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根准确地记录物体的位置是一项重要的视觉功能。大多数其他感知功能,包括模式和物体识别,以及视觉引导行为,都取决于第一个定位对象的位置。通常人们认为,即便是不同的个体,视觉感知也应当是相似的。然而,近来一项研究冲击了这个常识性的认知,研究发现,每个人有自己独特的“视觉指纹(visual fingerprint)”,即对物体的大小与位置感知独有一种稳定的视觉错位(visual mislocalization)。具体来说,该研究由三个实验组成。实验一中,研究人员首先给予试验者们相同的视觉刺激,并令试验者们在刺激消失后在屏幕上指出该刺激呈现的位置,随后,研究者通过比较被试指出的刺激位置,来确认实验...... Last article READ

隐私边界无法清晰界定,什么才是合理的隐私期待?

文/陈根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数据的时代,也是数据泄露的时代。

一方面,5G技术的发展进一步产生了海量的数据,让物联网与万物皆媒走向现实。物联网基于大量的数据为人们的网络使用提供便利,将采集于人们的数据用于提升人们的使用体验,给日常的生活赋予便利。

另一方面,数据的采集模糊了隐私边界,各种个人数据都可能被挖掘、被预测甚至被监控,这就使具有个人隐私的数据在网络空间由“匿名”变为“透明”。

事实上,当信息传播技术的发展对空间进行了重新定义时,也同时突破了传统隐私权的范畴。个人隐私权由传统的消极侵权扩展到积极侵权,即从侵犯个人的时间和空间的自由,到侵犯个人自身信息(数据)的控制权。

这也从法律上对社交媒体的隐私合理期待提出了新的挑战:模糊的隐私边界如何界定?数字时代的信任基石又何以为立?

模糊的隐私边界

事实上,隐私的概念在社会科学中已经被研究了100多年,但隐私的范围始终争论不休。

1980年,美国法学家萨缪尔·沃伦和路易斯·布兰代斯在《哈佛法学评论》发表的《隐私权》一文,标志着隐私权理论的诞生。最初的隐私权在“私人的”和“公共的”两种领域间作出明显的区隔,使个人在“私人的”领域中享有高度的自主。

而随着时代和生活经验的不断变化,过往凡“私”皆“隐”的观念在大数据时代已经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不论是5G带来的物联网还是智媒化,都以大数据为基础。这些数据中自然也包含着海量的用户隐私,社交媒体的普及让人们的私生活大量暴露在互联网上,隐私信息在大数据时代变得唾手可及。

因此,界定数据合理使用与隐私侵犯的隐私边界显得尤其重要。美国学者桑德拉·彼的罗尼奥曾提出隐私边界的三条规则:控制边界链接、掌握边界渗透和明晰边界所有权。然而,这三条规则在大数据时代下几乎消解殆尽。

首先,控制边界链接即由人们决定向谁说,但无处不在的媒介和公共空间中的媒介都可能使人们在无知无觉中表露个人信息,比如,监控交通的摄像头,某地的进出门记录等,而公共空间对于个人的信息采集往往是难以拒绝的。

其次,掌握边界渗透即由人们决定多大程度上暴露自己的隐私,但同样,因为信息采集的途径日益隐蔽,人们越来越难知道自己的哪些信息被泄露。在前物联网时代,数据间的联系尚不完全,但随着智媒化的发展,用户的隐私将以网状结构出现在互联网的后台之中,使得用户隐私泄露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

最后,尽管边界的所有权毫无疑问属于用户,但是如何明晰边界则显得极为困难。从现行法律来看,未经用户知情同意的信息采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以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为代表的各国法律都存在除同意以外的合理使用,视为其他可以进行数据处理的合法事由。

于是,在现实情况中,信息采集者很容易为自己的采集行为寻找到合理的借口。而出于对商业机密的保护,数据被如何处理应用则很难被监督。合理使用与侵犯隐私之间,有着漫长的灰色地带,这使得几乎所有的数据使用都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在这样的背景下,合理的隐私期待被赋予了重要意义。

合理隐私期待的主观和客观

“合理隐私期待”源于1967年凯茨诉联邦案,其提出正是为了解决隐私权的边界问题。

在此案中,由于凯茨使用的公共电话亭被联邦官员窃听,凯茨将其告上法庭,美国最高法院最终认定“保护人民而非保护场所”。这个判决就意味着,只要个人的行为意愿并非想要公之于众并刻意避免引起注意,即使发生在公开场合也应该被保护。

显然,“合理隐私期待”这一概念,在大数据时代对隐私边界的界定也具有重要意义:一方面,社会的不断发展令隐私权的涵盖范围随之变化而呈现多样性。当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相冲突时,个人的隐私期待和社会对个人隐私期待有一个共同的价值判断,法院可以依据“合理隐私期待”主客观标准判定隐私侵权的多样性。

另一方面,法律的可预测性有限,当一些新型的隐私权益被侵犯时,引入“合理隐私期待”理念,充分运用“合理隐私期待”主客观判断标准,则可以解决司法实务中许多难以判断的侵权问题,从而最终实现法律自身的调节功能,保护公民合法隐私权。

21 世纪以来,AI 科技的发展脚步从未停歇。从下赢世界冠军的 alpha go,到第一个拥有公民省份,号称要毁灭人类的苏菲娜,再到霍金先生谁能前留下的关于 AI 的恐怖预测。机器发展是否已经超出了人类所预想和控制的范围?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似乎并没有确切定论,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冷冰冰的机器似乎还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们也无从知道他们是否真的拥有类人的意识。然而最近,这个现实已经被 OpenAI 实验室最新推出的强大的新语言生成器——GPT-3  重新书写。GPT-3 是 OpenAI(一家以旧金山为基地的盈利性研究实验室)所创建的 GPT-n系列中的第三代语言预测模型。GPT......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