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付饶、陈燕妮,原标题为:《中国手机品牌远离“印度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刚恢复点,现在又断货了。”一位中国手机品牌的高管告诉志象网。电话那一头,他正在孟买南部的一个三线城市,“不管是OPPO,还是vivo,店里都没有几部机子。”上一次“断供”,还是7月初,中印边境发生冲突,印度海关强行阻挠来自中国的货物清关,不少中国工厂因此停工。而这一次,虽然并非针对中国,但原因同样很“印度”:海关因系统问题导致中国电子产品清关延迟,部分手机品牌已断货。近日,印度海关新启用的自动清关评估系统(Faceless Assessment System)...... Last article READ

饿了么请求网友多给骑手5分钟,网友:道德绑架

  【文/观察者网严珊珊】昨天(9 月 8 日),一篇揭露外卖平台算法压榨骑手的文章刷屏,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引发了网友对外卖平台派单不合理的声讨。

  首当其冲的,是占据国内外卖市场第一和第二大份额的企业:美团和饿了么。

  今天(9 日)凌晨,饿了么率先发声,,又把自己送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新推出的“我愿意多等 5 分钟/10 分钟”功能被质疑将责任转嫁给消费者。

  另据第一财经报道,对此,美团方面则表示:暂不回应此事,下周会举办小范围的外卖业务沟通会。

  在网络热传的《人物》杂志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里,外卖骑手是被平台系统算法与数据支配的“工具人”,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文章指出,在系统的压迫下,外卖骑手受到派送时间不合理、规划路线含逆行、商家出餐慢、超时高额罚款等问题的多重折磨,为了不被系统除名、不影响站点数据,骑手们不得不选择铤而走险,每天都在违反交规、与死神赛跑,外卖员成了高危职业。

  现实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结论:2017 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 2.5 天就有 1 名外卖骑手伤亡。2018 年 9 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 2000 宗,美团占一半,饿了么排第二。

  对骑手来说,写字楼和医院等场所饭点异常拥挤的电梯算是一大“噩梦”,等电梯时提前点击“送到”如果被顾客投诉,“一扣就是 500 元”,一位甘肃的美团骑手告诉记者。

  但种种“压榨”中,平台也不乏稍显人性化的补救。据一位贵州骑手介绍,在饿了么的系统中,有一个“报备”功能,骑手可在等电梯前点击,送完下楼了再点送达。

  不过总的来说,骑手们仍心惊胆战地被活在被超时提醒支配的恐惧里,可他们别无选择,月薪过万的宣传吸引着人们源源不断地加入这一行业,“他们不担心没人来跑,你不干,有的是人来干。”

  这篇文章发布后,短短几小时内获得全网转发。不少微博大V也参与了讨论。

  对此,自媒体人雷斯林在《困在系统里的,何止外卖小哥?》中提到,此文之所以能在各行各业得到共情,是因为读者在其中看到了自己:

  “越来越短的送餐时间,和越来越短的 ddl 没什么本质不同。外卖小哥的种种奖励体系,和各行各业越来越精准的游戏规则一样,其实都非常‘美丽新世界’。”“万事万物,都可以内卷。”

  同样的现象,在自媒体人差评看来,很“赛博朋克”,这种状态的一大特色就是“ 高科技,低生活 ”。

  差评认为,也许很多人看完文章,会开始攻击无情的外卖平台和互联网大公司,以及大公司背后的企业家、资本家。“但,其实资本家们也是人,无情的其实是资本。资本家们看似手握资本,实际上资本家们也是为资本打工的。”

  然而,做过外卖员的风闻用户星静与星晴对此不以为然,他现身说法,称外卖员成为高危职业的“责任就在系统”

  算法看上去经过精密计算达到了最优,可问题在于,写计算法的人没送过外卖,系统推荐的路线往往不考虑交通工具和道路走向而漏洞百出。

  这种脱离实际的设计,本身就是算法设计者以及上层不负责任的表现。

  而在作者“数据帝”chenqin 的眼里,外卖骑手之苦,本质上是由其工作性质决定的

  根据美团公布的数据,“时间灵活”“多劳多得”是外卖员选择入行的两大原因。没错,这是一份“用2-3 小时饭点外卖来挣上7-8 小时坐班工资,用每天7-8 小时的劳动就够得上程序员 996 月收入”的工作。

  “更短的劳动时间,对应的必然是强度数倍于其他同等工资的工作,若非如此,外卖骑手中大专学历的占比,可能就不止四分之一了。”

  尽管大V们各执己见,但大多数网友的态度,仍然是愤懑与不平。

  为了回应网友的质疑,9 日凌晨,饿了么在微博和微信两段同时发布声明《你愿意多给我 5 分钟吗?》。

  声明宣布:将通过发布“我愿意多等 5 分钟/10 分钟”的用户选择功能和对优秀外卖员的鼓励机制,来减轻骑手压力。

  该声明发布后,有人为饿了么的迅速反应点赞,认为这一改变非常人性化。

  但更多的网友却指出,平台闭口不提派单系统给骑手带来的压力,却将责任转移给消费者,是在“道德绑架”用户。

  最重要的是,很多人担心此功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平台不合理派单,骑手“高危”的职业现状依旧不会得到改善。

  发声的饿了么被骂了,美团选择继续保持沉默。

  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 DCCI 今年 3 月发布的《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19Q4)》,截止到 2019 年 6 月,我国已有 49.3% 的网民使用过网络外卖服务。

  两大外卖巨头的优势已经非常明显。数据显示,2019 年第四季度,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已经过半,达到 67.1%,饿了么占 32.2%,其他平台只能瓜分剩下的 0.7%。

  面对这场舆论风波,外卖行业能否在骑手权益、消费者权利和市场利益面前做出平衡,还有待观察。

  文/谢璞   来源:谢璞笔记(ID:zhenfund)   昨日《人物》杂志特稿“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持续发酵。有记者致电美团点评时,美团表示,“不回应”。   此文从昨天上午 10 点多开始在媒体圈广泛传播,过去 24 小时里,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同学,没有发布饭否。王兴是个话痨,批评过中国足球不如清华学生,批评过中国手机叫得响亮但都知道国产手机就是不如苹果,也不辞劳累地为“理想汽车”代言,表示“理想”秒杀特斯拉。   “系统”一文的发酵,作为外卖第一,美团外卖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