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葛静怡(发自韩国首尔),责编:权文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8月7日开始,一次爆发在韩国的医生罢工事件吸引了国内外多方注意,超过万名医生及在读医学生聚集在首尔市韩国国会大楼门外,抗议政府即将出台的医学生扩招计划。最初这一罢工运动计划仅进行24小时,但随后的后续运动接连爆发,竟持续了数周之久。此时正值韩国新冠疫情感染数日趋抬头,二次爆发迫在眉睫之际,8月14日开始,日新增确诊病例进入三位数,全国医生的持续罢诊运动在社会上造成了巨大反响。9月4日,韩国政府与大韩医师协会签署了一份关于医改政策问题的协议,双方将在新冠疫情平稳后建立医政磋商机制,...... Last article READ

快看漫画恶循环:变现手段太激进 作者难产好作品 用户难挽留

  文/于松叶

  来源:IT 爆料汇(ID:baoliaohui)

  2014 年,网红漫画家陈安妮在微博上发布条漫《对不起,我只过1% 的生活》,以条漫的形式宣告创业。2.5 亿的阅读,数十万转赞评,显现着陈安妮的超高人气。

  在垂直漫画领域,快看漫画的入局并不算早。2013 年,伴随着漫改动画《十万个冷笑话》和《尸兄》的大获成功,让有妖气漫画和腾讯动漫双双出圈,领跑漫画赛道,2014 年年末才上线的快看漫画,只能在两者的阴影下“猥琐发育”。

  时移势易,截至去年 7 月,快看漫画的总用户量已突破 2 亿,月活用户超 4000 万,市场占有率超一半,实现华丽逆袭。5 月 13 日,恒大研究院推出《中国独角兽报告:2020》,快看漫画赫然在榜,估值 16.25 亿美元,位列中国文娱媒体类独角兽第 10 名。

  早年经历过抄袭、盗版等争议的快看漫画,早已踏上了版权付费的变现之路。但这条路,快看漫画走得十分不得人心。吃相难看的平台、失声的作者、愤怒的用户,交织出了快看漫画的平台众生相。

  双重付费,饱受争议

  早些年,快看漫画 App 名为“快看免费漫画”,明晃晃的“免费”两个字,方便让“白嫖党”们在检索关键词时精准检索到。不可否认,免费模式帮助快看漫画有效开拓了市场。另一方面,靠着少女风条漫走红于微博的陈安妮,深谙“少女漫”和“条漫”的魅力。也成了快看漫画的出圈法宝。

  极光大数据相关报告显示,2016 年 11 月至 2017 年 4 月,快看漫画 DAU 均值约为 592 万,为行业第一,为第二名腾讯动漫的 2.4 倍。领先的行业地位,让快看漫画决定试水付费模式,扭转此前一直烧钱补贴的局面。

  快看漫画于 2017 年开始试水付费模式,2019 年 8 月,陈安妮在线上媒体交流会上已经有底气说出:“预计 2019 年在会员付费方面的收入会实现 100% 的增长。”这意味着付费模式经过两年多的打磨,已然获得成功。但付费模式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快看漫画在用户心中的地位依然牢固,快看漫画近年来始终被指花式圈钱,吃相难看。

  在付费问题上,用户们最为不满的就是双重付费问题。众多快看漫画用户表示,自己在开了会员之后,看漫画依然要付费。

  对此,快看漫画官方的解释是,“会员的权益包括会员 8.5 折优惠、免费代金券、提前看 3 话,每日 KK 币赠送作品限免等。所有权益均可在充值页面当页查看,点击会有更详细的解释说明,并无所有付费漫画免费阅读的权益。”

  陈艾在快看漫画充值完后,回到充值页面,发现该页面显示的是“当前页开会员,免费看以下全部(XX 话)。”

  对此,她颇为愤怒:“这两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坑!‘当前页’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不在当前页面付费,而是去 VIP 版块开通会员,就不能享受‘免费看’的权益。而且这个‘免费看’指的是免费看你正在看的这部漫画的已更新章节。至于这部漫画之后更新的章节,以及其他漫画,都需要你付 KK 币(快看漫画推出的用于购买漫画的虚拟币,1 元=100KK 币)去买。”

  对于快看漫画这种套路用户的文字游戏,不少用户愤怒不已,“如果开会员依然不能免费看漫画,那开会员有什么用?”

  但会员也不是全无作用,依照快看漫画官方说法,用户开了会员会获赠一定数量的 KK 币,但是等到赠送的 KK 币用完了,用户依然需要花钱另行购买 KK 币才能继续解锁和阅读漫画。

  此外,会员还可以 85 折购买漫画,但是有用户表示,“所谓 85 折就是个营销手段,现在在快看漫画上看完一部漫画的实际花销很大。以 100 话的漫画为例,扣掉免费的 10 话,剩下 90 话,每话需要付 42KK 币,相当于 0.42 元,也就是说,看完整部漫画需额外再花费三四十元。100 话左右的漫画算是短的,许多漫画都是两三百话起,花费可想而知。这样的收费模式,对重度漫画爱好者来说实在是不小的经济负担。”

  至于快看漫画双重收费的问题,律师朱诗睿对「IT 爆料汇」表示:“通过开通会员来降低消费的金额,跟 VIP 卡可以打折是一个功效,没有什么问题。”

  即便是使用了文字游戏,但快看漫画的双重收费确实是合法合规,这让众多用户只当是吃了哑巴亏。

  除了双重付费,赠送的 KK 币只有 15 天时效、开通会员后依然有开屏广告等小问题也是用户们诟病快看漫画的地方。

  粉丝捧杀,作者灌水

  曾在快看漫画上连载作品的程芸告诉「IT 爆料汇」,“我自己每更新一话,收入 2800 元起。”这样算来,即便按会员价 42KK 币计算,也需要有 6600 多人购买该话,才能支付得起作者的薪水。这导致快看漫画缩短了一部作品的试水期,只要作品初期数据不好就直接砍掉,从而抹杀了一些有潜力的优秀漫画,一些作者只能黯然出走。

  有快看漫画的资深用户表示,自己曾经非常喜欢的一部漫画,剧情和画风都很棒。因为作者想慢工出细活,所以更新较慢,流量不大,结果就被腰斩了。快看漫画现在是女性向漫画占大头,玛丽苏、霸道总裁等元素非常吃香,有深度的好作品却被迫“流产”。

少女榜漫画关注度远高于少年榜

  女性向漫画的盛行,反映了快看漫画女性用户占主导地位的现状。极光大数据统计数据显示,快看漫画有 57.2% 的女性用户,且大多数用户为 24 岁以下的年轻人。这样的用户群体,和饭圈粉丝有着很高的重合度,因此,一些饭圈的不良习气也被带到了快看漫画。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快看漫画的评论区变味儿了。有些用户大搞饭圈文化,把作者当作偶像一样膜拜,党同伐异。具体表现为评论区不允许出现异样的声音,不许说漫画内容不好,不许给作者提意见,否则就会被众多粉丝围攻。”有用户这样吐槽当前快看漫画的饭圈文化。

  评论环境恶化,造成作者无法听到中肯的意见,生活在阿谀和虚假赞美之中,从而难以进步、陷入创作囹圄。或许是不想得罪金主,快看漫画在社区风向的约束和引导中缺位了,从而导致饭圈文化渐渐扎根,成了平台毒瘤。

  除了饭圈文化的捧杀,有些作者则被怀疑主动选择了“堕落”。少女漫爱好者江媛吐槽:“有些作者明显在给作品灌水,前期情节紧凑,后来就越来越拖沓。有部漫画,我追了将近 3 年,男女主角的感情线还是没有重要进展,心累!”

  「IT 爆料汇」接触的多位用户均反映自己追的连载漫画存在后期剧情乏力的现象。2019 年夏天,仙侠剧《陈情令》大火,成为现象级影视剧,不仅捧红了流量小生肖战和王一博,也带火了原著小说《魔道祖师》,顺便也给独家连载该小说改编漫画的快看漫画,带来了一波流量。追星少女们对爱豆们的满满的爱,溢到了漫画当中。

  如今一年过去,许多用户发现漫画《魔道祖师》的内容越来越水,单话情节较以往严重不足,有的用户甚至找官方客服反映过这个问题,但并没有得到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变成了爆款漫画,《魔道祖师》经历过涨价,目前其单章价格为 68KK 币,会员价为 58KK 币,价格高于平台上的大多数漫画。

  在故事情节容量恒定的情况下,给作品灌水,无疑能让平台和作者挣到更多的钱。但作品灌水之后,敏锐的用户必定会有所察觉。

  面对巨头,后劲不足

  目前,国内的垂直漫画平台,头部玩家主要是快看漫画、腾讯动漫和哔哩哔哩漫画,基本的盈利模式包括付费阅读、广告收入、周边授权和 IP 商业化。

  目前来看,付费阅读无疑是快看漫画的主要营收渠道,但这并不是一种健康的商业模式。漫画产业处于文化产业上游,通常是 IP 发源地,为 IP 笼聚到了最原始也最忠实的一批粉丝。但众所周知,处在产业链下游的影视和动画才是最挣钱的环节。

  由于漫改作品的风险未知,因此出品方往往能以较低价格拿到作品的版权。而当改编的影视作品或动画大获成功后,出品方往往能吃到大量的 IP 红利,作为 IP 亲妈的漫画平台和作者,却只能做一锤子买卖。

  陈安妮创业初期曾强调:“我们要做中国的迪士尼。”很明显,陈安妮深知依托 IP,对 IP 进行影视化、动画化才是健康的商业模式。长久以来,迪士尼的主要营收都来自于 IP 影视化、动画化后的作品。漫画这种相对古老的内容载体,在迪士尼的财报营收中难觅踪影。

  而目前的快看漫画,尚未拓展出除了漫画以外的文化产业。2018 年,曾在快看漫画独家连载的漫画《快把我哥带走》先后被改编成网剧和电影,均取得不错的市场反响,但背后的出品方,分别是企鹅影视和万达影视。影视行业烧钱多、壁垒高,目前处于被几大巨头垄断。快看漫画本职工作尚未做好,染指影视行业显得遥遥无期。

  目前,快看漫画的状态更像是一味地薅用户羊毛,这样只会让用户难以承受,最终毅然离去。毕竟,背靠资本大树的哔哩哔哩漫画和腾讯动漫,尚未走上大面积的付费阅读之路。哔哩哔哩漫画推出了“等就免费”版块,部分付费漫画,等到一定时间便可解锁,供用户免费观看。腾讯动漫则在付费作品中推出了“看广告免费读”,即作品的大量章节,可以在选择看广告的前提下进行免费阅读。

  此外,势单力薄的快看漫画还要面对来自竞争对手产业生态方面的降维打击。ACG(动画、漫画、游戏)三者向来不分家,腾讯和哔哩哔哩拥有自己的动画业务和游戏业务,可以反向给漫画业务输血、引流,形成产业闭环。由于两者资本雄厚、财大气粗,因此也顺利签下了不少优质创作者和漫画版权,快看漫画危机重重。

  除了竞争对手,盗版漫画网站的横行也对快看漫画造成了巨大冲击。「IT 爆料汇」观察发现,快看漫画上付费连载的韩国漫画《刀鞘的孩子》,在多个盗版漫画网站上均有资源,且在持续更新中。这些盗版漫画网站,在搜索引擎端可以轻而易举地检索到,这对大力推行付费模式的快看漫画来说,杀伤力隐秘且巨大。

  “交易之道,刚者易折。”对于快看漫画来说,急于寻求变现并不是错,但是手段太过猛进,既得罪了用户,也将作者推向了深渊。作者无法产出好的作品,用户就会进一步流失。长此以往,等待快看漫画的,是无尽的恶性循环。

  (文中陈艾、江媛、程芸均为化名)

  文/白杨    来源:连线 Insight(ID:lxinsight)   9 月 4 日下午,网文界的众多公司在第四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集团亮相。   阅文、掌趣、番茄阅读、米读等,都在赶在这个时间发布业绩与规划;《陈情令》和《庆余年》等成功 IP 的展馆前挤满了前来学习的从业者和粉丝们。   现场还公布了《2019 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报告显示,2019 年,网络文学行业市场规模达到 201.7 亿元,中国网络文学作者 1936 万人,其中签约作家 400 万人,平均收入 5133 元。   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现场......Next article READ