统问题导致中国电子产品清关延迟,部分手机品牌已断货。近日,印度海关新启用的自动清关评估系统(Faceless Assessment System)...... Last article READ

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的场景,像极了赛博朋克

  今天,差评君的朋友圈被一篇文章刷屏了,它叫做《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

  这篇文章讲了 N 个外卖员的故事,描述了他们如何被外卖平台的数据反馈框定,工作成果由 “ 单量 ” 、 “ 超时率 ” 、 “ 差评率 ” 、 “ 投诉率 ” 严格量化。

  进而,外卖员们一整天的生活被平台算法计算出来的各种 “ 指标 ” 推着走,例如 “ X 公里, XX 分钟送达 ” ,生生将外卖员推成了一门交警部门定义下的高危职业。

  说实话,我很佩服 “ 人物 ” 这篇文章的创作团队,他们花费了很长时间,接触数百位外卖员,将他们 “ 被系统困住 ” 的现状告诉大家。

  原文章非常长,这里就不重复了,其实内容大家应该也都知道了!

  今天和朋友聊了聊,我们得到了一个共同的认知:这很赛博朋克。

  在众多科幻设定里,赛博朋克可以说是最 “ 出圈 ” 的了,所以我也不多做描述,其中一大特色背景就是 “ 高科技,低生活 ” 。

  大致意思就是,在未来,信息技术极其发达,人工智能解放了大量的生产力,但大部分人的生活质量反倒不高。

  以往我们提及 “ 生活质量低 ” ,往往是指物资匮乏导致的低质量。

  但在赛博朋克作品的高科技背景下, “ 生活质量低 ” 却说的是人们被许多反人性的技术而削弱了作为人类的属性。

  打个比方,在电视剧《 黑镜 》第二集里,每个人生活在一个不缺乏物资的环境里,看似生存无忧,实际上每个人都需要做一些工作来为自己挣得一些分数,这些分数可以拿来购买食物和娱乐服务。

  人们在踩单车为整个系统发电▼

  在人工智能给出的社会方案下,每个人都是系统的一部分,系统会给每个人以最优化的方案安排生活。

  而这,像极了那些 “ 困在系统里 ” 的外卖员们,他们为了生活被一条条数据,一个个单子推着走,永不停歇。

  出了意外?那就是意味着个体效率变低,对你照顾就意味着对别人不公平,该罚照样罚:造成意外的并不是付了钱的顾客,外卖送晚了对他们也不公平。

  人性?系统虽然管着人,但系统不是人,谈何人性?

  说到这里,也许大家想要把矛头一转,开始攻击这些无情的外卖平台和互联网大公司,以及大公司背后的企业家、资本家了。

  但,其实资本家们也是人,无情的其实是资本。

  资本家们看似手握资本,实际上资本家们也是为资本打工的。

  企业家要为公司发展做出获利的决策,资本家们的身份注定了他们必须去获取更多的利益——这是他们的立场所决定的正义。

  而技术,让资本运作更高效,让整个社会都像机器一样高效运转起来,在赛博朋克作品里的设定,往往有那么一个大公司角色,包揽了整个社会的细节,在效率与人性的对立中,将人性压缩到极致。

  这个时代还没有到来,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机器还只是大企业们,外卖员成为了外卖平台的螺丝钉,司机成为了打车平台的地基,我们成为了电商平台的流量和数字。

  科幻其实是以前的人对于未来的幻想,在赛博朋克之前的科幻黄金年代,那些幻想往往是乐观的、积极的,赛博朋克作品对未来的看法的确往往是悲观的。

  但目前看来,前面提到的未来似乎悄然已至,赛博朋克的所谓幻想,变得更像是一场预言了。

  文/谢璞   来源:谢璞笔记(ID:zhenfund)   昨日《人物》杂志特稿“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持续发酵。有记者致电美团点评时,美团表示,“不回应”。   此文从昨天上午 10 点多开始在媒体圈广泛传播,过去 24 小时里,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同学,没有发布饭否。王兴是个话痨,批评过中国足球不如清华学生,批评过中国手机叫得响亮但都知道国产手机就是不如苹果,也不辞劳累地为“理想汽车”代言,表示“理想”秒杀特斯拉。   “系统”一文的发酵,作为外卖第一,美团外卖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